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觸即發
鍾離雖然算不得沉穩內斂,但卻很少如此慌張.而此時,聽到鍾離的話,聶瑾萱腦子瞬間一片空白.但隨後卻馬上回過神來,接著一把拉住殷鳳湛的手,同時對著鍾離道

"鍾離,你現在馬上再去打探況,一有消息馬上回報!"

"額……是!"

飛快的應聲,隨後鍾離便又快速的走了.而直到這時,一直站在原地不動的殷鳳湛卻是猛的回過神來

"我進宮一趟,你在這里好好休息!"

這話的時候,殷鳳湛臉上沒有一絲波動,卻是連看都沒看聶瑾萱一眼.見此形,聶瑾萱便知他的心意,但隨即還是不由得拉住他,同時道

"不行,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麼?好好休息!"

殷鳳湛一臉堅持,話落便直接甩開聶瑾萱便又往外走.但這時,聶瑾萱馬上再次抓住了他

"鳳湛,你心里急,我知道!但你現在要冷靜一下.皇上忽然駕崩,這里肯定有問題.我去了至少可以知道皇上究竟是怎麼死的,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你也不要再什麼了!等我一下!"

事到如今,聶瑾萱不想和殷鳳湛拌嘴.話落,卻是轉身從房間里拿出一件衣服換上,然後便徑自來到殷鳳湛身旁

"走吧!"

此時的聶瑾萱也是一臉認真,而見她如此,殷鳳湛也不再堅持,隨即帶著聶瑾萱便直奔皇宮而去!

……

殷鳳湛表面上紋絲不動,但抿緊的唇角卻透著不出的焦急.而一路上兩人更是一句話都沒,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來到了皇宮門口.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湛要直接走進去的時候,門口的侍衛卻忽然攔住了他

"皇後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出皇宮一步!"

話的是一個年輕的侍衛,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瞬間眸光一閃,而聶瑾萱卻猛地心中一驚

這是……封鎖皇宮了嗎?!難道,現如今宮里……

一時間,一個極壞的想法在聶瑾萱的腦子閃過.而就在聶瑾萱沉思的時候,殷鳳湛卻是忽而臉色一沉,接著一個閃身上前,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抽出那侍衛腰間的佩刀,然後抬手刀光一閃,隨即便只見眼前血光一過,一刻鮮活的人頭頓時骨碌碌的滾到在旁邊的地上……

那侍衛的身子還站著.甚至沒有發出一聲聲響!

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卻是都傻傻的站在那里,動彈不得!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那侍衛的尸體才'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而在他不遠處的那顆頭顱,卻是靜靜的睜著,無神的看著前方……

那是無聲的恐懼,一時間彌漫著每個人的心里.見此形,周圍的一眾守城的侍衛頓時後退了一步,可就在這時,一時侍衛統領模樣的人,卻是上前來到殷鳳湛面前,同時提刀橫在了殷鳳湛的面前

"宸王殿下,你這是何意?!我等奉命守宮,難不成宸王殿下是要硬闖嗎?"

侍衛統領也不過是三十出頭的年紀,但眼底卻透著一抹不出的陰狠.見此形,殷鳳湛二話不,隨即再次化作鬼魅,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那侍衛統領也和之前的那不知死活的侍衛一眼,身首異處!

不過是刹那的功夫,兩人殞命.兩個人頭,兩具尸體.刺目的鮮染了宮門前的青石路上,刺鼻的血腥更是讓每一個人心里泛出了不出的寒意!

而此時的殷鳳湛,卻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他的手上拿著刀,鮮血一滴滴的順著那雪亮的刀鋒滴到地上,而他的臉上更是沒有一絲表,但卻越發的讓人感到了死亡的氣息!

所有人都驚呆了.但在這種恐懼中,卻有人微微皺起了眉頭,而這時站在殷鳳湛身後的聶瑾萱明銳的察覺到這點,隨即也不顧滿地的血腥,便直接沖到殷鳳湛的身前,同時從懷中拿出了禦字令牌

"各位兄弟!今日宸王殿下進宮因為何事,大家心里都清楚!皇上正值壯年,卻忽然駕崩.宸王殿下身為皇子,接到噩耗進宮又有何錯?!剛剛那侍衛是皇後娘娘下令封鎖宮門,那請問各位兄弟,你們投身入伍,為國家效力,究竟忠的是皇上,還是皇後娘娘?!"

