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別經年人猶在
沒有山盟海誓,只有六個可輕可重的字眼,這包含了蘭若風所有的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他心甘願.

時間在這一刹那靜止下來,溫瑥有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我定不會負你!"這是從花花公子蘭若風口中出的話?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代表以後他不會再去青樓?

"那你以後還會不會去那個地方?"溫瑥聲的問道,罷,臉微微了起來.

"傻丫頭,你以為我去青樓做什麼?"蘭若風志得意滿的道,有些話終于可以出來,不用藏在心里了.

"難道不是去……"那些話她怎麼的出口.

"呵.真是可愛!去那里我是為了搜集報,打探消息,青樓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去那里,你想要什麼消息打探不到,你不會真以為我去那里做那事去了吧……"

自己的想法被這麼明目張膽的出來,是她心思狹窄了吧.

"我……我先回去了.師傅還要我幫他做事了."罷,慌忙逃開.

蘭若風看著溫瑥落荒而逃的身影,笑意爬上眼角眉梢.

琛王府

"回稟王爺,屬下在城郊一處偏僻的地方找到了王妃的行蹤,只不過……"雖是軒轅琛的貼身侍衛,這個時候,有些話,他也斷然不敢貿貿然的出口.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在王爺身邊待得久了,什麼話的,什麼話不得,他都有一定的了悟.

"王妃怎麼樣了?!把話明白!"軒轅琛吼道.一遇到蘭若煙的事他就不淡定了,難道是出了什麼事,但是不是受傷不重,怎麼會?

"回稟王爺,王妃……和蘇大人行為舉止密切,很是親密,屬下……"將頭垂下來,不敢看王爺的臉色,只是周圍的氣氛突然凝重下來,他感覺一股殺氣在空中彌漫.

"該死的蘇沐!他到底想要怎樣!"軒轅琛大怒,他知道蘇沐一直覬覦著他的王妃,但是他不是否決了嗎,現在竟然這麼明目張膽,他要置他與何地?!

煙兒,難道你選擇了蘇沐也看不上自己,他到底有什麼吸引力讓你這樣?你不是過要的一心人,否則就不得越雷池一步,難道他就這樣贏得了你的心?為什麼你就是看不到我的真心?

"王妃在什麼地方?"他已經錯過了,不能一錯再錯,現在補救可能還來得及.

"王爺是……"

"即可啟程!"軒轅琛起身道,臉色繃得緊緊的,如臨大敵一般的蓄勢待發.

"是.屬下這就帶王爺過去."面對軒轅琛如此失常之態,他不敢多一.

是他明白的太晚,愛來得太早,只是自己將心埋藏的太深,以至于看不清楚.現在才回過神來,希望一切不要太晚.

"煙兒,你一定要等著我,只要你能回來,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不會再利用你,考慮你的感受,只是能不能不要總是將我排除在外?不要每次見我總是那麼冷漠,公平些……"軒轅琛在心中低低的呼喊,這是他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心,第一次明了,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愛存在,只是他一直沒有看清而已.

這一次,他一定要親自將煙兒追回來!

一晃眼秋去冬來,蘭若煙起來揭起了窗屜,一陣冷風襲入,身體不禁打了個寒顫,只是眼前白晃晃的一片,細看下來竟是一尺多厚的雪!而天上依舊還在落著細微如棉絮般的雪花兒.

"哇!下雪了!"隔壁房傳來溫瑥的歡呼聲,接著就見蘭若風被她拖拉著到了院子里.

"師妹,蘇公子!下來堆雪人吧!"溫瑥到了下面,就朝著屋里喊著,又搓了的雪球兒擲向了立在窗前的蘭若煙.

"啊呀."蘭若煙用手擋了那雪,結果那雪化為水融化在掌心,涼的骨頭都冷了似的.將手中的雪揚掉,她身體朝外傾了些,蘇沐住的房間就在她房間之下,來巧,這時候,蘇沐也正在下面仰首看上面.

