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審訊(2)
說也奇怪,堂上那個緋聞男主在見到她的時候,眸底深處竟然多了一絲令人難以琢磨的笑意.

更令冷心妍郁悶的是,這原身竟然沒有對慕瑾城的任何記憶,包括,被傳出緋聞,以致她被押去荒原遭受火刑前發生的一切,她都沒有任何印象.

怎麼回事?難道她的一部分記憶被清空了?

冷心妍看慕瑾城的目光多了一絲疑惑.

若非知道薛小蝶愛的人是風千思,她差點被要被那雙柔情的眼眸誤導,以為原身和他真的有一腿呢!

"嗯哼!大膽冷心妍,敬慈堂前,不得放肆!"

二長老將她的目光誤讀為對慕瑾城的癡戀,他眯了眯眼,唇角吟著一抹嫌惡的冷笑,仿佛已經將眼前這個不知檢點的少女捉奸在床.

冷心妍在心中低低歎了口氣,唉,經過幾次接觸,她算是將眼前這個吹胡子瞪眼睛的人看了個七八成,他呀,說白了就是一個莽夫,雖然靈力修為不錯,但卻是鋒芒畢露,不懂得給他人,也給自己留一條後路的人.

這樣的人,是最容易掉進別人的陷阱,從而摔得一蹶不振的.

冷心妍"怯弱"的目光落在大長老的身上,柔柔弱弱地喚了一聲:"大長老……"

綿軟的聲音宛如孤苦無依的飛絮,輕飄飄落在堂上幾位長老耳中,落在堂外圍觀的鄉親和冷家人耳中,激起各種各樣的複雜情緒.

李姨娘的哭泣聲在她身後:"大長老,研兒是被冤枉的!還請您為她做主啊!"

"大長老,也請您為死去的人做主啊!"

一聲起,百音回蕩.

圍觀的鄉親們也跟著淒淒哀哀地請願,霎時間,敬慈堂外嘈雜聲不絕于耳.

"堂外不得喧嘩!"

二長老不悅地壓下兩條像毛毛蟲一樣的黑眉毛,對一旁的弟子使了個眼色.

那弟子收到暗示,不動聲色地走進人群中,悄悄將李姨娘拖走.

冷心妍真心為二長老的愚蠢感到悲哀,拜托,李姨娘並不是今日的主角好不好?他以為將她帶走了,她就真的孤苦無依了嗎?

垂首,她在心中為二長老即將面臨的悲劇默哀三分鍾.

敬慈堂上再次恢複沉寂,一道道複雜的目光落在大長老的身上,宛如一盞盞不可忽視的聚焦燈.

大長老睜著一雙如海般深邃的眼眸,緩緩掃過堂外對他寄予厚望的人,最後,落在冷心妍低垂的小腦袋上,沉聲問:"仵作何在?"

"大長老,仵作已經在後堂等候著!"一旁的弟子站出來回答.

"請他上堂!"

"是!"

須臾,那名弟子去而複返,身後跟著四個看起來經驗豐富的老仵作.

仵作對大長老行了禮.

二長老迫不及待地問:"張仵作,你們四人可將昨晚的尸首都檢查過了,有何發現,快快說來!"

"是!"

為首的張仵作往前站了一步,黑幽幽的眸光掃過二長老時,帶著一種令人深思的暗光.

他恭敬地對大長老作揖,大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