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對他無意
咚咚咚……腳步聲跟打雷似的從樓上下來,蘭若煙皺眉看了上面,溫瑥師姐的急性子又發作了."師妹,師傅要去京城!"溫瑥跑到了蘭若煙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興奮地嚷嚷著.

"溫瑥,你要高興怕是找錯人了."老頑童淡笑著從樓上走了下來.

"怎麼會?!京城可是個好玩的地方呢!你都只在我十歲的時候,帶我去過一次!"溫瑥撅了嘴,似乎在埋怨老頑童不該只帶她去那一次.

"問題是,煙兒就是從京城來的,她可是從在那里長大的."老頑童慈笑看著蘭若煙,這個事,恐怕必須要跟她挑明了.

"師傅——"蘭若煙一驚,師傅怎麼會知道她是從京城來的,而且是從在那里長大的!難道他早就知道了……她驚疑地與老頑童對視,對方只是報以她安心的一笑,意思是,你放心吧,我沒別的意思.

"真的嗎?!師妹!你怎麼早點不跟我啊!"溫瑥一聽和吃驚,她對著蘭若煙不停地發問,不過還好她只是問些京城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那里的姑娘是不是都很會打扮?據那里有很多王孫公子喜歡策馬在街上游走是不是啊?還有那個……"

"溫瑥,別只顧拉著跟煙兒話,去街上買些路上要用的東西吧."老頑童無法地看著自己呱噪的徒弟,人女大十八變,這溫瑥怎麼就沒變穩成些呢?

"哦,也是啊!來!師妹,我們去街上買東西."溫瑥拉了蘭若煙就往外走.

"等等,我有些話要跟煙兒,你先去吧,待會兒再她一起趕上你."老頑童難得嚴肅低看著他兩個弟子道.

溫瑥也知道師傅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跟蘭若煙,無可奈何低吐了吐舌頭,就對蘭若煙道,"師妹你要快點,我可是要用輕功去的哦."

"是的.一定的."蘭若煙微笑點頭,她心里莫名感覺有些沉重,總覺得等會兒老頑童要跟她的事,非比尋常.

眼看著溫瑥走遠了,老頑童才看向蘭若煙歎息一聲道,"煙兒,對師傅你不必隱瞞什麼,你的身世我可能比你更清楚.師傅不瞞你了,其實為師從跟你把脈起,就知道是蘭祁風和明月的女兒了."

"師傅您——"蘭若煙不解低看老頑童,為什麼師傅一個江湖中人,會知道蘭祁風跟明月仙子的事呢?就算是蘭若煙本人都是在成年後才知道自己的娘親是叫做明月仙子.

"你娘親是我的……師妹啊."舊事重提,老頑童總覺像有塊石頭壓在心口一般,他將毒君子的事告知了蘭若煙,這些總歸是瞞不了一世的.

"師傅您放心,這些事煙兒不會在意的,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她並非蘭若煙本人,即便是要怪,她也沒有這個資格.

"煙兒,你對琛王如何?"老頑童認真的看了蘭若煙,他必須要清楚蘭若煙跟軒轅琛的關系,因為這關系到他去京城做的事,是否要告訴蘭若煙.

"煙兒遵從先帝的旨意嫁于他,可是……我們並非真正的夫妻."蘭若煙遲疑地回答,她跟軒轅琛的事,其實是她最不想對別人提起的.如果要形容下,她跟軒轅琛建立的這段關系,她真想用"敗筆"二字來形容下.是了,她來到這個新世界,最失敗第一件事就是嫁給了他.

"這麼,你對他並無意?"老頑童聽了,心中不由一喜,這樣的話事就好辦了.

蘭若煙默默點頭,用"無意"應該是最好的詞了吧.她對軒轅琛並沒有多余的感,只是當她這麼想的時候,腦中卻閃過了他擁抱她時的畫面,他的體溫,似乎她現在還能感覺到,他故作溫柔地叫她"煙兒"的聲音在耳邊回蕩.蘭若煙的臉刷地了,天!為什麼她現在想起的盡是他的好呢?

將頭低下,蘭若煙不想老頑童看到她此刻緋的臉,"師傅,現在你可以你去京城做什麼了嗎?"

"煙兒,你既然是王妃,一定見過當今皇後慕容青青吧."老頑童問.

"見過,煙兒跟她以姐妹相稱."蘭若煙等著緩了過來,才抬起頭來看向老頑童回答.

"我受慕容家主之托,要將皇後母子帶出京城."老頑童壓低了聲音對蘭若煙道,此事非同可,一定是要慎重的.

"為什麼?"蘭若煙疑惑問道,慕容青青是皇後,她的兒子軒轅勝是太子,要將他們帶出來,這不符合邏輯啊.

