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美人心計
"是.都給你扛著!"蘭若風凝視著難得一見的,如此模樣的蘭若煙堅定的著,實在忍不住揉了揉蘭若煙的頭頂.

"停!"蘭若煙一手擋住,道:"我現在是王妃,需要注意一下形象的好不好!發型都亂了~"委屈的著.

"好.好.不過,煙兒,你這個樣子好真是可愛!"蘭若風笑著道,揚起的嘴角讓人感覺到他的心舒暢.

蘭若煙滿臉黑線,可愛?八百年沒有聽人這麼過她了,難道是這具身體的年齡,所以連行為都退化了?

院子里很安靜,只有風兒吹拂著大地,吹散了一切的不安和揣測,也帶來了一種曾經不敢奢望的溫暖和依靠.

有什麼時間里在沉睡,有什麼在時間里蘇醒,沒有人會給我們答案,只有時間會帶著我們去見證著這一切.

"王爺,蘭公子離開了."暗處,一個聲音聲的道.

"聽清楚都了什麼?"軒轅琛冷冷的問道.

"院子里的人都撤下去了,蘭公子武藝不凡,所以奴婢也不敢隔得太近.所以王妃了什麼,奴婢也沒聽清楚,只是蘭公子出來之後似乎心很好."蘭香如實稟報.

"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軒轅琛坐在那里,手中把玩著青花瓷的酒杯,沒有表的望著杯中的酒,良久之後,一仰頭,喝了下去.

"韶妃娘娘,您還是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吧,身子才見起色,經不起這樣的折騰."絡兒在一旁有些擔憂的勸道.

"我沒事,王爺有沒有來過?"柳玉櫻虛弱的張開嘴問道.

"娘娘睡著的時候王爺有過來看過,見娘娘沒醒坐了一會兒就走了."絡兒聲的著,只是眼神有些閃躲,沒有看著柳玉櫻.

"那你怎麼都不叫醒我?"柳玉櫻聽到軒轅琛來看過她,略微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有一種病態的美.在聽到後面的話之後,有些怨怪的對著絡兒道.

"這個……王爺要娘娘好好休息,叫奴婢不要叫醒娘娘."絡兒眼珠子一轉,露出一個欣慰的笑,暗暗得意自己找的借口.

"下次你偷偷的把我叫醒,我不怪你,王爺也就不會知道了."柳玉櫻開口道,自從落水,從那次之後她就很少見王爺,而且都是來一會兒就匆匆走了.最近,更是來的少了.

"娘娘,這樣不好吧."絡兒有些擔憂.

"不礙事的,沒看我現在好很多了嘛."

"那……好吧."絡兒有些為難的道,她怎麼會知道王爺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不來,如果王爺不來,娘娘肯定會很傷心的.

"娘娘,把藥喝了吧."絡兒趁機將一旁的藥端至柳玉櫻的身邊,道.

柳玉櫻二話不,十分配合的把藥給喝了.

絡兒適時的遞上手帕給她擦了擦嘴唇,道:"娘娘要不要趁現在胃口好吃點東西吧."

"也好,清淡一些吧,那些油膩膩的現在想著就不舒服."柳玉櫻想了想.

"只要娘娘想吃,奴婢這就去吩咐廚房去做."好不容易側妃娘娘想吃東西,她高興地就打算下去准備."娘娘先休息一會兒,奴婢去去就來."

走出內室,只見一個丫頭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一看到絡兒就如見著救星一樣,氣喘籲籲道:"絡兒姐姐,見到你就好了,那個藍夫人和春夫人過來了,來看看韶妃娘娘."

絡兒臉上微微露出不滿,馬上就隱了下去,以平常的語氣著:"你先下去招呼著,我去請示娘娘."

"是,奴婢馬上就去."得了主張,丫頭歡喜的退下了.

絡兒躊躇了一會兒,吩咐下人准備些吃的,就朝內室走去.

柳玉櫻看著絡兒欲又止的神,"怎麼了?才出去一會兒就這個表了,發生了什麼事?"

"娘娘,藍夫人和春夫人過來,是要看你."絡兒不願的著.

柳玉櫻一聽,臉上露出許久未有的譏諷,自從落水後,她一直在床上休養,後院的那些紛爭她也顧不上去打聽,如果別的女人因此有爭斗而從王府消失的話,對她來也是大快人心的事,省的自己動手.只不過,有人想從她這兒來討便宜和好處的話,得要好好問過她同不同意.

