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聶瑾萱就那樣走了,什麼也沒.見此形,本還行具厲的段皇後,卻是不禁一怔,隨即直到過了好半晌,才微微回過神來

"這……這怎麼回事兒?這丫頭怎麼……"

段皇後感到莫名其妙,而旁邊一直低著頭的太子妃甄曉蓮卻在這時悄悄的抬起頭,隨即瞥向已然快步走遠的聶瑾萱,接著眼底瞬間劃過一抹笑意……

……

而此時,憤然轉身離開禦花園的聶瑾萱卻是一路來到了禦書房.她的臉色平靜中透著憤怒,腦子里也有些亂,因為聶瑾萱終于想起來為什麼剛剛看著那身海棠色的衣裙眼熟了!

是的,她全想起來了!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當時讓聶瑾萱一眼確定對方是一個女人的,就是那一身的海棠的衣裙!

而今天……呵呵,原來如此!原來昨天他拖著腿傷出城,為的只是去見甄曉蓮!

是啊,怪不得他要如此隱蔽,並在發現周圍有人後,瞬間動了殺機,甚至要將自己滅口.因為對方是太子妃啊,一個羅敷有夫使君有婦,當然不能讓外人看到!

想到這里,聶瑾萱頓時忍不住自嘲般的扯了下唇,同時腳下更加加快了速度,直奔禦書房……

*************************************

禦書房里,鴉雀無聲.

坐在龍案後的順承帝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殷鳳湛,神深沉的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而此時的禦書房中,更是只有順承帝,殷鳳湛以及高才庸三人.因此,看著眼前的形,連著高才庸都不禁頭上冒出了些許的冷汗.

誰也沒有話,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順承帝才微微眉頭一動,然後低聲道

"這麼,現在還沒有查出凶手是誰?"

"是!"

簡潔干脆的應聲,話落,殷鳳湛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同時再次開口道

"此案錯綜複雜,凶手兩年前開始便開始謀劃,想必背後定然隱藏著什麼私密隱.同時也明凶手是一個心思狡詐,縝密之人,定然非一般的狂妄血腥之人可比.所以如若想要將此案查的水落石出,定然還需要一些時間."

"老四這是在為自己的王妃開脫嗎?"

"兒臣不敢,兒臣只是就事論事."

"好一個就事論事.不過你的也有道理,能在兩年前便開始謀劃,直到現在才動手,顯然真凶的目的並不簡單!並且依著你剛剛所,凶手指定對佟淑嬪下手,看來更是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你那王妃能僅憑著三天的時間,便有如此進展,當真已然算是能力不凡.即便是朕,也不得不佩服……"

順承帝低聲著,陰沉的臉上此時倒是微微透出些許笑紋.但隨後剛剛到這里,順承帝卻又微微一頓,同時話鋒一轉

"不過老四,今天你過來並非只是和朕回稟案的吧!關于之前的三日之約,你是不是也有什麼話想和朕呢?"

順承帝神不動,但一雙眼睛卻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殷鳳湛.聞,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斂,隨即低聲道

"回稟父皇,這件事好像選擇的一方從來都不是兒臣."

"哦?這麼,老四你不同意和離?"

"是."

"為什麼?"

當初聶瑾萱在成親之日,當眾失儀,進而使得殷鳳湛拂而去的事,鬧得滿城風雨.而也是因為這件事之後,殷鳳湛自此沒有進喜房一步,更是讓全東陵的人看足了聶瑾萱的笑話!對此,順承帝自然也聽過一些.所以,在最初聽到聶瑾萱提出和離的時候,順承帝還是很驚訝的!

因為在順承帝的預想中,即便兩人分開,也是由殷鳳湛先開口.但最終卻是沒想到,開口的竟然會是聶瑾萱.

所以,此時此刻,順承帝不禁有些開始好奇,殷鳳湛究竟對于和離之事有何想法.而對于順承帝的追問,殷鳳湛卻是微微皺了下眉

"回稟父皇,兒臣……"

殷鳳湛低聲著,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湛把話完,禦書房外便傳來一陣喧嘩之聲,隨即便只見一道淺紫色的倩影瞬間闖了進來

來人正是聶瑾萱.見此形,順承帝頓時臉色一沉

"老四家的,成何體統?朕的禦書房也是你能硬闖的嗎?!"

順承帝低聲呵斥,嚴厲的樣子不禁讓人渾身大顫.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只是神平靜的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然後直接道

"回稟皇上,瑾萱知罪!但實在非得已,心急如焚,才會做此魯莽之事,還請皇上恕罪!"

"恕罪?!呵呵……老四家的,這倒是的輕巧啊!"

笑意不達眼底,順承帝揚眉著,而這時,站在聶瑾萱旁邊的殷鳳湛,卻是馬上接口道

"父皇息怒,瑾萱並非無禮之徒.想必是有急事,所以才直闖而來.因此,還請父皇多多體諒!"

