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深不壽
愛,就好像冥冥之中上蒼撒下的一張網,可惜的是,並不是剛好每次都能網中兩個人.于是,才有三兩人的糾纏,才有一次次的誤會,隱忍,等待,離別與心碎,一次次周而複始,無止無休.

在正確的時間遇到正確的人是一種幸福;在正確的時間遇到錯誤的人時一種悲哀;在錯誤的時間遇到正確的人是一種遺憾;在錯誤的時間遇到錯誤的人是一種災難.

蘇沐在蘭若煙出門的時候就一直尾隨其後,有一些話,他必須出口,尤其是在經曆過懸崖邊的生死之後,他更加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此生的至死不渝.在聽到她的輕歎之後,他忍不住開了口道:"死生契闊,與子成."

"是誰?!"蘭若煙警惕的回頭道.

蘇沐從暗處走來,踩著月光,青色錦袍下的修長身影在月光下形成剪影,黑色的長靴踩在碎石子路上,盈盈水漬泛著點點星光."是我."溫和的嗓音在寂靜的夜色中響起,格外的清晰.

"蘇大哥,你怎麼來了?"蘭若煙故意避開話題,她沒做好再一次愛人的准備.

"我看你一個人這麼晚還出來,有些不放心你.這個地方雖地處清靜,但是免不了一些毒蟲猛獸.我擔心你傷沒完全好,對付不了那些,故跟了出來."沒有直奔主題,他不想讓她一下子給搪塞回去,只一步步的引入正題.

"蘇大哥將煙兒看得太過嬌弱了,煙兒雖出身官宦人家,但好歹是將門之後,與那些閨中姐還是不同的,這點兒傷,要不是你們一再堅持,我早就已經……"到這里停頓了一下,那是前世,在這一世,她還沒有受過那樣的苦楚."不過,煙兒不是那麼不惜福的人,這些天有勞蘇大哥費心了."

"你還跟我客氣?煙兒,難道你就打算這樣一直忽略我的心意,一直這樣糊弄過去?!"蘇沐眼眸中顯現出一絲傷痛,沒等蘭若煙開口,接著道:"那天在懸崖邊,看到馬車失去了控制一般的往懸崖沖過去,我感覺自己的心跳在那一刻都要停止了.那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感覺到那種悲痛和無能為力,恨不得自己能夠代替你!"

"蘇大哥舍命相救,煙兒內心很是感激……煙兒從來沒想讓蘇大哥這樣付出,這樣對你太不值得."

"愛你,是我一個人的事,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我只希望你能夠給我一次機會,這樣蘇某就很滿足了.沒有什麼是不值得,如果一切都要衡量的話,我甯肯比你負擔更多,將你的一切苦難和傷痛一並承擔下來,不忍你受任何委屈."蘇沐牢牢地盯著蘭若煙的眼睛,這些話,很久以前就想對她的,只怪當時顧慮太多,以至于等到今天.死生契闊,與子成.他和她已經曆經了生死,怎還會顧忌那麼多?

蘭若煙緩緩的閉上眼睛,仿佛又看見了自己以前的模樣,只要NO.2一出現,她的目光就忍不住追隨,她掩飾的很好,旁人沒有發覺,那個時候,她也曾以為愛是一個人的事,只要自己一個人在背後默默的愛著,就夠了,不在乎回報.

只是,那樣的愛太過沉重,太過辛苦,一旦毀滅,就會完全喪失了對愛的渴望和幻想.只一個人的夢都那麼容易破碎,更何況是兩人?!她不敢再愛,不敢回應.你可以她是愛道路上的懦夫,她卻是如此.被傷過一次,內心就會自動豎起一座堅固的城牆,生人勿近.

"這樣的愛太過沉重,煙兒背負不起.怕是要辜負蘇大哥的一番真心……"看著眼前這張酷似NO.2的面孔,她哪里還有回應的勇氣?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移.死生契闊,與子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難道你就不相信這樣的幸福我能夠給你?和你一起去尋找世外桃源,和你一起看夕陽西下日落黃昏,和一起鮮衣怒馬仗劍江湖?"一連串的反問,步步緊逼.

蘭若煙眼前閃過軒轅琛的面孔,想起府中後院的鶯鶯燕燕,想起有孕在身的韶妃,不想在回府中受氣.

前世的熏陶,她受不了男人的三妻四妾,朝三暮四.只是她實在沒有勇氣去接受新的感,而且是帶著前世他的影子的感.她知道蘇沐是個好人,更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好男人,于是道:"我不能答應你,因為那樣對你實在不公平,我們還是先培養感吧!"

"我願意等你,直到你接受我那天為止,我蘇沐對天發誓,永遠不會辜負煙兒!"一指對天發誓道.

以天為證,以月為媒.蘇沐許下了一生的心願,一生的追求.是這樣的夜晚太過美麗,是此此景太過曖昧,蘭若煙沒有拒絕,沒有躲避,時間會證明一切,只是心沒有走丟,就會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

"蘭若風!你給我站住!"竹林里,溫瑥每天習慣性的吼聲響起,驚得林中的麻雀"撲騰"著翅膀飛走.