四目相對時,二人卻只是眼神交流了,沒有過多的語,似乎也懂了各自的心意.蘭若煙喜歡這感覺,不不語即明了各自所想,就是默契吧.

關上窗,蘭若煙換了厚些的冬衣,又披了件前日蘭若風高價尋來的鵝絨裘衣披上,云髻上隨意地插一支攢珠金鳳釵,她本是不喜歡這些金器首飾的,可蘭若風什麼妹妹怎都是大官之女不戴些首飾未免太過寒磣了.

呃,好吧,蘭祁風大將軍一職,的確是非比尋常的大官啊.戴了兔絨的風帽,蘭若煙就噠噠下樓去了.才到門口竟又跟蘇沐遇上了,這一次不是巧合了吧?

"聽著樓上來回的腳步聲沒了,就想著你該下來了."蘇沐見蘭若煙眼中有疑,就解釋了,他是別有用心,想等著跟蘭若風同行出門.

"你倒是心細."蘭若煙低聲嗔道,走下了階梯,一身素白,娉婷若仙子,蘇沐竟看癡了去."想與我一起出門是嗎?"

"……是了."蘇沐一怔,蘭若煙卻已到了他跟前,忙應了是.

盈盈一笑間,蘭若煙在蘇沐眼里,出塵脫俗得近乎神聖."你再笑,我的魂就該跟著被你勾了去了."蘇沐不禁想到一句"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

"你當你是那孫子楚啊?"蘭若煙捂嘴輕笑,"你魂跟著我去了,可是你自願的,我可不負責的哦."

"周子楚癡,化了鸚鵡都時刻守在阿寶身邊,煙兒,我也一直伴你左右可好?"者無心,聽著有意,蘇沐竟順了蘭若煙的話道.

"你——"蘭若煙一愣,她雖然默許了蘇沐對她的追求,可是面對蘇沐,這樣的窮追還真有些招架不住.她都不知什麼了,而這時蘭若風在外面喊了她.

"妹妹!快出來啊!有客來訪!"蘭若風叫的聲音有些僵硬,蘭若煙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而對面蘇沐似乎也跟她有同樣的感覺,眉頭不由自主地蹙緊.

快步行了出去,走到石階上的時候,估計是走急了些,腳下一滑,險些朝後仰倒.還好後面蘇沐眼疾手快,在蘭若煙身體不穩時,就趕忙扶穩了她.

可蘭若煙在身體定穩沒摔倒後,還沒有來得及慶幸,就對上一雙冷冰冰的星眸,心頭猛然咯噔一下.軒轅琛!與他已有近一年不見了.他看來消瘦了些……這,她怎麼就會有這感覺,他過去不是身上的肉不多不少嗎?現在看起來的確是少了.

蘭若煙心里各種心思計較著,面對了軒轅琛,先前在江湖上曆練出的那身不羈,忽地又不知被這冷酷冰山男嚇到哪里去了.

"許久不見,煙兒風韻愈發秀徹了."軒轅琛從蘭若煙出來,目光就在他身上沒有移開過.一別經年,這個女子無時無刻不縈繞于心,只是他對她心心念念,卻不知她對自己又是如何.

蘇沐扶了她,手依未有撤離,而她好像也沒有要避男女之嫌的意思.呵!想來他不在,他們兩人已經發展到了顧盼生的地方了!

此時與蘭若風一樣旁觀的溫瑥望了望左手邊的軒轅琛,"嗯?奇怪了,師妹和王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夫妻呢."

"哎喲!你瞎什麼呢!"蘭若風一聽溫瑥這話,渾身頓下了陣冷汗!

"嗯?你是那日跟風一起攔截本王的女子?"這話剛好全被軒轅琛聽到了耳里,他側首看去,溫瑥不俗的容貌,只要入目輕易是忘不了的吧.

