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二
年輕男人的笑聲很好聽.但此時他那古怪的舉動,還是讓院子里的云王等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而他的發笑,也更是引來'殷鳳蓮’再次狠狠的一瞥!

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那年輕男人才收住了笑,隨即伸手一甩拿在手中的折扇,然後輕輕的一擺,同時再次看向'殷鳳蓮’

"哎,不過這起來也是,本來我還想著再看一會兒,不過現在看來,好戲貌似都演的差不多了呀~!"

年輕男人的聲音依舊輕緩,夜色的火光下,映著他那平凡至極的臉,聲音不大,卻讓偌大的院子里的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而此時,也兀自回過神來的聶文浩一見那年輕男人,卻是不由得一愣,可就在看到那年輕男人身邊的那一眾衣角上繡著金絲'暗’字的黑衣人時,卻瞬間瞪大了雙眼,臉上隨即浮起了一絲顯而易見的恐懼

不由得,聶文浩反射性的後退了一步.而此時,那年輕男人卻是眸光一轉,徑自看向了聶文浩

"聶老相國,多年不見,你可安好啊?"

年輕男人的隨意,可聞,聶文浩卻是不禁顫抖的張了張嘴

"你……你……你是……"

聶文浩驚恐的著,同時雙眼看向站在那年輕男人身後的夜玉書,接著不禁又是退後的兩步

夜玉書是天承的三皇子,其母是蕭皇後,身份尊貴無比.而此時,能讓夜玉書俯首帖耳的人……聶文浩只知道一個!

瞬間,知曉了對方的身份,聶文浩心里更加惶恐不安.而此時,一旁因為段如飛的死,而深受打擊而暈過去的段太後也緩緩的睜開眼,可一看眼前的勢,以及聶文浩那惶恐的樣子,段太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文……文浩你怎麼了?"

段太後有些摸不清頭腦!畢竟,在她的印象里,她從沒見過聶文浩這般模樣過!可聞,聶文浩卻只是依舊直直的看著那年輕男人,同時伸手將段太後扯到了自己身後

聶文浩的恐懼和防備是那麼明顯!見此形,那年輕男人卻不禁眼底閃過一抹輕蔑,但隨後卻只是輕搖手中折扇,不再語.

年輕男人不話了.而就在這時,站在眾人中央的'殷鳳蓮’卻是雙眸一凜,同時抬手一揮,隨即便只見站在他身後的那三名為首的黑衣人,頓時化作驚鴻,帶著身後的數十名黑衣人一同向著對面那些已然膽戰心驚的禁衛撲去!

血戰再次開始!但這一次的卻只有屠戮!

黑衣人武功各個高強,瞬間沖入敵群之中,便只聽慘叫四起,而那些之前很是凶悍的禁衛,如今卻已然變成了待宰羔羊,絲毫沒有反*攻的余地!

接著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周圍終于安靜了下來.而此時,放眼一看,偌大的太廟院子里,卻已然是尸橫滿地,血流成河!

天亮了.

一場宮變就此畫上了句號!

*******************************************

一場宮變,取走了無數人的性命——甄曉蓮,秀,段如飛,以及那些不知道名字的禁衛和士兵們!

但讓人遺憾的是,聶文浩和段太後,卻是在最後關頭逃脫了!

當然,這也是理之中的事,畢竟聶文浩心性狡詐,城府極深,當初設計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雖然有了十成把握,但還是為自己留了後路.所以後來眼看著那些禁衛被殺,聶文浩便趁亂帶著段太後逃跑了!

只是,事至此卻沒有結束,當聶文浩逃跑,那些反叛的禁衛被清理乾淨後,眾人便一同來到了離太廟最近的千荷殿!

而此時的千荷殿中,也是死傷無數.顯然是之前段太後帶人搜查張貴妃和聶瑾萱等人時,因為沒有找到張貴妃和聶瑾萱,進而大開殺戒,將宮中的下人屠殺殆盡!可即便如此,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殷鳳蓮’帶來的那些黑衣人便利落的將那些尸體抬走,最後連著地上的鮮血也被沖刷的一干二淨.

眾人來到最先打掃乾淨的一間房間里,而這時,待眾人進房間後,聶瑾萱卻是轉頭對著扶著自己水云耳語了兩句,聞水云輕輕的點了下頭,接著便轉身走了出來,但就在離開的同時,將房門關了起來!

水云的舉動有些古怪.但此時,眾人卻也不計較那麼多了,而這時,剛剛才死里逃生的恭王殷鳳軒,卻是不禁呼了口氣,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那一身的血跡斑斑,隨即不由得叫道

"哎,真是的,看看這弄的……"

著,殷鳳軒抬頭,然後看向'殷鳳蓮’

"不過你回來的倒是挺及時的,要不然……"

殷鳳軒是要感謝殷鳳蓮的,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邊還不等殷鳳軒把話完,便只見'殷鳳蓮’瞬間猛的抬起手,然後照著殷鳳軒便是一巴掌!

