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拜師
蘭若煙目視著她離去的身影,不自覺地露出了笑容.老頑童,這個名字她好像在哪里聽過,不過既然他能有辦法抑制自己的寒毒.而自己的寒毒不知道什麼時候發作,如果像這次一樣,那麼她不一定有這麼好的運氣.

心中斟酌了一番,恢複了女子裝扮,走出了門.

窗外有暖意的陽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就剛剛經曆了一番水深火熱的人來,這樣的光線,很舒服.不自禁的閉上眼睛,張開雙手,擁抱這一片溫暖.

不遠處,有一雙眼睛定定的盯著這張明媚的臉,穿透了時間和空間,看向了很遠的時光,曾經有一個女子,也曾經這樣喜愛陽光,這樣張開雙手享受這明媚陽光.

或許是這目光太過熱切和空靈,蘭若煙即使閉上了眼睛,還是感覺到有人在看她.猛地睜開眼望過去,見一位老者面容豐富的看著自己,又好像是看自己背後.見自己望著他,還是沒有轉移目光.

她不由有些懷疑他到底是在看哪里,轉過頭看向自己背面,"什麼都沒有啊,到底有什麼可看的?"

她這一嘀咕,卻了出來,老者聽到這句話,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姑娘,感覺好些了沒?"

蘭若煙一聽,知道他就是溫瑥的師傅,尋思著剛才的想法,突然跪了下來,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她也是見過他的身手的,拜他為師闖蕩江湖,實在是很有保障.當然,她不會傻傻的將自己的想法出來.

老者愣了愣,道:"你要拜我為書師?"他是想守著她,保護她的安全,就因為她是明月的女兒,她突然間就要自己收她為徒,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是.徒兒身上的寒毒是從母體帶出來,很多大夫都束手無策,只有師傅一眼就看出來了.我想跟著師傅,以後自己的身體,自己就能學會調養."這樣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也不用擔心自己的身體給關心自己的人造成負擔.

"既如此,也罷,你就還跟著我吧!我一個老頭子,多一個人作伴也好,只是你什麼時候想走,我不會攔你."他會將她想學的東西都傾囊相授,也算是盡了和明月師兄妹一場.更何況,追溯起來,她叫自己一聲師傅也不為過.

"多謝師傅成全!"蘭若煙正正經經的叩了一個頭,道.

"好耶~!那我以後就多了一個師妹了,終于不用每天對著師傅這麼無聊了!"溫瑥不知道從哪里蹦出來,扯著蘭若煙一臉笑意.

"你有沒有想去哪里,或者是未完成的事."老頑童開口道,蘭大將軍的女兒蘭若煙嫁給了當今王爺,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雖然他人在江湖,不代表朝廷里的事他不知道.他這是在提醒她

這次出門,她也是一時意氣,並沒有確切的目標.這個世界,她了解的不多,不知道去哪里,跟著他們還能見識到一些自己一個人瞎闖見不到的東西.

"徒兒無事一身輕,只是想跟著師傅闖蕩江湖,這就是徒兒出來的目的."她不會隱瞞他一些什麼,但是也不會可以多,關于自己的身份,人越少知道越好,如果有有心人利用自己的身份做一些什麼的話,到時候反而會牽扯到更多的麻煩.

老頑童見她態度如此篤定也不多問,畢竟他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雖然沒有本人的證實,但是他相信自己不會看錯.

"師妹,以後有什麼困難找師姐,師姐一定第一時間沖過來幫你!"溫瑥拍了拍胸脯道.

老頑童見這一幕,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的師兄妹,笑著道:"是啊煙兒,有什麼找你師姐,你師姐那一張嘴可是最得理不饒人的,連師傅也不過的……她跟了師傅這麼久,師傅還沒見有什麼人可以從你師姐那里討到什麼便宜."

"哦~!我想起來了,師姐,你曾在燈會上奪取寶盒的那個人,對不對?!"而師傅就是那個在酒肆喝酒的老者,難怪自己一開始的時候會有些眼熟.

"你怎麼知道?"溫瑥有些疑惑.

"我那時候躲在一邊看熱鬧啊,那麼多人,我才不願意去擠,然後就見師姐聰明力壓群眾,連離去都很瀟灑呢!"蘭若煙笑著道.

"原來那個時候你也在,難怪你先前會見過我.我還不是為了那朵雪蓮,百年難得,我見師傅的藥材里還差這一味藥,就動手拿了,免費的,不要白不要!"完得意的揚了揚眉.