站在城門前,聶瑾萱揚聲高喊.清亮的嗓子讓每一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而此時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侍衛果然微微一怔,接著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但卻是沒有話

見此形,聶瑾萱眸光一閃,然後再有趁熱打鐵的道

"再有,如今宮里聚變,皇上死因不明,可皇後娘娘卻在這個時候封鎖宮門,多余的事我安國不敢多,可大家都是聰明人,皇後娘娘究竟想做什麼?她是何用意不自明!難道,各位侍衛也要助紂為虐不成?!所以,在這里安國只想最後一句,人活一世,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如今多事之秋,還請各位能夠支持宸王殿下,將皇上的死因差個水落石出!決不能讓有心之人殲計得逞!"

……

聶瑾萱的話的義正辭.卻是無形中將段皇後要趁機發生宮變的事,了出來!而這時,本就因為皇上忽然駕崩而心懷懷疑的侍衛們頓時相互聲的議論起來,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果然看到一位侍衛上前,然後一臉凝重的看著聶瑾萱道

"安國郡主的不錯!其實皇上忽然駕崩,我等自然也是心存懷疑!所以我願支持宸王殿下!"

著,那侍衛隨即單膝跪地.而有了第一個站出來的,便又第二個,接著不過轉眼的功夫,便只見原本守城的侍衛,都聲至此殷鳳湛!

一時間,還透著血腥的宮門口,便只見一眾侍衛跪在殷鳳湛面前.見此形,一直沒有話的殷鳳湛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轉眸看向聶瑾萱

"謝謝!"

殷鳳湛的聲音很,很低,卻是只有聶瑾萱一個人能聽見.而此時,最是簡單的兩個字,卻已然透出了殷鳳湛心里的波瀾.而隨後,殷鳳湛卻是臉上一凝,然後上前一步,來到聶瑾萱身側,同時揚聲道

"多謝各位支持,但還請眾位幫個忙!"

在最初的憤怒之後,殷鳳湛也冷靜了下來.隨即飛快的將眼前守門的一眾侍衛分成三批.第一批依舊留在此處守城,盡知任何閑雜人等入內.第二批分別通知皇族眾人,讓所有皇族之人立刻進宮!第三批則隨自己進宮!

殷鳳湛的心思果然非一般人所能比!而隨後,等著聶瑾萱和殷鳳湛走進皇宮後,果然看到宮里已然處處被封鎖了起來.

而本來那些侍衛看著殷鳳湛竟然帶著人闖了進來,頓時戒備了起來.可隨後一看那些都是守城門的兄弟,不由得嚇了一跳,接著在走近後,聶瑾萱一明原因,再有身後那些守城兄弟的幫襯,大家頓時也紛紛加入了支持殷鳳湛的行列!

隨即,在之後的一路上,支持殷鳳湛的侍衛也是越來越多.當然在這些人中,自然有些人也會反對.但但凡反對的人,殷鳳湛全部將其視為段氏的殲細,然後直接將其誅滅!

就這樣,殷鳳湛和聶瑾萱直接來到了順承帝的寢宮.而一進宮門,便只見此時的院子里已然站滿了人.

段皇後,幾月不見的太子殷鳳寒,云王殷鳳錦,麗妃……顯然,這些都是段皇後的同黨.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微微眸光一閃,隨即轉頭對著身後的侍衛擺了擺手

"帶人去永信宮,把貴妃娘娘請過來!"

"是!"

那侍衛恭敬應聲,然後帶上十幾個侍衛便直接悄然的直奔永信宮.而此時,聽到聲響,院子里的段皇後等人不由得轉頭,接著一看竟然是殷鳳湛來了,段皇後等人不由得微微一怔

但轉眼的瞬間,段皇後便馬上恢複了過來,同時臉色一沉的揚聲命令道

"宸王闖宮,來人,將他給本宮綁了!"

段皇後聲音冰冷.聞,原本守在院子里的侍衛馬上上前並作勢將殷鳳湛圍了起來.這時,隨著殷鳳湛一起過來的侍衛立刻擺開陣勢,戒備起來!

一時間,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在院子里蔓延開來.而眼看著況不好,殷鳳湛頓時臉色一沉,雙眸一眯,可就在這時,站在他旁邊的聶瑾萱卻是拉了他一把,接著上前一步喊道

"都住手!"

聶瑾萱的聲音絲毫比不剛剛段皇後的聲音差.而看著聶瑾萱站出來了,段皇後頓時臉上一寒

"大膽安國郡主,難道你這是要反抗不成?"

"反抗?!皇後娘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本宮是什麼意思?你一個外姓郡主有資格在本宮面前話嗎?!來人先把安國郡主給本宮拿下!"

對于聶瑾萱,段皇後早已恨之入骨.畢竟如果不是她,之前安排的那麼多事兒,又怎麼會功敗垂成?!可一聽這話,聶瑾萱卻不驚不懼,隨即再次將懷里的禦字令牌拿了出來

"禦字令牌在此,你們誰敢動本郡主?!"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