'啪——’

瞬間,震耳的巴掌聲,讓房間里所有人嚇了一跳.而殷鳳軒更是一下子被打懵了!

房間里安靜極了.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殷鳳軒才緩緩回過神來,然後難以置信的轉頭看向眼前的'殷鳳蓮’,同時忍不住張嘴道……可隨後,沒等他話,'殷鳳蓮’便又反手給了他一巴掌!

這下子殷鳳軒不干了!隨即捂著臉,猶如炸毛了的貓一般立刻大叫道

"殷鳳蓮,你干什麼打我?!你是不……"

"閉嘴!"

殷鳳軒氣的大叫.但隨後卻被'殷鳳蓮’一句話喝住了!

那聲音低沉而冷凝,更是帶著駭人的氣勢.頓時一聽這話,原本還氣的不行的殷鳳軒不由得愣住了,然後猛地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向'殷鳳蓮’

"……你……你是……四……四……"

殷鳳軒口吃了!畢竟,從一起長大,對方的一個聲音,便能聽出誰是誰!而此時,對方的聲音,明顯不是那個總是笑嘻嘻的老五殷鳳蓮,而是……

殷鳳軒嚇壞了!而此時,看著眼前驚訝不已的殷鳳軒,'殷鳳蓮’卻是雙唇一抿,同時上前一步

",誰的注意?"

直直的逼問著殷鳳軒,而被這麼一問,此時依舊捂著臉的殷鳳軒頓時嚇得後退了一步,同時低頭不敢語半句

在'殷鳳蓮’的瞪視下,此時的殷鳳軒,猶如犯了錯誤的學生一般.見他如此,'殷鳳蓮’隨即眸光一轉,然後直接轉眸看向云王殷鳳錦,接著還不等眾人回過神來,走過去抬腿就給了他一腳

云王殷鳳錦排行老三,比'殷鳳蓮’大,所以'殷鳳蓮’沒有打他的臉,也算是給他留了面,而無端的被'殷鳳蓮’踹了一腳,本就受傷了的殷鳳錦不由得打了一個趔趄,要不是有陳燕兒扶著,想必定然摔在了地上

可即便如此,殷鳳錦還是沒吭聲,但云王妃陳燕兒卻不干了,隨即抬頭看向'殷鳳蓮’便叫道

"殷鳳蓮,你干什麼?發什麼瘋?"

顯然,陳燕兒並沒有認出眼前的'殷鳳蓮’並非本人.可面對的她的叫喊,'殷鳳蓮’卻絲毫不將她看在眼里,一雙冷凝如刀的眼,卻是始終盯著殷鳳錦

",你們兩個誰的主意?!誰讓你們逼宮的?"

'殷鳳蓮’真的火了.要知道,今天要不是他奮不顧身的一路疾奔而來,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所以一想到今晚上當他出現的時候,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即便是現在,他還忍不住渾身冒冷汗,甚至有那麼一刻,心髒都已然失去了跳動!

'殷鳳蓮’不敢再多想.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便更是如何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恨不得將眼前這兩個蠢貨,直接扔出去剁了喂狗!

而面對著'殷鳳蓮’的火氣,不管是被踹的殷鳳錦還是被扇了巴掌的殷鳳軒,都如同學生一般低頭不敢一句

房間里安靜極了,而此時坐在一旁的張貴妃更是眼觀鼻,鼻觀心,直接當做沒看見!至于聶瑾萱則坐在角落,也抿唇不語.

誰也不話,緊張的氣氛在空氣中彌漫.最後還是殷鳳軒忍不住了,然後悄悄的抬頭看了'殷鳳蓮’一眼,然後聲的道

"……我……我也是被逼無奈……明妃的事兒被老妖婆發現了,所以才……才……要不然,那老妖婆要是先動手,我們不是完了嗎?所以四……"

殷鳳軒倒是越越覺得自己有道理,可沒想到,之後那個'哥’字還沒出口,'殷鳳蓮’抬腿便直接給了他一腳

"那你就先動手嗎?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叫什麼?告訴你,叫造反!懂嗎?!叫造反!而結果呢?結果反倒中了那聶文浩的圈套,你想干什麼?你,你想干什麼?!"

"還有,你自己造反也就罷了,為什麼行動之前不先把你母妃接出去?!你打的什麼主意?就憑著你那幾個人,就像逼宮造反?還如此胸有成竹?你自己不要命,還要拉著別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