"你讓她們進來吧,好久沒熱鬧過了,偶爾的熱鬧熱鬧也不錯."她也想看看這些女人來干什麼的,絕不是單純的想看自己.

"娘娘還是先吃過東西在吧,省的到時候……"絡兒有些顧慮,她可是知道娘娘的脾氣的,到時候一生氣,那就不是她能招架的住的.

"沒事,倒時候聽她們吵吵鬧鬧的,才是影響我的胃口."

"那好吧."完就走向外間.

"韶妃娘娘氣色好多了,看來我們來的也是時候."藍夫人笑著對春夫人道,兩人看著柳玉櫻邊走邊走邊.

"聽兩位妹妹過來看我,一下子就有精神了,這不,正打算吃點東西,要不要一起吃點?"柳玉櫻一臉和善的道,好像三人真的是姐姐妹妹.

"這就不用麻煩了."兩人對視一眼,春夫人開口道:"其實我們這次來是有事想找韶妃娘娘商量一下."

柳玉櫻"哦"了一聲,眼神示意她們下去.

兩人支支吾吾半天都沒話,只是眼睛使勁的瞅屋子里的絡兒,柳玉櫻頓時心中明朗,開口道:"絡兒,你下去看看燕窩粥熬好了沒,這會兒話,我有些餓了,順便准備些點心招呼兩位夫人."

"是.奴婢這就下去准備."

兩人見唯一的外人出去,大門已關.藍夫人迫不及待的道:"實不相瞞,這次來我們是想問問韶妃娘娘的意思,是不是也願意和我們一起與蘭若煙斗到底!"

"怎麼?她做了什麼惹得你們如此?"柳玉櫻笑問道.

藍夫人剛開始話,春夫人止住了她,搶先道:"這倒不是因為我們什麼,我們只是為韶妃娘娘您不值,明明是她將你推下水,差點害了您和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王爺卻那麼輕易的就放過了她,如果以後再有個什麼,我們豈不是只能自認倒黴?而且.韶妃娘娘心中就沒有怨恨嗎?"

的倒真是好聽,為我?這個時候事不知道過了多久,想當時事發生的時候她們不是人人在背後幸災樂禍,這下子有什麼事就來拉攏自己了?她可沒那麼笨的被利用,況且,自己身子才好一些,她不能再拿自己的性命和孩子作為賭注.柳玉櫻心中如是想著.

"既然是王爺的處罰,我心中還有什麼不滿的,我相信是公正的處理這件事.至于王妃,我相信她當時也只是一時沒有注意,不是有意推的我.再我和孩子都沒事,我已經不想再追究什麼了."柳玉櫻緩緩道,聽不出任何的埋怨.沒有人聽到她心中的怨恨和嫉妒,只是她不想在她們面前表露出來.

藍夫人和春夫人沒想到柳玉櫻會這樣一番話,完全不是之前的預想.按照之前看來,柳側妃對蘭若煙的嫉恨絕不在她們之下,而現在卻能出自己不想追究了?難道這真的是她的意思還是想試探她們?

"韶妃娘娘心中就沒有不甘心,就這樣任由她欺侮到我們每一個人?!還有您肚子里的孩子呢?!你就這麼放心她不會打他的主意?!我們是有私心,但是韶妃娘娘恐怕比我們更要心才是!"春夫人緒有些激動,她不甘心!

提到肚子里的孩子,柳玉櫻心頭一震,,低著頭,十分心的摸著肚子,沉默不語,只是那搭在腹上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這件事還要猶豫什麼,韶妃娘娘不是怕了那個女人?!"藍夫人叫嚷道,不是這次連韶妃這麼刁鑽跋扈的人都收斂了?她不信!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柳玉櫻抬起頭來,快速的掩藏起眼中一閃而過的算計,槍打出頭鳥,有什麼事需要一個人來扛.往往很多陰謀都是見光死,暗箱操作的勝算比起明面上要好得多.

"妹妹們有心了,只是落水後身子始終有些不適,太醫不能憂思太過,要好好修養."手從腹上覆上額頭,又輕輕閉上眼睛,睫毛輕顫,不出的疲憊."我知道你們的心思,我會守口如瓶,不會傳出去的.只不過你們要心,她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我現在只是想好好守著肚子里的孩子,這些事,我現在也是有心無力."

"韶妃娘娘有這個心,恐怕他人不會那麼容易讓你如願!"藍夫人恨恨的著,連退安都來不及,就轉身離去.

"既然這是韶妃娘娘的意願,我們也不便勉強,只是希望不要……我想娘娘懂的."完,躬了下身子離開.

門外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