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一發
那婦人顯然是身手不凡,出其不意下,更是動作迅速.而此時,聽到對方的話,聶瑾萱瞬間一驚,但隨後還沒有回過神來,尖銳的刀鋒,已然向著自己刺了過來!

可就在這時,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卻見一道快若閃電的光影,瞬間一閃急沖而來,接著一把將聶瑾萱往後一扯,同時一下子將那刺過來的匕首踢開!

咣當——

瞬間,那行刺的婦人一個不穩,匕首掉落在了地上,這時,被瞬間扯住的聶瑾萱也微微回過神來,隨即便看到了一雙略微有些熟悉的眼

"呃……是你?!"

原來,此時出現並在關鍵時刻救了聶瑾萱的人,竟然是多日不見的秦王殷鳳蓮!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殷鳳蓮卻是瞬間轉眸看了她一眼,隨即頓時揚眉一笑

"喲~,好久不見~!"

殷鳳蓮還是一如既往的陽光燦爛,可此時,這邊話音剛落,卻見殷鳳蓮微微神一斂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聊天的時候~!"

殷鳳蓮著,隨即將目光落在眼前那行凶的婦人身上……而這時,便只見剛剛一擊不成,並被打掉了匕首之後,那婦人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把劍,同時四周又躍出一眾拿著武器的蒙面人

那些人都是江湖人打扮,臉上蒙的布巾,而他們的目標,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聶瑾萱!

見此形,就算是聶瑾萱再如何的冷靜,也頓時慌了……可就在這時,就在那些蒙面人沖過來的時候,卻見聶瑾萱身後瞬間劃過一道影子,接著在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的刹那,竟快若閃電的沖了出去!

一時間,往日平靜的聶家門口,刀光劍影.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有些愣住了.而護著聶瑾萱的殷鳳蓮也不由得一怔,但隨後卻不由得勾唇一笑,同時剛剛還還略有緊繃的眉頭,頓時一下子松了下來

"呵呵~,看來就算今天我不在,四皇嫂也有驚無險啊~!"

殷鳳蓮笑意連連,而顯然,自從醉霞山莊離開時候,殷鳳蓮便一直沒有回來,所以自然還不知道聶瑾萱和殷鳳湛分開的事,所以還是一直稱呼聶瑾萱四皇嫂,而此時,大敵當前,聶瑾萱沒時間管這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隨即抬眼看去……而就在這時,卻見眼前的形已然有了驚人的變化,原來那剛剛沖出去的影子,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將眼前十余名蒙面人,屠株殆盡,速度之快,讓人難以想象!

轉眼的功夫,勢逆轉!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愣住了,隨後抬眼望去,卻見一道熟悉的纖弱人影站在那一片尸體中間……

她的手里拿著一柄薄如蟬翼的劍,滴滴血跡順著那雪亮的劍身緩緩滴下,而隨後,她卻是手腕一抖,接著瞬間只見劍身震出一團血霧,然後一個甩手,便將那柄雪亮的銀劍藏入了腰間!

原來,那竟是一柄軟劍!而那站在一眾尸體中間的人,竟然就是水云!

……

原來,水云竟然是一個武功高手!而她是殷鳳湛安排在自己身旁的,難不成這是他為了保護她而特意……想到這里,聶瑾萱心里不由得泛起一抹不出的感動.

而此時,收起了劍,水云一個縱身回到了聶瑾萱身前,隨後上下仔細看了一眼,直到見聶瑾萱沒有受傷,才不由得抿唇道

"讓三姐受驚了."

"呃……沒事兒."

其實,剛剛水云是被聶瑾萱安排在後面拿東西的,所以在她要上馬車的時候,水云並沒有緊跟著她.也正是因為這樣,水云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手救人.而隨後等著殷鳳蓮適時趕到,水云也驚覺這邊出事兒,接著才直接沖了出來!

而此時,看著眼前的水云,站在一旁的殷鳳蓮卻是不禁揚了下眉,然後笑呵呵的問道

"你叫什麼?"

"……"

"四皇兄的人?"

"……"

"之前怎麼都沒看過你?"

