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迭妃
"怎麼?不出話來了,還跟母後撒嬌呢?你哦你,什麼時候少讓我操點兒心才好."太後愛憐的點了點她的鼻子道.

軒轅澈長得像太後,俊美的同時帶了點兒妖媚,在容貌上繼承了太後的美貌.軒轅琳和太後有些相像,但是眼睛和臉部輪廓又不太相像,可能是和先皇相像也不一定.蘭若煙心里想著,對于皇家的優良血統,那麼好的基因里長出來的苗子,還真沒見過長得丑的.

"在母後面前,琳兒永遠要當孩子,就讓母後給寵著."軒轅琳將頭埋入太後懷里.

太後以指為梳,在她那滿頭烏黑長發上輕輕來回擺弄著,表從未有過的溫柔.

皇家,親可能是有的,可是卻是很吝嗇,只給了自己的孩子.在自己孩子面前是慈愛的母親,而在別的嬪妃的孩子面前便化身冷酷無的後母,為自己孩子鋪路的同時,趕盡殺絕,毫不留,即使滿手鮮血.

"皇祖母千歲,母後千歲,皇嫂吉祥."一個的身影跑跳而來,但是在看見眾人的之前還是及時刹住了身子,有模有樣的請安道.

雖然軒轅勝的年紀還,但是皇家的規矩甚嚴,尤其是對下一代儲君,更是不能有半點馬虎.平時在蘭若煙面前,他好不容易才恢複正常孩該有的緒,而在這里,他不得不把他儲君的樣子展示給眾人看.

"太子來了,可是已經下了早課?"太後恢複了一臉嚴肅的表,推了推軒轅琳,讓她有當公主的樣子.

私下里太後可以嬌寵他們,但是在平時,她很注意自己的行,可以是給軒轅勝樹立榜樣.孩子是很容易有樣學樣,她要將軒轅勝培養出來,是用心良苦的.

"回皇祖母,是."年紀一副大人模樣,那樣子在蘭若煙眼中有不出的乖覺,和平時在她面前的勝兒判若兩人,不由輕笑了起來.

"勝兒,不認識我了嗎?"軒轅琳從太後懷里將頭探出來,端坐了身子,笑問道.

好年輕的漂亮姐姐,軒轅勝歪著頭,仔細打量著,半響沒出聲,兩只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煽動著,求助般的望著蘭若煙和慕容青青.

太後原還想保持著她嚴祖母的形象,但是看著如此萌的軒轅勝,也立即破功了,笑道:"勝兒連皇姑姑都不認識了嗎?"出聲提醒.

"母後!您急什麼,或許勝兒再想想就認出來了,看的您……"軒轅琳有些不甘心的道.

軒轅勝是見過軒轅琳的,但那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時他才四歲,又加上一年沒見過軒轅琳,一下子沒認出來是有的.聽這麼一提醒,當即甜甜的喊了一句:"皇姑姑!"聲音好不清脆.

聽得這麼一聲,軒轅琳跑下來,一把抱住軟軟的的軒轅勝親道:"還是勝兒好!沒有忘記你可親可愛的姑姑!"

勝兒猝不及防,只騰出兩只手在空中胡亂的抓著,弱弱的擠出幾個字:"姑姑,您……把勝兒勒得呼吸……不了了."

軒轅琳抱著勝兒又親又晃的,哪能分出心思聽他突然間冒出來的這微弱的斷斷續續的一句話,一個人兀自的沉浸在興奮之中.

作為母親的慕容青青,從軒轅勝來到這兒,眼睛的視線就沒有離開過他,這一會兒看他那臉憋得的,忍不住上前去將兩人分開來道:"好了,琳兒,勝兒都被你抱得喘不過氣來了.你先松手."

蘭若煙可是兩次領教過這位公主的手勁,還真不是一般的用勁,也走了過去.

上座的太後也是知道軒轅琳的手勁的,一高興就沒得個輕重,發話道:"琳兒,別胡鬧了,心別把勝兒憋壞了."

聽到這麼,軒轅琳才一把松開勝兒,看著家伙剛剛確實憋得很辛苦,有些不好意思的著:"勝兒不要怪姑姑,姑姑一時太興奮了所以才太大勁了些."

重獲自*的軒轅勝,刷的轉身撲到慕容青青的懷里,平靜了一會兒,才重新露出一雙眼睛打量這個姑姑,看對方的尷尬模樣,知道她也不是故意的,慢慢從母親懷里站起來,走到一臉被遭嫌棄的軒轅琳面前,道:"沒關系的姑姑,勝兒沒事."

完還特意跑跳一番.

太後在上座看著下面的嬉鬧,清了清嗓子道:"好了,沒事就好.琳兒,你也該改改這個沖動的壞毛病了.到時候,不知道又要鬧出什麼事來."

