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人
在聶文浩原本的計劃中,他暗中助推云王殷鳳錦和恭王殷鳳軒聯手逼宮,然後接著他們兩人對殷鳳寒的不滿,將身為皇帝的殷鳳寒除去.隨後待他們和張貴妃等人彙合,在一網打盡,將他們全部殺死在皇宮里!

接著只要殷鳳寒和云王等人一死,這時候聶文浩和段太後便掌控了皇權.同時對外宣稱,昨晚一切都是云王和恭王謀朝篡位,而聶文浩拋開個人恩怨,協助段太後進宮保皇!而最後的結果,雖然將云王恭王等人一網打盡,可在宮變中,興順帝殷鳳寒卻不幸駕崩!

同時這樣一來,即便宸王殷鳳湛不死,之後返回京城,聶文浩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安國郡主也是在宮亂中,不幸被亂軍所害,而此時,即便殷鳳湛心里知道這其中定有古怪,卻依舊抓不住對方任何把柄!

聶文浩計劃的很完美.而為了這個計劃,他不惜苦心經營二十多年,甚至一直裝作和段太後勢不兩立的模樣!

事原本是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可如今,殷鳳寒的死,卻讓不得不讓人驚覺,事遠沒有這麼簡單!

畢竟,殷鳳寒不管如何,都是東陵名正順的皇帝!他雖然性陰郁,多疑成性,甚至剛愎自用,但自登基以來,卻沒有大的荒唐之處!更沒有動搖國家根本!所以,依著這般形,沒有人可以名正順的將殷鳳寒從皇位上趕下去!而如果真的這麼做了,那就是篡位!

而本來在聶文浩的計劃中,殷鳳寒應該是被云王和恭王殺死的.但他算錯了恭王的純善,所以殷鳳寒還活著!可聶文浩最後自己都自顧不暇,如何能找人殺了殷鳳寒?所以殷鳳寒的死,顯然不是聶文浩所為!

所以,在殷鳳寒之死的這件事上,應該和聶文浩無關!而如果不是聶文浩,那殺死殷鳳寒的又能是誰?!

迷局再次出現,而結果雖然不知道,但如今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個暗中殺死聶文浩的人,定然是洞悉所有局勢,甚至可以是一直在暗中監視的所有的一切,否則不能准確的掐好時間,然後將殷鳳寒殺死!

因此,如果昨晚宮變,是一場迷局,那麼最終那個下棋的人,絕不是處心積慮了二十多年的聶文浩,而是另有其人!

這個人冷靜,狡詐,更是比聶文浩多了一絲深沉.他仿佛就像是一只躲在黑暗中的毒舌,吐著猩的信子,默默的注視著所有人,然後視機而動!

他是最後的黃雀,而所有人如今都已然成了他的棋子!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抿了下唇,而此時,對上'殷鳳蓮’的眼,卻見'殷鳳蓮’同時臉色冷然,但隨後轉眸看了眼殷鳳寒那已然冰冷的尸體,接著忽然對著聶瑾萱道

"瑾萱,你看殺死殷鳳寒的人,和殺死父皇的是不是一個人?"

'殷鳳蓮’忽然的開口.而聞,聶瑾萱瞬間瞪大了眼睛,但隨後還是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有這個可能!畢竟不管是殺死先皇的凶手,還是這次殺次殷鳳寒的人,武功都非常高強!而行事作風大膽卻滴水不漏,所以從這一點上,確實有這種可能!不過,這也只是推測,可要給出嚴格的鐵證證明,殺死先皇和殷鳳寒的是一個人,還沒有直接的證據!所以現階段下這個結論還太早!"

聶瑾萱是個法醫,而她要謹守的便是謹慎!所以一聽這和,'殷鳳蓮’也點了點頭,然後站頭看向夜晨洛

"江湖上的事,你比較熟.你可有什麼線索?"

'殷鳳蓮’和夜晨洛絲毫不客氣.而此時忽然被這麼一問,原本還在搖著折扇的夜晨洛不由得一愣,但接著卻'啪’的一聲,手中折扇一合,然後抬眸看向'殷鳳蓮’

"四木頭,你確定對方是江湖人?"

"現在不是,但之前一定是!"

'殷鳳蓮’話從來都不含糊其實.聞,原本臉上帶笑的夜晨洛那不大卻晶亮的眼底,瞬間劃過一抹精光,隨即劍眉一揚

"好!給我五天時間!"

……

不知道姓名,不知道武功,不知道帶的兵器……知道的只有對方是一名江湖高手,而單憑這樣的條件,要想查出對方的底細,完全是大海撈針!

