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女人
不過幾天的光景,王府里再次發生的命案.消息一出,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好在這一次殷鳳湛及時封鎖了消息,才不至于鬧得流滿天飛,可私下里還是讓人議論不已.

而經過一整夜的調查詢問,顧洪也查清了一些事,所以一大早便直接來到書房和殷鳳湛彙報況

"王爺,死者名叫錢大海,是府里後院兒的一名長工.平日里有些好賭,但賭的都不是很大,所以也沒惹出什麼禍事.據昨天一直和他在一起的下人,是吃完飯之後,錢大海就自己出去了,具體什麼事兒沒有,不過走的時候還笑嘻嘻的……"

簡單的將一些況了出來,可聽到這里,坐在書案後的殷鳳湛卻是忽然開口問道

"昨晚發現尸體的那個丫鬟是誰?"

"是後院兒剛進府的一個丫鬟,名叫翠蓮.昨晚她去那院子里拿東西,正巧聽到有聲響,過去一看,才發現出事的."

"聲響?"

"是!像是腳步聲之類的……老奴問過了,可翠蓮好像是嚇到了,所以有些記不清了.而且,府里的人,老奴也都查過了,沒發現什麼線索.至于府里左撇子的人,老奴倒是查不出來了……"

著,顧洪從懷中拿出一份名單,然後直接上前遞到殷鳳湛面前.可隨後,顧洪臉上卻微微劃過一抹若有所思,接著忍不住低聲道

"不過王爺,不是老奴多嘴……難道王爺真的相信王妃的話?因為之前聽從王爺的吩咐,老奴私下調查了一下王妃的事,可都沒有聽王妃會查驗尸體,所以王爺您看這……"

……

顧洪不是一個多話的人,但有些事,他還是不得不.畢竟,不管在誰看來,聶瑾萱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人目瞪口呆!

但是,昨晚發生的一切,大家也都看的清楚.所以,事實確實讓人難以置信.可此時,殷鳳湛卻只是雙唇一抿

"本王只相信事實!"

殷鳳湛回答的一如既往的冷然,但卻讓顧洪猛的一驚.而隨後就顧洪還想要些什麼的時候,卻只見聶瑾萱徑自從外面走了進來

"事有轉機了,隨我來!"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房里的殷鳳湛的.話落,聶瑾萱便直接轉身出去了.見此形,房里的殷鳳湛和顧洪同時一愣,但隨後殷鳳湛還是站起身,然後邁步跟了出去.

這次,聶瑾萱直接帶著殷鳳湛來到了上次放王福尸體的後院的房間.只不過這次不是王福而是錢大海.而一進房間,聶瑾萱也不廢話,伸手扯下蒙著尸體上的白布,便直接對著跟過來的殷鳳湛道

"昨天夜里死者的死亡時間太短,外加上光線昏暗所以沒有注意,所以今天早上我再次過來查驗的時候,才發現……看這里,死者的臉上有明顯的指痕,而指痕的形狀剛好掩住了口鼻,所以現在可以更確切的判斷,昨夜死者是被人從後面用力的捂住口鼻,防止他發出聲音,然後瞬間用力扭斷而死!"

更加詳盡的將錢大海的死亡原因解釋了一遍,聞,殷鳳湛斂眸一看,果然看到錢大海的口鼻處以及兩頰出現了明顯的紫色印跡.

"然後呢?難道這就能證明凶手是誰?"

"當然不能!"

意外肯定了殷鳳湛的話,可隨後聶瑾萱卻相反的揚眉一笑,接著伸手指向錢大海臉上的指痕

"不過可以得到一條重要的線索……你看這里,這指痕清晰可見,顯然可以證明凶手力道之大.可除此之外,還有泄露了一個事,並且這個事是凶手如何都不能偽裝的——那就是手掌的大!因此,凶手很可能是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