"……"

顯然,此時的水云,已然引起了殷鳳蓮強烈的好奇,可是,不管他什麼,水云都不話,仿佛沒有聽到一般.見此形,殷鳳蓮倒也不惱,勾唇一笑,隨後目光一轉的看向聶瑾萱

"行了,不管怎麼,沒事兒就好,走吧,送四皇嫂一程~!"

"好,那就多謝秦王殿下了~!"

"哪里,四皇嫂客氣了,請~!"

********************************************

殷鳳蓮將聶瑾萱送回到宸王府.而此時,一聽是殷鳳蓮來了,原本在書房翻著卷宗的殷鳳湛不由得一愣,可再一聽是剛剛在聶府門前竟然發生了刺殺的事兒,殷鳳湛瞬間臉色一變,接著便大步走了出去.

去了凝香苑,聶瑾萱正好在房間里和殷鳳蓮話.而一進門,殷鳳湛卻是沒有和殷鳳蓮打招呼,卻是先行看了聶瑾萱一下,而隨後看著聶瑾萱毫發無損,這才微微暗自抿了下唇,接著轉眸看向殷鳳蓮

"有事?"

殷鳳湛這話問的很古怪,顯然有逐客令的味道,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皺起眉頭,而殷鳳蓮卻是不氣不惱,揚眉肆意的一笑,隨後竟一個轉身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怎麼?四皇兄這是在趕人嗎?"

"是!"

殷鳳湛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而聞,就算是隨意如殷鳳蓮,也不由得愣住了.而此時,一旁的聶瑾萱卻是看不過去了,可當著殷鳳蓮的面兒,聶瑾萱也不好什麼,卻是只好暗自扯了下他的子

聶瑾萱有些不悅,而此時被她這麼一扯,殷鳳湛微微眸光一轉,隨後便不再吭聲,可話是不了,但臉色卻難看的要命!

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禁瞪了他一眼,但隨後卻轉身走到旁邊的位置坐下,然後對著殷鳳蓮道

"不過,這次真的要謝謝秦王殿下了,剛剛如果不是秦王殿下出手,想來瑾萱定然難逃厄運.不過,上次醉霞山莊一別,多日不見,這次再遇,卻真是讓秦王殿下趕的巧了~!"

"呵呵~,四皇嫂真是客氣.不過有件事兒,四皇嫂可是錯了,這次我回來,可不是趕巧哦……"

殷鳳蓮笑著開口,而到這里,卻是不由得微微一頓,隨後瞬間話鋒一轉

"我可是特意快馬加鞭的趕回來,特意來找四皇嫂的~!"

……

此時的殷鳳蓮臉上帶著笑,可聞,在場的聶瑾萱頓時愣住了.而殷鳳湛更是瞬間臉色一沉,然後猛的轉眸目光如刀的看向他,同時沉聲問道

"什麼意思?"

"呵呵~,字面上的意思~!"

相對于殷鳳湛的臉色陰沉,殷鳳蓮卻依舊笑容不變.但笑過之後,卻是微微神一斂,接著便又轉頭看向聶瑾萱

"不過四皇嫂,我有件事兒想問一下……最近京城里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了?或者……是不是這些事和四皇嫂有關?"

"哦?秦王殿下何出此?"

"呵呵,四皇嫂只有還沒有便是."

"……有."

雖然殷鳳蓮的問題有些詭異,但聶瑾萱還是直接回答了他,而一聽這話,殷鳳蓮那帶笑的眼底瞬間浮起一抹果然如此的神

見他如此,聶瑾萱微微皺起眉頭,而這時,坐在旁邊的殷鳳湛卻是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低聲問道

"有話直,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呵呵~,四皇兄急什麼?不過,四皇兄的沒錯,我是聽到了些事,所以才會趕回來的……"

隨即,殷鳳蓮便將事原原本本的了出來

原來,早在醉霞山莊的祭春還沒有結束,殷鳳蓮便私下走了.而他離開醉霞山莊,卻並沒有回京城,而是去參加武林大會.

江湖沒有國界,而對于殷鳳蓮來,四年一次的武林大會,當然要比自己國家一年一度的祭春活動要有意思的多.而二十多年前,武當一派慘遭重創,這些年,才慢慢恢複了曾經的輝煌,所以今年的武林大會便在武當舉行.