"叫你不要跟著,有本事就自己追上!"蘭若風挑釁的喊道.

蘭若煙有些無奈的看著兩人每天必上演的一幕景.她都有些替師姐急,她這麼明目張膽的每天跟在蘭若風身後跑來跑去,和表白自己的心意其實也已經差不了多少.只是她那風流倜儻的哥哥,是裝傻還是充愣她就不得而知了,為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不知師姐有沒有這個魄力降服哥哥了.

"你!每天往那些花天酒地的地方跑,你這個浪蕩子,我不跟著你,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要被你糟蹋!"溫瑥一邊飛身追趕前面的身影一邊道,每天這樣斗嘴,仿佛已經成了他們二人的必修課.

"呵.想本公子風流倜儻舉世無雙,不知道又多少姑娘甘願拜倒在我的靴子下."

"哼!還不是你使得什麼招數,迷惑了人家姑娘,不然誰會喜歡你!"溫瑥嘴上雖是這樣,但是在這句話的時候,眼睛露出的溫柔泄露了她的心思.

蘭若風雖然表面浪蕩,但是為人卻很有頭腦,在關鍵的時刻是很值得依靠的.至今,蘭若風一人獨當一面讓他們先走的那一幕,依舊保留在她的腦海中,她心目中的男子,就是要有這種氣魄和魅力.

"煙兒,風這次怕是要陷進去了……"蘇沐望著自己的好友,明顯有些不同.

"師姐是個好姑娘,有她看著哥哥,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在上次救援皇後的事中,師姐表現出來的對哥哥的擔憂和同生共死的心,一腔深,不知誰與相知.

怡院

溫瑥女扮男裝跟在蘭若風的身後,這幾日雖跟著蘭若風的身後,領教了一些,可是依舊不自在,讓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子家進青樓,著實有些過.古代女子即使性子再怎麼,也不可能入青樓如入無人之境.

"喲!蘭公子,您來了,還是要攬翠招呼您嗎?"老鴇一見蘭若風這個熟面孔,開心的向前迎道,再看清蘭若風後面還有個"跟班"模樣的溫瑥時,笑得更加只見眉毛不見眼睛.

"還是媽媽懂我的心!給這位爺也找個姑娘."罷,輕佻的用扇尖挑起徐娘半老的老鴇的下顎.大笑著向里邊走去.

溫瑥在後面又羞又怒,知曉是他故意戲耍自己,但是卻又不能表現出來,強裝瀟灑的跟隨在蘭若風身後.

她稍微的一忸怩,卻落在了風月場的摸爬滾打的人眼中.一肥頭大耳渾身財氣的中年男人,推開身邊伺候的姑娘,朝溫瑥走過來,身子一搖一晃,連臉上的肥肉都在晃動.

"這位俊俏娘子,跟我走吧!這個地方不好玩,爺帶你去更好玩的地方去."著一臉浮笑的伸手朝溫瑥的臉上摸去.

"放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溫瑥氣極而怒,來這地方本就是無奈之舉,偏偏還碰上個這麼一個人,心中的的怒氣更甚.

那人哪里肯放,姑娘們欲擒故縱的把戲,每天都在他身邊上演,他哪里會被這一句嬌斥給喝住.將自己肥胖的身子也欺身上去,一把要摟住溫瑥,好一親芳澤.

"放開你的髒手!這人是我的!"蘭若風走在前面,半天都不見溫瑥跟上來,心下有些疑惑,返身來找,就看到這一幕,心中那個氣啊!不由將那話脫口而出,了出來.

溫瑥聽了蘭若風這一句話,心中一喜,他終是對自己有意,只是隱藏的太好,每天戲耍她,這讓她有些惱火.

"誰我是你的!"溫瑥羞得滿臉通,這人話也太沒有遮攔了,忍不住頂了回去.

蘭若風見溫瑥不承認,心想難道是自己這些日子太過分了,"難道你不喜歡我?那你怎的每天跟著我?"

"我是喜歡你!那又怎樣,反正……"不管我的心怎樣,你都從來不曾理會過.

溫瑥的愛來勢洶洶,連花花公子蘭若風都抵擋不住.

京城在軒轅琛的高壓下,一切風平浪靜.皇上依舊臥病龍榻,只是強弩之末,勉強子啊掙紮罷了,他一點兒都不擔心,至于太後那里,他派人密切監視著,有什麼風吹草動,他也能第一時間知曉,不出意外,京城就在他的控制之中,只是朝中的幾位重臣,如果,能夠將他們一並拉攏過來,那麼,他離隆登九五之座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琛王府內,"王爺,依舊沒有王妃的消息."暗衛悄聲來到軒轅琛身邊道.

"怎麼還是沒有王妃的消息?!本王養你們這些人何用?!"軒轅琛在那之後,一直拉不下臉沒有去找若煙,他感覺不管自己想怎麼靠近她,結果都只是越走越遠,只是怎麼會突然失去了聯系?!

