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毒人
"沐?怎麼了?"蘭若風看蘇沐這般匆忙,不等蘇沐下馬就急急問道.

"風."蘇沐從馬上躍下,回了蘭若風,"你還記得'云渺七殺’嗎?"

"七殺?!"蘭若風聞,驚呼脫口而出.

"那是什麼東西?"一旁的蘭若煙聽的一頭霧水.什麼云渺七殺啊?竟然連蘭若風都聞之色變.

"這個以後再告訴你."蘭若風望了眼蘭若煙,皺眉又看了蘇沐,道,"難道琛王派出云渺七殺來堵截皇後母子?"

"正是."蘇沐點頭,他的表自始自終都凝重難解.

光聽這名號,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蘭若煙狐疑看了他們二人,問道,"莫非是王爺派出的殺手要追殺皇後母子?"

"妹妹,你就別問了.沐,你帶煙兒離開,去哪里都可以.我去支援慕容子衿他們."蘭若風了解蘭若煙,若是她知道了云渺七殺的厲害,必定要親自去皇後母子,正是如此,做哥哥的更不能讓自己的妹妹涉嫌.

"那風你多加心."蘇沐帶了蘭若煙上馬,臨別前還是不忘再三叮囑了蘭若風.

蘭若煙心知此事她不能再多做什麼了,那樣只會讓蘇沐和蘭若風,還有師傅師姐為自己擔心.她有些不忍地看了十里亭的方向.姐姐,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些了……希望姐姐吉人自有天相.

蘇沐按著蘭若煙的意思,戴了她一路南下.日落西方,他們卻還未到最近的城鎮,天黑又不能再往前行了,他們于是在郊外尋了一處廢舊的茅屋過夜.

秋季日夜溫差較大,蘭若煙坐在篝火邊還是難抵那寒意.她緊抱了雙臂,考得離火更近了些.蘇沐見此,想要抱抱她,卻又覺譖越.于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蘭若煙在那邊冷的直哆嗦.

看著那團燒的火焰,蘭若煙感覺溫暖,腦中跟著不自覺地想起了一個人.那個曾經擁抱過,溫暖過她的人.動了動唇,蘭若煙問道,"蘇大哥,你知道王爺為什麼謀反嗎?"

是疑問的口氣無疑,蘇沐看了蘭若煙,她依舊看著火焰,仿佛不曾移目."為什麼問這個?"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蘭若煙也找不出理由,只是單純的想知道,想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坐上那個位子,為什麼為了坐了那個位子,可以殺死自己的哥哥和年幼的侄子.

"你一定要知道的話,我是可以告訴你,但是,你真的想知道嗎?"蘇沐低聲問,語速中緩,他可以清晰地聽到柴火燃燒的聲音.

"我想知道."蘭若煙側目看了蘇沐,她是想知道,她是很認真地問的蘇沐這個問題.

"即便知道之後,可能會動搖你的某些信念,你也要知道?"蘇沐不得不多問了一句,軒轅琛會今日的殘忍與心狠,也是有其原因與苦衷的.

他們停頓了幾分鍾,蘭若煙舒了口氣,又看了蘇沐,道,"告訴我吧,我從來不後悔任何事的."

與蘭若煙對視著,蘇沐側開了眼,已換回本來裝束的蘭若煙對他有著莫大的吸引,為了不做出什麼逾越的事,他唯有避開她動人的眉目.

"王爺是的母妃是後宮最受寵愛的華貴妃,皇帝寵愛華貴妃不僅因為她美麗,更因她是知書達禮,懂得體貼人.加之她出生士族,先皇在她生下琛王時,就欲立其為太子,可是當時的皇後家世顯赫,哪里會容許這種事發生."

蘇沐平聲敘述著,語調不急不緩,蘭若煙想,那些畢竟是他人的事,蘇沐也不會帶入太多的感吧.關于華貴妃的事,軒轅琛都曾告訴過她,但並未有提起先皇要立他為太子的事……

"先皇也並不急于那一時,于是從琛王出生起就悉心栽培.一直將他作為儲君培養,可惜最後,就在琛王率領大兵去平定邊關亂黨時,先皇病重,軒轅澈和太後娘家的人里應外合,篡改了先皇遺詔.先皇一駕崩,他們就宣布大皇子軒轅澈登基繼位."

"那他……不是連先皇的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蘭若煙聲音很輕,原來是這樣,以軒轅琛倔強的個性,僅僅因為這個,就該對軒轅澈和太後恨之入骨了吧.

"這大概是王爺此生最大的遺憾吧."蘇沐歎了口氣,無最是帝王家,皇位之爭,甚至都可骨肉相殘.軒轅澈當初所做,若是真計較,其實算不得什麼.

"可是,他不該要去殺死皇後和太子,他們是無辜的,當年的事,他們也不知."蘭若煙想到慕容青青與軒轅勝,心里只覺一陣悶痛.