"只是你怎麼知道那盒子里是雪蓮?不會是其他什麼東西?"她在暗處聽別人每年盒子里的東西大家事先都不知道,是後來獲勝者揭曉答案.

"這個是我事先就打探好的,不然怎麼可能那麼巧?而且這個穆老板腰纏萬貫,每到這個時候總會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辦每年的燈會,我只是事先為了好玩又有東西拿就參加了罷了."溫瑥露出狡黠的笑容道.

原來是這樣,蘭若煙點了點頭,難怪會在那里碰見他們,如果不是穆老板的雪蓮吸引了她,可能那天晚上,她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可以碰到他們了,這麼來,穆老板還在冥冥之中,幫了她一個大忙.

"師傅,接下來我們去哪里?"蘭若煙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們四海為家,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師妹,你跟著我們怕是要受些苦了."她有些擔憂,想起師傅所,那麼她就是官家姐,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受得住這份苦.

蘭若煙似是看出了溫瑥的困惑,道:"我可以的,師姐.不要把我當成弱不禁風的閨閣姐,我沒有那麼弱.因為寒毒,從就練了一些內家功夫,雖是皮毛而已,但是自保還是可以的."

溫瑥圍著蘭若煙轉了一圈,很是懷疑的搖了搖頭,表示十分不贊同她的話.

蘭若煙有些無奈道:"上次是大意被人下了藥,導致自己沒辦法抵抗,下次我會心的.不過,不是還有師姐您和師傅嘛,我對你們很放心啊~!"

很是俏皮的話,從蘭若煙的嘴里了出來.老頑童笑著:"世人都叫我老頑童,還不是每天對著你們這些古靈精怪的年輕人,感覺自己越活越年輕了……"

蘭若煙每天跟著老頑童游曆,自己原本一個人的旅途變成了三個人,完全沒有了那時的枯燥乏味,反而很有趣.

師姐是個很有個性的女子,愛打抱不平,哪里有不平,她就會在哪里出現.往往和人爭得面耳赤都要將事弄個水落石出,就算是到後來是自己理虧,都會毫不相讓的爭執著,直到對方認輸甩而去,每每到這時,蘭若煙和老頑童就會在一旁笑看著,不置一詞.

溫瑥是個直性子,但是好面子,不肯承認自己錯,但是見老頑童和蘭若煙笑她,還是會有些不好意思,氣鼓鼓的嚷嚷道:"不許笑!"每當這個時候,蘭若煙會忍不住笑得更大聲,因為這樣子的師姐很有趣.

時間過得飛快,她完全忘記了自己到底出來了多久.拜師以來,她每天都過得很充實,雖然偶爾風餐露宿,但是這些在蘭若煙眼里看來完全不值得一提,她從來就不是追求物質享受的人,她追求的是一顆真心.

老頑童偶爾會在她不經意的時候教給她一些東西,讓蘭若煙活學活用,一點兒都不刻意.蘭若煙玩得很開心,師傅的孩子心性,師姐的好管閑事,每天交織在她的生活當中.王府的一切仿佛已經漸漸離她遠去了,她都快要忘記自己所住的庭院,忘記了後院那些勾心斗角的女人,爭得頭破血流只為那個男人能多看自己一眼.那樣的生活終于離遠去了,可是心底的那個人呢?

蘭若煙偶爾的時候回想起軒轅琛,那個在別人面前總是板著臉制造低氣壓的男人,而面對自己的時候,總是會被她氣得暴跳如雷.還有蘇沐,如沐春風般的男子,一看到他就會想到NO.2,她的心就不能夠平靜下來,他過得好嗎?沒有自己的無理取鬧,他應該會自在些吧?

"在想什麼呢?"溫瑥見蘭若煙一個人呆呆的望著前方,湊過來道,剛剛又去多管閑事去了,的她一番口干舌燥,這不端了一杯茶解渴.

蘭若煙回過神來,看著臉彤彤的溫瑥,忍不住將手湊上去捏了一下,道:"師姐,你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有多可愛,好像咬一口!"

前世平常的一個玩笑,的溫瑥臉起來,細聲道:"沒大沒,我是你師姐你還打趣我!"

平時口齒伶俐的女子在蘭若煙面前一下子女人,蘭若煙哈哈大笑起來.

"好啊!你還笑我!"溫瑥不甘,湊過去和蘭若煙打鬧起來.

老頑童看著她們打鬧,嘴角彎出一抹弧線,欣慰的摸了摸胡子,連眼角都帶著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