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護主心切殺人
"……容我考慮.三日之後,我定會給你答複的."蘭若煙看著他,咬了唇.他在逼她,為什麼非她不可呢?古人就一定要偏執于那一人嗎?

"嗯,那蘇沐靜候佳音."蘇沐退後一步,行禮退了出去.

目送了蘇沐的背影消失,蘭若煙才算松了口氣,她側首看向蘭香,面無表地問道,"蘭香,剛才你聽到了什麼?"

"奴婢……奴婢……"蘭香十指交纏握緊,聲音變得吞吞吐吐,她該怎麼回答?

"你知道為什麼本宮沒有屏退你嗎?"蘭若煙生聲音漸低.

"奴婢不知."蘭香將頭低下,她不敢去面對蘭若煙,難道娘娘已經知道她是王爺的耳目了?

"那個人派你來我的身邊,是為何意,本宮不想知道."蘭若煙轉過身,緩步走向餐桌,泰然坐下,又拿起了勺子,"但是,本宮要你知道,本宮是相信你的."

"娘娘……"蘭香驚異抬頭,她一直以為她的主子對任何事都無所謂,連王爺都不曾放在眼里,可是今天,她卻對自己一個奴婢她相信自己!

"你跟了我這麼久,也該知道,本宮並沒有什麼大抱負.你能給那個人稟報的內容,也不多."蘭若煙平聲著,眼睛一直定在低著頭的蘭香身上,她想看看,這個丫頭會怎麼選擇.

"娘娘放心,奴婢只該的."蘭香似乎下定了決心,對王妃對王爺,她都是想忠心的.

看著蘭香嬌弱的身體,蘭若煙有些不忍,她還.為何要讓她做這麼殘忍的事呢?

咚的一聲,蘭香忽熱跪了下來,聲音中帶著低泣,"娘娘,奴婢是在五歲的時候被王爺從街頭買回來,若非王爺買了奴婢,奴婢恐怕早被人販子賣到了青樓,過永無天日的日子……王爺對奴婢的恩,奴婢就算為他做牛做馬一輩子,也心甘願.可是娘娘對奴婢的好,奴婢卻無以為報……"

她的眼淚落在了木質地板上,蘭若煙心疼地看著,趕忙起身走上前去扶起了她,那張天真可愛的臉蛋早已掛滿了淚,掏出絲帕為她擦了那淚.蘭香還只是孩子,對她這麼重的話,是自己不應該……

"好了好了,本宮對你不要求什麼.那個人排你來本宮身邊,也只是讓你看著本宮.其他,你對本宮又未有害處,本宮不會怪你的."蘭若煙溫聲安慰著蘭香.

"娘娘!"蘭香握了蘭若煙的手,她手上的熱度瞬間傳到了蘭若煙的手上.

"快放開!我的手這麼涼,你還碰!"蘭若煙想要掙開,不料蘭香卻握得更緊了.

"娘娘!奴婢沒有什麼能為您做的,奴婢不求別的,只求娘娘能原諒奴婢."蘭香完,就松了蘭若煙的手,快步跑了出去.

……這是,什麼況?蘭若煙搞不懂這丫頭了.

而蘭香在跑出蘭馨閣後,便快步奔向了軒轅琛的書房——松瀲堂.她要去跟王爺,她不能在伺候王妃了,她不能在做他的耳目去監視王妃,王妃是好人,她不能做背叛王妃的事……

松瀲堂

"哎喲!"正要進入書房的春夫人與蘭香撞了個正著,如果不知身後的竹心眼疾手快扶了她,她非被撞倒地不可.

"夫人,您沒事吧?"竹心扶著春夫人,緊張地問道.

"呼!你個狗奴才,居然敢沖撞我!"春夫人怒不可遏,她站穩了腳步,第一件事就是沖上前去,一把揪了不知所措的蘭香.

"夫人饒命,夫人饒命,奴婢不是有意的!"蘭香趕忙賠罪,可是春夫人哪里給她這個機會,揪住她的衣就往軒轅琛的書房里拖.

"你不是王妃房里的侍女嗎!來的這麼巧,是發現我撞破了你主子的*,來攔我的吧!?"春夫人尖刻地著,使了勁地將蘭香往里拉,可是蘭香在聽了她的話後,就抓了門沿,不願進去.

春夫人怎麼會知道王妃和蘇公子的事!難道她剛才就在門外!天!她不能讓這個女人進去對王爺王妃的事.蘭香看著春夫人猙獰的臉,心里一橫,松了一只手取了發簪,朝著後者的心口猛地一刺!

"啊!夫人!"竹心眼見自己的主子血濺當場,失聲尖叫了出來.

"你,你——"春夫人只覺得心口一疼,全身的力氣仿佛就被胸口發簪給奪走了.她倒退了幾步,沾了血的手指著蘭香,最後終于身體不支倒了下去.

