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英雄救美
歌舞進入尾聲,蘭若煙旋身坐下,然後緩緩地朝後躺下,仿佛真如一片花瓣落地,靜美得又若秋葉殘落般淒傷,樂聲也在此時悄然落下.

"好!秦淮唯舞輕第一!"蘭若風第一個站起來直鼓掌,邊叫著邊快步朝著蘭若煙走去,他必須第一時間將她帶走.跟在他聲音之後,秦淮河岸的人群也爆發出陣陣歡呼聲.

就在蘭若風快走到台上時,舞台四周忽然爆炸,揚起的灰塵迷了的眼睛,岸邊的人群因為這爆炸都亂了陣腳.也就在此時,一群黑衣人忽然躍出一齊沖上了舞台.就在蘭若煙揉眼睛的功夫,將蘭若煙挾持而去.

"妹妹!"當蘭若風能看見時,卻只看到黑衣人將蘭若煙帶走!他難以控制的大呼,腳底一使力便沖到了上去,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蘭若煙被兩個黑衣人左右挾持著,從他們的步伐和氣力上,她能肯定,這兩個都是高手!糟了,難道她這次真的完了?!早知道就不無聊地去搞什麼"亡靈之舞"了!啊!上天啊,你既然已經眷顧了我一次,就不要嫌多,再賜我一次好運吧!

如此想著,忽然從前面又殺出了另一批黑衣人,不同的是他們每人手上都紮著絹.蘭若煙知道,那是他們為了區分敵我.難道老天真的又眷顧了她一次,賜予了她第三次生的機會?oh,老天你太可愛.

可是這一切對老天的贊美,在看到領頭戴著黑面具的人時,她就果斷地收回了.那人除了她自大又冷面的王爺老公還有誰啊!雖然換了一把普通的劍,但那舞劍的凶狠凌厲,分明就是軒轅琛!

乾淨利落地將那些黑衣人干掉,最後只剩一個黑衣人還挾持著蘭若煙.他緊抓著蘭若煙的手,似乎將她當作了最後的救命稻草,他驚恐地看向軒轅琛帶領的黑衣人,"別過來!否則我殺了她!"

"好啊,你殺便是."軒轅琛故作不在意地道,"我們不過領命殺人,可沒聽主子救人.你殺了她,還省了我們的事呢!"

"你,你們是誰的人!你們可知道她是誰?!"那黑衣人緊張的渾身哆嗦,蘭若煙打從心里鄙夷這個人,身為殺手,居然連失敗就是死亡的覺悟都沒有.這時候,真正的殺手就應該殺了她再自盡才對!

職業病又犯了,蘭若煙嘴角一揚,一個怕死的殺手根本就沒什麼好恐懼的.她之所以沒動手,是想看看軒轅琛到底要怎麼救她的!

"我們當然知道,當今琛王爺的正妃蘭若煙,她還是蘭大將軍的掌上明珠哦.不過,我們的主子比琛王爺和蘭將軍可都要大,你殺了她,對我家主子也沒影響.何況……"軒轅琛漫不經心的著,話到轉折時,他身體的動作也一轉,一只暗鏢射出,擦過蘭若煙臉側,割斷紗的系繩,正中黑衣的眉心"她也不會死!"

紗落下的瞬間,蘭若煙看到了軒轅琛驚豔的眼神,聽到了那些男人們的抽氣聲.是的,此刻妝的她是極美的,她不著妝已是絕色,再作了這惑人的妝容,便更勝仙子了!

"啪——"黑衣人落地的悶響將眾人從蘭若煙的美色中驚醒了過來.

"哼!"軒轅琛不悅地冷哼了一聲,他身後的侍從趕緊下跪,"主子恕罪."

還真是訓練有素啊,蘭若煙漠然地笑,從容地繞過一具具尸體走到了軒轅琛的面前,仰視著她名義上的丈夫,輕聲道,"謝謝了."雖然很不想承認這個討厭的男人很厲害,但是他的確厲害.

"我來是要告訴你,你要做的事還沒有完成.想玩的也該玩夠了,也該回去了."軒轅琛低頭看她,若非他們曾約法三章,他不會美色當前還巍然不動,即使他不愛她,只是單純的泄yu.

"是."蘭若煙聽了,低頭應了好.她該做的事……他們曾經好,除非她出面的地方,他是不會硬讓她去做的.那麼看來,最近王府又有大事了.唉……為了那生存的福利,她不得不再回到那個烏煙瘴氣的地方了.

救也救了,要交代的交代了.軒轅琛想蘭若風和蘇沐也該趕過來了,便帶著他收下的人撤了.蘭若煙站在那里看他們離開,心里想著的卻是軒轅琛臨走時的話,"我過的話還是算數的,你可以自己想回來再回來."當然,這一句足夠讓她去感動下下的,一個王爺能這麼守信,多難得啊!不過,前提是他沒後面六個字,"不過,後果自負."

