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事大條
"免禮,你有孕在身不在院子里休息,這麼巧也來游園?"蘭若煙看著她鬢角隨著請安的動作而展翅欲飛的金蝴蝶開口道.

"謝娘娘.臣妾是看今天天氣不錯,每天呆在屋子里也有些悶了,出來透透氣.想著好久沒向王妃請安,心里覺得有些怠慢,沒曾想在這兒巧遇王妃."柳玉櫻的誠懇,語氣謙遜.

"難為你有這個心,本宮過你有孕在身,好好在院子里休息就好,不用過來請安."蘭若煙拿捏著著:"藍夫人和春夫人那邊我也過不用過來請安了,天氣越加寒冷,這樣一大早的來回受了風寒就不好了."

蘭若煙心知肚名,請安是假,找麻煩是真.先前的案例已經夠她參考了,為了從源頭上杜絕這種事的發生.她不要這些假惺惺的虛禮,受不受得起是一回事兒,事是她們讓不讓她好受.

"請安是臣妾們對王妃的以示尊重,王妃這樣隨意恐怕是不妥……"

"尊重一個人不是每天掛在嘴邊的,只要有這份心就好,這虛禮本宮也不看重.誰是真的對本宮好,誰是虛假意,本宮心里知道."蘭若煙伸手將擋在眼前的樹枝輕輕一折,"咔嚓"一聲,斷成兩截.

"也就您不注重這些,王府地位尊貴,規矩也是半分馬虎不得的.家有家規,亂了套,就不成規矩."柳玉櫻強撐著道.

"哦,那本宮倒要看看有誰敢亂,誰要亂,只要她有這個本事!"蘭若煙撂下狠話,如果有人不顧她的好心警告,那麼她不會手下留了.

柳玉櫻臉色幾變,勉強笑著:"娘娘重了,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這樣做……"

蘭若煙不話,只是目光深邃的緊緊盯著柳玉櫻,仿佛在無形中的教量,步步緊逼,讓人無法遁形.

柳玉櫻先前就輸了氣勢,這會兒又被蘭若煙強了話頭,心里那股子氣更加被激發出來.心中有氣,氣息微微有些不穩.

"臣妾想著剛才出來一時興起,藥倒忘了喝,這就先行告退,不擾了王妃游園子的興致."罷,給絡兒使了個眼色.絡兒心領神會,向蘭若煙施了一禮,在後面步扶著柳玉櫻.

蘭若煙聽到她要走,做勢也要離開.這里的空氣,已然她也不想再待下去.

二人擦肩而過,兩人身體觸碰,柳玉櫻突然回身要拉蘭若煙的手.殺手本能的對外敵的防禦,直覺的一個反推.事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待蘭若煙回過神來,一反手想把她拉回來.

懷孕的人身子本就比常人沉重,她一錯過,柳玉櫻身子一騰空,被推下坡,"撲通"一聲,水花四濺.

這下事大條了!蘭若煙感覺臉上的涼意,腦海中敲響了警鍾,事發生的太突然,她有些懵了,她沒想到柳玉櫻會突然間伸手過來拉她,她以為又是她耍的什麼花招,自我保護般的想要將危險推開.沒想到怎麼會這樣?!

"來人!快來人啊!側妃娘娘落水了!!"絡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壞了,大聲的呼救.

蘭若煙和蘭香被這她的這一聲呼喊給驚醒了,湖中,柳玉櫻完全嚇得不知所以,兩只手在空中胡亂地抓著,口中嗆著水,不停地喊著"救命!"

"撲通","撲通"幾聲,幾條身影投入湖中,蘭若煙快步走到湖邊,伸出手想要將柳玉櫻拉上來,卻始終是徒勞.

絡兒在一邊急得都要哭出來了,一個勁兒的著"上天保佑,保佑娘娘以及腹中胎兒……"

蘭香在一旁焦躁不安,蘭若煙那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柳玉櫻在水里掙紮,撲騰.場面一片混亂,聞訊而來的家仆和在附近游玩的妾們.

蘭若煙無心害人,尤其還是本就無辜的還在腹中的胎兒,她第一次有種負疚感,她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不再淡定了,滿臉焦急.

"喲,這不是側妃娘娘嘛,她怎麼不在屋子里安心養胎,怎麼就落水了?這麼個大冷天的,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的,這可怎麼得了?"藍夫人在一旁大驚怪的著,那一身藍色錦衣趁著擦得雪白的臉,豔豔的唇,幸災樂禍的道.

春夫人神色緊張的看著周圍,心的拉了拉藍夫人的口,道:"心禍從口出."

藍夫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倒也安靜了.

"側妃娘娘,您沒事吧?!太醫!快傳太醫!!"絡兒接過一旁侍從遞過來的風衣,心翼翼的將柳玉櫻包起來.

