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暗算
"此舉這是與眾同樂時,突發奇想,若是真有奇人,到時能為我所用也不錯."穆老板神色莫測的笑了下,道:"第三局比賽,將寶盒放在……"

"怎麼還沒出來,到底哪幾人入圍?真真急死人了."底下一人等的有些焦急,急急的道.

其他人沒有話,若有所思的想著剛才的茶藝,低頭琢磨著,那人見自己的話得不到人附和,摸了摸頭,也不話,在那里等著.

"看,出來了!"眾人隨那人提示看去,只見中年男子笑吟吟的走出來.

"穆老板了,剛才的比試,參加者將得到來茶茗做事的機會,而第三場比試,為了讓大家都有機會參加,只要想要參與的都可以!"

話音一落,場面沸騰起來了!先前還有遺憾的,歡呼起來.而後來入圍的也面帶喜色,畢竟能在茶茗做事,不是那麼容易就有這個機會,穆老板要人的要求從來嚴格,但是只要一被選中,這一輩子都不用愁了.

"下面安靜一下,第三局比試就是這個,只要你們誰能將寶盒拿下來,這個寶盒就是誰的!"

眾人一聽,立刻興奮起來,人擠人,一個個爭先恐後,生怕錯失良機.只見眼前一根細細的竹竿,竹竿的頂端,寶盒赫然就立在上頭.眾人一哄而上,有便宜,大家通常都是一哄而上.

蘭若煙突然想到以前在超級市場,哪里有特價促銷,人潮也是一樣的擁擠,只是這個更為壯觀.

有人欲要將那竹子傾斜,讓寶盒自然墜下,只是竹子四周站立的莽漢,一手擋住了身形,不讓你有機會得逞.

"大家先不要急,話我還沒有完.不能損傷竹子;不能將竹子傾斜,彎曲;更不能用武功,徒手將寶盒從竹子上拿下來的,寶盒就屬于誰!"穆老板想出的主意,他也覺得好玩,只是不知道誰能完成.

這句話才完,大家立刻就安靜了下來,這不是魯莽就可以辦得到的.再抬頭看那根又長又細的竹子,頂端的寶盒在月光下和燈影中越發的讓人垂涎.

只是,既不能彎曲竹子,也不能用輕功,竹子也必須沒有損傷.竹子立在空曠的場地中央,完全沒有高樓可以讓自己爬上去.人群漸漸散的開了些,似乎這樣更能想出好的辦法.

蘭若煙這時也是摸不准穆老板到底想做什麼,只能是財大氣粗,想些整人的法子供自己娛樂.前世的有錢人也是這樣,每天變著法兒玩,這個穆老板,也差不到哪里去吧,只是玩的手法要正大光明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有的站在竹竿旁,抬頭思索著;有的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在地上圈圈畫畫著,想要找些靈感;還有的人三五一群的像看研討會一樣,神專注的討論著什麼;更有年長的抱著自己的孩子,在一旁閑磕.蘭若煙看著這一群精神充沛的人,再抬頭望了望那個盒子,究竟是什麼既然有這麼大的吸引力,讓這些人這麼晚了還守在這里不肯離開.

中年男子開始還興致勃勃的等著見誰能做到,可是等了這麼久,再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咳嗽了兩聲,道:"有沒有人相處辦法的,沒有人的話……"

話音未落,一女子大聲喝道:"我來!"

眾人聞聲皆望過去,見是一名美貌女子,衣衫飄飛,不由輕笑,待看到腰間的佩劍之後,知曉這不是普通人家的姐丫鬟,而是江湖中人,便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中年男子見多識廣,只是禮貌的笑道:"這位姑娘請."

蘭若煙也有些好奇,想知道這女子會用什麼辦法將寶盒拿下來.

女子神色專注,腳步輕移,就到了竹竿旁邊.纖纖玉手剛要觸碰竹竿,立馬就被人攔下.

她收回手,只到:"我只聽不能使竹子有所損傷,不能彎曲傾斜,並不是不能碰吧!"眼睛直視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聞,沉吟了一會兒.揮了揮手,讓守衛退下,道:"姑娘請便."

她兩手握住竹竿,輕輕的抬起竹竿,穩住竹子,沒有半點傾斜,慢慢移動步子.眾人見她抬起竹子,不知道她有何用意,只是慢慢跟著她走,一探究竟.

"茶茗"臨江而建,橋流水,青磚木屋,乘船泛舟,品香茗茶十分有意境.女子握住竹竿,慢慢的往水邊走去,來到江邊,將竹子輕輕地往水中放去.只見竹子不歪不斜的沒入水中,而竹竿頂端的寶盒越來越近,觸手可及.

