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峙:一
聶瑾萱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殷鳳翔竟然會出現!

而此時看著眼前越漸靠近的殷鳳翔,聶瑾萱先是一愣,隨即不禁皺起眉頭……而一旁的邱聘婷,卻是眼底瞬間浮起一抹不出的痛苦,拿著佩刀的手,更是不知不覺間,越發死死的握住刀柄,咬牙強忍住的心緒,卻是從那一道道青筋中,彌漫了出來……

周圍再次變得安靜起來.而此時,無視到周遭眾人的跪拜,殷鳳翔卻是只將目光落在聶瑾萱的身上,而眼看著殷鳳翔越來越近,聶瑾萱隨即猛的後退一步,同時低吼出聲

"站住!"

話的同時,聶瑾萱拿在手上的刀,也越發逼近了自己幾分.見此形,殷鳳翔隨即一抬手,這時推著輪椅的藍平立刻停了下來

"瑾萱,你這是做什麼?"

依舊看著聶瑾萱,殷鳳翔不解的開口.此時此刻,兩人間不過三五步的距離.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隨即眸光一斂,同時冷冷的看向眼前的殷鳳翔

"這是我要問你的話!瑞王殿下,你私下囚禁本郡主,並且還要殺齊國公府姐滅口,又是欲意為何?"

張口一個瑞王殿下,本郡主,齊國公府姐……聶瑾萱已然明確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和疏離.而一聽這話,殷鳳翔果然眉頭動了一下,然後緩聲道

"瑾萱,你這是什麼話?我沒有囚禁你啊……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啊……"

"住口!為了我好?!這叫為了我好?!"

"瑾萱,你聽我,我……"

"住口!我現在不想聽你一個字!"

壓抑的怒意和背叛的傷感,一時間讓聶瑾萱失去了理智.但隨後聶瑾萱還是強自深呼了口氣,然後直直的,冷冷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道

"瑞王殿下,我現在不想聽你解釋,因為眼前的一切已經告訴了我答案!而如今,我只希望瑞王殿下能高抬貴手,放了我和聘婷,這樣的話,念在往ri你我義,我不會再做追究!可如若不然……那我願現在就死在這里!"

聶瑾萱的聲音不是很大,但卻讓在場的所有人聽得清楚.冰冷的語更是透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堅持……可她的話音剛落,卻只見原本還皺著眉頭的殷鳳翔,忽而神一斂

"瑾萱你知道,我也知道……你不會自殺的!"

此時此刻,殷鳳翔的神很是認真.聞,聶瑾萱不由得一愣,而隨後還不等著聶瑾萱反駁,便只聽殷鳳翔又道

"瑾萱,我知道你不怕死.但如今你不是一個人,你的肚子里還有孩子.而依著瑾萱的性格,你是不會傷害自己的孩子的……所以,你不會死!"

殷鳳翔無比肯定的開口.而一聽這話,原本愣神的聶瑾萱頓時忍不住輕笑了下

"呵呵~,瑞王殿下倒是很了解本郡主……"

心思被戳破,聶瑾萱也沒有堅持的必要.或者,即便再堅持,也不會再有作用.所以等著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隨即手上一松,接著只聽'咣當’一聲,任由手中的刀,掉落在了地上!

見此形,旁邊的一眾灰衣人趕忙作勢要上前將聶瑾萱抓起來.可就在這時,殷鳳翔卻是臉色一凝

"誰讓你們動手的?"

殷鳳翔聲音平靜,但聞,一眾灰衣人卻不禁渾身一顫,隨即紛紛退了下去!

……

殷鳳翔的到來,讓勢有了意外的發展.而此時看著聶瑾萱丟下了武器,眾灰衣人也退下了,殷鳳翔的神便又緩和了起來

"瑾萱,你知道的,我是不會傷害你的,你看,脖子都被你弄破了,這樣可不行啊……"

如今,殷鳳翔的眼里,便只有聶瑾萱一人.而此時到這里,殷鳳翔隨即微微一頓,然後頭也不轉的對著身後的藍平吩咐道

"藍平,把要拿來!"

"是!"

恭敬應聲,隨後藍平便轉身對著後面的隨從低語了幾句.聞,聶瑾萱不禁撇了藍平一眼,可就在看到藍平的瞬間,聶瑾萱卻是不由得皺了下眉

而此時,看唇聶瑾萱神有些愣神,殷鳳翔便徑自笑了笑,然後又是道

"瑾萱……"

殷鳳翔要些什麼.可隨後殷鳳翔才剛剛開口,聶瑾萱卻忽而揚聲打斷了他

"他是誰?"

