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棺驗尸
其實,聶瑾萱和殷鳳湛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聶瑾萱也曾懷疑過,畢竟兩人並沒有做任何避孕,但她的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確實有些非同尋常.

但聶瑾萱如何也沒想到,事竟然是這個樣子!

當然,依著殷鳳湛的性子,如果他不想要孩子,確實不會表現出來.但聶瑾萱相信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並且眼下不是使性子和開玩笑的時候,聶瑾萱自然也不想讓殷鳳湛懷疑自己

可此時,還不等聶瑾萱把話完,殷鳳湛便直接開口打斷了她

"我知道."

沒有太多的花巧語,但簡單的三個字,便讓聶瑾萱心里不由得有些感動.隨即聶瑾萱抬手支著床沿坐起身,然後一邊將身上的衣服攏好,一邊皺眉臉色凝重的道

"可是鳳湛,這事兒真的很奇怪啊,怎麼會有人做這樣的事呢?"

聶瑾萱很是不解.可同時,腦子里卻不由得想起陳燕兒的事,但隨後卻徑自將其否定!

確實,當初也是有人不想讓陳燕兒懷孕,所以才送了一個血菩提手鏈給她.但從自己提示陳燕兒,再從陳燕兒的反應上看,陳燕兒是知道對方是誰的!並且,這樣明晃晃的在東西上做手腳,並不是什麼高超的手段.因此可以肯定,當初給陳燕兒下絆子的人,雖然有聰明,可卻沒什麼大智慧!

但自己如今的事,卻並不一樣.畢竟,她聶瑾萱並不覺得自己如何的聰慧絕頂,但從之前發生過幾次下毒的事開始,她也開始注意起自己的飲食起居.可這段時間以來,聶瑾萱卻從未發現一點兒異常,並且從殷鳳湛的反應看,他應該也是沒有發現的!因此,單從這一點上,對她聶瑾萱下藥的人,定然絕非簡單人物.至少絕非只是聰明而已!

可對自己下藥又是為了什麼?而她聶瑾萱沒有孩子,又會給誰帶來好處?!

一時間,聶瑾萱如何也想不明白.而此時,不只是聶瑾萱,連著殷鳳湛也皺眉不語,顯然也是沒有想透這里面的因由!

房間里再次陷入了安靜之中.但隨後不過多久,殷鳳湛卻是側身坐到聶瑾萱身旁,然後伸手將她攬進懷里

"別想了,我會處理!"

殷鳳湛私自闖出天牢,之後順承帝卻並沒有追究,但之後不就高才庸便過來傳話,是皇上有旨,讓殷鳳湛暫住甯心閣.

而甯心閣雖然位處皇宮後山,但也算是宮里.所以順承帝這樣的安排,顯然是對殷鳳湛的讓步.

但聶瑾萱心里清楚,順承帝會這麼安排,與其是讓步,但另一方面何嘗不是在監視殷鳳湛?!畢竟,一旦將殷鳳湛放出去,那麼之後殷鳳湛在宮外要做些什麼,可就沒人知道了.而在甯心閣,周圍都是順承帝的人,殷鳳湛想和外面自己的人聯絡,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可不管怎麼,不論是愛護讓步也好,軟禁監視也罷,這樣的安排,也算是合適的.所以隨後殷鳳湛倒是也沒廢話,當天便跑到甯心閣去了.當然,也把之前暫住在永信宮的聶瑾萱也帶去了.

只不過如今的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無名無分,這樣住在一起,確實有些不妥.可殷鳳湛不管這些,旁人自然也不敢在他面前多語一句.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聶瑾萱也一天天的好了起來,隨即便想著趕快將事查清.但殷鳳湛卻將她看管的死死的,顯然是不養好身子,哪兒也別想去的架勢!

聶瑾萱擰不過他,便也只好養著.而這樣一養,轉眼半個月就過去了.所以,這天早上趁著殷鳳湛不在,聶瑾萱便趕忙讓宮女服侍自己穿好衣服,然後便想著偷偷溜出去.可沒想到,這邊聶瑾萱才剛剛收拾好,殷鳳湛便徑自從外面走了進來.

今天的殷鳳湛一身月牙色儒衫,如墨的青絲隨意的束在腦後,倒是少了絲平日的冷凝嚴肅,多了份瀟灑俊逸.連著房間里聞聲抬頭的宮女們,都忍不住了臉頰.可此時,殷鳳湛卻是連看都不看她們一樣,便將目光直接落在了聶瑾萱身上

"去哪兒?"

看出聶瑾萱是要出門的打算,殷鳳湛低聲追問.聞,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嘴,然後徑自道

"隨便走走."

