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氏姐妹
側著頭,佝僂著身子窩在牆角,她的臉色慘白,半張的嘴猶如離開了水的魚……

而此時,雖然她已然剃光了長發,臉頰凹陷的近乎脫相.臉色蒼白的嚇人,但聶瑾萱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她便是喬鳶兒!

是的,就是喬鳶兒!那個曾經在宸王府最得寵的喬鳶兒,那個曾經最豔麗無雙的喬鳶兒,但此時此刻竟然……

一時間,聶瑾萱心里五味雜陳,但隨後卻是不禁轉頭看了眼旁邊的殷鳳湛,可此時的殷鳳湛卻只是微微眉頭一動,但接著便又恢複了往日的面無表

顯然,對于喬鳶兒,殷鳳湛好像一點兒沒有什麼感觸,仿佛就像是看著一個毫不相關的人,沒有一絲感.

見此形,聶瑾萱不知道是該放心感動,還是該無奈歎息.而此時,許是聽到了聲音,那窩在牆角的喬鳶兒卻是慢慢的悠悠轉醒,可就在看到門口的聶瑾萱的瞬間,卻猛的神大變,原本痛苦蒼白的臉上立刻寫滿了猙獰,隨即更是猛的站起身,向著聶瑾萱撲了過來……

喬鳶兒的動作很快,可就在她站起來的瞬間,殷鳳湛卻直接一把將身旁的聶瑾萱拉到自己身後,接著抬手便要送出一掌!

殷鳳湛動作狠絕,卻是沒有一絲猶豫,可就在殷鳳湛抬手的瞬間,被拉到後面的聶瑾萱卻是一把攔住了他,頓時殷鳳湛臉上閃過不悅,可隨後便只見作勢要撲過來的喬鳶兒卻還沒等站穩,便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

喬鳶兒的樣子極為狼狽,大喘著氣,雖然開始不停的咳嗽,一絲血跡隨即隱隱從嘴角溢了出來

顯然,之前被水云打的那一掌,傷及了喬鳶兒的肺腑,甚至此時連著站起身,都已然不行了.

見她如此,不禁抿了下唇,然後從殷鳳湛身後走了出去.而這時,低頭兀自喘息連著不斷咳嗽的喬鳶兒卻是忽然笑了起來

"呵……呵呵……咳……咳咳……"

輕諷的笑,伴著不住的咳嗽,而笑過之後,喬鳶兒卻是緩緩的抬頭,然後直直的盯著門口的聶瑾萱道

"聶瑾萱……你很得意吧……恩啊?你一定很得意吧……呵呵……"

此時的喬鳶兒陰鷙的駭人,一雙通的眸子,更是仿佛要將聶瑾萱神吞活剝了一般.而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眉頭一皺

"喬鳶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為什麼要得意?"

低聲的開口,但隨後聶瑾萱也是唇角一勾

"哦,對了,你是想我看到你現在這副樣子很得意嗎?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喬鳶兒你對了,我是很得意.畢竟,曾經豔光四射的喬鳶兒,竟然落得眼下這般淒慘,更甚至于為了刺殺我,連那一頭青絲都剃個精光……喬鳶兒,真是難為你了,為了偽裝成一個和尚,連著這樣的事兒都做了,但結果我還是活著好好的,嘖嘖,所以你,我能不得意嗎?"

聶瑾萱還沒有好心的聖母到此時此刻去安慰一個恨自己入骨的人.並且,她心里也清楚,依著喬鳶兒的個性,眼下她如果越是和善,對她的打擊反而越大,那樣的話,倒不如讓她做一個徹底的惡人.

但到這里,聶瑾萱卻是微微一頓,然後話鋒一轉

"不過喬鳶兒,我倒是有一件事兒不明白了.當初在王府,我不記得我聶瑾萱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你為何要如何恨我入骨?"

"沒做什麼?聶瑾萱,你竟然敢你沒做什麼?"

原本的憤恨變成了猙獰,等著聶瑾萱這話音一落,喬鳶兒隨即近乎瘋狂的喊道

"聶瑾萱,如果不是你,茹怎麼會死?茹死了,所以我要讓你賠命!"

瘋狂的嘶吼,喬鳶兒仿若瘋了一般.話落,便又要上前和聶瑾萱拼命,可傷的太重,卻是又在沒等著站起來,便又倒下了.可此時,聽著喬鳶兒這麼,聶瑾萱卻有些懵了

茹是喬鳶兒的丫鬟,當初王福被殺一事中,茹最後明了真相,但在關鍵時刻被真正的凶手滅口……但就算是喬鳶兒將茹的死,算在她的身上.可茹本是江湖大盜,之後隱姓埋名進了王府,跟隨喬鳶兒.但不管當初喬鳶兒和茹的主仆之如何親密,也不會到這樣?!

一時間,聶瑾萱直覺的這事兒有些詭異,隨即不禁雙眸一眯

"喬鳶兒……茹,是你什麼人?"

不對!兩人絕非一般的主仆關系!否則喬鳶兒不會這樣.可隨後,喬鳶兒的回答果然讓聶瑾萱為之一驚

"什麼人?呵……你茹是什麼人?我告訴你,茹的真名叫喬鸞兒!是我的親姐姐!"