看著春夫人在自己面前沒了氣息,蘭香只覺得臉上濕濕,她摸了摸臉頰,是春夫人的血和自己淚……後面,她只聽到王妃在叫她的名字,然後她就沒了意識.

"蘭香——"蘭若煙跟在蘭香的後面跑到松瀲堂時,只見到倒地的春夫人和疑似凶手的蘭香,她叫了蘭香,後者就暈了過去.她也慌了,跑上前去,抱起蘭香.

"這里怎麼回事?!"軒轅琛這時從書房內走了出來,他的身邊還跟著蘭祁風和蘭若風.

三個男人出來眼見這一幕時,無不震驚,特別是軒轅琛,自己的妾居然就在這麼個平常的早晨死在了自己的房門口!

"王爺!王爺!是她們,她們殺了夫人!"竹心見軒轅琛出來,立馬跪到軒轅琛前,指著蘭若煙和蘭香指控道.

被忽然指為凶手,蘭若煙就無語了.她來的時候,春夫人都斷氣了……

軒轅琛眼睛的余光觀察到蘭家父子,他們明顯目光都在蘭若煙身上,如果他秉公處理,勢必要將蘭若煙關押,哪怕只是嫌疑而已.可是,他能那麼做嗎?

"煙兒,這是怎麼回事?"先開口的是蘭祁風.

她抬頭看向自己的父親,他的眼中是明顯的信任和袒護.蘭若煙知道,就算她真的是凶手,蘭祁風維護的也會是她.

"女兒來的時候,春夫人已經倒下,蘭香也暈倒了……女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蘭若煙特意將自稱成"女兒",意思就是警告那竹心不要亂話,因為她不知道,軒轅琛他們是不是會殺人滅口.

"來人!將竹心拉下去關入地牢!"軒轅琛摸清了蘭祁風的意圖才下令.

這日,蘭祁風雖然看到軒轅琛也護了自己的女兒,但仍有些不放心,于是授意了兒子蘭若風留宿王府.春夫人的尸體已火化,對外劉管家是春夫人隱疾突發暴斃.

蘭若煙將蘭香帶回了蘭馨閣,就算是她是軒轅琛的耳目,她也不敢肯定,軒轅琛是否會保住她.未有自己親自守護,蘭若煙才可放心.

是夜,軒轅琛來了蘭馨閣.他看著正坐在床邊安撫著冷汗涔涔的蘭香.她看向軒轅琛,淡聲道,"王爺准備如何處置?"

"你想要如何?"軒轅琛沉聲問,他不得不懷疑,是蘭若煙指使的蘭香這麼做.

"我不想蘭香死,其他,任憑王爺處置."蘭若煙握著蘭香的手,"我不知道蘭香為何對春夫人下殺手,但她絕不是無故殺人的."

"本王已經審問過竹心了,蘭香會殺春夫人的原因本王也知道了,你想不想知道?"軒轅琛的手在背後握了拳,這個若傳出去,那只能算是家丑,而家丑是決不可外揚的!

"為什麼?"蘭若煙做好了心理准備,才開口問的,這件事,似乎跟自己有關.

"因為春夫人早上來給你請安的時候,還沒有進屋就聽到了你和蘇沐的對話,你們的什麼,不用本王來提醒你吧!春夫人耍了心眼,想來本王這里來告發你們的*,結果告狀不成,反而被護主心切的蘭香殺死!"軒轅琛不帶感地敘述著整個事的經過.

少頃,他轉身來冷視蘭若煙道,"現在,本王想聽聽煙兒的意見,如何處置竹心?"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不論怎麼算,我都是罪魁禍首,真正要處罰的人,應該是我!"蘭若煙知道,她不會被怎麼論罪,只因有蘭家父子的庇護.可是,這次真的錯在她,她不能將自己無事地置之度外.

"你明知本王不能拿你怎麼樣?你出這樣的話,是要將難題推給本王,還是要如何?"軒轅琛怒氣沖沖地著,他上前抓了蘭若煙的肩膀,"蘭若煙,你究竟想將我至于何地?"

"那王爺又想將我至于何地?難道要我相仿你們這些毒丈夫殺人滅口?還是要我引咎自盡?!王爺,這些其實你心里都明白為什麼還要來問我呢?"蘭若煙的緒也上來了,她不明白為何軒轅琛老謀深算,卻總要牽扯她去處置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真正擁有決定權的人是他,而非她啊!

軒轅琛噤聲看向蘭若煙,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頻頻刁難這個女子.明知自己為了得到蘭祁風的幫助來完成大業,必須處處忍讓遷就蘭若煙,卻還是無法去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即便知道只有像對韶妃那樣的態度,來對待蘭若煙,他才會感覺輕松一些.可他卻怎麼都無法忽略了她的存在,只想她稍微有些動作,他就會大動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