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峙:二
事有了突破口,所有的疑點,便瞬間真相大白!

"所以,你為了讓趙大福聽話,便抓了他的女兒!而趙大福曾經過,他見過一個長得有些像女孩子一般的年輕男人,而這個人,應該就是藍平……不,是偽裝成了藍平的藍峰!"

"可趙大福終究是一個普通人,見色起意,進而留下了線索.所以在他被官府抓住後,你便讓凌一刀光天化日之下,殺他滅口!而從趙大福的事可以看出,你對案子的過程,應該全然的了若指掌.而這樣一來,便也可以了解到,你對我的行蹤,也非常了解.所以你才會設計陷阱,利用聘婷引我去尋賢齋,最後將我綁架到了這里!"

聶瑾萱一口氣將事都了出來.而到這里,聶瑾萱卻是抿了抿唇,然後再次目光冷凝,但卻又透著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道

"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殺了大姐?殷鳳翔,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了大姐?!你不是,不會傷害我的嗎?可你為什麼要殺了大姐?她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而你明明知道的,但你為什麼一定要殺她!告訴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聶瑾萱無法理解.殷鳳翔口口聲聲是為了自己,可卻是用了那麼殘忍的手段殺了聶瑾瀾……對!大姐聶瑾瀾是做了錯事,她不該妄想,更不該害死自己的丈夫,可即便如此,即便她要遭受懲罰,但也不能……

聶瑾萱想不通,更加想不通,那個下令殺死大姐聶瑾瀾的人,就是殷鳳翔!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越越激動,一旁的邱聘婷趕忙伸手扶住聶瑾萱,接著狠狠的抬頭瞪向殷鳳翔

可誰知道,殷鳳翔卻是看都不看她一眼,卻只是看著聶瑾萱,然後抿唇道

"瑾萱,你要知道,我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你……"

"住口!不要再這種話!為了我?!殺了大姐就是為了我?!"

"是啊,要知道那個女人她在威脅你啊!而且更重要的是,她……"

"夠了!殷鳳翔,你竟然讓人跟蹤我?!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虧我當你是朋友,甚至把你當成兄長一般愛戴,我真是瞎了眼!"

此時此刻,聶瑾萱的心猶如翻江倒海一般,如何都不能平靜.而眼看著她越來越激動,殷鳳翔趕忙閉上嘴不再多,深怕一個不好,再刺激到聶瑾萱!

就這樣,一時間偌大的石室廣場中,便又安靜了下來.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強自平靜了一下,但還是顫顫的撐著身子,最後實在撐不住,不禁在邱聘婷的攙扶下,後退了幾步,坐到一個石墩上!

聶瑾萱不住的喘氣,但隨後還是抬眼看向殷鳳翔

"殷鳳翔,我現在不想聽你解釋一句,卻只想問你最後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大姐的事就算了,反正大姐本身也有錯,你殺了她,就算是替墨家大少爺賠命!可你為什麼要殺死先皇?為什麼要殺死殷鳳寒?"

"這個你要如何解釋?殷鳳翔,殷鳳寒是你皇兄……是,殷鳳寒是個混蛋!性格乖僻,又獨斷獨行,你不喜歡他可以理解.但你拍著良心問問,殷鳳寒就算是再混蛋,他可有對你如何過?!甚至到後來的時候,他已經被抓住關起來了,做不成皇帝了,那你為什麼還要讓凌一刀殺了他?!"

"他已經一敗塗地了,你卻是連最後一點生存的機會都不給他……殷鳳翔,你究竟安的是什麼心?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而除了殷鳳寒,還有先皇!殷鳳翔,先皇是你的親生父親啊,就算是帝王家無,可你怎麼會做出弑父的事來?這是大逆不道,你知道不知道?"

"至于第二個問題就是,你告訴我,殷鳳翔,你究竟要什麼?!你處心積慮了這麼多,做了這麼多事,你究竟要什麼,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原本想心平氣和的,但到最後,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又激動了起來.而這時,在聶瑾萱的一句句逼問下,殷鳳翔的神卻越發的平靜起來,最後等著聶瑾萱完,殷鳳翔這才眸光一緩,徐徐道

"瑾萱,你先冷靜一下,聽我……"

"想讓我冷靜,除非你告訴我真相!"

"真相?呵呵……什麼叫真相?"

忽然,殷鳳翔了一個讓聶瑾萱疑惑的問題,而隨後,沒等聶瑾萱弄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便只見殷鳳翔便又開口道

"不過瑾萱,如果你這麼想要真相,那我可以給你一個!可惜不是現在……至于你問我,我想要什麼,呵呵,這個問題,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又何必再問我?"