……

原來,喬鳶兒和喬鸞兒本是一對姐妹.自便十分要好.可命運弄人,就在喬鳶兒七八歲的那年,喬家遭人洗劫,全家上下三十余口全部被強盜殺死.卻是只有喬鳶兒和喬鸞兒姐妹倆僥幸活了下來.

但當時姐妹倆都不過十歲的年紀,喬家遭此巨變,自是沒了活路.可就在這時,路過的一個唱戲班子收留了她們姐妹.但本想著姐妹倆就此有了依靠,可讓人沒想到的是,那戲班子的班主是個好賭的人,更是欠了不少的賭債.因此一看著這姐妹二人姿容出眾,尤其是喬鳶兒更是明豔動人,便又打起了歪腦筋.隨即便要將她們姐妹二人賣到妓院!

可相對于喬鳶兒的單純,她的姐姐喬鸞兒自便十分精明.偶然間看出了班主的意圖後,喬鸞兒便要帶著喬鳶兒逃跑.但幾次都被抓了回來.最後再在又一次逃跑中,喬鸞兒掩護著妹妹喬鳶兒逃走了,但她自己卻被抓了回去.之後戲班子去了外地,姐妹兩個字自此失去了聯絡.

之後逃跑的喬鳶兒,進來一家樂坊,幾年後成了名動京城的舞姬伶.最後進了宸王府.而一晃十年後,她終于見到了自己的親姐姐喬鸞兒.但卻是不想,此時的喬鸞兒已然是殺人不眨眼的江湖大盜.可即便如此,在喬鳶兒眼里,喬鸞兒依舊是她最好的姐姐!

接著喬鸞兒隱姓埋名進了宸王府,也算是姐妹二人有個依靠.但卻是不想,最後的最後,竟然姐姐喬鸞兒莫名身死,她喬鳶兒被趕出王府,流落街頭……

……

喬鳶兒心里有恨,而到這里,卻是不禁抬頭看向神有些震驚的聶瑾萱,然後冷冷的一笑

"所以,聶瑾萱你我恨不恨你?!如果不是你,姐姐怎麼會死?!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被趕出宸王府?!所以聶瑾萱,都是你!都是你!你這個喪門星,我要你死!要你死!"

到最後,喬鳶兒再次近乎癲狂的嘶吼,伴隨著不斷噴濺出來的血跡,更顯著驚駭的嚇人.可此時,聽著她的話,看著她那瘋狂的樣子,殷鳳湛瞬間,眸光一凜,接著大步上前,同時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然後瞬間用力一抬便將她騰空提了起來

"你找死!"

著,殷鳳湛瞬間手上一用力,可就在這時,身後的聶瑾萱卻一把拉住了他

"等等."

聶瑾萱這句話得及時,否則再晚一秒,喬鳶兒便已然命喪黃泉.而隨後,聶瑾萱更是上前一步,然後踮起腳尖,在殷鳳湛的耳邊耳語了一番.

沒人知道聶瑾萱了什麼,但等著聶瑾萱這邊話音一落,殷鳳湛果然劍眉一揚,然後瞬間大手一松,隨即任由著喬鳶兒的身體毫無征兆的瞬間跌落在了地上

頓時,胸口的劇痛和肺部瞬間湧進的新鮮空氣,讓喬鳶兒感到痛苦的快暈了過去.而這時,站在一旁的聶瑾萱卻是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

"喬鳶兒,我知道你恨我.但我還是想提醒你.你姐姐是怎麼死的,你心里清楚,是不是我聶瑾萱害死的,你心里也清楚……不過,現在我想問你的是,是誰在背後指使你殺我的?"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可聞,喬鳶兒卻瞬間抬頭,然後猙獰中透著諷刺的道

"是啊,我清楚,我清楚的知道,一切都是因為你!……至于你是誰指使的,哼,告訴你,沒人指使我!"

"是麼?沒人指使你,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這里上香?甚至會算計好,我會在這里和瑞王殿下聽了空大師講經?要不然,你怎麼會不惜剪了頭發,喬裝成和尚在這里刺殺我?……喬鳶兒,你有多少斤兩我聶瑾萱一清二楚,這樣的詭計和心思,你謀劃不來,也想不到!"

聶瑾萱的話的肯定,聞,喬鳶兒果然眸光一閃,但卻是不禁抿住了嘴,不再多一句.見她如此,聶瑾萱微微挑了下眉

"好,喬鳶兒,你最好好好想一想,但你不要忘了,現在你的行動失敗了,我聶瑾萱還活著.並且你喬鳶兒的身份也已經暴露了……因此你覺得那藏在你背後的人會怎樣?"

不妨將事的更透徹一些,話落,聶瑾萱便拉著殷鳳湛直接走了.而看著聶瑾萱的背影,然後看著那被瞬間關上的房門,原本臉色猙獰的喬鳶兒,卻是不由的眼底泛起了一抹深思……

***********************

第一章上傳,之後還有一章.時間大概在2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