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燈會
大型的舞台兩端,兩只大大的旋轉燈籠高高掛著,里面一幅幅各色的畫隨著燈的旋轉而轉換.蘭若煙不想擠在這人群里,在一旁的大樹上尋了一個地方,找了個舒適的位置躺了下來.

乍一看這工藝,蘭若煙的詫異了一下,不知是什麼做成的,古人雖然在思想上落後了些,但是其他方面還是不容覷的.

春秋戰國時的魯班,造紙術,指南針,印刷術和火藥,這些現代化世界依舊在用的東西,還都是古人發明的,現在的人只是在那時的基礎上加以改進罷了.

"今晚是我們鎮里一年一度的大型燈會活動,老規矩,只要有誰過了三關,就能得到這寶盒里的東西."一個滿臉富貴的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響起.

聲音一落,下面的眾人一片歡呼.蘭若煙有些納悶,這不是沒是什麼東西嗎.那些人那麼激動做什麼,好像已經看透了里面是什麼一樣.好奇心一起,更加專注的注視台上的一舉一動.

"不知道穆老板這次准備了什麼好東西,聽每年的東西都不重複,而且極其難得,不知今年會是什麼好東西?"一人道.

"是什麼不知道,但是絕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肖想的.穆老板每年都換著花樣考大家,這次不知道又會出什麼點子,前幾年斗詩,飲酒都試過了,不知今年……"

"大家靜一靜!"台上的中年男子笑得一臉的從容,道:"大家先不要激動,這里面的東西,我先不公布,等最後的贏家來告訴大家.今晚的題目是猜燈謎!"

話還沒落,眾人便開心的大叫起來,比起往年,燈謎可以是最容易的,一個個躍躍欲試,想要一舉奪魁.

"現在,我們給在場的每一位發一個燈籠,每一個燈籠里面都有一個謎語,字謎,物謎都有,到時候大家將想到的答案寫在背後,一炷香之內交給我,答對的人就可以參加下一輪的比賽."完笑著一揮手,立刻有人從舞台後面走出來,一手提著許多燈籠出來.

蘭若煙看著自己藏身的地方,再望望那人山人海,蠢蠢欲動的心有些動搖了,本來張開的兩只手想要跳下去參與其中,現在兩手一縮,老實的呆在樹上不動.

在場的人每人面帶微笑的拿著燈籠,左瞧瞧又看看,不知道這紙條藏在哪里.有魯莽的人直接就戳破了燈籠,蠟燭燒著了燈籠,差點燒著了自己的手,慌得扔下,拿腳將火苗踩滅,一地的黑乎乎的東西,哪里有什麼紙條.

其他人一見,哪里還敢那麼魯莽,端著手中的燈籠仔細研究起來.剛剛那人明明的是紙條藏在燈籠里,這會兒怎麼卻不見,會不會是剛才不下心燒成了灰?更有人直接將眼睛湊過去看里面是不是藏著東西.

蘭若煙見這一幕,笑了起來.紙條一定不會在燈籠里,今晚是大型燈會,如果一個個將燈籠扯破,那還算哪門子的燈會?但是紙條肯定有個藏身之處,不在那里的話,只有一個地方可以藏了,蘭若煙雙眼鎖定燈籠的手柄,圓圓的竹管,不出所料的話,應該是空心的.

眾人埋頭苦思的時候,蘭若煙見一女子已經拿著手中的紙條徑直的往台上的方向走去了.其他人見狀,紛紛抬起手中的手柄,輕輕一扯,折疊的十分整齊的紙條顯露了一角.恍然大悟般匆匆扯出來,又是一番冥想.

台上的中年男子見狀,一邊點頭一邊滿意的笑了.蘭若煙不由想到,這人不僅有錢,還愛搞惡作劇!

"咳咳!大家想好了沒有?一炷香的時間到了,請想好的將答案拿到台上來,我們馬上要進行第二輪."台上的開始發話了.

一聽這話,台下的人惋惜的,歎氣的,高興的,什麼表都有.

"好不容易碰到一次自己有點把握的,沒想到出了這一出,就只有盼明年了!"男子惋惜道.

"我就想沒這麼簡單,沒想到還藏著這一招,好玩!"

"第二局開始!剛剛答對了的,請到這邊來."

幸運的為數不多的幾位,自信滿滿的走到一邊,但這里依舊站的滿滿的,老人孩,看熱鬧的都圍了上來.

"這二局,斗茶!"

話音一落,眾人皆嘩然,茶文化在夏啟王朝盛行,家家戶戶都愛喝茶.但是斗茶只是有錢有閑文化的一種"雅玩",他們平時連看看都是難得,今天能夠親眼所見,皆一副感興趣的神,不知是單單為了那個神秘的寶盒.