"你既然是琛王正妃,應該知道琛王有謀反之心,如今皇帝病危,琛王很有可能在這個時候發動政變.若是這樣,宮變之時,他們母子必定會遭不測."老頑童沉聲著,"我們是江湖中人,不能參與朝廷的事,但是慕容家主與我乃至交,他親自拜托我的事,我必須幫他."

"師傅您別,您的意思煙兒懂的,只要煙兒能幫上忙的,煙兒一定幫.何況皇後跟我是好姐妹,我不可能見死不救."蘭若煙堅決地回答,她本就不忍心看著慕容青青和軒轅勝死于軒轅琛之手.

"這樣就好.好了,煙兒,我們快去趕找你師姐吧,不然待會兒她回來指不定要發多多大的牢騷."老頑童嘿嘿笑道,又恢複到了不正經的譏誚樣兒.

"是.呵呵……"沉重的氣氛因著老頑童的這玩笑話一掃而空,蘭若煙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若到時真要與軒轅琛正面對峙,她也要拼了命地去保護慕容青青母子,人生在世,不一定只為自己活著,總要為別人去做些什麼的.

老頑童與蘭若煙施展了輕功朝著街上趕去……黃昏的街市上正是人最多的時候,七里鎮並不什麼大的城鎮,來來往往也都是這個鄉里的居民.而這時,一黑一棕兩匹駿馬忽然馳騁而過,路人在驚慌躲避的同時,不禁看煞了那馬上之人.

從干貨店出來的溫瑥隨著人群的關注的地方看去,只見那黑馬之上的白衣男子清俊瀟灑,棕馬之上的青衣男子溫潤如玉.而且看他們那一身的打扮,非富即貴.在這偏遠的鎮上,能夠一睹這"天人"般的存在,還真是有趣呢!

或許是溫瑥的眼神太過灼熱,蘭若風忽然勒住了馬,回過頭來看向溫瑥這邊,兩人一上一下,幾秒的脈脈對視後,他從抽出一個卷軸,唰地展開在溫瑥的眼前,笑著柔聲道,"這位姑娘,請問見到過這畫上的人嗎?"

"嗯?"溫瑥一愣,她開始還花癡的以為這位俊朗公子哥對她一見鍾什麼的.不料居然是來問人的,她也沒多想了,仔細看了那畫卷上的女子,即便不是傾國也該是傾城之色了!好眼熟啊!等等,這不是師妹嗎!?

深呼吸了一下,她抬頭看相蘭若風道,"這位公子,請問這畫中人是你的什麼人啊?"

"她是——"蘭若風本想如實的是自己的妹妹,但看蘇沐對他使了個眼色,又馬上改口了,"她是我的夢中人."反正是自己的妹妹,這麼也沒關系的.

"夢中人!?"不是吧?溫瑥在心里大聲的吶喊,不要這樣啊,她第一次覺得一個男人不錯,這男人居然是來問自己找意中人的!

"是啊,我夢里見了她,從此她就在我心中縈繞難去了……"蘭若風覺得這個理由編著真是有趣,特別是在看到面前的女子因為他的話,臉上浮現出的有趣表時,愈發編的起勁了.畢竟美麗的女人將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是男人都會中成就感泛濫的.

"風,我看她應該沒見過煙兒,我們還是先找個客棧住下吧."蘇沐見一直就蘭若風在滔滔不絕,終于還是忍不住打斷了自己的好友.

"啊,的也是.那打擾姑娘了,回見哦!"蘭若風瀟灑策馬離開,還故作多地對著溫瑥擺手告別.

于是,兩大駿馬美男在溫瑥眼前帥氣退場,只是人走了,溫瑥的心卻久久……根本就平靜不下來嘛!就是江湖前三的璧人劍慕容子衿估計跟那白衣男子站在一起都要遜色了.

"師姐!"蘭若煙忽然從背後拍了溫瑥一下,嚇得她猛地跳了下.

"哎呀!你嚇死我了!"溫瑥回頭看相蘭若煙.

"看你老看著街口發呆,想看看是不是魂被勾走了."蘭若煙捂嘴輕笑,老頑童也跟在她後面,不停地上下打量了溫瑥,總覺才一會兒不見,自己的徒兒就有些地方變了.

"啊呀,你們兩個老盯著人家看做什麼啊?!"溫瑥被盯的耳根發燙,她自己也心虛,她怎麼好意思跟他們她對那白衣貴公子一見傾心呢?

"好了好了,不看你了."蘭若煙也是女子,自然多少了解些溫瑥的心思,于是出來幫她打了圓場,"我們還要買些其他的東西吧,去那家店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