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伊人夢中
"姐,熱水准備好了……姐?"蘭香一進門就看到蘭若煙靜靜地趴在桌上,"姐?"蘭香疑惑的看著這開著的門,她怎麼記得自己走的時候是將門關著的?

"嗯,准備沐浴."蘭若煙懶懶的抬頭,那些不屬于她的無力感消失了,她不願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的懦弱,她不允許,調整好狀態,她依舊是那個冷靜淡漠的蘭若煙.

氣匆匆跑回松瀲堂的軒轅琛,望著滿屋子的東西怎麼看都不爽.而跟在身後的卓子,更是心翼翼,他不明白了,王爺聽到王妃回來不是挺開心的,怎麼一下子就生這麼大的氣.

軒轅琛一揮將桌上的東西掃在地上噼啪作響,看著身後的卓子,吼道:"你給本王出去!"

卓子巴不得早走為快,這個時候的王爺,他惹不起.輕輕將門帶上,一溜煙兒消失了.

軒轅琛生氣,氣極了.他氣蘭若煙,太不把他放在眼里,氣她那一臉不在乎的模樣;他氣自己,自己既然不敢開口讓她離開,他怕自己一開口,她回頭也不回得離開.

這是他長這麼大頭一次生出這種感覺,一想到蘭若煙,他就想到蘇沐那句"你和她只有夫妻之名,並無夫妻之實."他氣極了,竟然忘了問她.在她面前,他總是容易失了分寸.

"來人!"

"奴才在."卓子不知從哪里又溜回來了,還真是敬職敬業.

"本王今晚去蘭馨閣."軒轅琛邪邪的道,一想到那什麼約法三章,臉色一黯,"不了,今晚去春沁閣,叫春夫人准備一下."

卓子不明所以,抬頭略帶疑惑的望著軒轅琛.這個變臉速度,額,他家王爺怎麼了?

"叫你去就去!"

"是,奴才這就去!"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道理,自不必多.

春沁閣

"竹心,王爺賞的珠釵個給我拿過來,上次王爺還我帶上很美呢,還有那件紗裙,上次穿了那件,王爺還多看了我兩眼……"春夫人一個勁兒的使喚著貼身丫鬟,當她聽王爺今晚來她的春沁閣,別提有多開心了,連帶著這個院子里的人都忙得團團轉,她的貼身丫鬟更甚.

"夫人,看您高興的,夫人天生麗質,再加上這樣一打扮,王爺肯定會喜歡的."竹心對著鏡子里的春夫人道,她是真心為自家姐高興.

"就你嘴甜."春夫人笑得一臉的自信,顯然這話對女人還是很受用的.

"王…王爺吉祥!"竹心透過鏡子,看著一臉煞氣的王爺有些害怕的道,今晚的王爺,似乎有些,呃,不大一樣.

"王爺,您來了,用過晚膳沒?"春夫人款款走到軒轅琛面前盈盈一拜.

"嗯,晚膳就不必了,竹心,你下去吧."軒轅琛面無表的著.

竹心一得令,躬了躬身子出去了.王爺低氣壓的氣場,不是她一個奴才夠膽承受的住的.王府的奴才,一個個都成人精了,那個會察觀色.

"王爺,這麼晚了,歇息麼?"燭光搖曳下,望著軒轅琛一臉的嬌媚之態.

"嗯."軒轅琛看著這樣的春夫人,乖順,聽話,以自己為天.他就是不明白,為什麼蘭若煙卻總是和他唱反調,別的女子有他這樣的對待,不是應該感恩戴德,而她竟然一門心思想著外面,他越想越不耐煩.

這個女人,聰明而又美麗,心思卻永遠讓人捉摸不透,好像對什麼都不在乎,哪怕是自己的性命.但是她的什麼都不在乎,不是她冷漠,不是她無,而是常人眼里的功,名,利,祿.之于她,輕若塵土.她是會在乎的,她在乎的是人,是她所關心的人.

軒轅琛面前晃過蘭若煙的表,有淡漠,有冷靜,有假裝的鎮定,有趾高氣昂,一幕幕那麼的生動,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時間不早了,你先歇著吧,本王還有事處理."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春夫人望著軒轅琛離去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慢慢僵硬.從天堂跌入地獄的感覺,她的身體逐漸冰冷,那份熱切的心變得冰涼.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軒轅琛的時候,她就清楚的知道自己陷下去了,後來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得到他的親睞,即使是側室她也喜不自禁.

她不明白,開始還好好的,她還可以從他的目光中感覺到喜歡,為什麼在他露出那樣一個表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她想不通.

良久之後,"竹心."春夫人對著敞開的門,開口道.

竹心看著眼前自家姐,再望著敞開的門,哪里還有王爺的影子,心下了然.

