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毒君子
上了馬車後,蘭若風抽了馬匹,那馬便比剛才更快朝前馳去.蘭若煙和蘇沐進了馬車後,就見溫瑥正在為慕容青青懷里的軒轅勝把脈.

慕容青青與蘭若煙一見面,面上表便複雜了起來.她們的丈夫,兄弟,她們本是妯娌,可如今她們的丈夫因為皇位,已變為仇敵,互相魚肉,那她們是不是也算仇敵?

"師姐,勝兒這是怎麼了?"蘭若煙也知跟慕容青青之間的尷尬,于是先問的溫瑥.

"他中了'云渺七殺’中毒殺的獨門毒藥——饕餮."溫瑥咬了咬唇,"這毒是慢性毒藥,六日之內若無解藥,必死無疑!"

"啊!怎麼……"蘭若煙心口咯噔了一下.

"師傅施功為他壓下了些毒,可能還能多撐幾日."溫瑥道,"對了,煙兒,師傅跟那七殺的頭領好像熟識,林克英和燕飛天等人可能現在正在與七殺斗著.哎!那七殺真的好生難纏!"

"七殺是不是琛王的手下?"蘭若煙問.若是的話,軒轅琛應該是有解藥才對.

"當然是!現在朝中除了他,還有誰敢對太子下手!"慕容子衿從外面探了頭進來,不滿地吼道.他又看了蘭若煙,"蘭若煙,你不是琛王妃嗎?是否能從他那里弄來解藥?"

"既然是他的手下,就肯定是他派來的!現在得手了,怎麼還會再給他解藥!"慕容青青不等蘭若煙話,就先開口道,她又看了蘭若煙,"琛王只等皇上駕崩,恐怕就要自立為皇了!到那時,妹妹也該有皇後之尊了吧!"

"王妃,皇後?師妹你——"溫瑥聽著他們你一,我一語的,頓就懵了.

"師姐,事後我再告訴你."蘭若煙按了溫瑥的手,輕聲安慰道.

她看了慕容青青,心里打定了主意,才繼續問道,"姐姐若真要這麼想妹妹,那妹妹也無法.只是現在,救勝兒要緊."

"救勝兒,呵!你又有什麼辦法救勝兒!"可憐她勝兒才十歲,竟然就要喪命.慕容青青想到此處,恨不得此時死的是自己!

"……"蘭若煙心中諒解慕容青青是愛子心切,也不怨她語氣沖人,低聲了,"只要勝兒能夠得救,煙兒我自當盡力!"

馬車內顛簸,但從外面傳來的車輪馬蹄聲還是被車內的人聽見了.溫瑥一驚,"他們追過來了!"

"這麼快!"蘭若煙也是吃驚,他們才擺脫的迷迭,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追上來!

外頭慕容子衿看了後面,只見那馬車雕龍琢鳳,氣勢十足非是皇家所有.難道是那琛王也追來了?!他馬上對一旁的蘭若風問道,"那馬車難道是琛王的!?"

"眼力不錯!的確是他!"蘭若風冷聲一笑,"被他追上,可我沒路可退的!"

"那怎麼辦?"慕容子衿訝然看他,"難道就這樣被他給抓回去?"

"當然不行!"蘭若風一瞪眼,哪有坐以待斃的道理.

"嘭!"有鐵鉤掛上了馬車.

"我的天!這樣下去,我們的馬車非散架不可!"溫瑥探頭看了外面,那鷹爪鉤掛在馬車上,鋒利的鉤子已經刻入了木板里.

蘭若風思來想去,唯有一計可以脫險了.他對里面的蘇沐道,"沐!我下去拖住琛王,你跟護送他們到安全的地方去吧."

"這怎麼可以!?要走一起走!"溫瑥見蘭若風要留下,心中自是擔心,馬上出阻攔.

"聽我的,或許還有救,如果這樣下去,馬車垮掉了,我們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了!"蘭若風急急道,馬車木板上已傳來咔嚓裂開的聲音.

"既然如此,哥哥我跟你一起留下."蘭若煙知況緊急,也唯有直往軒轅琛念他們的面子上放了皇後母子.

"哼!你們是要去跟琛王彙合吧?!"慕容青青聽他們這麼,直覺他們跟琛王就是一伙的,頓時冷聲譏諷,"我們母子要死也死在一塊兒!不會連累你們,當真該命絕于此也不要死在*人之手!"

她這話里的"*人"分明就是指的蘭若風和蘭若煙兩兄妹,這話傷了蘭若煙的心,沒想到慕容青青竟然是這麼想她的.蘭若風見自己妹妹被人這樣誤會,越覺慕容青青無理取鬧,他們兄妹這樣為她不要命了,居然他們是"*人"!

"你當真有這樣的決意!那就抱著你那半死的兒子跳馬車便是!不信我們,你反正也是死路一條!"蘭若風瞪著慕容青青,這女人當真是沒有腦子!

"你!"慕容青青怒視了蘭若風.