溫瑥美不在豔魅,而在清爽自然.這樣的氣質,恐怕也只有江湖女子才有.宮闈之內,官宦之家,養育出來的都只一些規矩的大家閨秀,不過,蘭若煙是個異數.

"啊,是的,王爺還記得我?"溫瑥一驚,那天的發生的事,仿佛就在昨日發生一般.

那日,軒轅琛手下有七殺,並有毒君子.她和蘭若風雖武功不弱,但對七殺尚且吃力,何況還加了軒轅琛,雖然後面來了老頑童幫忙,可毒君子與老頑童可謂旗鼓相當,根本就分不出個上下.而總的局勢,他們明顯力薄.

"王爺親自趕來,不知為何?"老頑童問軒轅琛.

"你們又是為何?"軒轅琛收了劍,他本就沒有要跟蘭若風動手的想法.

"我們自是為了救皇後母子."老頑童道,"蘭公子是遵循的煙兒的意思……"

"不用你,本王也知道.本王今日來,只為帶王妃回去."軒轅琛也不想聽老頑童廢話,他要的只是蘭若煙.

溫瑥低聲問了老頑童,"師傅,師妹真的是王妃?"

"折不明擺著嗎?還看不明白?"老頑童一蹙眉,低聲回道.

"哇!"溫瑥地驚呼道.她細細地看了又看軒轅琛,她總當師妹是妹妹,沒想到蘭若煙居然早就是他人婦,而且還是個俊美不凡身份高貴的王爺!虧得她老想象她們兩人的相公該是什麼樣子的.

"王爺只要王妃,那是否能放過皇後母子?"老頑童懇切求道.

"放過皇後母子,哼,本王若想殺他們,七殺還能殺不了他們?"軒轅琛冷笑.

"王爺,不如您今日放我們走,若我們能將皇後母子安然無恙送到宇風山莊,您就放過皇後母子把,畢竟這也是煙兒所希望看到的."蘭若風拱手問了.他在要博一把,軒轅琛應是將蘭若煙擱到心坎上的,如他在意蘭若煙,那他肯定會為蘭若煙著想而放過皇後母子的.

蘭若風這一把是賭贏了.軒轅琛了解蘭若煙的性子,她要做什麼,怕是拼了命也要做到的.他如果對她步步緊逼,只怕會弄得兩敗俱傷.想到就算他們走了,也照樣有辦法除掉他們,軒轅琛也就退了一步.

"放過他們母子可以."軒轅琛便就收了劍,轉身正視了蘭若風,"但是在他們回到宇風山莊後你們就要將王妃送回來."

"一為定!"

……

"是我,我叫溫瑥."溫瑥想既然王爺發問了,那她得回話.

"呵,你可以不回答的."軒轅琛淡然一笑,也不再對溫瑥多.他今日的來意只在蘭若煙,他看向蘭若煙,"煙兒你最近過得可好."

"很好."蘭若煙見軒轅琛看溫瑥的眼神里透了欣賞,心里就莫名來氣,難道他對溫瑥起了心思!那可是她師姐!還是她內定的未來大嫂呢!他——真氣人!垂眼干脆地回了話,這時才見了蘇沐還未放開的手,心里想著該讓他松開了,可是抬頭再看軒轅琛的時候,不知為何就想到了韶妃柳玉攖.

她離開王府的時候,柳玉攖好像就已有三個月的身孕了,如今她離開了半年,估計她也將臨產了吧.那麼軒轅琛也將為人父了,真可笑,丈夫要做父親了,看孩子卻是他跟另一個女子的!就算他們只是名義夫妻,蘭若煙想到此處,還是愈覺氣悶.

看待軒轅琛的時,不覺有些更來氣,道,"王爺想必也過的不錯!這墨狐的大氅,恐怕非一般人可有啊!"

朝廷里會見風使舵的官員多了去了,指不定這就是誰討好送的.不對,那韶妃向來會討好他,她送的可能性比較大!蘭若煙心里七想八想的,不想含嗔的眼神落在了軒轅琛眼里,卻以為是嫌惡他.

