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證明
清晨,陽光明媚.初春的微風,撫撩著樹梢,透出一絲絲暖意.

可此時此刻凝香苑的院子里,卻是冷凝一片.

院子里站滿了人,卻沒有人話.而此時端坐在前的聶瑾萱卻只是淡淡的環顧了下四周,然後看了下聞聲趕來的韓落雪和喬鳶兒等人,接著徑自開口道

"大清早的將大家過來,真是勞煩各位了.不過這有些事卻不得不……秀,把東西端過來."

這不是聶瑾萱第一次將大伙兒叫過來.而對于她端著宸王妃的架子,稍有不痛快便非打即罵的潑婦行徑和丑態,眾人更是心知肚明.

所以,府里的下人表面上害怕她,但心里卻瞧不起她.可本以為聶瑾萱又會潑婦罵街的眾人,一見她此時非但不吵不鬧,甚至連著臉上的表都如此平靜,頓時一愣

氣氛越漸詭異.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吩咐,秀趕忙將那碗燕窩粥端到自家主子身前的桌子上

粥還是溫的,隱隱泛著霧氣.聶瑾萱若有似無的撇了一眼,然後瞬間眸光一挑

"粥是誰做的?"

聶瑾萱的臉上依舊平靜,可聞,卻是讓所有人瞬間渾身一顫.隨即過了好一會兒,便只見一個丫鬟徑自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回王妃的話,是奴婢做的."

"叫什麼名字?"

"……香草."

站在聶瑾萱面前,香秀低聲的應著,而此時聽到這里,聶瑾萱徑自打量了香秀兩下,接著微微雙唇一抿

"香草是吧……那我問你香草,你在粥里放了什麼?"

"……回王妃的話,奴婢沒放什麼,就是尋常的燕窩而已."

"那好,既然如此,那這碗燕窩粥就賞給你好了……秀,把粥端給香草!"

聶瑾萱神不動,可聞,香草卻是一驚

"呃……王妃,您這是不相信奴婢嗎?奴婢真的什麼也沒有放.王妃……"

"相信?我是想相信你,所以現在才要你證明給我看!"

……

偌大的院子里鴉雀無聲.

此時,看著眼前已然被端到自己面前的燕窩粥,香草終于褪去了她的冷靜.

她在顫抖.光潔的額頭上冒著汗珠,渾然透著一抹驚恐和慌亂.而聶瑾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抿唇不語

死一般的寂靜,壓抑的連呼吸都越發困難.而就在這時,站在一旁始終沒吭聲的秦玉霞卻是不禁皺了下眉,冷哼一聲,隨即邁步就要走出去……可她才一動,卻瞬間被旁邊的白美蘭扯了下衣角

瞬間,秦玉霞不由得一愣,轉頭看了眼白美蘭,接著便只見面色溫和的白美蘭眸帶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而隨後還不等秦玉霞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一位中年婦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王妃何必強人所難?有話直便好,又何必如此大動干戈?"

中年婦人揚聲著,話落,便已然來到聶瑾萱的身前.而此時,看著那忽然走出來的婦人,聶瑾萱卻是忽而微微一笑

"就算本王妃大動干戈,又何須你一個下人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