"附耳過來."春夫人聲道,笑容漸漸爬上嬌媚的臉龐,但那雙眼睛里透著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竹心聽話的走到春夫人面前,春夫人在竹心耳邊低語著:"你去打聽一下王爺今晚去了哪里?"

竹心聽到吩咐,悄無聲息的隱入夜色中.

蘭馨閣

蘭若煙在軒轅琛走後,已經是極累了,沐浴後晚膳也沒胃口吃就早早的睡下.漆黑的屋子里很安靜,蘭若煙在床上睡的很不安穩,呼吸沉重,額頭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滑過耳際,消失在濃密的黑發里.

夢中,蘭若煙看見一個姿態曼妙的少女,目光緊緊的追隨著自己園子里的一個身影.她安靜的躲在暗處,心翼翼的望著遠處的兩個人.

蘭若煙拼命想看得清楚,有一個人他知道,那是她哥哥蘭若風,另一個人是誰呢?一身青衫,只留下一個背影,而夢中的少女目光緊緊地盯著這個背影,眼睛里飽含著千萬語,愛慕,欣賞還有崇拜,少女的心事毫不遮掩.但是她始終躲在背後,沒有站出去,手抓的緊緊的.

"風,我聽城外新開了一家館子,今天去瞧瞧如何?"男子微微側過臉,笑著道.蘭若煙看著這個熟悉的臉,狠狠吃了一驚.

"煙兒,先帝遺詔,要爹爹將你嫁與琛王爺,爹爹也舍不得這麼早就將你嫁為人父,可是聖命難為,爹爹也是沒有辦法."蘭祁風將手輕放在少女肩上,滿臉慈愛,還有十分的不舍和無奈.

"爹爹……"少女極力忍住眼淚,仰著頭,努力擠出一抹微笑,"爹爹不必擔心,煙兒還是可以回來看爹爹的……就算煙兒不能回來,爹爹還有哥哥."

蘭祁風從就將這個女兒捧在手心里的,他知道她懂事,"傻孩子,琛王爺在整個夏啟王朝也是人中龍鳳,你嫁給他,也必不委屈."

少女不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蘭祁風,像是要把他望進心里.

"爹爹就你一個女兒,一定會風風光光的把你嫁出去,讓你做整個夏啟王朝最漂亮的新娘子."蘭祁風一臉不忍,他一手養大的女兒也終是到了嫁人的一天,可是他卻無法讓她自己選擇,他知道她不願意,但是他卻是毫無辦法,只能這樣安慰女兒,也安慰自己.

少女一聽這話,將頭緊緊埋在蘭祁風的懷里,肩膀不停地聳動,哭的很是傷心.

"姐,吉時到了,我們走吧."蘭香略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家的姐,已經是新娘子的人,臉上卻不見半點開心.

少女一身大嫁衣,臉上妝容精致,巴掌大的臉面無表."你先出去,我再待一會兒."

蘭香欲又止,還是乖乖的把門一關,在外面候著.從將軍和少爺一走,姐就再也沒露出過笑容,她實在有些擔心,但是姐的話又不得不聽.

布置喜慶的閨房,少女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包東西,走到桌前,將包的粉末倒進杯子里,慢慢注入水.少女神專注,表不出的哀戚,有傷痛,有不舍,有掙紮.

纖細蒼白的五指緊緊的握住杯子,"醉生夢死,多好聽的名字,只可惜是毒藥,慢性劇毒,在睡夢中慢慢死去.自己也這樣死去,也少了許多痛苦吧."少女露出一絲解脫的笑容,"蘇大哥,今生無緣,不能嫁給你,煙兒只有盼來世了."完,一口將杯中的毒藥飲盡.

"可以走了."少女若無其事的打開門,對著門外焦急不安的丫鬟道.

蘭香看著姐好端端的出來,立馬將那些不安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爹爹,哥哥,將軍府,少女最後望了一眼這個地方,進了花轎.意識越見昏沉,鞭炮聲,人聲鼎沸,司儀的唱和聲……

蘭若煙猛地驚醒過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著四處熟悉的地方,突然間松了一口氣.她怎麼又回出現在自己的夢中?多傻的女子,為了喜歡的男人,雖抵不過命運的安排,卻依舊盡自己的全力反抗,想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給心愛的男子,選擇了死亡,她一定是很愛很愛蘇沐的吧.那麼蘇沐呢?蘭若煙心中這樣想著.

突然間有些煩悶,夜色低垂,蘭若煙隨手披了一件衣服,打開窗戶,一股清冷的風刮進來,吹散了一屋子的郁悶之氣.明月依舊高掛,忽而有黑云遮住,暗了這夜.睡不著,索性走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