直闖禦書房,這事兒可大可,如果順承帝真的揪著不放,任誰也不出一個錯字.並且,剛剛外面的喧嘩之聲,殷鳳湛可是聽得清楚,所以,此時此刻,殷鳳湛心里也不免擔心起來,話落隨即轉眸暗自看了下旁邊的聶瑾萱.

殷鳳湛明顯在為聶瑾萱開脫.聞,順承帝微微眉頭一動,隨即直接看向聶瑾萱

"既然如此,那老四家的,你倒是,究竟何事讓你如此驚慌,甚至連朕的禦書房都敢闖?!"

"回稟皇上,瑾萱卻是有事,但不是慌張,而是迫不及待!"

"哦?迫不及待?!"

"是!"

直視著龍案後的順承帝,聶瑾萱干脆的著,話落,隨即也不等順承帝話,聶瑾萱便直接轉頭看向身旁的殷鳳湛,接著揚聲道

"殷鳳湛,我要和你和離!現在!立刻!馬上!"

……

聶瑾萱擲地有聲.而她這話一落,偌大禦書房頓時鴉雀無聲.

誰也沒有話,連著空氣仿佛都在這一刻徹底凝結了!而殷鳳湛卻只是瞬間瞪大了那雙深邃而冷然的眼睛,直直的看著眼前的聶瑾萱,瞬也不瞬.

而此時,被殷鳳湛這麼盯著,聶瑾萱也絲毫沒有一絲懼意.直視著他的眼,接著直到半晌後,便直接轉頭再次看向順承帝

"皇上,這就是瑾萱迫不及待的事兒!同時,也是交給皇上您之前所定的三日之約最後的答複!"

聶瑾萱辭清晰,平靜而美麗的臉上透著不出的堅定.而此時,直到聽到這話,怔忪中的順承帝這才猛的回過神來,但接著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看了眼殷鳳湛,隨後才將目光重新落回到聶瑾萱身上

"老四家……呃,你可真的想好了?"

"是!"

想也不想的直接應聲,而此時一見聶瑾萱如此堅持,順承帝隨即再次轉眸看向殷鳳湛,可接著還不等順承帝開口,便只聽聶瑾萱便又道

"皇上,之前您過,三日之約,由瑾萱自行決定和離與否,而一旦選擇清楚,那宸王殿下將不得有任何意見!"

"呃……"

仿佛料到了順承帝要問殷鳳湛的意見,聶瑾萱搶先一步開口.而一聽這話,順承帝頓時被堵的啞口無.見此形,聶瑾萱隨即雙唇一抿

"所以,現在瑾萱已經將最後的答案告訴了皇上,所以如果皇上沒有其他要事,瑾萱先行告退!"

"……好吧!"

"多謝皇上!"

恭敬的對著順承帝福身行禮,接著聶瑾萱直接轉身離開……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看殷鳳湛一下.

……

聶瑾萱邁步離開了禦書房,沒有一絲遲疑.可隨後剛剛出了禦書房外的殿門,便瞬間被人一把抓住了

"聶瑾萱,你給本王站住!"

耳邊傳來低吼聲,隨後聶瑾萱便被一股力道硬生生的扯過身子.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只是面色平靜的眼眸一挑,然後毫無畏懼的道

"請問宸王殿下有何要事?"

"聶瑾萱,少給本王咬文嚼字,剛剛的事,你給本王解釋清楚!"

"宸王殿下,剛剛瑾萱已經解釋的很清楚了!"

依舊神不動的著,話落,聶瑾萱一把甩開他

"所以,如果宸王殿下沒事兒,瑾萱先行告退!"

罷,聶瑾萱再次轉身要走,可卻又再次被殷鳳湛扯住

"聶瑾萱!"

近乎是從牙縫中擠出的三個字,此時的殷鳳湛,臉色猙獰的讓人直覺的心底生寒.可隨後,聶瑾萱卻直接轉頭吼道

"殷鳳湛,你夠了!放手!"

"放手?可以,你給我解釋清楚!"

"我的很清楚了!"

"謊!"

再次厲聲大吼,話落,殷鳳湛一個大步上前,然後直直的逼近聶瑾萱,可接著還不等殷鳳湛再開口,卻只聽聶瑾萱瞬間憤怒的大喊道

"殷鳳湛,你非要讓我的一清二楚嗎?!你自己做過什麼,難道還要我都出來嗎?!"

此時的聶瑾萱憤怒的近乎崩潰了.話的同時,腦子更是不禁想起之前在禦花園看到的甄曉蓮那張出水芙蓉般的臉,以及昨天黃昏在城外自己被眼前的殷鳳湛面露殺機的掐住脖子的畫面,瞬間一抹清淚滾過臉頰!

那淚,晶瑩而剔透.可此時,見此形,殷鳳湛卻頓時愣住了,而就在這個功夫,聶瑾萱趁機一把甩開她,然後直接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