這不是殷鳳蓮第一次參加武林大會,但同樣讓他很興奮,而武當為了要振興門派,更是將這次大會辦的很熱鬧,大會也進行的很順利,只是讓殷鳳蓮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武林大會將要結束的時候,他卻忽然聽到了一個風聲,是東陵有人花重金要買一個人的項上人頭!

而本來,在江湖上對于這等花錢買凶殺人的事兒,並不算什麼稀奇的,可怪就怪在,那買主花了大價錢要殺的人,竟然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官家姐.而這頓時引來一眾江湖人的好奇,其中自然也包括殷鳳蓮.

接著一打聽之下,殷鳳蓮卻是一驚,原來那官家姐,竟然就是聶瑾萱!

這下子,殷鳳蓮頓時傻眼了,隨即四處打聽,卻只聽買主也是東陵人,其他的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所以之後殷鳳蓮便馬上快馬加鞭的回京找聶瑾萱,因此,才會趕巧了救了聶瑾萱一命.

……

殷鳳蓮的神難得的有些凝重,而此時,到這里,卻是一頓,接著抬眼看了下聶瑾萱,然後便轉眸看向了殷鳳湛

"不過,看樣子四皇兄早有准備,所以也不用我多此一舉了.可既然到了這里,我也多一句好了……雖然我不知道這些日子京城里出了什麼事兒,但還請四皇嫂多多心,因為在我回京的短短的幾天里,聽那買主已然竟然又將金額翻了三倍!"

"而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江湖中人,雖然大部分都算是磊落義氣,但也不乏亡命之徒,所以還請四皇嫂一定多加心!"

話落,殷鳳蓮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然後便徑自站起身離開……可就在走過殷鳳湛身旁的瞬間,殷鳳蓮卻又停下了,接著用著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聲道

"四皇兄,看了為了四皇嫂,四皇兄可是花了大力氣,連著那麼厲害的手下,都派出來了……嘖嘖,那想必四皇兄的身手定然是在女手下之上吧!看來上次在醉霞山莊的時候,四皇兄果然是有意保存實力啊,可四皇兄究竟為何要這麼做呢?還真是讓人好奇啊~!"

殷鳳蓮語帶笑意的著,話落,轉眸撇了殷鳳湛一眼,接著便直接揚長而去……

……

夜,無聲無息.

累了一天,所以一吃過晚飯,聶瑾萱便讓人備下熱水,准備沐浴,而因為之前連環凶殺案的事,已經水落石出,所以秀也被放了出來.

有些天不見,秀雖然清瘦了一些,但精神還算好.隨後秀和水云一起服侍聶瑾萱更衣沐浴,待沐浴之後,聶瑾萱便將兩人打發了下去,然後便坐在梳妝台前想事……

聶瑾惠死了,但事卻更加撲朔迷離了.而一想起聶瑾惠臨死前的話,聶瑾萱卻不禁皺了下眉

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沉思的功夫,卻見殷鳳湛邁步走了進來,接著一看聶瑾萱坐在梳妝台前沉思的模樣,隨即不禁邁步走了過去

"想什麼呢?"

"哦,你來啦……"

聽到殷鳳湛的聲音,聶瑾萱微微一怔,隨即抬頭一看是殷鳳湛便不由得應了一聲,而看著她那神略顯憔悴的模樣,殷鳳湛卻一個轉身到了她旁邊,接著再次開口道

"想什麼呢?"

"想案子唄……對了,今天二姐身上的那個手印,你絕不覺得很熟悉?"

"你是之前殺王福的凶手,和現在這個凶手是同一個人?!"

"嗯,我覺得是!"

點頭應聲,隨後聶瑾萱微微眯起了眼睛

"力度,掌印的大,都十分吻合,所以應該是一個人,錯不了!只是,我現在想不通,二姐明顯是因為金大人的案子,才會被殺的,可為什麼那名凶手會是和之前王福有關聯呢?並且,你也知道,當初殺死王福的人,之後也殺了茹,甚至我可以肯定,那個人就在這個王府里……難道,這兩件事兒也有關聯?"

聶瑾萱低聲的著,可話的同時,一雙眼睛,卻是瞬也不瞬的看著眼前的殷鳳湛.而對上她的眼,殷鳳湛卻是微微臉色一凜,接著直到好半晌之後,才忽然低聲了一句

"你在懷疑我?"

**************************

二更上傳,今天更新全部完畢,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