蘭若煙看著臉色蒼白的柳玉櫻,渾身濕漉漉的,臉上早就沒了之前的血色和光彩,頭發濕嗒嗒的搭在臉上,完全沒有平時作為側妃娘娘的那份莊重.有些不忍,別過頭,吼道:"還愣著干什麼,將側妃娘娘抬進屋子里,動作心些,快去請太醫!都圍在這里做什麼!該干什麼干什麼去!"

眾人一聽主子發火了,立馬作鳥獸散.蘭若煙不放心柳玉櫻,跟在後面.

原本混亂的場面,頓時安靜了.地上,只剩下一灘湖水,還有些許藻類.陽光依舊懶洋洋的灑在大地,園子里依舊的滿園美景,只是再沒了賞景的人和賞景的興致.

櫻柳閣內,屋子安靜地能聽得到一根針掉落的聲音,眾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空氣中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

床前,頭發發白的太醫,一手捏著胡子,一手搭在一只蒼白的手上,不時眉頭緊蹙,不時又稍稍舒展.一旁擺著一個木制的醫藥箱,指尖捏著銀針,不時的找准位置一針紮下,神色凝重.軒轅琛站在床頭,一雙眼睛在柳玉櫻,蘭若煙和太醫身上打轉.

他很生氣,在宮里突然聽府里的下人來報,什麼王妃將側妃娘娘對下水,現在昏迷在床,不知況如何.他向皇上告罪,匆匆回府,他還記得皇兄一臉莫測的笑意,他也懶得再去猜.

這個女人才多長時間,又惹出麻煩了,而且這次威脅的還是自己的孩子.她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他也不止一次警告她讓她安分,她卻一再挑戰自己的忍耐限度!

"太醫,怎麼樣?大人孩可還好?"軒轅琛關切的問道.

太醫捋了捋胡子,歎了一口氣,道:"側妃娘娘不甚落水,寒氣入侵,又加上懷有身孕,肚中的孩子,唉……"

"怎麼樣?孩子能不能保得住?!"軒轅琛急切的問道,一雙眼睛橫著蘭若煙.

蘭若煙一聽這話,整個人的心都被提起來了,如果,孩子保不住的話,自己這次恐怕再也脫不了干系了.

"側妃娘娘落水受了驚嚇,腹部受涼,在水中的時間過長,被水嗆到了肺,呼吸不暢,胎兒在母體受到壓迫,差點滑胎,幸虧救的及時,否則不要孩,大人能不能保得住都要靠天意."太醫一臉余悸的著.

聽了這話,蘭若煙提在嗓子眼的那顆心終于回到了肚子里,看著躺在床上依舊昏迷不醒的柳玉櫻,心中微微有些釋然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她了要離開卻突然想過來拉自己的手,柳玉櫻存了一份什麼心思,她無從知道.不管這次是意外還是她的"苦肉計",她不得不,她成功了,看著軒轅琛那個等會兒再跟你算賬的眼神,她也只有認栽了.

"母子平安就好,多謝太醫."軒轅琛神色稍微緩和了一下.

蘭若煙適時的站出來,道:"多謝太醫了,麻煩太醫過來開一張方子方便日後調養,這次真的是辛苦您了."

蘭若煙口中這樣好著,心中卻在腹誹,母子平安就一口氣早啊,還賣什麼關子,不是誠心嚇人嘛,你要間接表揚下自己醫術高明我不介意,但是你他娘的不知道,你越這麼,我罪過越大嗎!

搞什麼危聳聽的添油加醋有多麼多麼嚴重,險些產什麼的,不然大人孩都要保不住,後果不堪設想.你沒見那冰山王爺的臉色越來越臭了,這麼大冷天的,讓他在這里釋放寒氣,你我不冷,床上的那位還虛弱著呢.

太醫慢騰騰的走到桌前,手輕輕敲著桌子,蘭若煙心領神會,道:"蘭香,准備筆墨紙硯."

"是."經過剛才的一番驚險刺激,蘭香的神經一直緊繃,她想找什麼事做來彌補娘娘的過失,立馬答應著准備去了.

雖然她知道娘娘不是有意的,但是在大家的眼中,事實就是,正王妃和側妃娘娘幾不合,正妃娘娘氣不過,就順手推了側妃娘娘,將側妃娘娘推下水去.她們百口莫辯,她擔心自家的娘娘會受什麼責難,這下聽到側妃娘娘沒事,心中的一塊大石也放下了.

"川穹十錢,歸身十二錢,白芍十二錢,川貝十錢,菟絲子十二錢,姜活九錢,黃岑九錢,祈艾八錢,枳殼九錢,北茋十二錢,炙甘草5錢.前三副以生姜同煎,後面的九碗水煮成一碗,一月之後便可以不必服用了."太醫寫好後,囑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