眨眼工夫,女子將寶盒穩當的拿在手中.露出滿意的微笑,一抬手將竹子從水中抽出來,立在岸邊道:"多謝穆老板饋贈,這盒中的雪蓮女子就拿走了,多謝!"完,盒子一開盒,眾人只瞥見盒中靜躺著的雪蓮,還來不及贊歎,女子已經不見蹤影.

蘭若煙往女子離開的方向望去,不由歎道:"好快的身影,就算是自己恐怕都不會是對手."

再看看人群,三三兩兩的散去,熱鬧看完了,也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孩子在河邊開心的玩著燈籠,大人們帶著這一番見識安然離去,只是台上的中年男子見了這一幕,馬上往後面走去.

"主人,您看……"中年男子問道.

"沒關系,只要盡興就好,其他的不必在意,只是這盒雪蓮……"

中年男子等了半天也不見主人發話,原來人已經離開了.

看完燈會回到客棧,蘭若煙看著高懸的明月,想著剛才那女子似乎是知道盒中的東西有備而來,不由有些奇怪,只是一晚上的折騰,實在是有些困了,回到房間後,就睡下了.決定明天繼續往南走,一路見識下去.

清風明月,軒窗朱戶,夜空中的烏云忽的遮住了那彎明月,大街巷沉寂在一片夜色之中,一晚上熱鬧的燈會結束,人們已沉沉入睡.夜,安靜地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得見.蘭若煙睡得一臉香甜,黑發鋪滿了枕邊.

"娘的!等了這麼久,終于等到時候了,不然老子可要困死了."一男子粗噶的聲音響起,盡管可以壓低了聲音,但是在寂靜的夜晚依然有些突兀.

"聲點!等干完了這事,到時候有你享受的!"一男子提醒道.

"好了!都給我安靜,聽少爺我的指揮!"陳萬佳語氣不耐的道,他還是第一次干這麼偷雞摸狗的事,以前做什麼不是光明正大的,只是這一次,這子讓他有所忌憚了,他必須的保證這一次的行動萬無一失,就算是做賊又如何?

一揮手,一黑衣人上前,手指輕輕地在窗口戳了一個孔,見床上有人躺在那里,床邊的靴子立在那里,邪笑了一下,從懷中掏出一管東西,往嘴邊輕輕一吹.

蘭若煙正好夢正酣,突然鼻子動了動,嗅到了空氣中不同的氣味,以為身在夢中,可是聞著聞著,為什麼很累很想睡,察覺不對,心中警鈴大作,這是迷香?!

想要屏住呼吸,可是一部分的迷藥已經吸了進去,感覺渾身有些癱軟,干脆假裝昏迷過去.

外面幾人黑巾蒙面,捂住了口鼻,為首的男子,側讓了身子,輕聲道:"你們先過去看看!"對于蘭若煙,陳萬佳還是有些心有余悸.

後面幾人,上前打探,見床上那人沒有半點動靜,知道藥效發作,道:"少爺,那子已經昏過去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陳萬佳黑巾中露出來的眼睛閃爍著笑意,打了個響指,立刻有人心領神會,走到床邊當起了搬運工.

蘭若煙迷糊中聽到了有人走向床邊的聲音,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想要起來反抗,只是男子早有准備,一下子察覺過來,湊過一個鼻壺在蘭若煙一晃,蘭若煙感覺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模糊,昏了過去.

男子扛起躺在床上的蘭若煙,准備離開,但是感覺背後一片綿軟,將她放了下來,趁著月色的光亮,仔細打量了一番,道:"公子,您過來看看."

陳萬佳正准備抽身而退,聽到這一聲,不由嚇了一跳道:"大呼叫什麼!嚇著本公子你擔待得起麼?!"邊邊往蘭若煙身邊走去.

陳萬佳蹲下身子,看見躺在地上披頭散發的蘭若煙,唇齒白,巴掌大的臉,下巴尖尖的,怎麼看都是一個美人,怎麼會是男人?難道自己弄錯了?但是看著一張臉,分明就和那天挑釁自己的人有些相像,看著美色當前,不管是不是,他都要定了.

若無其事的站起來,道:"還愣著干什麼?!等人醒來還是!快走!"嘴邊露出一絲浮笑,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碰到個大美人,看來老天爺對他很是厚待.

悄悄溜出門,將蘭若煙扔進後面的馬車,陳萬佳道:"往西郊別墅,少爺我想到新玩意了."

馬車在寂靜的夜晚咯吱咯吱的響著,蘭若煙仿佛是在睡夢中,對外界沒有半點的知覺,靜靜的躺在馬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