哼!分明就是恐嚇她嘛!蘭若煙氣的心里直亂抓,又不能真的發泄出來,盯著地上的尸體們,咽了咽口水,她能不能踢他們幾腳來泄憤啊?

"妹妹!妹妹!"蘭若風的大叫聲從遠處傳來,越來越近,蘭若煙那點邪惡心思不得已,只好收了回去.

"哥哥."蘭若煙立在那里,只等蘭若風跑過來.

"妹妹,你沒事吧?你也太胡來了!"蘭若風又擔心又氣地,好好地打量了蘭若煙全身,看她有沒有傷到哪里.

這時候,蘇沐也趕了過來,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他們兄妹,第二眼卻是滿地的尸體.疑惑地看向蘭若煙,後者卻是不悅地撇過了頭去.

他又在懷疑她了對嗎?蘭若煙悶悶地想著,愈加不想看到蘇沐了.

"妹妹,是誰救了你啊?"蘭若風早就大致看過那些尸體了,就算是他都未必能一個人應付這麼多個,從他們逃跑的輕功來看,就個個不簡單了.蘭若煙反映雖快,也只適合暗殺.不可能以女子之軀殺掉這些高手的!

"俠士."蘭若煙淡聲吐出這兩個字,便無視他們二人走了到了前面.形容軒轅琛,她第一個想到的詞竟然是這個.囧,為什麼她潛意識里會覺得軒轅琛那種自以為是的男人是俠士呢?是因為他及時的趕到救了她?還是他那身不可抗拒的氣勢?

總之,好過那個總冤枉她的蘇沐!這個想法一出,她自己都嚇到了.她怎麼就把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放到一塊兒去比較了呢?

知名客棧

"什麼?妹妹,你就要回去了?!"最後舍不得她走的居然是蘭若風.蘭若煙皺眉看他,這人不是昨晚拉她回來的時候,一口一句你還是乖乖待在王府安全嗎?

"煙兒為何突然決定要走?"蘇沐看蘭若煙一聲不吭,便也上前問道.

"不關你的事."蘭若煙冷冷地給了他一句,便低頭繼續收拾她的行李.

蘇沐脾氣好,倒也沒跟蘭若煙計較這麼多,畢竟之前懷疑她是他的不對.昨晚,蘭若煙的那支舞,那首歌,直扣他的心底.歌聲是不會騙人的,他知道蘭若煙不是殘忍之人,從她的歌聲里,他聽出了她對那些風塵女子的悲憫.

"煙兒,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蘇沐著朝蘭若風使了個眼色,對方理會地收聲退了出去.

"誤會?什麼誤會?"蘭若煙諷刺地反問.

"我……不該懷疑你."蘇沐遲疑著開口,"我只是聽風對你的描述,過去跟現在差異太大,我怕你……"

"怕我是個細作,做出傷害你們利益的事,對嗎?為什麼只許你懷疑別人,不許別人生你的氣?!蘇沐,你這個混蛋!"蘭若煙一把將東西攤在了桌子上!她憤憤地看他,蘇沐,你這個總是一臉笑的人,為什麼總要惹得我脾氣發作呢?!

"不是."蘇沐慣有的微笑,此刻已在臉上凝固.他沒有料到的是,蘭若煙對他竟有這麼多的誤會與憎惡.輕輕地出否定的回答,他這時,也只能想出這兩個字來.

"不是?是不是懷疑我是細作,還是不是只許你懷疑別人?還是你不是混蛋?!"明顯的罵句出口時,蘭若煙竟有了種解氣的快感.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對蘇沐竟有這麼大的怨氣.

蘇沐看著她,面無表.只是雙眼深深的看他,恍若一潭幽泉,深不見底.蘭若煙接觸到他的眼,竟有絲畏怯.這樣的蘇沐讓她想起了NO.2.他也曾這樣看她,在她第一次殺人後,也像現在難以控制地對他咆哮時.

別過頭,長長的舒了口氣,蘭若煙又看向了窗外,現在正是晌午,金色的太陽懸于空中,落下的暖陽,不是像夏日那樣的雜熱,而是使人一見便倍感暖.可是,她在屋內,觸不到這溫暖,看著也只越發覺得陰冷.

"煙兒."似乎察覺到了蘭若煙此時的脆弱,蘇沐忍不住上前攀了她纖細的肩.

自他掌心傳來的體溫也感染到了蘭若煙的身上,身體在片刻的僵硬後,馬上絕然地甩開了蘇沐的手,轉身冷冷看他,"蘇大哥可別忘了煙兒是有夫之婦!"

如果沒有前世的NO.2殺她的余恨,如果沒有一來到夏啟王朝就已是軒轅琛的王妃,她是不是真的會愛上這個人?對了,軒轅琛,她還是軒轅琛的妻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