"出宮不行!"

"你……"

顯然,殷鳳湛已然看出了聶瑾萱的心思.而被他這麼一,聶瑾萱頓時覺得心里冒火.這時,殷鳳湛倒也不理她,直接一個旋身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下去!"

殷鳳湛這話是對著房里的宮人的.聞,眾宮人趕忙恭敬俯身,然後悄然走了出去.

轉眼的功夫,房間里便只剩殷鳳湛和聶瑾萱兩個人.這時,殷鳳湛伸手從懷中拿出一本冊子,然後遞給聶瑾萱

見此形,本來有些不高興的聶瑾萱不由得一愣,接著伸手將那冊子拿了過來,隨後翻開一看,卻不由得愣住了

"這……這是湘王……"

原來,這冊子里寫的,竟然是之前聶瑾萱要調查的湘王殷焱鐸的所有生平!

所以一時間,聶瑾萱先是驚訝,然後抬眼看向殷鳳湛,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微微劍眉一挑,然後徑自點了下頭

沒有討好,沒有邀功,這就是殷鳳湛.而此時,對上他那深邃而平靜的臉,聶瑾萱直覺的這些天的憋悶頓時一掃而空,一絲甜蜜瞬間漫上嘴角,但卻依舊硬扳著臉,冷哼一聲

"哼!既然一直是就讓人做了,怎麼都不一聲?害我著急了這麼久!"

抱怨中透著嬌憨,隨即聶瑾萱坐到殷鳳湛旁邊,便開始靜靜的翻閱手里的冊子……

聶瑾萱看的專心,房間里頓時陷入一片安靜之中.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欞映了進來,灑下一片光亮,空氣中透著不出的祥和.

而坐在一旁的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斂眸著眸,然後不時的看向旁邊的聶瑾萱,深邃的眼底透著讓人難以察覺的溫暖……

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聶瑾萱終于合上手里的冊子,然後微微呼了口氣

"原來,之前貴妃娘娘的真的一點兒都不錯,湘王殿下不論是性人品,真的是百里挑一,確實不像是會做出什麼卑鄙之事的人啊……"

"恩!確實不像."

"恩,這樣的話,當初貴妃娘娘看到甯貴妃在哭,應該是有什麼苦衷,所以才會和湘王殿下的吧……難道當時皇上誤會了什麼?!但從調查的結果看,湘王殿下並沒有做什麼不妥的事啊!"

殷鳳湛的調查結果中,雖然寫明了湘王殷焱鐸喜歡甯貴妃,但卻發乎,止乎禮.並且從甯貴妃入宮後,便斷絕了和甯貴妃的來往.即便之後有記載兩人見過面,但都沒有什麼問題.這又怎麼會造成順承帝的誤會呢?!

聶瑾萱有些想不明白.可聞,殷鳳湛卻微微眸光一挑,然後緩聲道

"我倒是覺得,正因為湘王什麼都沒做,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這是什麼意思?"

殷鳳湛的平淡,可聞,聶瑾萱卻愣了.但隨後頓時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正因為湘王殿下品行,性格都百里挑一,才更讓皇上有危機感?!"

是的,正因為對方太好了,才讓順承帝感到甯貴妃真正喜歡的是湘王,而不是自己……男人的自卑感,有時候是藏在骨子里的.即便驕傲如順承帝,但終究還是一個男人,一個深陷網無法自拔的男人,並且順承帝本身就疑心很重,所以造成這樣的結果,便不足為奇了!

所以,在順承帝看來,甯貴妃是背叛了自己,因此才會對甯貴妃又愛又恨!只是,這樣也不對啊,即便順承帝懷疑甯貴妃,可怎麼會懷疑殷鳳湛不是自己的兒子呢?難道這里面還有其他別的事?!

並且,除了這個事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讓她感到有些古怪……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又是神一斂

"只是,有件事兒,我覺得很奇怪,就是按著這冊子里的,二十多年前,就在甯貴妃死後不久,湘王殿下也死了.雖然對外宣稱暴斃而亡,但實際上卻是中毒而死,可下毒之人,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鳳湛,這里我怎麼越看越覺得有些別扭啊?畢竟依著湘王的性格人品,誰會對他下毒?"

"你是想,是皇上殺了湘王?"

打斷聶瑾萱的話,殷鳳湛直接出了聶瑾萱心底的話.而聞,聶瑾萱也是點了點頭

"要不然呢?皇上對甯貴妃的感非同一般,如果是他懷疑湘王,私下下手也未嘗不可!"

"那你要如何?"

"開棺驗尸!"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