"好了!我留下也好吧!皇後娘娘若真的懷疑我跟琛王是一起的,那到時拿了我做人質就好了!"蘭若煙被慕容青青如此誤會是有氣,可還是不想扔下他們這對苦命母子不管.

"師妹!你留下,我跟蘭公子去攔截追兵!"溫瑥知道此時自己必須要站出來了,即便是要死,她也甘願和心愛之人死在一起!

蘭若風想只要蘭若煙能安然離開就好,于是點頭,也沒想到溫瑥此舉的深,拿了佩劍與溫瑥一通跳下了馬車!同時揮劍一砍,將系在鷹爪鉤上的鐵鎖砍斷,他們拿的都是削鐵如泥的寶劍,只聽"噹"的一聲,那鐵鎖便被砍斷.

"來者何人?"一坐在駿馬上的中年男子見他們二人身手敏捷,驚疑問道.

"哼!殺手不配知我名諱!"蘭若風輕蔑著,一手抓了路邊的樹枝,倒懸于樹上,劍卻一舞,那劍竟在駕著馬車的馬上連劃了好幾下,馬一痛便身體拐了方向,整個馬車就朝一邊倒去.

"王爺!"馬車旁的"七殺"一見此形,嚇得驚呼.

而此時溫瑥也一躍而下,沖上去與那中年男子對上.她知道此人是七殺的頭領,"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蘭若風那邊對付那什麼琛王應是沒有問題的,那她就牽制住七殺吧!

"嘭!"翻到的馬車從里破開,軒轅琛執了劍,眼神凌然望向樹上的蘭若風,道,"蘭若風,你想和本王做對嗎?"

"呵,王爺,我哪敢與王爺斗,只是——"蘭若風著,從樹上跳下,揮劍就朝向軒轅琛,當的一聲,兩劍向抵,他才出後句,"受人之托要保護皇後母子離開,就對不住王爺了!"

手中暗使了力道,軒轅琛手中一彎劍身,很快就將蘭若風的劍給頂開了去,他嘴角一揚,笑道,"這天下能夠差使你蘭若風的只有三人,一是那快死了的皇帝,一是你父親蘭祁風將軍,這最後一個就只有你妹妹蘭若煙了!既然你已尋到了她,為何不帶她回王府?"

"王爺既然對我這麼了解,應當知道我蘭若風從不強人所難,更何況是對自己妹妹!"蘭若風握劍的手有些抖,方才軒轅琛那一下施加到他身上的力道可謂不.他的劍術跟軒轅琛比起來,還略輸了一籌,當年跟蘇沐連手跟軒轅琛比劍才僥幸應了一招,現在如果真要與軒轅琛硬碰硬,根本就毫無勝算.

雖然心中早就想到是蘭若煙自己不肯回來,但聽蘭若風出讓蘭若煙回府是"強人所難"時,心頭還是不自覺的一陣涼痛.原來她真的對王府沒有半點留戀,對他沒有多一分的別樣意.

蘭若風是何等心細的人,軒轅琛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難道軒轅琛對妹妹是有意的?"王爺為何一定要皇後母子的性命,皇後個性愚柔,不至于會想著要讓太子將來複國,王爺回京後只須昭告天下,太子已死的消息,將來要登位可謂易如反掌.為何一定要對那對孤苦母子趕盡殺絕呢?"

"著同,怕是並非出自你的心里,婦人之仁,只會將來壞了大事!"軒轅琛雖因蘭若煙而心神俱痛,但也不至于亂了分寸.

"啊!"溫瑥的一聲痛呼,手中的劍噹聲落地.這一下的空隙,七殺瞬間同時攻上.眼見她就要被制住了!忽然攻向她的幾名殺手,被突然射來的幾枚飛鏢刺中,那飛鏢上應是抹了藥,那殺手中鏢後旋即悶聲倒下.

溫瑥認得那飛鏢,是師傅的回心鏢!她驚喜朝著身後看去,竟真是師傅"天際老叟"老頑童莫天機在那邊."師傅!"只是老頑童也顧不得跟溫瑥上幾話,又躍起擲了回心鏢向那邊的軒轅琛.

"王爺心!"中年男子驚忙間奔向軒轅琛那邊,一揮劍,將那回心鏢擊落.

"天際老叟?"軒轅琛轉首看向遠處的老頑童,又看了中年男子道,"毒君子,你和天際老叟師出同門,對付他不是問題吧?"

"師弟!真的是你?!"老頑童一聽"毒君子"三字,驚異地看向了中年男子.

"呵呵……還以為,師兄你不必我揭下這易容面皮就能認出我來."毒君子自嘲似的笑了笑,伸手到頸間一撕.

真面目一露出,溫瑥就嚇得差點沒叫出來,本還在想自己的師叔該是什麼樣貌,至多也就平常,可面前的人,那張臉卻是蚯蚓似的疤痕滿布,加之面帶怒色,整個就是凶神再現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