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拉攏
"娘娘,您怎麼?……"從屏風後面走出來的絡兒欲又止,娘娘不是一心想要除掉王妃的嗎?怎麼會突然之間猶豫了.

"這個都不懂?那我不是白教你了.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要想的深遠一些.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我們就要做那漁翁,在這櫻柳閣靜等好消息,不是更好?"望著兩抹身影消失在視線中,門外雨水,如同一道天然清透的屏障,將外界的一切隔絕,模糊開來.

"娘娘上次落水……這件事怎麼就……"娘娘的心思是越發難捉摸了,她也不像是會忍氣吞聲的人啊,心的提出自己的疑惑.

"哼!蘭若煙我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有她在王府的一天,我都將不得安甯,也要攪得她不得安甯!"柳玉櫻恨恨的道,銀牙緊咬,怒目而視的望著蘭馨閣的方向,轉而輕笑的看著絡兒:"想問什麼不必吞吞吐吐,你也跟了我這麼多年,我是什麼樣的人,我想你也清楚.只要你別無二心,一心一意的跟著我,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倘若讓我發現你吃里扒外,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奴婢一心待娘娘,絕不敢有二心!不然就遭天打雷劈!"絡兒慌忙跪下,兩指豎起,對天發誓的著.

古人是很相信這些的,她們相信天上有神明在看著地上的人們的一舉一動,對天發過的誓就一定要遵守,不然會遭天譴.

"你起來吧,我相信你就是,我只是想看看你對我是否如我想象般的忠心.只是日後,我將要步步為贏,不給她喘息的機會,所以,你要好好的配合與我."前些日子自己的一門心思都付諸東流,就算是心有不甘,也是于事無補了.

"娘娘有什麼盡管吩咐就是,只要是絡兒能夠辦到的,一定竭盡全力做好.不負娘娘所望."絡兒抬頭,堅定的對著柳玉櫻道.自己這條命是柳王府救的,一直以來姐也待她不薄,老爺讓她過來陪著姐,就是相信自己的忠心,她不會讓老爺和姐失望的.

"好.現在我們要做的便是靜觀其變,然後再來一個出其不意."

那件事,是她故意而為之.她看不慣蘭若煙每天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高高在上的樣子.故意伸出手想試一試她會有什麼反應,沒想到她反應竟然那麼強烈,就像是處于時刻的戒備狀態,一有突發狀態就條件反射性的發起反擊.她有些納悶,蘭若煙是個大家姐,平時養在深閨,怎麼會做出這樣的反應,而那樣敏捷不假思索的反應絕不是一時半會兒的訓練就能做得到的,就像是每天重複重複,時刻處于強烈的警備狀態.

"是,娘娘."

"絡兒,打聽一下看那些女人使得什麼花招,如果實在有必要,我們也還是可以在暗地里推波助瀾."她很期待那些個女人會想出什麼樣的好點子對付蘭若煙,事會越來越有趣的,而她只是一個看客而已,就算出了什麼事也不會牽扯到她頭上,她伸出手扶了扶絡兒,笑得一臉的興味.

"娘娘就安心的調養身體,就算有什麼也推不到娘娘頭上."

"我可是病人,還是受害者.我肯定會老老實實的呆在櫻柳閣,外界什麼事,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呢,比如,她們怎麼相斗."這些天的調養其實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維持現狀,很多事也更容易達到目的.

"娘娘先吃點東西,其他事,自有其中的緣法."絡兒一邊為柳玉櫻布置菜一邊道.

蘭大將軍府

"風兒,煙兒可還好?有未有受委屈?"在戰場上都從容淡定,讓敵軍聞風喪膽的蘭大將軍此時都不淡定了,神宇間是滿滿的擔憂.

"爹爹不必如此擔心,煙兒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需要在我們的羽翼下才能不受傷害的煙兒了.她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堅強,再,關心則亂不是嗎?"他這個妹妹很會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呢.

關心則亂,聽蘭若風這麼一,蘭祁風反而從容了,笑著道:"哦?這麼煙兒在王府過得還不錯,沒受什麼委屈?"他從不以為煙兒會恃強凌弱,會仗著身份無理取鬧,她的懂事他一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後院的水,有深有淺,怎麼處理是要看怎麼弄了,是要水更加渾濁還是徹底清澈,那就得看個人的魄力了.煙兒在王府雖然不爭不寵,但是也還不至于受很大委屈,只是你我都知道,那個地方不是她一心所要歸屬的地方."

