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來!
淒厲的叫聲,透著無限驚恐.瞬間,殷鳳湛和聶瑾萱同時一怔,接著便只見殷鳳湛一把甩開聶瑾萱的手腕,大步走了出去.而一見殷鳳湛走了,聶瑾萱也猛的回過神來,隨即也趕忙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後院兒,這時,府里同樣聽到驚叫的下人們也紛紛跑了過來.見此形,殷鳳湛頓時微微皺了下眉

"顧洪!"

"老奴在!"

"讓無關人等都離開!"

"是!"

顧洪不愧是一名合格的總管.之前雖然沒跟在殷鳳湛旁邊,可出了事兒,卻總能在第一時間跑過來候著.而此時,一聽著殷鳳湛的吩咐,顧洪馬上恭敬應聲,隨即徑自上前將聞聲而來的下人們打發離開.

轉眼的功夫,剛剛還擠滿了人的院子,立刻空了出來.殷鳳湛邁步走了過去,可就在之後的瞬間,卻不禁眼眸一閃

原來只見,院子里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竟和赫然躺著一個男人!火把的映照下,沒有看到血跡,可那暴突的雙眼,驚恐的神,微張的嘴……無一不證明,他已經死了!

殷鳳湛的臉色有些陰沉.蹲下身子,接著便要親自探看一下具體況……可他才剛剛伸出手,隨後趕到的聶瑾萱卻一下子沖了過來

"等一下,我來!"

"呃……王妃……"

著,隨後聶瑾萱竟也來到尸體前彎下身子,見此形,殷鳳湛不禁是一愣,而後面的顧洪卻忍不住出聲制止,可接著便只見殷鳳湛忽然頭也不回的擺了下手

顧洪有些驚訝,但還是閉上了嘴.頓時,偌大的院子里鴉雀無聲,而蹲下身子的聶瑾萱也管不了那麼多,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伸手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尸體

"初步判斷,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在一時……也就是半個時辰之內.是被人從身後瞬間用力扭斷頸骨而亡!所以可以判定,凶手的手部力量非常強,絕非一般人."

聶瑾萱終于開口了.而話的同時,一雙眼睛卻始終沒有從那尸體上移開半分.聞,同樣蹲在旁邊的殷鳳湛不禁轉眸看了她一眼,接著微微雙眸一凜

"你確定?"

"嗯,很確定!不過現在只是初步檢查,也只能知道這麼多,具體況,要等到之後詳細檢查後,才能……"

認真的回答了殷鳳湛的話,可到這里,聶瑾萱卻微微一頓,伸手在死者的頸部摸了幾下,然後等過了片刻之後,才收回了手,同時整了整神,轉頭看向旁邊的殷鳳湛

"不過有一點現在可以知道的是……如果凶手不是故意使用了障眼法,那麼可以確定凶手應該是個左撇子!"

……

沒有人知道殷鳳湛究竟是怎麼想的.總之,他並沒有提出非議和質疑,甚至連為什麼聶瑾萱會判斷凶手是左撇子的事,都沒有過問一句.

隨後,等著這邊聶瑾萱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殷鳳湛便直接讓人搜查院子,同時連夜讓聶瑾萱對死者進行尸檢.最後直到折騰到了子夜時分,才算是檢查完畢.

而尸檢的結果也證實了之前聶瑾萱的判斷沒有錯,死者果真是讓人從後面瞬間用力扭斷頸骨而死,可除此之外,死者身上沒有任何傷痕,這樣一來,也沒有再查出任何有價值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