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裝神弄鬼
"娘娘,聽春夫人和藍夫人去弘福寺燒香遇到刺客受了驚嚇,您這是不是惡人有惡報,連菩薩都不保佑她們."那幾位夫人以前沒少欺負王妃,她人,別的本事沒有,記性好著呢,那些賬她都記著呢.

"蘭香,想不想再來一些刺激的?"蘭若煙笑著問道,她早就想有所行動,沒想到還有人幫襯著她,那幾個女人還真是不招人喜歡呢.

大門不出的蘭若煙哪知道人家只是做了她的替罪羔羊,受了她的連累.

"娘娘是想反擊?"蘭香臉上滿是興奮.

"可以這麼,不過我們要弄得神不知鬼不覺."蘭若煙露出孩子惡作劇的笑容來,還從沒有這樣動手整過人呢,自己親自動手,應該也是很有趣的過程.

"娘娘有什麼好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她知道娘娘深藏不露,總是在不經意間就給她一個驚喜,現在她也很好奇.

"把耳朵湊過來……"一陣絮絮耳語,看著蘭香從驚訝到佩服到兩眼放光,蘭若煙更加相信自己的點子會有很好的效果.

櫻柳閣

"娘娘,聽兩位夫人今天在外燒香的時候遇到了刺客,還好我們只是在府里的佛堂拜了拜,沒有出去."絡兒有些慶幸的道.

"是啊,可以是因禍得福."要不是上次的事,恐怕她也在今天那一行列之內,怕是也躲不過.

"最近她們只怕也要消停了,後院恐怕可以難得安甯一時了."柳玉櫻這話,讓人聽不出是失落還是歡喜.

絡兒沒有話,只是看著柳玉櫻,望著她隆起的韶妃隆起的肚子,有些擔憂.如果可以一直風平浪靜,其實對每一個人都是好的吧,可是每個人心中所追求的都不一樣,才會有這些事.

"娘娘看能夠安甯多久?"不自覺的把心中的想法了出來.

"那要看大家是不是想要安甯了,會挑起事端的並不僅僅是我們,有些人在沉寂了之後也會不甘寂寞的."

蘭馨閣的人最近都很低調,整天神神秘秘不知道忙碌著什麼,你有心去探聽消息,卻瞧不出什麼所以然來.眾人關注了幾天,見火沒有燒到自己院門口,也不知道她要干些什麼,也就將這事當做茶余飯後的談資,沒有多加關注.

當然,蘭馨閣有什麼風吹草動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動作,而現在此人正在屋里和貼身丫鬟閑磕,一點兒也沒有是她的一聲令下把下人帶動起來的自覺.

"蘭香,不如我給你個故事,也不枉外面的人忙活一場,你呢?"要搞就搞一次大的,把那些女人弄得服服帖帖的,她以後的日子不用想也知道會有多舒坦了.

"娘娘,您想什麼故事?"從娘娘嘴里講出來的東西,她要做好心理准備,好像自從跟了娘娘,她都能聽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她得留一個心眼兒.

"從前,一名女子經常陷害一個女孩子,想要置她于死地.每天不斷地想些法子整她,那個女子一開始還在隱忍,可是後來,那個女子欺人太甚,女孩要發起反抗,就決定反擊.可是,她一個人的力量哪抵得住那女子聯合起來的一群人,終于,那女孩被含恨冤死.

那些女人以為除掉了女子,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現有的一切,可是那個女孩的冤魂得不到平息,一直跟在她們身邊,日日夜夜.

有一天晚上,夜黑風高,陰氣很重,女孩終于可以現身.她走進那女子的夢中,黑長的頭發遮住了整張臉,但是女子還是認出了她,並且馬上察覺了女孩的存在,並將視線轉向她,但卻發現她不帶有任何的憤怒或緒,顯得有點詭異.

女子以為是在現實中,怕得馬上拔腿就跑,而女孩也尾隨在後.女子覺得自己就快被追上,於是慌忙地躲到附近的屋子,並選了位在最里面的角落.過沒多久,她感覺到女孩也跟進來了.女孩從眼前的房間開始,一間一間確認般地用力踢開門."卡擦","卡擦"的聲音在安靜而空蕩的夜晚顯得更加陰森恐怖.

隨著踢門聲越來越近,女子也越來越害怕,幾乎都快哭出聲,但還是勉強忍了下來.總算剩下女子所躲的這間角落的房間了,但是女孩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不知過了多久,天終於亮了.女子心想終於得救了,大松一口氣.而就在她要踏出去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上面似乎有人在看著她.抬頭一看,原來女孩整晚都在上面看著她,絲毫沒有離開.而女孩那張臉血肉模糊,死不瞑目,房簷上還有鮮血滴答滴答留下的聲音."

