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回去
聶瑾萱沒有想到,自己意外遇到的男人,竟然就是瑞王殷鳳翔.

而在之後他和殷鳳湛的一番話中,才知道,殷鳳翔雖然身體一直不好,可去年一個偶然的機遇,碰巧遇到了一個世外名醫,而在名醫經過一年多的調養下,殷鳳翔的身子也比之前有了很大的好轉.所以這一次,才會來醉霞山莊參加祭春.

只不過,即便是身體好了不少,但殷鳳翔還是比旁人弱了些.所以,為了照顧殷鳳翔的身體,行程上也比之旁人晚了些,最後直到第二天才到山莊.進而沒有參加上之前的那樣宴席,更加不知道聶瑾萱中毒的事.

可殷鳳翔不知道,殷鳳湛卻是心里清楚.所以在簡單的和瑞王殷鳳翔了兩句話後,殷鳳湛便直接拉著聶瑾萱便要往回走.

殷鳳湛一如既往的霸道,陰沉的臉色更是讓隨後趕到的聶瑾惠和秀不敢詢問半句.可在短暫的怔忪後,聶瑾萱卻直接一把甩開了他

"殷鳳湛,你到底想干什麼!放開我!"

"回去!"

"我為什麼要回去,這和你沒關系!"

"你是本王的女人!"

一把握著聶瑾萱的手腕,將她扯到自己身前,殷鳳湛低沉的道,憤怒的嗓音頓時驚得周圍林中的飛鳥瞬間四散.

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反射性的冷冷一笑

"殷鳳湛,這話也虧得你的出口!"

聶瑾萱的話有些莫名其妙,可卻讓殷鳳湛瞬間眸光一凜,見他如此,聶瑾萱又是嘲諷的勾了下唇,然後瞥了眼後面被嚇得不敢話的秀和聶瑾惠,以及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的瑞王殷鳳翔,接著才又將視線落回到眼前的殷鳳湛身上

"殷鳳湛,你我之間的問題,我昨天都已經和你清楚了.所以,你的事我不會管,而我的事,也請你不要問!"

這一次,聶瑾萱倒是刻意壓低了嗓音,話落,再次甩開殷鳳湛的手,然後直接轉身離開.

……

當天夜里,前院兒某廂房,一燈如豆,殷鳳湛獨自坐在房間的角落斂眸不語.

躍動的燭火映襯著他那俊美無儔的側臉,勾勒出迷醉的陰影,卻只是那眼底的深沉,讓人不由得心生畏懼.

殷鳳湛就那樣靜靜的坐著,房間里安靜極了.隨後直到好了不知道多久,房外忽然響起敲門聲,接著便只見鍾離推門走了進來

鍾離是殷鳳湛的心腹侍衛.年紀和殷鳳湛差不多大,卻也是身手不凡.平日里很少出現在王府,但只要是殷鳳湛出去的時候,一般都會由鍾離隨行.

而此時一進房間,鍾離便直接來到殷鳳湛面前,然後低聲道

"王爺."

"都安排好了嗎?"

"回稟王爺,都安排好了!"

"嗯."

微微的應了一聲,然後殷鳳湛頭也不抬的對著眼前的鍾離擺了下手.見此形,鍾離會意的點了下頭,然後悄然的轉身離開……

可隨後鍾離才剛剛轉身沒有兩步,殷鳳湛卻又忽然開口叫住了他

"等一下."

"是,王爺還有什麼吩咐?"

"你……"

重新走回到殷鳳湛面前,鍾離一臉恭敬.可此時,殷鳳湛卻是剛剛開口,然後卻又停了下來,抬眼看了下眼前的鍾離,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才又低聲道

"你……可知今天王妃為何出莊?"

殷鳳湛問的有些含蓄.可一聽這話,鍾離卻是不由得愣住了,抬眼看了下殷鳳湛,隨後才在微微想了想後,徑自回答道

"回王爺的話,這個具體況屬下不知……不過,據屬下聽侍候王妃的下人,是今天王妃心不好,所以才和聶二姐她們出去的."

"……然後還有呢"

"呃……這屬下就不知道了……不過剛剛屬下在經過對面廂房門口的時候,卻是有聽到幾個下人,是今天王妃在紫楓林里遇到蛇了."

"蛇?"

驚聞聶瑾萱在林子里遇到蛇,殷鳳湛頓時眉頭一緊.接著便只聽鍾離繼續開口道

"是的.據當時瑞王殿下的輪椅卡住了,不想這時候正巧旁邊就有一條蛇,然後就把瑞王殿下的腿咬了.幸好當時王妃在對面的溪里抓魚,所以上前一把就把那條蛇給甩走了,然後還幫著瑞王殿下處理了下傷口……"

鍾離雖然年紀和殷鳳湛差不多,平日里也是不苟笑的模樣,可骨子里還是比較愛熱鬧,愛講話的.所以此時一聽著殷鳳湛追問,頓時便打開了話匣子

"所以,剛剛屬下經過那邊的時候,有幾個下人正好也在談論這事兒,還那蛇都有孩兒手臂那麼粗,王妃竟然都徒手抓的……"

鍾離倒是的詳細,一五一十的將之前在外面聽到的道消息都了出來.而隨後,直到了好一會兒,鍾離才發現殷鳳湛始終沒有吭聲.見此形,鍾離頓時閉上了嘴,然後聲的道

"呃……王爺,屬下對嘴了."

