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全!
殷鳳湛神不動的低聲開口,而此時,聽到這話,原本正低頭准備吃飯的聶瑾萱不由得動作一頓,然後瞬間抬起頭

"找到了?誰?"

佟淑嬪的尸體昨天被發現,下午的時候驗的尸,而眼下不過才過去一天一夜的光景,凶手竟然找到了?!

聶瑾萱很是驚訝.但隨後卻徑自神一斂,然後轉眸對著旁邊侍候的秀道

"秀,你也忙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東西明天早上再收拾."

"呃……是,奴婢知道了!"

聽著聶瑾萱的吩咐,秀在微愣後趕忙應聲.可隨後卻不禁欲又止的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但最後秀還是什麼也沒,便轉身走了出去.

而等著秀一走,聶瑾萱這才眸光一沉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怎麼回事兒?這不過一天一夜的功夫,凶手就找到了?"

"嗯!"

"誰?"

"碧瑤!"

殷鳳湛依舊神不動,微抿的雙唇,斂下的眼睛,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而話落,更是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輕抿了一口.可聞聶瑾萱卻頓時一愣

"碧瑤?!誰啊?"

"侍候佟淑嬪的宮女."

著,殷鳳湛便將手里的茶杯放到一旁

"聽是高公公在調查的時候發現,雖然佟淑嬪被皇後責罰閉門思過,可佟淑嬪就算是不出房門,不見人,可每天總要吃喝沐浴.而如果佟淑嬪當時不在房間里的話,那麼那些下人不可能發現不了."

"所以,在今天早上的時候,高公公就將之前侍候佟淑嬪的下人全部找了過去,然後挨個盤查.最後發現,在這三天中有一個叫碧瑤的宮女很可疑!因為她是佟淑嬪的貼身侍女,所以這三天中送到佟淑嬪房間的吃喝用度,都是經過她的手的.但她卻對佟淑嬪的失蹤一無所覺."

殷鳳湛將今天下午聽到的一些消息簡單的了一下.聶瑾萱聽罷微微點了下頭,但隨後卻不禁眉頭一皺

"恩,要是話是這麼沒錯……可這也不對啊,這也只能是那個碧瑤有嫌疑,但要一口咬定凶手就是碧瑤,還是有欠妥當吧,畢竟沒有證據啊!"

其實,對于殷鳳湛的這個事,聶瑾萱之前也想過.畢竟佟淑嬪就算被段皇後罰閉門思過.可終究是個四品淑嬪.下面的人自然也不敢怠慢.因此,佟淑嬪一連著失蹤三天,不會真的連一個人都沒有發現蹊蹺!

可就是這樣,卻還是直到佟淑嬪的尸體被發現後,才知道佟淑嬪不在房間里,這就有些不過去了.因此,能三天不讓人發現佟淑嬪失蹤的方法便只有兩個:一個是有人在房間中冒充佟淑嬪,在房間里待了三天.而另外的一個就是,身邊的人,瞞天過海,騙過了所有人!

但即便如此,這也只能成為這件案子的突破口,或是那碧瑤有嫌疑.可要是碧瑤就是殺人凶手,就有些牽強了.至少依著現有的證據,很難將碧瑤定罪!

"沒有什麼證據不證據,對方招供了."

"什麼?"

聶瑾萱提出疑點.但殷鳳湛卻像是早已料到她會有此一問般,雙眸一斂,便直接回答了她的問題.可隨後一聽這話,聶瑾萱反倒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招供?!怎麼可能?難道是屈打成招?"

"屈打成招不清楚,但碧瑤自己承認殺人卻是事實.

"那動機呢?碧瑤的動機是什麼?!"

碧瑤能成為佟淑嬪身邊的貼身侍女,那自然在佟淑嬪身邊待了不少的日子.可如果是這樣的關系的話,那碧瑤究竟和佟淑嬪有何過節,才會對佟淑嬪下的那般毒手?!

難道,那碧瑤本身進宮就是為了向佟淑嬪報仇?!可如果要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會選在祭春的時候下手?並且這麼的引人注目?這樣不是擺明了讓順承帝動怒嗎?而這樣又會給凶手帶來什麼號結果?!

聶瑾萱覺得事並非表面上那麼簡單,而聶瑾萱的意思,殷鳳湛自然也是心里明白.所以,在聽到這話後,殷鳳湛也微微眯了下眼睛,但隨後卻什麼也沒有

房間里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而看著殷鳳湛不話了,聶瑾萱隨後便將手里的筷子一放,便徑自站起身……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之後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卻聽房外忽然傳來話聲

"宸王殿下,宸王妃,奴才奉皇上口諭,給王爺王妃送酒來了."

……

房外話的人是高才庸.而此時,一聽著高才庸又來了,剛要轉身的聶瑾萱頓時腳下一頓,接著轉頭看了眼殷鳳湛,然後便徑自來到房門前,並伸手將房門打開

聶瑾萱的動作不緊不慢,而這邊一打開門,便只見高才庸正笑呵呵的站在房門口,同時後面跟著一個端著酒壺的太監.