軒轅琳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聲的道:"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的."

太和殿,軒轅澈對著一摞一摞堆積如山的奏折一副苦大仇深的表.偌大的養心殿,值班的太監大氣都不敢出的守在一旁,不敢發出半點兒聲音引起夏啟王朝天子的不愉快.

一個個戰戰兢兢,人人自危,陛下的怒氣,不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承受得了的.大殿里始終彌漫著一股低壓,沒有人不怕死的敢打破這個平衡.

"咚咚"門被敲響了,軒轅澈聞聲不自覺地慫了慫眉頭,默不作聲.

里面的值班太監一個個見皇上沒有發話,只得面面相覷,不敢越雷池半步,像木雕一樣站在那里.

而門外的人半天聽得里面沒有發出一丁點兒聲音,不由有些著急,但是又不敢讓外面的主兒等得太久,硬著頭皮又敲了兩聲.還沒等里面有什麼聲音發出,立馬開口道:"皇上,迭妃娘娘求見."

軒轅澈正被政事忙得焦頭爛額,這個時候又聽見外面不怕死的又再那兒敲門,心中的怒氣就要爆發,剛想破口大罵,但聽見那句迭妃娘娘求見之後,心中的怒氣去了大半,但是郁結著的眉頭還是沒有半點放松的景象.

"進來."只冷輕的吐出這兩個字,殿內的人不由齊齊的一下子松了一口氣,互相對視了一眼.

"吱呀"一聲門開了.嫋娜的身影緩步而來,姿態萬千,淡紫色的裙擺長長的拖在大理石地板上,一直越過門檻.女子頭頂著朝天髻,更加顯得脖子白皙修長,淡粉色的腮,始終帶著盈盈笑意,手中端著托盤,徑直走到軒轅澈的面前,盈盈一拜,口中道:"臣妾給皇上請安,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似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美人楚楚,哪能無動于衷?

"愛妃不必多禮,你們都下去吧."軒轅澈快步上前,一手將美人攬在懷里,側頭對著殿內的太監道.

那些神高度緊張的太監們,一聽這話,立刻就反應過來,齊齊下跪道:"奴才們這就告退."低下頭,不敢抬頭,一溜煙兒跑了.

迷迭在軒轅澈懷里輕笑道:"皇上,您看他們比兔子跑得還快呢!"掩嘴輕笑道,不出的嬌媚.

"愛妃的媚態,哪能讓他們看去,你呢?恩?"軒轅澈加深了手中的勁道,將迷迭一帶,就讓她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皇上~"迷迭順勢倚在軒轅澈身上,不滿的咕隆了一聲.

"愛妃還害羞?真是可愛."看著露在頭發外面白皙的耳朵,軒轅澈忍不住喉頭聳動,細細啃咬著."怎麼想起過來了?"一邊啃咬,一邊輕輕地著.

迷迭被他咬得有些意識渙散了,一聽這話,輕輕推了推他,見沒有半點動作,不由發出聲音來,一手堵住他肆意妄為的嘴,道:"皇上,臣妾是來給皇上送點心來的,臣妾親手做的,皇上一定要嘗嘗."

"哦?是愛妃親手做的,朕可要好好嘗嘗."罷在迷迭脖頸上啃了一口,才抬起來,松了手中的勁.

迷迭看軒轅澈不再緊箍著不放,掙脫出來,走到案邊,將自己親手做的芙蓉酥端到軒轅澈面前,"皇上嘗嘗看."一邊著,一邊用銀筷子輕輕夾住往他口中送去.

芙蓉酥色澤金黃,外酥內軟,外表看起來就極具賣相.

軒轅澈十分配合的張開了口,咀嚼起來.隨著吃到最後,臉上的不愉之色越來越濃.迷迭滿懷信心的看著軒轅澈吃著,可是看那表越來越不對,疑惑的夾了一塊就要往嘴里試去.

軒轅澈看見她的動作,張口就把那酥給搶過來,得意洋洋的咀嚼道:"入口後唇齒留香,酥脆可口,愛妃好手藝."決意不再逗她,誇贊道.

"皇上嚇死臣妾了,臣妾以為做的很難吃,皇上才那個表呢."完,將軒轅澈那個表十分生動的模擬了一遍,逗得軒轅澈哈哈大笑.

"朕是怕愛妃太過得意,這才想要逗弄一番.現在看來,效果不錯."故做嚴肅的道.

"既然皇上吃也吃過了,臣妾就不打擾皇上處理政務,臣妾先回去了."低垂著頭,軒轅澈看不清楚她的表.

軒轅澈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放松一下,找個借口不用理會那些煩心事兒,哪能讓她這麼快走,一把將她扯回自己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