"下去吧."

"是!"

這回鍾離不敢再有廢話,恭敬應聲,隨即便徑自快步走了出去.而等著鍾離一走,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這才不禁微微抬起頭,同時不由得歎了口氣,接著竟也站起身,然後推門走了出去.

只不過殷鳳湛出了房間後,卻是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對面兒聶瑾萱的房間.

而此時,原本在房間里話的聶瑾萱和秀一見著殷鳳湛來了,秀趕忙識趣的退了出去.而一看著秀走出去,這時已然躺在床榻上的聶瑾萱卻是不由得臉色一沉,然後抬頭道

"請問王爺有什麼事嗎?"

聶瑾萱的神平淡如水,但也疏離的顯而易見.所以,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殷鳳湛不由得皺了下眉,然後徑自坐到了床榻邊上

殷鳳湛不話,可此時看著他徑自坐了過來,聶瑾萱卻瞬間有些不悅的皺起眉

"殷鳳湛,你又想干什麼?告訴你,白天的事,我沒什麼好和你的!"

"身體怎麼樣了?"

"我告訴你……呃?什麼?"

聶瑾萱防備的像個刺猬,卻是怎麼也沒想到,此時殷鳳湛過來,非但沒有問自己白天的事,卻是忽然關心起自己的身體來了?!

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一愣,但隨後卻眼帶質疑的看著殷鳳湛道

"殷鳳湛,你又想干什麼?"

"本王只是想問你身體如何."

"很好."

"那就好."

簡單的幾句對話,隨後殷鳳湛又不話了.可看著殷鳳湛坐在自己床邊悶不做聲,聶瑾萱此時的心里也感到很是莫名其妙,隨即忍不住低聲問道

"殷鳳湛,你到底有什麼事兒?"

殷鳳湛一直都是對自己怒目相視的,所以此時忽然這麼和善沉默,反倒讓聶瑾萱覺得有些古怪.可此時,聶瑾萱越是追問,殷鳳湛卻反倒不話,斂眸不語的模樣,端是讓聶瑾萱看了有些火大.

可隨後,就在過了不知道過久,久到聶瑾萱都想著要趕人休息的時候,殷鳳湛這才微微神一動,然後徑自抬頭看向聶瑾萱

"本王……"

殷鳳湛終于話了.可就在這時,這邊殷鳳湛才剛剛開口,卻只聽外面忽而隱隱傳來一陣叫嚷聲

那聲音不大,但卻隱約聽著像是一個女人,同時還有些熟悉.所以,刹那間,房間里的聶瑾萱和殷鳳湛同時眉頭一皺,接著聶瑾萱便首先作勢要從床榻上翻身走下來,但隨後卻一把被殷鳳湛按住

"你在房里待著,本王出去看看!"

著,殷鳳湛也不等聶瑾萱回嘴,便直接起身走了出去.可看著殷鳳湛走出去了,聶瑾萱又怎麼能老實的坐在原地等?!所以,等著殷鳳湛一出去,聶瑾萱竟然也下床披上外衣,然後快步更了出去……

……

聲音是從院子旁邊的路那里傳出來的.而當殷鳳湛順著聲音走過去的時候,卻頓時不禁瞪大了眼睛.

原來那叫嚷的人竟然就是聶瑾惠.而此時,她竟然正被一個男人用力的抱在懷里非禮著.

所以,見此形,殷鳳湛二話不,上前一步便直接一把將兀自哭泣掙紮的聶瑾惠拉了出來,同時一拳將那膽大妄為的男人打倒在地!

這時,緊隨著殷鳳湛出來的聶瑾萱也趕了過來,一看是聶瑾惠,聶瑾萱趕忙上前將她拉過來,同時讓隨後跑過來的秀安慰她,接著轉頭看向那被殷鳳湛打倒在地的男人

"大膽狂徒,這里是皇家的醉霞山莊,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到這里非禮皇族親眷,難道就不怕殺頭嗎?!"

聶瑾萱義正辭的開口,向來平靜的臉上也染上了噴薄的怒意.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上前再次質問那男人,然後叫人將他抓起來的時候,站在她前面的殷鳳湛卻一把攔住了她

"殷鳳湛,你干什麼?!"

聶瑾萱不解殷鳳湛為何如此.可聞,殷鳳湛卻只是轉眸對她示意了一眼,頓時,聶瑾萱不由得一愣,然後意會的順著視線再次將目光落在那男人的身上……可也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清楚的看到了那男人的臉的瞬間,卻頓時驚得瞪大了眼睛!

原來,那被殷鳳湛一拳打倒在地的男人竟然會是太子殷鳳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