"斗茶內容包括以下三個方面:斗茶品,行茶令,茶百戲.參加斗茶的人,各自獻出所藏的名

茶,輪流品嘗,已決勝負."笑呵呵的完,目光略有些期待的看著下面的眾人,主人好茶道,如果在此中有人發現一些好玩的東西,那也不枉今日的盛況.

比賽的內容包括茶葉的色相與芳香度,茶湯香醇度,茶具的優劣,煮水的火候的緩急等等.斗茶要經過集體品評,以具備上乘者為勝.

斗茶的場所,一般多選載比較有規模的茶葉店.這些店大都分前後二進,前廳闊大,是店面;後廳狹,兼有廚房——便于煮茶.雅潔的內室或花木扶疏的古舊庭院,或臨江,近西湖的,便都是斗茶的好場所.

"那我們去哪里比試?"其中一個人大喊道,在這里是絕對不好比試的,沒有那個條件.

"大家稍安勿躁,剛剛勝出的幾位有什麼需要准備的,有一炷香的時間可以准備,這一輪比賽,我們將到臨江的茶茗比試."中年男子完,對著舞台的一邊輕輕點了點頭.

眾人興致滿滿,一點兒也不因自己失去奪寶的機會而有些泄氣,一聽這話自動自發的散開了,往"茶茗"的方向走去.

蘭若煙在樹上呆得久了,伸了個懶腰,正准備離開.突然見剛才第一個找到燈謎玄機的女子,往一旁的酒肆走去,神色自若,似乎根本就沒把比賽放在眼里.不對,不是不把比賽放在眼里,而是根本就沒必要准備太多,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見她在一嗜酒的老者對面坐下,手舞足蹈,繪聲繪色的著什麼,神采飛揚,十足的孩子氣.只隱約聽到女子寶盒中她志在必得.

參賽的幾人已經趕到了活動現場,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圍觀的群眾更是將這一塊地方圍得水泄不通.蘭若煙仗著自己身手靈活,側著身子找了一個相對寬松一點的地方站定,隔得不是很近,但是剛好能看見他們斗茶的全過程.

備,洗,取.幾個人熟練的動作不分上下,蘭若煙不禁感歎,這真的是崇尚茶風的國家,連普通的市民階層都能將煮茶的手藝學的這麼好.

沏,水緩緩的注入茶杯,茶葉在流水注入的一刹那翻滾起來,打了幾個跟頭,舒展開來,又緩緩沉入杯底,有些漂浮在上面.一時間茶香四溢,眾人聞香,貪婪的聞了起來.

"鐵觀音!"一人發出贊歎.

"武夷山的大袍!好香!"一人忍不住歎道.

……

斗茶的勝負,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湯色,茶水的顏色."茶色貴白","以青白勝黃白".二是湯花,即指湯面泛起的泡沫.湯花泛起後,水痕出現早者為負,晚者為勝.

中年男子一一走到參賽者面前,先細細看了茶色,以掌為風,茶香四溢,迎面撲來,鼻尖輕嗅.端起茶杯,慢慢啜飲起來.沒有出聲,不細看他的表,看不出來有何不同.只是淺嘗一口,稍稍停頓了下,放下了杯子,往另一邊走去.如此往複,偶爾發出一聲驚歎,但是之後又消聲不話.

有一句話叫"聞香識女",眾人雖未嘗茶,但是聞這味道,也知道其中幾道是上品.

此時無聲勝有聲,參賽的幾人見自己的茶藝沒有得到好評,一下子神經都緊繃了起來.目光隨著中年男子的移動而轉動,但看他始終不發一,不禁一個個面露疑色,摸不准他的想法.

輪流試喝一番,他走到中間,道:"請各位稍安一下,結果馬上出來."抬手教人將這些茶撤走,自己也往後台走去.

內間,穆老板端坐在簾後,道:"有沒有好的?"

中年男子畢恭畢敬的彎了一下腰,道:"主人預料的不錯,在這其中卻有些對茶藝研究頗為正道的人,但是若讓奴才有些訝異的就是這個了."完,變魔術般的將帶過來的那壺茶拿了出來,倒在茶杯中.

穆老板從簾後探出身來,有些發福的身子,雙眼放著精光,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下去.細細品味一番道:"湯花細勻,緊咬盞沿,久聚不散,這是湯花的最佳效果.果真是有兩下子,其余的有何特色?"

"奴才以為,沒有哪位可以比得上這味茶,主人一定會喜歡."中年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