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細作
兩人的對峙在蘭若煙提起行李摔門而出的巨響後結束,蘇沐怔怔立于原地,望著蘭若煙遠去的背,手緩緩地按上心房,這里在為她而跳動.蘇沐不敢他對蘭若煙是一見鍾,但從見她第一眼起,便確定,他們將有千絲萬縷的連系.

短短不過半月的相處,他對她已無法淡視,也無法在用倫常來強迫自己不去關注她.是的,他喜歡她.從開始到現在,都喜歡,即便一身男裝,也掩不住蘭若煙與生俱來的誘惑力.若她是妖或是魔,他想他都會心甘願地死在她的魅惑之中.

可是她不是妖魔,她是人,是當今琛王爺的正妃.一個有夫之婦,一個一輩子都不可能屬于他的女人……

他問蘭若煙為何會暗殺之術,是因為他心疼她.他希望能夠幫她分擔難的苦痛.可是卻招來了她的嫌惡.大概是天意,天意讓他不能得到煙兒的瞻顧.

坐在馬車上,蘭若煙徑自靠在床邊閉目養神,對車里另外兩個活人,愛看不看.蘭若風對著角落自我檢討,又自我檢討的.心里只想著,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惹妹妹不高興了.蘇沐沉默不,馬車里的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真無聊~"蘭若煙睜開眼,沉聲吐出三字引得另兩人疑惑看她.

"啊!"就在此時,忽然從外面傳來馬夫的慘叫聲!接著馬車似乎被鐵鉤由四面勾住!

"糟了!"蘭若風第一個反應過來,他轉頭對蘇沐道,"沐,代我先照顧我妹妹."完,便躍出馬車去.

聽外面的腳步聲,外面的人應該不少.蘭若煙頓時擔心起蘭若風的安危來,雖然他們並非"真正"的兄妹,但他們現在是有真的血緣關系.她起身想要沖出去幫忙,卻被蘇沐攔住.

"你又要做什麼!?"蘭若煙忍不住吼他.

"我去."蘇沐只留下簡單的二字,便迅速地跳下馬車.一把本是用于顯示文人風流的折扇,在這緊要關頭立刻變成了殺人利器!蘭若煙驚異非常,她一直以為蘇沐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卻不料,他的武功不亞于蘭若風,而且勝她不知幾籌!

原來有這樣強大的兩位高手護駕,蘭若煙也落得清閑,她就只當是觀賞一場真人版的動作片罷!二人一劍一扇,很快就放倒了所有黑衣人.她雖覺時間太快,有些掃興,但畢竟是拼了命的斗殺,不是表演之流,越快解決越是乾淨的.

蘭若風和蘇沐收了武器,然後對視默契地一笑,便轉過身來抄馬車走來,蘭若煙見他們過來,便跳下馬車,跑到蘭若風面前,興奮地喊道,"哥哥,哥哥,你剛才好厲害啊!"

"剛才好厲害?哥哥可一直很厲害的哦.只是煙兒沒發現而已.嘿嘿……"被親愛的妹妹佩服稱贊了,蘭若風少不得要洋洋一番得意.

故意將蘇沐無視了,蘭若煙只知她現在不想跟蘇沐話,更不想看到他.在她面前逞英雄,哼!她才不領呢!蘇沐站在蘭若風的後面,看著他們兄妹倆,依然是沉默,沒有笑,跟他平時的行為差別很大,可是蘭若煙沒有發現,也不想去發現.

"好了,我們繼續趕路吧."蘭若風拉了自己的妹妹,朝著馬車走出,蘭若煙也點頭,緩步跟在他身後,不料一名本該是已經斷氣了的黑衣人,在蘭若煙走過他身邊的時候,突然起身,眼看就要舉刀對蘭若煙下手,蘇沐快步上前,將蘭若煙一把拉了過來,一個轉身將她護在懷里,黑衣那一刀劈到了蘇沐的手臂.

霎時間,色浸染了青衣,蘭若煙難以置信地看了蘇沐,雙眼驚瞪他,為什麼?她不明白,也不懂,為什麼蘇沐要舍命救她!方才若他動作稍慢,可能他就會搭上自己一條命來.

蘭若風一劍結果了那黑衣人後,趕忙上前來察看況,"沐,怎麼樣?"

"還好,命還在."蘇沐對他安心地一笑,但蒼白的面色分明就是痛到極致的神,他的腳下一軟就要朝前倒去.蘭若煙急忙扶了他,蘭若風也在另一邊扶了他.

"得趕緊去王府療傷.煙兒,你幫沐包紮下傷口,我趕車!"將蘇沐扶上馬車後,蘭若風對蘭若煙吩咐著,便揮動了缰繩.

撕了衣服的邊角,蘭若煙快速地包紮著不斷湧出鮮血的傷口,作為殺手,處理這樣的傷不是問題.估計按著馬車的速度,不消一刻就會到王府了,蘇沐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這樣想著,她才算放下心來.