"皇後不知,可不代表她不會被牽扯進來,若她是無辜,煙兒你又何辜?"蘇沐聽蘭若煙這麼直搖了頭.

"……"蘭若煙沉默不,不管是論過去還是論現在,皇後和太子的事的確與他無關.但是見死不救……她做不到.

"煙兒,你若是冷就披上我的披風睡吧."蘇沐將身上的披風解了下來,遞給了蘭若煙.

"我不冷."蘭若煙不想再受蘇沐恩惠了,她已欠他太多.

"煙兒.你這樣會著涼的."蘇沐擔心地著,看向蘭若煙的時候,卻忽見她背後白影閃過,他心道不妙,一把拉過蘭若煙護到身後."是誰?出來!"

蘭若煙驚詫抬頭,只見房梁之上懸了一人,一身的羅綺白衣,赫然是迷迭!"迷迭!"

"娘娘別來無恙啊!"迷迭嫵媚而笑,柔軟的身體輕盈落下,她移步走向他們.

蘇沐見她接近,忙護了蘭若煙後退一步.蘭若煙不解,蘇沐好像很怕迷迭.這時他低聲對她道,"煙兒,迷迭全身是毒,若非服了她解藥的人,碰過她七日之內必定毒發身亡!"

什麼!?迷迭是個"毒人"?!難怪軒轅澈會突然病重,他與迷迭日日親近,不被毒死才怪了.蘭若煙想到這里,又想到軒轅琛送迷迭進宮給皇帝,原來不單單是施的美人計,思及他的狠毒,她竟打了個寒顫.軒轅琛,你到底是多歹毒的一個人?

"素聞金科狀元蘇沐是風流才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竟連琛王妃都對蘇大人非比一般啊."迷迭淡笑看了蘇沐與蘭若煙,纖纖細指一動,竟發出十幾根毒針來.

蘭若煙眼見不妙,拉了蘇沐就旋身避開,她皺眉道,"想不到迷迭居然連暴雨梨花針都對本宮用上了!"

"哼!娘娘,你還知道自己是'本宮’,那就該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婦,從王府出走後,居然跟蘇打人在此打的這般火熱!請問娘娘將王爺置于何地?!"迷迭瞪了蘭若煙,仿佛她是自己的仇人一般.

"哼,那是我的事,不用你來操心.你不喜歡'本宮’,是因為嫉妒,而不是替王爺不滿吧!"蘭若煙冷然看她,她不忠她並不生氣,因為她跟軒轅琛本就是名義夫妻,何況軒轅琛坐擁三妻四妾,她就算真出軌了跟蘇沐怎樣又如何!

可是來氣的是,蘭若煙對蘇沐,就是精神出軌都未曾有過,更不用是什麼"打的火熱"了.生平最恨被加上無端的罪名,蘭若煙此刻恨不得沖上去教訓迷迭一番.

"你!"迷迭對軒轅琛本就有意,聽聞蘭若煙這麼一,越覺自己被她輕賤了.也是心內升起一股無名之火,她抽了腰間的皮鞭,朝著蘭若煙就揮去.

蘭若煙足尖一點地,飛身躲過,蘇沐拿出折扇,趁著迷迭攻擊蘭若煙的的空當,給迷迭一記重創,不料迷迭反應更快,她一掙皮鞭,那鞭子便一彎,打向了蘇沐!

"心!"蘭若煙一伸手,一條白練自她中飛出,纏住了迷迭的皮鞭.後者一拉,她們二人便成了對峙之狀.

"沒想到王妃也是武藝高強!不過不知跟迷迭比起,不知道誰輸輸贏!"迷迭冷然一笑,施在鞭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幾分.

蘭若煙習的雖是上層武學,但畢竟習來還不到一年,要跟迷迭真的斗起,也得不到太多的便宜.眼下,應當是先甩掉她才是.她一手扯了白練,另一手悄然摸入腰間.急之下,也顧不得什麼君子人了.

眼見迷迭就要攻來,蘭若煙開了腰間那包粉藥一展,白色粉末四散,瞬時迷了迷迭的雙眼.那些本是迷藥,只因迷迭本身就是一個"毒人",因而百毒不侵,沒有被迷暈過去,但在她失去方向的那刻,蘭若煙拉了蘇沐一同躍出窗去,到了屋前卻見蘇沐那匹好馬已倒在地上.

"可惡!"迷迭居然連他們的後路都斷掉了.

這時,官道上傳來馬車滾來的聲響.蘭若煙與蘇沐趕緊奔了去,只見那駕馬車的人竟是蘭若風和慕容子衿!現時,他已經恢複了原來面貌了."是他們!他們趕來了."蘭若煙驚喜呼道.

"妹妹!"蘭若風看到了路邊的蘭若煙與蘇沐,也是一喜.

"快上來!"馬車到了他們跟前停下,蘭若風對她伸出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