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門拜訪
悍然不動的神,低沉有力的話語……他就站在那里,他的容貌依舊如同秦王殷鳳蓮那般瀟灑俊逸,但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男人,邱慕白卻直覺的透過他,看到了記憶中那冷凝嚴肅,卻又氣勢逼人的臉!

是殷鳳湛!只有宸王殷鳳湛,才會如此這般!也只有他,最似先皇順承帝那般的氣勢萬鈞,只消一眼,便讓人俯首稱臣!

只是,宸王殷鳳湛不是去了南疆嗎?怎麼會喬裝成秦王殷鳳蓮的樣子出現在這里!並且,如果之前回來的一直都是宸王的話,那不是就,宸王已經回京有些日子了?!

想到這里,齊國公邱慕白越發的疑惑起來,隨後不禁抬眼再次看向殷鳳湛……

而此時,相對于邱慕白的震驚,旁邊的張貴妃其實也很驚訝.畢竟雖然之前她已然做好了打算將是否要和邱慕白表明身份的權利交給了殷鳳湛,可張貴妃卻如何也沒想到,殷鳳湛會這麼快,並且這麼直接便將真相出來!

要知道,一旦殷鳳湛表明了身份,可邱慕白卻另有心思的話,那麼將是極大的威脅.而這個道理張貴妃都明白,聰明如殷鳳湛又豈會不懂.但就是心里明白,可殷鳳湛還是這麼做了,便也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對于殷鳳湛來,此時此刻,什麼江山皇位,都比不上聶瑾萱的安危重要!

哎,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孩子,真的和先皇好像,就連癡的地方,竟也一模一樣!

想到這里,張貴妃不由得暗自歎了口氣.而此時,看出邱慕白的疑惑,殷鳳湛卻是薄唇年一抿,然後低聲道

"秦王和本王互換了身份.如今從南疆往回趕的才是真正的秦王,至于本王則以秦王的身份,先行回京.至于本王為何會如此安排,其中細節來話長,之後有機會再和國公解釋.而眼下聽國公的意思,難道是懷疑瑾萱和貴府的邱姐失蹤,皆于二皇兄有關?"

雖然臉面是秦王殷鳳蓮的臉面,可行事作風卻依舊不改宸王式的簡潔干脆,一針見血.所以此時聽到這話,邱慕白不禁有些愣神,但隨後便立刻恢複了過來,接著神一斂

"正是如此!因為據如今的一些線索看來,女在街上偶遇安國郡主,之後兩人一起去了尋賢齋.之後安國郡主被人從尋賢齋劫走……所以,這麼看來,對方顯然是早有預謀!可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既然對方是早有預謀,那麼對方如何料定,今天安國郡主定然會到尋賢齋呢?"

"而依著安國郡主沉穩的性,定然不會亂走.所以一切的因由定然在女聘婷身上!而對于女聘婷和安國郡主的關系,想必不用微臣多解釋,殿下也心里清楚,所以對方定然知道,如果單純的設計安國郡主,那麼聰明如郡主,定然不會上當.因此,對方通過聘婷,進而引誘安國郡主上鉤!"

齊國公邱慕白頭腦卻是精明.而和聰明人話,自然也是痛快.所以一聽邱慕白如此,殷鳳湛隨即眸光一閃

"嗯,所以這個設計迷局的人,定然很了解瑾萱和邱姐的性,並且對兩人的習慣也可以知之甚詳.並且,更重要的是,對方可以推測邱姐的行動方式,進而引誘……而能做到這些的人,除了對邱姐的性行動的詳細了解外,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個人對邱姐是很重要的.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讓邱姐聽計從!"

揣摩人心,殷鳳湛不如聶瑾萱,但要和別人比,卻是綽綽有余.而此時一聽到殷鳳湛這麼,齊國公邱慕白頓時臉色一驚,然後忍不住道

"那就對了!女喜歡瑞王,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所以之前經常三天兩頭的往瑞王府跑,並且在今天女出城之前,瑞王也曾來過微臣府上……可有一點,微臣不甚明白,如果真的是瑞王的話,對方的動機又是什麼?!畢竟,之前微臣曾聽賤內以及女過,瑞王和安國郡主很是交好,並且之前瑞王不是還和安國郡主等人辦過案子嗎?這……這……"

懷疑是一回事兒,可一旦肯定就是瑞王的時候,邱慕白還是有些想不明白!而此時,殷鳳湛卻是不禁雙眸一眯

"動機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是什麼!"

"呃……宸王殿下這話何意?難不成,這里面的事兒,並非如此簡單?"

