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洶湧
韓落雪分外親切,拉著聶瑾萱坐下後,連忙又是端茶又是勸慰她在柴房里受苦了,弄得好不熱鬧……可這邊熱鬧了,有人卻看不過了.

"喲~,我姐姐,你今天心還真好呀~!"

喬鳶兒首先開口,話落,隨即轉眸看了眼韓落雪,可接著卻瞬間斜眼瞥向聶瑾萱!畢竟,她這話明著是對著韓落雪,實際上卻是對著聶瑾萱的.所以,她這話一出口,房間里頓時安靜下來.

空氣中透著幾絲詭異.同時在場的其他人也將視線落在了聶瑾萱的臉上,端看著她要如何應對.可讓人沒想到的是,聶瑾萱卻是連看都沒看喬鳶兒一眼,即沒怒也沒惱的斂眸不語

聶瑾萱的沉默讓所有人神一怔,喬鳶兒更是瞬間臉色有些掛不住了.可就在她要開口些什麼的時候,聶瑾萱旁邊的韓落雪卻抿嘴一笑

"呵呵~,瞧鳶兒妹妹的,我這不也是因為王妃姐姐才高興的麼~!"

適時打斷房里的詭異氣氛,隨後韓落雪轉眸看向聶瑾萱

"要知道,這柴房雖然比官衙里好一些,可總也是要受苦的.而眼下王妃姐姐既然出來了,自然是要高興的……所以,當初我就了,王妃姐姐既然自己不是凶手,那定然就不會是凶手!"

韓落雪的話的好聽,可到這里,卻微微一頓,隨即瞬間話鋒一轉

"不過這也是怪了,既然王妃姐姐不是凶手,可當初王妃姐姐為何會出現在那間房間里,並且還手上握著匕首,身上沾了血跡呢?……莫不會是有人存心陷害王妃姐姐?"

……

臉上帶著笑,韓落雪的話的再自然不過.柔美而精致的五官更是透著溫柔如水的神.可此時,她的話卻像是一顆炸彈,頓時讓剛剛緩和的氣氛,再次莫名的緊張起來!

房間里再次變得安靜.可不過片刻的功夫,在場的秦玉霞卻瞬間輕嗤了一聲

"哼,那不是明擺著嗎?王爺能放了王妃,那就明事不是王妃干的.所以定然是有人陷害的!"

秦玉霞話從來不客氣,而到這里,隨即轉眸看了眼在場的其他人

"並且,要我啊,這能陷害王妃的人,就是府里的!"

"府里的?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秦玉霞的斬釘截鐵.而她的話頓時引來喬鳶兒的驚呼.隨後,甚至于坐在角落一直沒話的白美蘭也忍不住插話

"哎,可不是麼,這要真是王府里的人,那可真是有夠大膽的!"

"哼,沒膽子能殺人麼?可惜偷雞不成蝕把米,沒陷害成王妃,反倒惹了禍事!"

應著白美蘭的話,秦玉霞再次冷冷唾了一句.而此時,就在大伙兒話的時候,韓落雪若有似無的瞄了眾人一眼,接著溫和的一笑

"呵呵~,行了行了,姐妹們快別了.反正現在王妃姐姐證明了清白,我們還想那些事兒做什麼?再了,現在王爺也回來了,並且聽對于這件事兒王爺還是很重視的,今天一大早便請來了刑部的仵作過來檢驗尸體,想來用不了多久,便會抓到真凶.大家也別太擔心了!"

韓落雪語帶安撫,隨即便讓人端上酒菜.用飯時,雖然氣氛還算不錯,可偶爾的瞬間,還是隱隱透著一絲詭異.而聶瑾萱卻從頭到尾都沒一句話.

隨後,酒足飯飽,聶瑾萱也不廢話,簡單的和韓落雪以及喬鳶兒等人了幾句,接著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凝香苑.

可接下來,就在聶瑾萱推開房門的瞬間,卻微微一愣,接著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你來干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