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風波終平息
兩個人的僵持,在侍女進來通報蘭若風,蘇沐門外求見時,才算結束了.軒轅琛領了蘭若煙來到大廳,蘭若風一見他們出來,便快步上前問道:"怎麼樣?"

"息事甯人."軒轅琛淡聲回道,看了身邊的蘭若煙一眼,又望向蘭若風,"煙兒不會有事的.那兩個侍女,我也想好處置辦法了."

"那春夫人婢女怎麼樣了?"蘭若煙聞,驚疑地問道.

"妹妹你就別操心這個了!如果事被外人了,那只會引來更多的麻煩!"蘭若風蹙眉,語氣稍顯重了些.

"是我的錯."蘇沐垂了眉目,如果不是他心急表愛,也不會讓春夫人聽了去,蘭香就不會急殺人了.

"好了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保護好煙兒.如果皇上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他會借題發揮!到時候煙兒必定會受牽連."蘭若風最擔心的只有自己的妹妹.蘭香和竹心的死活,之于他都是可以不計的.

無毒不丈夫,蘭若煙當時腦中想到的只有這個.即便是軒轅琛和蘭若風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保護她,但犧牲了無辜,還是讓她無法苟同他們的行為.

蘭若煙還想些什麼,卻被軒轅琛的眼神給止住了.直到次日天明,蘭若煙都守在蘭香的床邊,怕軒轅琛會對這個丫頭動手,會像處理竹心那樣,要了這女孩的性命,她才十四歲啊,人生才剛剛開始.

"娘娘……"蘭香退了熱,睜開眼便見到蘭若煙因睡眠不足,而顯得憔悴的樣子.

"蘭香!你醒了."蘭若煙趕忙上前扶坐起她."口渴了嗎?"

"嗯."蘭香燈頭,一會兒嘴邊就有了濕潤的清甜,王妃竟然親自喂她喝水.

"快喝啊."蘭若煙看蘭香瞪大眼睛看著自己,不由一笑.

聽話地喝了水,蘭香馬上就問蘭若煙,"娘娘,您怎麼會在奴婢的房間?"

"蘭香,你都忘記昨天的事了嗎?"蘭若煙心地問.如果可以,她還是希望蘭香不要記得昨天發生過的事.她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殺人後,表面上沒事,可是連續幾天都是在噩夢中度過的,後來殺的人多了,也就麻木了.

"昨天……"蘭香回憶著,忽然臉色變得刷白,她驚視著蘭若煙,"娘娘——奴婢,奴婢殺人了!"她著,兩行淚水跟著湧了出來.

"別怕,都過去了."蘭若煙抱了她,撫著她的背,柔聲安慰著,"都過去了.沒事了."

"娘娘,娘娘……奴婢奴婢殺了春夫人……"蘭香聲音嘶啞,伴隨著抽泣,聽得蘭若煙心口像被揪住了般難受.

"王爺駕到!"太監尖脆的通報聲傳來,蘭若煙一驚,趕緊將蘭香緊抱在了懷里.

待軒轅琛走進來後,就看到她們二人緊緊抱在一起,仿佛他是來索命的鬼神,拼命地躲開她.他不知該些什麼,但是他今天一定要將蘭香帶走.

"王爺,要帶蘭香去哪里?"蘭若煙看到了跟在軒轅琛身後的老嬤嬤,不安地問道.

"給她一條活路."軒轅琛不著感地著.

"去哪里?"聽到軒轅琛要放她活路,蘭若煙才總算松了口氣.

"皇宮."軒轅琛發出這兩個字的音節,蘭若煙聽到當場就呆了.皇宮!?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她必須進宮,但不是以蘭香的身份.煙兒不要多問了,你不是要她活下去嗎?進宮會讓她活的長些."軒轅琛慢慢地走近了她們,拉開了蘭若煙.

"蘭香,起來更衣後,就跟蔡姑姑走吧."軒轅琛對虛弱的蘭香吩咐道.他也不想她死,畢竟這個女孩也是他悉心培養的細作,放在蘭若煙身邊不過是訓練罷了.現在她已經殺過人了,已經足夠成為真正的細作了!

"是."望了蘭若煙一眼,蘭香輕聲回道,"奴婢誓死效忠王爺王妃!"

軒轅琛微愣,看了蘭若煙,她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子?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將他從開始培養的細作的心給收服了!如她不是自己的夫人,他必會將她除去.

蘭香離開後,蘭若煙就感覺整個蘭馨閣空了一般.跟蘇沐的三日之約,不知他還是否記得.她突然感覺自己像個孤寡老人,落寞而孤寂.就算有滿屋子的仆人,她依然感覺她是一個人.