"簡不簡單,現在還不清楚!不過如果對方真的是二皇兄,那麼這件事兒定然還有後續……"

殷鳳湛的聲音越發輕了起來,而那越漸透著深意的話語,即便是邱慕白聽了也是不禁心頭一震

"那現在我們要如何做?直接找瑞王?亦或是……"

"嗯,既然知道是他,如果不表示表示,反倒不好!不過現在……"

著,殷鳳湛瞬間眸光一轉,然後徑自將目光落在了齊國公邱慕白的臉上,而一對上殷鳳湛的眼,邱慕白不由得一愣,可隨後還沒等邱慕白回過神來,便只見殷鳳湛忽而揚聲道

"哼~!齊國公,你有急事可以白天過來,可如今深更半夜,你卻只身闖宮……來人,將齊國公轟出皇宮!"

殷鳳湛的聲音異常響亮,而聞,在場的邱慕白和張貴妃頓時都愣住了.但隨後兩人卻又眸光微閃,接著便只聽齊國公邱慕白瞬間調整了一下神,然後揚聲反駁道

"哼,秦王殿下何須如此?!要走,微臣自然會走,但還不用秦王殿下開口!畢竟微臣怎麼,也是當朝一品國公,就算是想趕微臣走,那也得看秦王殿下有沒有那個權利!"

話落,邱慕白別有深意的看了殷鳳湛一眼,接著在受到對方一個肯定的眼神後,邱慕白便直接怒氣沖沖的走了!

……

齊國公邱慕白走了.見此形,張貴妃趕忙上前

"湛兒,你這是……"

雖然心里明白殷鳳湛的做法,但張貴妃還是有些擔心.可隨後沒等張貴妃把話完,卻見殷鳳湛瞬間抬手一比,頓時張貴妃趕忙閉上嘴,不再多話

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微微沉思了片刻,接著眸光一轉,然後上前來到張貴妃身前

"姨母,之後的事兒就交給姨母了,姨母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嗯,本宮明白!"

對于張貴妃,殷鳳湛一直都很放心.而等著張貴妃點頭了,殷鳳湛隨即轉身便往外走……可就在這時,張貴妃卻不禁開口叫住了他

"等等湛兒,你這是要去哪兒?"

"瑞王府!"

"什麼?!你真的要去?!那樣的話,豈不是要曝光你的身份了嗎?"

"哼,就算我不去,對方也已經知道了!"

著,殷鳳湛便不再多一句,直接一個閃身,瞬間消失了蹤影.

*******************************************

黑夜中,一道鬼魅般的黑影劃空而過.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身形一閃,徑自落入了瑞王府.

此時的瑞王府一片安靜,夜的靜謐籠罩著所有,空氣中透著深秋的涼意.

這是殷鳳湛第一次來瑞王府.所以在身子落地之後,殷鳳湛不禁左右四下看了看,隨即身子又是一晃,便已然縱身來到了後院兒的一個廂房門口.

此時,那廂房中點著燭火.昏黃的光線將屋子里的人影,清晰的映在了窗戶上,在黑暗中越發的祥和和甯靜.可此時看著那道人影,站在房外的殷鳳湛卻是臉色一凝,然後毫不掩飾的伸手一推房門

'吱嘎——’

瞬間,開門聲響起,隨即不禁引起了房間里人的注意.而這時,殷鳳湛便已然大步走了進去

"五皇弟?!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此時的殷鳳湛,臉上還帶著殷鳳蓮的面具.而眼下一看殷鳳蓮來了,原本坐在輪椅上看書的瑞王殷鳳翔不禁一愣,接著便徑自將手里的書,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而將殷鳳翔的神動作看在眼里,殷鳳湛瞬間薄唇一抿,接著徑自上前來到他的面前

殷鳳湛不話,卻只是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而此時,就這樣被殷鳳湛看了好一會兒,殷鳳翔卻是不禁揚眉一笑,然後道

"怎麼了五皇弟,怎麼來了不話?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找我有什麼事兒啊?"

殷鳳翔的聲音依舊溫和.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是目光越漸冷凝了下來

"你我找你有什麼事兒?"

殷鳳湛終于開口了,絲毫沒有掩飾的嗓音,瞬間泄露了他的秘密.所以一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殷鳳翔也是一愣,然後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你……你不是五皇弟……你是四皇弟!"

殷鳳翔的驚訝是那麼明顯.可聽到這話,殷鳳湛卻不禁冷哼了一聲

"我是誰,你不是早知道了嗎?何必如此惺惺作態?!"

著,殷鳳湛上前一步,然後渾然的怒氣瞬間從周身上彌漫了出來

"殷鳳翔,我現在懶得和你廢話.告訴我,瑾萱究竟被你藏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