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來了
那聲音有些蒼老,低沉的嗓音略顯嚴肅.聞,本來在圍在門口看熱鬧的眾人頓時一驚,抬頭一看,隨即瞬間做鳥散狀四下走開.接著不過轉眼的功夫,剛剛還圍了一群人的門口,瞬間空了出來!

見此形,站在房里的聶瑾萱不禁皺了下眉,接著便只見一位年過五旬,神略顯嚴肅的老者

顧洪,王府的總管,同時也是宸王殷鳳湛的心腹.這次殷鳳湛出訪天承,也隨著一起去了!而眼下,顧洪回來了,那不就是……

瞬間,聶瑾萱眉頭一動,隨後反射性的抬頭看向顧洪身後.接著果然卻見一個男人跟著顧洪身後,大步走了進來

俊美的五官,輪廓分明的臉……那是一個英俊的近乎完美的男人.尤其是那雙深邃如墨的雙眸,仿佛能將人一下子吸進去一般.性感的薄唇,更是在剛硬中平添了一股出的性感!而那一身玄黑秀金絲盤龍的錦袍更是將他那高大健碩的身材顯露無疑!

只是,那男人雖然俊美無儔,但緊抿的雙唇,幽深的眼,卻無形中給人一種嚴肅冷凝之感,面無表的樣子更是讓人感到一股不出的緊張,渾然的強烈氣場震得人心絲絲微顫!

他就是宸王殷鳳湛!

……

殷鳳湛回來了.

記憶的刺痛讓聶瑾萱再次皺起眉頭.而此時,一見來人是殷鳳湛,房里的韓落雪以及喬鳶兒等人瞬間近乎同時一愣,接著一喜,然後趕忙上前行禮

她們的喜悅是那麼明顯.低頭恭順的模樣各個含嬌帶媚.可隨後,殷鳳湛卻只是淡淡的看了她們一眼,接著便直接斂眸將視線落在了韓落雪的身上

"怎麼回事?"

殷鳳湛開口了,低沉的嗓音,帶著無形的壓迫感.而一聽殷鳳湛在問自己話,韓落雪趕忙應聲道

"回王爺的話,早上有下人發現這里死了人,妾們過來一看,正好看到王妃姐姐也在房里……"

韓落雪低聲開口,而到這里,卻是微微頓了一下,然後側頭悄悄的看了眼身後的聶瑾萱

"不過,王妃姐姐這事兒不是她做的,妾也覺得王妃姐姐的是實話……可鳶兒妹妹她們卻覺得,發現死人的時候,王妃姐姐也在現場,身上手上還有血跡,所以提議報官……"

韓落雪也算是實話實,可一聽這話,旁邊的喬鳶兒和秦玉霞,卻瞬間臉色一變.而此時,聽著韓落雪的解釋,殷鳳湛卻是神不動的斂了下眸,接著直接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體,旁邊掉落的匕首,最後瞬間將視線落在了聶瑾萱身上

"解釋!"

"不是我!"

殷鳳湛問的簡單,聶瑾萱回答的更是利落.可聞,殷鳳湛卻是少見的眸光一閃,然後不禁抬眸眯眼打量起聶瑾萱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極了!隨後,直到過了好久,久到讓大家都心驚膽戰的時候,卻只聽殷鳳湛忽然開口道

"把王妃關入柴房!"

殷鳳湛的命令不容辯駁,罷,隨即轉身作勢離開.可此時,一聽要把自己關起來,聶瑾萱卻瞬間臉色一變,接著想也不想的揚聲道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