"難道王爺他是來帶師妹走的?"好好地回憶了一番後,溫瑥驚疑地問了蘭若風.要是師妹跟著王爺回去做王妃了,那蘇公子怎麼辦?她又看向蘇沐,對付面上那複雜表可不好看啊!

"別話了,我們得回避."蘭若風著拉了溫瑥往外走,"妹妹,你師姐要去賞雪景,我帶她去了啊."

"唉?賞雪?!"溫瑥不明就里的,還沒想明了,就被蘭若風給帶出門去了.

眼下就剩他們三人了,蘇沐早就感受到了軒轅琛看自己時的灼灼眼神,他只當是軒轅琛是控制欲太甚,不喜看到他跟他的王妃接觸過密.可他怎知,在蘭若煙不在王府的這些日子里,軒轅琛對蘭若煙可謂日思夜想.若非分身乏術,他早就來帶蘭若煙回去了.

"煙兒,我該回避下,順便去看看風和溫姑娘."蘇沐松開了蘭若煙的手,他想,此時還是要看蘭若煙自己的決定.

側目看蘇沐,他看待蘭若煙的眼神很深,她心知對方的意思,可是——她又抬頭看向那邊的軒轅琛,的微垂了眼,看不到底,轉首又看了蘇沐,"蘇大哥,你陪哥哥和師姐去賞雪也好."

蘇沐一走,這下,這白茫茫的一片的院子里就只剩下蘭若煙和軒轅琛了.隔了幾丈地,兩個人卻又好像就在眼前,軒轅琛走近了幾步,蘭若煙不知為何,腳下又往後退了幾步.

見她如此,軒轅琛也就不再上前,他端視她道,"你跟蘇沐,是否已經有了誼?"

知軒轅琛是問的含蓄,蘭若煙想他應是懷疑自己跟蘇沐有染了.索性想要氣氣他,道,"是的.我跟蘇大哥投意合,互生意也在理之中.何況我與王爺不過名義夫妻,分開也是遲早的事."

故意是了,她想,像軒轅琛這樣愛裝酷的人,肯定是不喜歡有不潔的女子的.趁早放開了她也好.各自自*,誰也不縛了睡.

不料軒轅琛聽後,失望地道,"大概真是我來的太遲了……煙兒,知道嗎?你離開後,我每天都感覺好像你就要永遠不回來了,心又急又痛."

這番深表白後,蘭若煙是被撼到了.男兒抵不住女子的溫柔刀,女子也抗不住男兒的深刃啊.這樣的話從蘇沐口中出,蘭若煙可能還會有所免疫,但突然從軒轅琛這樣一個冰山男口里出,真想在做夢一樣.

眼神閃爍地在軒轅琛身上游移,英挺的容貌,莊嚴高貴的墨狐大氅,狐絨的氈帽,他周身的氣派,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是女子夢寐以求的王子型.哦,他本來就是王子.

想到這里,蘭若煙在發覺其實上天待她不薄,到夏啟王朝後,遇到的軒轅琛和蘇沐,都是男子中出類拔萃之輩.

冷面男突變為癡男,蘭若煙老實是招架不住了,她無可奈何地道,"人常,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看來真是如此."

"煙兒."軒轅琛能夠感覺得到,對方的語氣明顯放軟了許多.

蘭若煙緩步走下台階,朝著軒轅琛走去,邊著,"最受不了男人話了,還沒見過像王爺的這麼肉麻,又打動人的……"

她走的離他越近,軒轅琛越覺察不到呼吸.他所有的心跳與氣息仿佛都被面前這個素雅若仙的女子帶走了.

"落雪賞雪一年才這一次,王爺既然來了杭州,就同我一道去看看西湖十景之一的斷橋殘雪吧."蘭若煙這時仰視軒轅琛,發現那股莫名的畏怯已經消失了.此時在著雪白世界里與他面對面,蘭若煙感覺他從未如此真實的存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