……

聶瑾萱忽然的開口,讓殷鳳翔一愣,甚至連在場的邱聘婷,清秋明月等人也不禁嚇了一跳.而聞,眾人順著聶瑾萱的視線看過去,才發現聶瑾萱的他,指的竟然是藍平!

一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畢竟藍平從便跟在殷鳳翔身邊,是殷鳳翔的心腹隨從,這是總所周知的事,所以如今聶瑾萱竟然問'他是誰’,這話確實有些讓人匪夷所思!

所以,轉瞬之間,眾人便又將目光落回到聶瑾萱身上,甚至連守在聶瑾萱身邊的邱聘婷都忍不住,在這一刻也忘記了殷鳳翔對自己的傷害,低聲對著聶瑾萱問道

"萱姐姐,你怎麼了?他是藍平啊!"

邱聘婷的聲音很,而此時,藍平也回過神來,然後不禁扯了下嘴角,同時對著聶瑾萱道

"郡主,我是藍平,是藍平啊!怎麼了?您連奴才都不認識了嗎?"

"不,你不是!"

"呃……郡主,奴才是……"

"不!你不是!"

想也不想的直接否認了藍平兩次,隨後聶瑾萱神一斂,目光一沉

"因為藍平從來不會自稱奴才!"

****************************************************

對于藍平,聶瑾萱當然並不陌生.而眼前這個男人,雖然容貌和藍平極為相似,甚至可以是一模一樣,但聶瑾萱卻是敢肯定,他絕不是藍平!

至少不是她曾經認識的那個藍平!

聶瑾萱的語氣十分肯定.可這下子,眾人卻更糊塗了.隨後不禁將視線又轉回到藍平身上,而被大家這麼一看,藍平不禁臉上顯出了幾分僵硬,可之後還不等他話,聶瑾萱卻搶先一步打斷了他

"藍平是個活潑的人,甚至有時候有些沒大沒.所以在外人面前,從來不自稱自己奴才.即便是在主子面前,也很少……可剛剛你卻了,這顯然讓人感到有些古怪!"

"第二,雖然你也在極力表現溫和.但人的性子是天生的,所以就算你刻意模仿藍平的話多,愛笑,可終究壓不過你本身的性……冷淡,涼薄,無!因此,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可以肯定,你絕不是藍平,至少不是曾經我認識的那個藍平!"

聶瑾萱的話的斬釘截鐵.聞,那叫藍平的男人,頓時反射性的扯了下眼角,一絲不出的冷意瞬間從眼底彌散了開來,但隨後卻又飛快的隱去……

周圍鴉雀無聲.而那叫藍平的男人只是靜靜的看著聶瑾萱,沉默不語.而此時,一直沒話的殷鳳翔卻是撇了藍平一眼,然後轉眸看向聶瑾萱

"瑾萱,真沒想到,你這麼了解藍平……不過,你的不錯,他卻是不是藍平,而是藍峰,是藍平的雙生子弟弟."

"那藍平呢?"

"哦,藍平之前回鄉下老家了."

殷鳳翔的回答再自然不過.可聞,聶瑾萱卻是沒有再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

"回老家?如果是回老家的話,為何要讓藍峰來代替他?甚至還偽裝成藍平的樣子?!"

聶瑾萱是聰明人,而即便此時殷鳳翔得再真實,可如此漏洞,聶瑾萱又怎麼會看不出來?!而到這里,聶瑾萱更是眸光一閃,同時緊抿了下朱唇

"藍平……他已經死了吧!而之前城外發現的那具尸體,就是他吧!"

聶瑾萱大膽的猜測.而話的同時,卻瞬也不瞬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

"就是在城外發現第一具無名男尸……當時那具尸體被掩埋在地下,如果不是因為山洪,是定然不會被人發現的.並且在發現尸體的時候,尸體渾身*,臉上被用綠礬油毀了容貌.而凶手這麼做的目的,便只有一個,那就是掩飾死者的真實身份!"

"只是當初我如何也想不出,那名死者竟然就是藍平.而你之所以會殺了藍平,應該是因為藍平太過善良,不適合再跟著你吧!而且他知道的太多了,所以你要換一個冷血的,無的……可豁然換人,定然會引來一些嫌疑.至少在你看來,即便是再的疏漏,也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你讓人殺了藍平,毀了他的容貌,然後脫了他的衣服,讓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誰!"

"而之後那些死者,則都是障眼法.因為藍平的尸體被找到了,而這樣的一樁案子,定然會讓人匪夷所思,並且死者是被毒殺的,而鶴頂這種劇毒,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所以你怕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就安排了一個替死鬼,而這個人,就是趙大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