因為失血,蘇沐已經昏迷過去.蘭若煙看著他沒了血色的臉,心里一陣疼惜難過.他應是沒有經曆打打殺殺的富貴公子哥,卻為了救他,不惜挨下了這一刀.

"值得嗎?"蘭若煙看著那猙獰的創口,不由自主地脫口道.

"值得——只要是為了你,都值得!"聲音微弱,但語氣是肯定的.蘇沐緩緩睜開眼,堅定地看著蘭若煙.

仿佛冰塊被暖陽照耀,蘭若煙的心中忽然生出類似于融化的感覺.她垂眼看他,他也與她的眼對視.他們原來靠得這麼近,近到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自己.可他們又是那麼遠,遠到不知道對方的心.

"王府到了!煙兒!"馬車停下,蘭若風拉開簾子來對蘭若煙喊道,卻撞見了他們的對視.原本慶幸的緒僵在了那里.他們怎麼了?

王府到了!似乎就像警鍾敲響.警示蘭若煙,你是軒轅琛的正妃,不能與他之外的人有任何的牽扯.哪怕只是名義夫妻,你們曾約法三章,前提是你們是夫妻.不出的味道,充斥在蘭若煙口舌與全身.她扶了蘇沐,平靜地對蘭若風道,"哥哥,我們扶蘇大哥進去吧."

攙扶著蘇沐一步一步走進王府,蘭若煙看了蘇沐,對方亦在看她,這就算是他們一起走過的最後一段路了吧.她想,她以後不會再跟這個男人有什麼牽扯,因為她不想上輩子的慘劇再在他們之間重演.

蘇沐是皇帝的重臣,軒轅琛是意圖篡位的王爺,他們二人本就是不可俱在的存在,若有一日,軒轅琛不慎敗北,那到時手刃他們的,會不會就是眼前的男人呢?

軒轅琛聽管家來報,正妃娘娘回府了,心中便暗笑,沒想到她竟然那麼聽話,這麼快就回來."可是,王爺——"管家還要繼續稟報,卻被軒轅琛揮手止住了.

"有什麼事,娘娘自然會自己來跟本王."軒轅琛起身,很有大丈夫風范地邁步走向了大廳.

還未進大廳,就聞到一股血腥味.難道她受傷了?!心口一驚,他快步進了大廳,卻見蘭若煙與蘇沐站得極近,她的手還放在蘇沐的手上.不,應該她抱著他的手臂.她是自己的正妃,還是在王府,居然跟眾目睽睽下跟一個男人靠的這麼近!

"煙兒."軒轅琛面色陰沉地走到了蘭若煙的身後,冷聲呼道.

蘭若煙回頭,見到軒轅琛那神色時,一點都不驚奇,她早就料到了.這個有嚴重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是看不得自己的東西被別人占了便宜,哪怕是他自己不喜歡的.

"王爺."松開了扶著蘇沐的手,蘭若煙回身,非常女人對著軒轅琛行了一禮.只是,身著男裝的她,作出這樣女子的禮儀動作來,實在有些……違和了.

"嗯.你先下去.旅途勞頓,好好休息休息吧."軒轅琛不重不輕地吩咐著,礙于蘭若風在場,他才沒將不滿不悅的緒顯露出來.蘭若煙也是明白,為了不惹惱他,很聽話地退了下去.

一旁,蘭若風和蘇沐看到蘭若煙對軒轅琛這般溫順的舉動,現實一樣,不約而同的蹙了眉.他們想,蘭若煙在王府過得該是怎樣委屈的生活?

待蘭若煙下去,軒轅琛看向蘇沐,臉上一轉為擔憂的神色,"沐,你還好吧?"

"還好,剛才管家已經去叫大夫來了."蘇沐笑了笑,跟軒轅琛的交流顯得自然平和.

"應該請禦醫來看才對!"軒轅琛皺眉.

"還是不要的好,這樣會引起那個人的懷疑."蘇沐搖頭,蘭若風看他這樣,無奈歎了口氣.

"沐,讓你為那個人做事,實在委屈你了."軒轅琛走上前,扶了蘇沐坐下,也輕歎了聲.

"為成大事,總要有些犧牲的."蘇沐笑得清淺,對軒轅琛他無須掩藏也無須故作姿態,因為他們二人從來就毋須多便可懂對方的心意.

"沐你別這麼,這樣你讓我會更加慚愧的."蘭若風抓了他的手,聲著,"雖然我們都是為了大事,但你承擔的風險是我們之中最大的."

"因為離敵人最近……我知道的.可是算來算去,這個角色還是我來做的好."蘇沐苦笑,軒轅琛對他有知遇之恩,而他能為這位王爺做的,也只有在皇上身邊做個近臣,為軒轅琛的傳遞最快最准的消息.沒錯,他就是一個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