這個時候後院的觀眾旁觀者中,最得意的應該是韶妃柳玉纓,因為她看到了蘭若煙的落魄,即便這落魄不是蘭若煙失去了正妃的位置,而是失去了精神寄托.

蘭若煙忽然覺得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人,就是男人,NO.2是一個,軒轅琛也是一個.從此她又該何去何從呢?答應蘇沐離開王府遠走高飛?還是繼續留在王府,做軒轅琛的傀儡王妃.

這天,軒轅琛又來了蘭馨閣,當他看到蘭若煙郁郁寡歡的樣子,心里也有些過不去.也曾想過換個跟蘭香一樣活潑的丫頭來伺候,可那樣指不定又會重演當初的悲劇.何況他也不想看到後院的女人們有太多自己的勢力,那樣只會引得後院起火.

"煙兒有想去的地方嗎?"自從蘭香出事那天起,軒轅琛叫蘭若煙都是叫的煙兒了.

"天涯海角."蘭若煙低聲著,她想去哪里?又有哪里是她要去的呢?她不知道,從前世起,她的生活好像從來就是一成不變的.

"若真有那麼一處地方,本王一定會帶你去的."軒轅琛蹲下身,從後面抱住了蘭若煙,"愛妃,只要是你想要的,本王都可以給你."

"只要是我想要的?王爺,不要對臣妾許這麼大的諾,因為——"蘭若煙由著軒轅琛擁了她,"你做不到."

"憑什麼認為本王做不到呢?"軒轅琛身體一僵,抱著蘭若煙的手卻更緊了些.

"就憑你根本不了解我,卻自認為你能給我幸福,憑你為奪高位,可以不擇手段.你就不配對我許下那樣的諾!"蘭若煙握了拳,指甲幾乎陷入了血肉中,唯有這樣的疼痛,才能提醒她,她還是一個沒有被利益熏心的人.

"哼!"軒轅琛一怒,甩手站起,對她冷聲道,"自以為是的人是誰?蘭若煙,得福不消可對你沒好處!"

"大概臣妾就不是個該享福的人,那王爺就縱容臣妾去受罪吧."蘭若煙漠然看著院里的常綠喬木,在這個冷冰的冬日,綠色不一定會給人生機之感,反而只會讓人覺得更為陰涼.

"你——"軒轅琛的怒氣在聽了蘭若煙這句後消失了.蘭若煙仰望天際的哀傷神似乎感染了他,不自覺地伸手按了她的肩.

"王爺,我想見見蘭香."蘭若煙忽然回身,看向軒轅琛認真地道.

"她只是一個婢女,你身為王妃,為何要那麼牽掛她?"軒轅琛問.

"你是王爺,就能視人命如螻蟻嗎?"蘭若煙回頭瞪向軒轅琛,"你把她們當作工具,她們就是工具了嗎?!軒轅琛,你將人都看作是什麼了?"

"煙兒也是將軍家大姐,身邊的下人想必也不少,難道主仆之間的關系,還須本王現在來跟你解釋嗎?"軒轅琛眯眼看著面前的女子,她的話,和那個人太像了.

"不懂,不懂你為什麼不能夠了解這些人之常!"若煙看著他,雙目微顫.

軒轅琛看著她的眼睛,深沉的如一潭湖水,"我是不了解."之後,他沉默看她.

是啊!他怎麼能了解?也許真的是自己對他期望過高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見她一面."

"好吧,就讓你見見她."軒轅琛又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那日晚上,軒轅琛帶著她進了宮,她倚靠在車窗旁,聽車輪碾過青石板的聲響,心就像這十二月的寒天一樣,陰沉而干冷.

自從春夫人那件命案發生後,蘭若煙整個人就像被霜打過了一樣,整個頹廢了下去.她真正體會了一次,什麼叫萬念俱灰暗了.她不過是想試試蘭香,結果卻折了兩條人命,如果不是軒轅琛處理的乾淨利落,恐怕她自己都會有性命之憂.皇家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真不是常人承受得起的.

"奉太後懿旨,你與我從今日起都要留在皇宮,直到守歲完畢."軒轅琛看著蘭若煙頹傷的背影,啟口道.

"有王爺在,臣妾也不用擔心太多了."蘭若煙淡聲回複,眼睛依然看著窗外的天,冬季的天空,總是讓人無法企及……仿佛拋棄了凡人的神明,俯瞰了整個人間,知道了所有人的苦痛,卻依舊在高處遙遙不可及,在這個帝王制度的國家,皇族對于本族人都可以機關算盡,對于百姓,又該是何等魚肉?

她知道自己不是個憂國憂民的人,可是目之所及,在這個冰天動地的時候,街上流離失所的百姓圍堆取暖的百姓,還是觸痛了她.當年,在繁華都市的角落,她也曾是個流浪的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