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目的
抓住秀頂包,聶瑾萱終于順利的從柴房里出來了!而出來之後,聶瑾萱馬上趁著月色,悄悄的往王府後院某個偏僻的院落走去!

因為,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王府里平日有人出意外的時候,都會被暫時放到那里.而眼下她還在王府里,那就明今天早上的命案,還沒有報官,那麼尸體應該會被安放在那里!

心里想著,隨後聶瑾萱心的繞過幾個府內夜里守夜的侍衛,然後拎著裙子直奔後院兒.不多一會兒,便已然來到後院兒角落的院子.

也許是因為陳放著死人,所以顯得格外蕭颯.清冷的月光映著暗影斑駁,隱隱透著幾分陰森.

可聶瑾萱卻並不將這些看在眼里,謹慎的左右看看,接著悄然的走了進去

'吱嘎——’

輕輕推開簡陋的門,聶瑾萱直接邁步走了進去,而一進門,便看到房間正中的木案子上,陳放著一具尸體!

那上面用白布蒙著,映著從門外透過的月光,泛著詭異的顏色.瞬間,聶瑾萱微微眼睛一動,隨即飛快的將房門關上,用在房間里找到了火折子點著擺放在角落的油燈.然後直接走到木案前

深吸一口氣,隨後聶瑾萱伸手揭開蓋在上面的白布……

沒錯,就是那名死者!

……

死者就在眼前,而只要查明這名死者的死因,就能證明自己的清白……瞬間,聶瑾萱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伸手便要褪去死者的衣衫,可就在她的手,即將碰到死者的瞬間,耳邊卻忽然傳來一道男人的笑聲

"呵呵……"

那笑聲晴朗中透著些許不羈,瞬間,聶瑾萱猛的一怔

"誰?"

反射性的抬頭,但隨後映入眼簾的卻什麼都沒有!

沒有人?!那剛剛的笑聲……

聶瑾萱有些愣了.警惕的抬眼看了下四周,卻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怎麼回事兒,難道是幻聽了?

心里納悶,隨後聶瑾萱微微平靜了下心……可就在她轉頭的瞬間,卻猛的對上了一張俊朗飛揚的臉!

二十出頭的年紀,立體分明的五官!而此時,那張臉上帶著笑,更是平添了一抹陽光的豪爽和不羈的飛揚!

瞬間,聶瑾萱猛的一驚,隨後不由得後退一步

"你是誰?"

"那你又是誰?"

男子反問,語中帶著幾抹戲謔.聞,聶瑾萱不禁皺眉,隨即神一沉

"我是宸王妃!"

"哦……原來是王妃啊……那王妃現在不是應該在柴房待著,怎麼又會出現在這里?"

男子揚眉反問,俊朗的臉上笑的越發燦爛.可聶瑾萱卻是眸光一閃

"你想怎樣?"

他知道她?!那這個人是誰?!目的又是什麼?

轉瞬之間,千百個疑惑在聶瑾萱腦子閃過.而此時,那年輕男子卻是露齒一笑

"那王妃又想怎麼樣?"

"……"

這次,聶瑾萱不話了!神也兀自冷了下來.而此時,看著聶瑾萱那緊繃的臉兒,那年輕男子卻是只是揚了揚眉,然後笑容不減的眸光一轉,同時伸手指了下木案子上的那具死者尸體

"別動怒,我和王妃一個目的,都是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