他有些慌了.他是氣她不顧自己的立場和感受,將皇後母子放了.但是這件事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沒有想到煙兒的決心會這麼大.

"你們幾人,沿著和王妃交手的那一路線追查,王妃有傷,我想應該在附近不遠的地方靜養."蘭若風幾人視蘭若煙為珍寶,雖然受傷不重,但是肯定不會忍心讓她趕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能嚴密監控自己,清楚自己一舉一動的地方.

"是!屬下這就去追查!"

"等等,只在暗處查探,不要驚擾了王妃."煙兒躲開了關于王府的一切,應該是不喜歡別人暗中監視她,一旦被她發現,不定,再找她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來人退去,軒轅琛陷入了沉思.他這是怎麼了,一再地為一個女人而亂了方寸,一再地讓步.這完全就不像以前的他,煙兒,你到底在哪里?王府就真的這麼讓你呆不下去嗎?為什麼你什麼都藏在心里,有什麼話是不能,還只是能對自己?

軒轅琛陷入了被自己編織的網中,猶如蜘蛛絲纏繞,越掙紮,纏繞的越緊.

怡院

"反正怎樣?!"蘭若風焦急的問道,難道她受不了自己,決定放棄!那怎麼行?他才第一次開始投入,他怎能這麼輕易地放她的人離開,讓她的心離開!

雙手牢牢地抓住溫瑥的雙手,生怕她出什麼話來讓他失去希望.

"你弄疼我了!"溫瑥想抽回自己的手,這個男人只有在危機關頭才會做出這樣一副表,現在他這個樣子又是做什麼?!

溫瑥想掙脫他的手,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本就不好,而且還是在這種讓人想入非非的青樓,恨不得找一個地方鑽下去.

溫瑥一身武功,不是花拳繡腿的三腳貓功夫,剛才急之下忘了使出來,這一會兒猛地一抽手,飛身出去.

蘭若風足尖輕點,跟著她身後追了出去.

"切!掃興,大爺我還是另找樂子!"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罷,晃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你不是不喜歡我嗎!還跟著我做什麼,這樣戲耍我很有趣是麼!"

"你不是每天也跟著我嗎,難道就不准我跟著你!"他喜歡看溫瑥生氣的模樣,她的驕橫在他眼里看成了可愛.不做作真性的女子,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將一個人的心牢牢綁住了,只是自己沒有發覺罷了.

"你……"他的強詞奪理,"以後,我不會再跟著你了!"溫瑥氣極了,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明白自己的心,難道還要這樣戲耍自己下去,踐踏自己的真心?不喜歡就別來招惹,她是以認准了就不會輕易放棄的人,但也不代表她會拋開在自己的尊嚴去貼一個毫不在乎自己的男人.

"生氣了?"蘭若風突然加快速度,將溫瑥一把扯住道:"我還想看看你要多久才放棄,才會生氣,才會這樣拋開我,自己一個人偷偷走了.可是我現在後悔了,不該那樣戲弄你.只是,我是真的喜歡看你在乎我模樣,那個樣子,讓我真正覺得有人在關心我."

他喜歡她,連他都沒有察覺的時候已經是了.但是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她是江湖上一朵純潔的水蓮花,純潔,自*,空靈.雖然性子有些潑辣,但是直率和坦誠,是他在許多女子身上是看不到的,因此他格外珍惜.

"我喜歡你,但是怕你跟著我一起受苦,從而沒有了再江湖闖蕩的自*自在.我和那些江湖草莽不一樣,我有自己的家,將軍府要我去顧,朝廷與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樣的我,你還會不會喜歡?"朝堂之上凶險萬分,一不心就是殺頭之禍,這一次幫來了皇後母子二人,就等于是一只腳踏入了棺材,如果琛王登上皇位,想要追究的話,他一定在劫難逃.有些事,他能一人扛下來就絕不要連累他人.

溫瑥聽了這番話,不不語,這個男人,這就是他一再避開自己的理由嗎?難道他以為自己會因為這些而放棄他?!她怕的是他的心另有所屬,她怕他不喜歡她,她知道他的性子飄忽不定.所以,每次才照著借口跟著他一起出去,她想進入他的世界.

"你這個傻瓜!我喜歡的是你!包括你這個人,你的一切!這些東西算什麼,我溫瑥還不放在眼里.我只要你的眼,你的心里有我,那樣就已經足夠了,為什麼你就不明白!"她是那樣前怕狼後怕虎的人嘛!敢愛敢恨,她的人生不想要後悔和遺憾,愛了就是愛了,哪里還顧忌那麼多!

"我知道了."良久,蘭若風被溫瑥這一番話的有些震撼了,這樣一個女子,不在乎的他的外物,只在乎他,"我定不會負你!"

沒有山盟海誓,只有六個可輕可重的字眼,這包含了蘭若風所有的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他心甘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