"呵呵~,王妃,奴才又來打擾您了."

高才庸首先開口,聞,聶瑾萱隨即笑了

"哪里,高公公您這是太和我客氣了."

"呵呵,這是奴才該做的,王妃這是當奴才是回事兒,才對著奴才客氣,奴才心里懂~."

高才庸身為皇宮的總管太監,又是順承帝身邊的人,可話卻向來十分好聽.而此時,等著這邊話音一落,高才庸便轉身對著後面的太監使了一個眼色,接著便只見那太監上前將一個裝滿了酒的銀質酒壺端到了聶瑾萱面前

見此形,聶瑾萱自然也不客氣,雙手將酒壺拿過來,然後對著高才庸微微一笑

"哎,你這讓我怎麼和高公公呢,這昨晚麻煩著高公公親自跑一趟不,今天這……"

聶瑾萱做出一副盛難卻的樣子,而一聽這話,隨後沒等著聶瑾萱把話完,高才庸便連聲擺手道

"哪里哪里,王妃可千萬不要這麼……哎,其實這都是皇上的美意,這昨天奴才不是私自在禦珍坊拿了酒給王爺和王妃送過來嘛,所以就在剛剛的時候,皇上找奴才話,奴才就順帶著把這事兒和皇上了,而皇上一聽這事兒,二話不,就讓奴才再給王爺王妃送一壺過來……所以啊,這王妃要是謝,就謝皇上吧,奴才不過是過來跑個腿兒罷了!"

笑著開口,隨後高才庸倒也沒什麼,躬身對著聶瑾萱行了一個禮,接著便又和聶瑾萱了疾苦客氣話後,就轉身走了.而看著高才庸帶著太監離開,聶瑾萱這才關上房門,然後拿著酒壺走了進來

"看來昨晚過關了?"

聶瑾萱低聲著,話落便走過來將酒壺放到了桌上,同時也坐了下來.

順承帝今天派高才庸送酒,並非只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可依著昨晚的況以及今天白天的一些進展,聶瑾萱有理由相信,順承帝今晚做的這一番安排,是為了讓殷鳳湛消除戒心!

聶瑾萱心里想著,但話落,卻不禁抬眸看了眼放在桌上的酒壺,然後不由得臉色一沉.可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盯著那壺酒,沉默不語

殷鳳湛又不吭聲了,見他如此,聶瑾萱也不想再和他話,隨即便要徑自起身……可就在這時,卻只見坐在對面的殷鳳湛忽然動了一下,接著竟伸手將那壺酒推到了聶瑾萱面前

殷鳳湛不話,但意思卻已然很明顯了.而此時,一看著那被推到自己面前的酒,聶瑾萱頓時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接著猛的抬頭看向對面的男人

"殷鳳湛,你什麼意思?"

"喝!"

"憑什麼?"

心中再次劃過莫名的痛,聶瑾萱不禁揚聲反問.一雙眼睛更是直直的盯著眼前的殷鳳湛,瞬也不瞬.而對上聶瑾萱那染滿了莫名憤怒的眼,殷鳳湛卻只是微微皺了下眉,然後低聲道

"不安全."

聶瑾萱不知道殷鳳湛口中的'不安全’究竟是什麼意思,但卻直覺的認為他是在自己傷口未好,所以喝酒不安全.因此,等著這邊殷鳳湛的話音一落,聶瑾萱頓時勾唇冷冷一笑

"不安全?對,我是告訴過你不能喝酒,所以你覺得你喝不安全,就讓我喝嗎?!殷鳳湛你還真是打的好算盤!"

與其是生氣,此時此刻,聶瑾萱心里更多的卻是心寒!所以,等著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便徑自起身,隨後作勢便要往外走……

聶瑾萱臉色陰沉中透著憤怒,而見她如此,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不禁將眉頭皺的更緊,然後一把拉住了她

"你干什麼?"

"走!"

"去哪兒?"

"不用你管!"

冷冷的開口,話落,聶瑾萱一把將殷鳳湛甩開,然後側身斂眸直視著他的眼道

"殷鳳湛,之前我和你過,你我橋歸橋路歸路,所以現在我去哪兒用不著你管!至于這壺酒,還是你自己喝吧!當然,你也可以找別人代替你喝,可惜這個人不會是我!"

罷,聶瑾萱也不等殷鳳湛話,便轉身走了……可就在這時,卻只見殷鳳湛猛的神一沉,然後抬手抓起那壺酒便狠狠的喝了一口,然後扯過聶瑾萱,便徑自吻了上去……

*********************

新年新氣象.從這個月開始,每天更新6000字

月票(月末翻倍前)每漲30票,加更一章(3000字),

打賞10000,加更一章,

留每漲300加更一章(刷屏除外!),

推薦票沒漲5000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