此時此刻,殷鳳翔的神又恢複了往日的溫和.火把的光亮映著他那美麗的臉上,透著出塵的光暈,迷人不已.可看著聶瑾萱眼里,卻越發的讓她傷心難過.

"殷鳳翔,別的這麼肯定,我不知道你要什麼!難道是我聶瑾萱?呵呵……真是讓人覺得好笑!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不會把我綁架到這里來!"

著,聶瑾萱臉上的神一斂,然後直直的看向殷鳳翔

"再,你為什麼要殺了先皇?殺了殷鳳寒?殺了藍平?對了,甚至做起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伎倆?殷鳳翔,你別自欺欺人了!你的目的不是我,那不過是你的一個借口罷了!所以,你也別再這麼,那只會讓我感到惡心!"

"並且,退一萬步,就算你真的為了我,可在你做了這麼多令人感到發指而事之後,你又有什麼臉面和我這麼?!殷鳳翔,我告訴你,我聶瑾萱就算是死,也不喜歡你這樣一個喪心病狂,滿手鮮血,冷血無的人!"

抬手指著殷鳳翔,聶瑾萱忍不住低吼出聲.而那斬釘截鐵的氣勢,頓時讓殷鳳翔少見的臉色一白,但不過轉眼的功夫,殷鳳翔便又恢複了過來,揚眉一笑,然後緩聲道

"我知道,你心里的男人不是我,不過沒關系,我相信,瑾萱,之後一定會改變的……"

"哼!做夢!"

冷冷的撇了殷鳳翔一眼,隨後聶瑾萱便不再看他.見此形,殷鳳翔卻也不惱,微微一笑,然後轉頭看向清秋和明月,可這時,一對上殷鳳翔的眼,清秋和明月頓時臉色慘白,然後默默的上前,接著跪倒在地

"啟,啟稟主子……那個……"

清秋首先開口.可見她如此,隨後沒等她完,殷鳳翔先是臉色一凝,但隨後便徑自開口打斷了她

"失敗了?"

"……呃……是……"

"東西呢?"

"奴,奴婢放在了參茶里,不過郡主她……"

之後的話,清秋沒有,隨即便和明月一起,雙手伏地,低頭不敢吭聲!而此時,聽著清秋的解釋,殷鳳翔表面上溫和如常,但眼底卻瞬間劃過一抹冷意,隨即不動聲色的眸光一轉,看了旁邊的藍平……不,是藍峰一眼!

頓時,藍峰馬上會意了過來,之後一擺手叫來了幾個灰衣人,接著上前便將清秋和明月拖了下去.見此形,聶瑾萱立刻知道殷鳳翔這是動了殺機,隨即想也不想的喊道

"殷鳳翔,你要做什麼?難不成你還要殺人不成?!"

"她們做錯了事,理應受罰!"

"受罰有很多種,為什麼一定要死?!殷鳳翔,你……你怎麼如此草菅人命?她們是你的人,你到底還有沒有心?"

"瑾萱,她們是下人,做錯了事,受罰是應該的!不過,既然瑾萱為她們求的話,我倒是也可以放過她們……"

著,殷鳳翔斂眸看向眼前已然嚇得渾身發抖,不敢多一句的清秋和明月

"行了,還不快謝謝郡主?"

殷鳳翔開口了,聞,清秋和明月趕忙點頭應聲,然後慌忙的轉身向著聶瑾萱不住的磕頭道謝.

……

其實對于聶瑾萱來,她不是有多在意清秋和明月兩個丫鬟,這是不想再看著殷鳳翔在自己面前殺人.而眼下見殷鳳翔沒再一意孤行,聶瑾萱這才暗自呼了口氣……可隨後,還沒等聶瑾萱多想其他的事,便只見不知在何時離開的藍峰,卻是忽然又走了過來

藍峰和藍平最大的不同,就是藍峰周身有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冰冷.那種冰冷不是單單的表面,而是讓人打從心里覺得這個人感淡薄!所以,即便是他再如何的偽裝,但還是讓聶瑾萱一眼便看出了他和藍平的不同之處!

而此時,只見藍峰走到殷鳳翔旁邊,然後聲耳語了幾句,接著便看著藍峰向著自己走了過來……而直到藍峰走到了自己面前,聶瑾萱才注意到,原來在他的手上竟然還端著一杯茶!

那是之前清秋和明月給她准備的參茶!只是,之前聶瑾萱察覺的參茶中有問題,所以沒有喝,可眼下……

所以一想到這里,聶瑾萱立刻面色慘白,然後忍不住大叫起來

"殷鳳翔,你要做什麼?這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