蘭若煙的很慢,故意把聲音放得低沉,她知道蘭香這個丫頭膽子,就想要嚇唬嚇唬她.

"滴答,滴答"蘭若煙模仿著聲音一直著.

"娘娘.您能不能不了,很冷啊~"蘭香習慣性的抬頭看房梁,還好,什麼都沒有.

蘭若煙看著蘭香這一舉動,有些好笑的:"怕什麼,不做虧心事,半夜都不怕鬼敲門.你這麼害怕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了?啊?"

"奴婢沒有."蘭香聲的著,最多她就是偶爾向王爺稟報了娘娘的一些日常生活,其他什麼的,她真的沒有做過.

"我想你也沒有那個膽子,我叫你讓下人准備的那些東西都備好了沒?"這次,她要大干一場.

"准備的差不多了,我叫他們拿過來給娘娘過目."她不是很明白娘娘拿那些東西來干什麼,但是看娘娘那一副有好戲看的神,她知道一定是好東西.

"娘娘,您要的東西都准備好了,請您過目."兩個太監模樣的人開口道,他們不知道王妃怎麼會要這麼恐怖的東西,竟然叫他們去亂葬崗里去找一些風化了的骨灰,現在想想手中的東西都有些毛骨悚然.

"辛苦你們了,這是給你們的報酬,這件事必要張揚出去,以後,自有你們的好處,讓你們知道跟著我,必不比其他人差.但是讓給我知道這院子里還有他人的*細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蘭若煙示意蘭香將他們手中的東西拿過來,一人給了一個荷包.這里面的一張銀票就夠他們花上一兩年了.

"謝娘娘打賞!"掂量了下荷包的分量,兩人喜笑顏開.

"到時候有什麼事還需要你們配合,到時候,打賞還會更多."有些能使鬼推磨,更何況是人.

第一個要整的就是春夫人吧,自己喝壞肚子,卻要誣賴在自己這里喝了口茶,既然這樣,她該給點驚喜給她才是.

"你們聽著,今晚三更時分,你們……"蘭若煙對著下面跪著的二人吩咐道,嘴角的笑容越擴越大.

夜晚,最是容易隱忍犯罪,也最易在睡夢中勾起人邪惡中的一面.春夫人在寺里受驚嚇之後,安穩了幾日,再藍夫人受了驚嚇還未恢複,她一個人未有什麼舉動.

"呼,呼."半夢半醒間,被一陣強風吹開了窗戶,她一個激靈嚇得睜開了雙眼,一道人影在窗前閃過,"什麼人?!"驀地坐了起來,她還沒忘那天被人用劍指著脖子的冰涼.

半天沒聽到回答,她心翼翼的走到窗前,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嗖"的一聲,一道身影在她眼前晃過,快如閃電,渾身雪白的衣裳,腳不沾地,那張血肉模糊的臉嚇得她控制不住的尖叫起來.

"夫人,您怎麼了?"絡兒聽到叫喊,推門進來道.

"有鬼啊,絡兒,我剛剛見到有鬼!"春夫人有些語無倫次的道,"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沒有啊,夫人.您看錯了吧."絡兒大開窗戶,看了半天沒見一個影兒.

她有些害怕的不敢上前,"絡兒,把窗戶關了吧,你陪著我睡."

蘭若煙見功成,便指揮那兩個太監身退,還有一個地方她也要去瞧瞧.

磷火,俗稱鬼火,高溫即燃.

通常會在農村,陰雨的天氣里出現在墳墓間,常溫下遇氧氣即可自燃.那微量的聯膦自燃以後,產生的溫度又引燃了磷化氫,于是產生鬼火的現象.她要利用這一點攪得曾經找過她茬兒的人不得安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她是女子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你們聽了嗎?春夫人昨天晚上見鬼了,是個無面女鬼,聽臉上血肉模糊都看不清樣子."一丫鬟打扮的人聲的道.

"我聽藍夫人院子里的丫鬟,藍夫人房里昨天看見鬼火了,這是不詳的征兆啊,會不會是做多了虧心事,所以有鬼前來索命啊!"

蘭若煙聽著這些下人的嚼舌根,得罪她超過底線的人,她有的是辦法對付!只是做這些還是有些兒科,沒想到就把她們嚇成了這樣.多弄幾次,相信她們一定每天晚上要捂著被子睡,看白天還有沒有力氣和心思來折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