"是啊.不管我們如何疼愛煙兒,她最想要的東西我們始終給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護得她這一生的周全."聽到最後一句,蘭祁風一下子仿佛蒼老了好幾歲.他最疼愛的女兒,他希望她能一生幸福,卻給不了她一生的幸福.每每思及這些,他就覺得愧對明月,他和她唯一的孩子啊.

"爹爹,還在為妹妹婚嫁之事而耿耿于懷嗎?這件事根本就由不得我們做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況是指婚……"蘭若風苦笑道,他不想被名利權勢所束縛,卻始終無法擺脫這一枷鎖.

"對了,煙兒怎樣?王爺是怎樣處理這件事的?"雖然風兒沒什麼事,但是他還是不放心.

"這件事,雖然不是煙兒有意為之,應該是煙兒也是被算計進去了,才導致她難以推脫責任.不過,幸好王爺並沒有多加責難,只是罰煙兒閉門思過."不管他安的是何心思,只要不傷害煙兒,而且是在維護煙兒,這份他領.

"軒轅琛,還好沒有讓我失望.倘若讓我知道他虧待了煙兒,我恐怕不能保證會幫他完成他的野心."他稍稍停頓了一下,稍有安慰,接著道:"王府後院的紛爭,不亞于皇宮後院,煙兒從就沒有接觸到這些東西,恐是不知人心險惡.軒轅琛只是礙著我對他還有用處,所以目前還不會怎樣苛責煙兒,倘若有一天,我們失去了利用價值,而煙兒還沒有在王府站穩位置,那麼……"

"爹爹是想……"

"如果可以,在軒轅琛提出條件的那一天,我應該也要有我的價碼.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當然也沒有免費的幫助.我會讓他答應事成之後,讓煙兒選擇她所想要的生活,而他不得干涉."他能為煙兒所做的就只有這些了,雖然他也厭惡這些爭權奪勢,站在他這邊更是謀反叛逆,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選擇走這一條路.受忠于某人,就受制于某人.這句話的人,會是有多麼的無奈.

"妹妹所想要的生活?"蘭若風目光越過時間與空間,仿佛就看到了一張笑顏如花的臉,在沒有紛爭的甯靜的地方,有一個人陪著她,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妹妹喜歡蘇沐,他是知道的.雖然她一直極力掩飾,但是女孩子家的這點心思怎麼可能瞞得住他的眼睛?爹爹也是知道的,所以在這件事上始終不能釋懷.他們都盡量不在妹妹面前提起蘇沐,為了能讓她好過些.只是上次妹妹見到蘇沐的樣子讓他有些疑惑,煙兒比他想象中的堅強.

"她娘親一直希望煙兒能過平凡的生活,不要被權勢所縛住,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覓得好郎君,共度余生.煙兒和她娘親很像,我想這應該也是她想要的,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煙兒有所選擇."不管曾經是怎樣霸氣昂揚的一個人,脫下那一身戰袍,在兒女面前,也只是那個一心為兒女著想的慈父罷了.

"風兒,煙兒是你唯一的妹妹,這些年你怎麼對她的,我都看在眼里,真的為父很是欣慰.我希望以後你也能這樣對煙兒,年輕人的心思,和我這老一輩的始終不一樣.有些什麼煙兒想要的不出口的,你多留一個心眼兒."蘭祁風對著兒子道,他知道他溺愛女兒多過兒子,有些愧對風兒.但是風兒從就有所擔當,雖然平時一副什麼都不關心,不在意的樣子,但是這個妹妹卻寶貝成什麼樣兒,其實,他該要放心才對.

"爹爹擔心這個有些多余了,朝中忌憚爹爹想打壓爹爹的人不在少數,爹爹心才是.風兒會好好照看妹妹的,爹爹不用擔心."蘭若風有些酸澀的道,卻也是真心實意的出這番話.

"如此甚好,爹爹就放心了.朝中險惡,爹爹自是知道,風兒即是也趟了這趟渾水,想要明哲保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做什麼都要三思而後行.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只要有心人添油加醋,也會變成一件能夠置你于死地的事."

"風兒有分寸,爹爹不必擔心.那個蘭香……"

"風兒何出此問?"蘭祁風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