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家人
"當然要,快請!"看著劉管家納悶的樣子,蘭若煙突然想到了卓子,那個已經不在了的太監,不由有些悶悶的.

"是!奴才這就去!"劉管家領命,轉身出去.

"姐,少爺來看您來了,肯定是知道您在王府里日子不好過了……"蘭香一聽蘭若風來了,什麼委屈都堆在臉上,模樣好不可憐.

"你這是什麼表?別人見了還以為我怎麼了呢,本宮還好好的坐在這兒呢!"蘭若煙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奴婢只是聽少爺過來了,心里很開心嘛."蘭香一下子多云轉晴,開心的道,順便看了眼蘭若煙,道:"娘娘也好久沒見少爺了吧?"

"妹妹!"蘭若風快步走了進來,喊道.

屋內的兩人被這一聲突如其來的驚呼給震得一愣,蘭若煙最先回過神來,嘴角抽了抽,這個蘭若風每次出現,她都要受一場驚嚇啊,她的心肝兒現在還撲通撲通亂跳著.

"哥……哥哥.你怎麼來了?"蘭若煙開口問道.

"我一聽到你闖禍就趕緊想辦法過來了,我和爹爹都很擔心里,怕你受什麼委屈,傷著自己沒有?"完,就跑到蘭若煙身邊,抬起她的一只手就要查看.

蘭若煙不習慣被人這麼觸碰,下意識的抽手,道:"我沒什麼事,軒轅琛還不能拿我怎麼樣."

這個語氣霸道的,蘭若風有些愣住了.想著她偷偷溜出府,軒轅琛也沒有對她多加責備,現在看她好好的站在這里,氣色也還不錯,收回手,找個地方坐下.

"嘖嘖,虧得我們這麼擔心,你就這一句話打發你哥哥我了?虧得我茶不思飯不下就想著你會受委屈,沒想到你……"蘭若風西子捧心狀道.

蘭若煙無奈,她這便宜哥哥又耍寶了,難道以前他都是這樣逗蘭若煙開心的?

"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我一定知無不無不盡,可以了吧?"對于蘭若風,她沒想過隱瞞,直覺的,她反而覺得他會相信她.

蘭若風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表,側過頭對著一旁的蘭香道:"蘭香,你先下去,少爺我和王妃話,不要讓什麼人過來打擾."

"是.奴婢知道了."蘭香完就出門去,順手將門給帶上.

"在府上過得好不好?還有沒有受欺負?"他沒有忘記妹妹上次出府就是因為過得不開心,但是後來她自己要求回來,他雖擔心,但是也為妹妹懂事而又欣慰.

蘭若煙沒想到他會有此一問,以為他會直截了當的問那件事,沒想到首先考慮的卻是自己的心,心下微微有些感動.

"你也看到了,就是這個樣子,沒有所謂的好,也沒有所謂的不好."的好像這里的一切都與她無關,轉念一想,接著開口道:"如果沒有這些麻煩事,其實也還好."

完這話的時候,她眼睛不知望向何方,很安靜的黑眸,沉寂的如一潭死水,卻是偶爾蕩起一些漣漪,帶著一些安定和與世無爭.

"我不相信是你下的手將韶妃推下了水,但是從王府里診斷過的太醫那里都是這樣的,我擔心王爺會因此對你做出些我不敢想象的懲罰.爹爹這是王府的家務事,我們不好過多的追問,所以來時,我只跟王爺是過來給你送些東西."手指著桌上自己放下的禮盒,:"這些東西,是一些上好的藥材,心想可以防備不時之需.就給你帶了過來."

他辭懇切,沒有絲毫的虛假意,聲音溫柔的不可思議,像是讓人踩在云端,那麼軟,卻比云端讓人感覺到安全.

蘭若煙感覺心里有什麼在慢慢融化,眼神直直的望著蘭若風,蘭若風見她這樣看著自己,並不閃躲,只定定的回視她.仿佛用眼神在鼓勵著她,飽含著關切,關心,還有坦蕩.

"哥哥,如果有一天……我是如果,你發現我和以前的自己有很大的不同,你會不會對我有所懷疑?我是很多行為,習慣或者是做事的方面……"她試著出自己的顧慮,她想知道,當他發現這一切的時候,或者是懷疑她不是蘭若煙的時候會是怎麼樣.她有些緊張,白皙的手在寬大的子下面纂得緊緊的.

