46.第46章 攪亂一湖春水(2)
魔煞魂魄被封,六芒星從此在冥玄大陸上銷聲匿跡.

只是……十二年前,魔尊魔後和魑魅大戰時,那顆封印在紫云巔上的木煉芝種子受到波及,沒了蹤影.

這些年,魔界和仙界的人四處尋找無果,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竟然在這里遇到了!

六芒星,魔煞的象征!這也難怪蝴蝶谷的人這麼怕她了!

眼看著她再次被人拒絕,難過地垂下眼簾,他鬼使神差地走到她的身邊,柔聲道:"小心心,不就是幾個藥擔子嘛,我幫你!"

"你?可是你剛才說……"

"幫小心心的忙是很幸福的事情,怎麼能說是做苦力呢?"

美男眨眸,清純靈動.

那燦若優曇的笑臉讓冷心妍眼前一亮,心跳又亂了節拍.

見過俊美無雙的仙人挑擔子嗎?

別說神話故事里沒有,就是冷心妍也從來沒敢這麼幻想過.

可今日,她卻華麗麗地見到了.

幾個棕色的竹筐被他重疊在一起,他綁好了擔子,輕輕松松地挑到肩頭上.

冷心妍怔怔地看著他,橘黃色的陽光灑落在那身潔白無瑕的長袍上,額間美玉熠熠生輝.

那一挑子竹筐和謫仙般出塵不染的他在一起是很不和諧的,但不知為何,冷心妍就是覺得眼前的一幕特別養眼.

一股暖暖的溫泉在她的心間流淌,連她自己也沒有發現,此刻她看風千思的目光柔和得像一個溫情的小妻子.

被人關懷著的感覺是極好的!

而她,上一世是那麼好強,以致于長期將自己關在實驗室中,沒有人接近得了她,也沒有人有機會對她表示關心,更何況是是施以援手.

"你家在哪?"

挑著擔子的美男回過頭來,沉重的藥材壓不彎他的脊梁,他看不起不像是在挑東西,反倒像是在練一種看起來極度養眼的蓋世神功.

駕馭在神功之上的男子聲音如玉,落盡冷心妍的耳中,宛如珍珠落盤,余音繞梁.

"小心心?"

風千思見冷心妍看著他發愣,他折了回來,伸出翠竹般修長的手掌在冷心妍的面前揮了揮,露出的八顆白牙在太陽光下閃爍著迷人的光輝.

冷心妍從他的笑臉中回過神來,她尷尬地別開臉,掩飾性地輕咳一聲:"咳咳!怎麼了?"

"你要把這些藥材弄到哪里去?"

"冷家醫館!"

冷心妍回答,為了不讓風千思看破她的尷尬,她越過他走在了前頭:"你跟我來!"

蝴蝶谷是一個山下小鎮,平日里,只有初一十五這兩個趕集日和發生大事的時候這小鎮才會熱鬧些.

今日是初九,鄉親們在敬慈堂前觀審後全都各自回家.

寬敞的街道上除了偶爾一兩只經過的牛車,倒也安靜.

冷心妍雖有原身的記憶,但這世界對她來說還是陌生的!

她邊觀察著四周,邊找話題和"小寶"聊天:"小寶,你來蝴蝶谷找人也有好些天了,這些日子都住哪啊?"

要知道,蝴蝶谷謝絕外人進入,因此並沒有"客棧"這種大眾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