但此時,夜晨洛卻答應了下來.這顯然讓人有些難以置信!但不知道為什麼,聶瑾萱相信,對方既然答應了,那麼定然便會做到!

而等著答應了'殷鳳蓮’後,夜晨洛便又笑了

"行了,看來這里也沒我什麼事兒了,我就先走了!畢竟在這里呆久了,要是讓人知道了,可不是什麼好事兒!而且四木頭你也是,要知道,如今的東陵宸王殿下,可還在去南疆的路上……哦,不對,是昨天的時候,已經到了南疆的皇城了.所以……"

之後的話,夜晨洛沒有,但那眼底的笑,卻瞬間透出一抹心照不宣!而話落,夜晨洛隨即轉眸看向聶瑾萱,接著又是燦爛的一笑

"原本我還在想,能讓四木頭看上眼的女人,究竟是何等人物!不過今日一看,果然非同凡響!可惜,如今沒有時間,要不然一定要和弟妹多多討教一番~!"

著,夜晨洛拿著手中的折扇,在空氣中比劃了一下,而那比劃的動作,明顯是解剖的動作!而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一愣,但隨後卻立刻明白了過來

"夜公子……呃,夜大哥過獎了!不過,安國希望下次再見,也能一睹夜大哥真容,要不然,這如果哪日走在路上,都和夜大哥對面不相識,可不是要鬧出笑話了麼~!"

"呃……哈哈哈~!好!一為定!"

瞬間被聶瑾萱的話逗笑了.隨後夜晨洛又是看了'殷鳳蓮’一眼,接著便話不多,直接走了出去.而看著夜晨洛走了,夜玉書也對著聶瑾萱和'殷鳳蓮’點了點頭,然後也跟著走了.

****************************************************

*之間,皇宮巨變.而一如'殷鳳蓮’預料的那般,果然天色一亮,得到消息的五皇叔殷焱恒便和一眾皇族以及眾大臣一起進宮詢問究竟怎麼回事兒!而以齊國公邱慕白,鎮國將軍墨源城等一眾手握兵權的武將,則直接守在皇城外,顯然是做出了以往萬一的准備!

而面對著一眾皇族眾人以及朝中大臣的追問,張貴妃卻是不慌不忙,隨即一一應對!當然,張貴妃自然不會將真正的事實真相出來,而是相反的,昨晚的一切,都是段太後和聶文浩設計好的一場陰謀!

可此時在場的都是皇親國戚,以及在朝中打滾了多年的老臣,所以如果只是簡單的一個結果,自然是不好打發的.因此張貴妃隨後便將早已想好的辭,一一了出來,那就是——

段太後和聶文浩相互勾結,深夜帶兵偕同禁衛統領段如飛逼宮造反.而這時,幸虧云王和恭王及時得到消息,隨即立刻帶兵進宮,最終力挽狂瀾,擊退段太後和聶文浩等人!

張貴妃倒是的有鼻子有眼兒!可聞,眾人頓時被嚇了一跳.但眾人的心里,卻還是有些質疑……而見此形,張貴妃不禁雙眸一眯,然後竟將麗妃叫了出來

張貴妃是宮斗老手,心機城府更是一流.而早在之前,她便已然算出了,如果今天這事兒只是她自己,那麼眾人自然將信將疑.因此,在過來之前,張貴妃直接將麗妃找了過來!畢竟這麼多年來,麗妃一直和段太後穿一條褲子的,所以此時,她的證詞,自然要比張貴妃更可信!

只是,這逼宮篡位的事兒,非同可.所以雖然眼下眾人心中對張貴妃的事,信了大半,但還是有些將信將疑……而就在這時,卻只見聶瑾萱徑自從後面走了過來

此時的聶瑾萱,依舊穿著昨晚逃出千菏殿時,穿著的衣衫.干涸的鮮血,凝固在衣裙上,看起來分外的觸目驚心!所以聶瑾萱一出來,頓時讓眾人不由得一驚

而看著聶瑾萱過來了,張貴妃不由得轉眸看了她一眼,而看出了張貴妃眼里的意思,聶瑾萱隨即暗自對張貴妃點了點頭,然後直接來到眾人的面前

"五皇叔,眾位皇族,各位大臣,昨晚之事,雖然安國不想再想起,但如今不得不,昨晚之事,確實是家父聶文浩一手設計,而家父為了今天這一計劃,處心積慮了二十多年,甚至不惜陷害金啟金大人一家,如果大家不信,那這就是證據!"

站在眾人的面前,聶瑾萱揚聲著,話落便直接將懷中的東西,拿出來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瞬間,眾人定睛一看,卻發現聶瑾萱拿出來的,竟然是一本賬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