"怎麼這麼?"蘭若風關切的著,表嚴肅,待看到蘭若煙那有些緊張的表之後,低低笑了起來:"嗯.其實,我早就發現了你和以前有很多的不同."

看著他一會兒嚴肅,一會兒調笑,她有些把握不准,可是轉念一想,反正她是蘭若煙這一事實是別人無法懷疑的,這個世界也找不出第二個她,這一問,還真是多此一舉.她笑了笑,不置可否,可能自己太過在意了,想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是怎樣的.

"哦."櫻唇微啟,輕輕吐出這一個字.

"不過,我並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以前,你見著我就躲,雖然前段時間也是一樣,但是現在的我卻感覺得出來,有些東西不一樣了,在慢慢改變."著,他停頓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蘭若煙,"一直以來,我都希望你開心,是發自內心的開心,而不是強顏歡笑.每次看到你悶悶不樂的樣子,就感覺什麼東西堵在胸口,所以我總是想辦法逗你開心."

"從那麼的女孩,粉妝玉琢的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多疼你一些.而現在,那個女孩長大了,也已經嫁人了.性子變了,比以前堅強,比以前大膽,這個我真的很開心."他的很慢,卻是句句真心.

蘭若煙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氣,有什麼在慢慢膨脹發酵,漲得滿滿的,仿佛就要溢出來一樣.

"那天天氣很好,一掃往日的陰霾,我不想再呆在屋子里,起床之後就招呼蘭香去後花園賞景."蘭若煙的眼神沒有焦距的望著遠方,好像在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沒想到在那里碰到了她,也沒什麼,站在花園里了一會兒話,她自己有藥沒喝要先走,我當然不會挽留,誰曾想她會突然伸出一只手過來拉我,我以為她想做什麼,就推了她一把,之後就是你知道的那樣……"

"你她突然伸出一只手過來拉你?沒有別的意圖?"蘭若風疑惑的望著蘭若煙.

"不管那時候她有沒有別的意圖,但是現在,人還躺在床上,有誰知道.如果真的有別的什麼意圖,除非她連肚子里的孩子都算計進去了,那麼這樣的女人……"蘭若煙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但是不想深想下去.

"這件事王爺怎麼處理的?"

"如你所見,呆在蘭馨閣,那里都不能去,閉門思過."蘭若煙無所謂的著.

"沒想到這件事,王爺這麼維護你."蘭若風有些詫異的,但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

維護?!蘭若煙想著那天和他的大吵一架,兩人的口不擇,互相攻擊,他會維護自己?那天真的是氣瘋了,沒有控制好緒,明明想好好的,但是一出口就是反唇相譏.

不過,這麼大的事,關系到了他唯一的子嗣,這個處罰確實是輕了.當時,沒做她想,只是覺得自己對他有個交代就行,沒想到他對她維護?!

"大概是吧."蘭若煙一笑而過.

"這樣看來,我就放心了,回去也可以讓爹爹不用擔心.你一個人在這里,很多事我們也是發生之後才能知道,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可能不在你身邊,就要靠你自己.就算是身邊的人,也不樂意輕信.後院的水,沒有想象的清澈,多的是人想把它攪渾,然後從中得利.多一個心眼,是很有必要的."蘭若風站起身來,兩手輕放在蘭若煙肩上:"遇到什麼事,自己扛不住了,不用硬撐,告訴哥哥和爹爹,我們是你永遠的依靠,永遠會支持你的."

這一番話,蘭若煙上輩子沒有機會聽過,也從來沒有聽過.從來什麼都是一個人硬撐著,扛不過了,咬咬牙還是要自己扛.跌倒了,不能回頭看,回頭是一眼望不盡的深淵,只能咽下一口氣爬起來接著往前沖.

她知道如果完不成任務,或者是自己懈怠後會有什麼後果在等著她,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從女孩到長大成人,一路上的跌跌撞撞,她甚至沒有時間回頭觀望自己的童年.在一路的成長中,沒有依靠,她只有一個信仰,一切只有靠自己,也只有自己.

她的眼眶潤,有什麼要傾瀉而出,蒙上一層厚厚的水霧,她微微仰著頭,長而卷翹的睫毛眨了眨,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了,有什麼你是不是都給扛著?那實在太好了,到時候不管我闖了什麼禍,你不許反悔!"聲音透著沙啞,半開著玩笑的道,帶著女孩般撒嬌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