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游湖
京城,一堵高牆牢牢的守護著王朝,堅實的壁壘.進進出出的行人,一個個在認真盤查後才放行.蘭若煙一個人坐在馬車里,好整以暇的掀開簾子望著街市.

這是她第二次白天出門,第一次是和軒轅琛,那時候,她為了逃避軒轅琛的那雙精明的狐狸眼,一路閉目養神,只是偶爾掀開簾子一角看看,在他發覺後又立馬放下.那樣的心翼翼,生怕露出馬腳.

而現在,看著前面趕車的哥哥和蘇沐二人,蘭若煙不再那樣拘束.只是自己一身男裝怎麼不騎馬偏偏還坐馬車,那不懂,不過也不反感就是了.正對著這里的一切充滿好奇,東張西望,就想劉奶奶剛進大觀園那樣,對什麼都稀奇的很.

突然,兩根長槍交叉橫檔在馬車前面,長相方正的男人喝道:"馬車停下,例行檢查."

敢兒還有這一出,蘭若煙心里想著,還好現在自己找到靠山了,不然出個城還得這樣不麻煩死?!兩只眼睛滴溜溜的望著蘭若風和蘇沐,這兩人想過去,還不就是報上名來的事兒,哪像自己還得遮遮掩掩.

只見蘇沐怡然的從中掏出一物件,隨手拋給那男人,男人一看令牌,一下變了臉色,收了兵器,恭敬地站在一旁,雙手將令牌送上,喝道:"放行!"

馬車緩緩而過,蘭若煙睜大眼睛瞅了瞅那令牌的模樣,如行云流水般的流暢線條,青銅色,刻著雕花.蘭若煙將這模樣在腦海中記下,等回府之後,自己也去弄一個來.

看著守衛的士兵變臉比翻書還快,蘭若煙撇了撇嘴,直覺不管到了哪里,都是位高者掌權,勢微的誠服.還真是千古不變的定律!連達爾文的進化論都進化不了.

蘭若煙霎時覺得無趣,沒有好玩的事兒,眼角突然瞥到城牆那在風中飄著一張白紙,通緝令三個大字很是顯眼,一個絡腮胡子的男人凶神惡煞,這畫工還真是不怎麼樣,一點兒都沒特色,這種人多了去了,只有眉角那顆大痣頗具特色.

蘭若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知在這畫上去會是怎樣?不過古代這畫畫也太沒勁兒了,除了白紙黑墨就是白紙黑墨,她比較欣賞油畫,可以將色彩很好的展示出來.

不知那是什麼一個人,距離隔得遠也看不大清楚.反正是官府的事,她一閑人還是該玩就玩,該樂就樂.

背後是漸行漸遠的城門,蘭若煙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不由心一陣舒暢,徹底將頭探出馬車,大聲喊著:"我來了!"

夕陽落霞,在這道上驚醒了藏匿的鳥兒,撲騰撲騰,孤鴻錯落,美不勝收.

前面的兩位男子乍一聽,愣了一下,接著相視而笑,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一路的馬不停蹄,游湖本來是要早晚時分才有意境,早是已經不行了,只有趕晚.各有各的意境和特色,蘭若風親自駕車自不必,馬車里麻雀雖五髒俱全,蘭若煙只窩在里面愜意的吃吃喝喝,好不舒坦.

喝杯茶,睡一晚,有時風餐露宿她都覺得是一種可親的感覺.鮮衣怒馬,仗劍江湖.雖是游玩,但是走過的亦是江湖.蘭若煙很是向往這種生活,有天下之大任我行的快意和豪放不羈.而如今,邁開了一步.

馬車緩緩停下,簾子被掀開,"我們到了,下車吧."一只手伸進馬車,蘭若風將腦袋湊過來,笑著道.

蘭若煙直接忽略這只殷勤的手,利落的跳下馬車.對于這個哥哥太過溫柔的哥哥,她實在有些吃不消,在這個妹妹面前,不,現在是在男裝的她面前,仍是這副模樣,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不好.

蘭若風的手尷尬的留在那里,一臉委屈的望著蘭若煙.蘭若煙突然心大好,偶爾這樣膈應他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燈火闌珊,影影綽綽,幾艘畫舫錯落在湖面上,船上匆匆走動著的人,似是為今晚的活動而准備著.咸蛋黃在天邊只露出了半張臉,在水平面線上戀戀不舍的徘徊著,仿佛是想多看一眼這落日黃昏之前,這世界的精彩.

好一個湖光山色,純然無汙染的湖水,在金色的夕陽下波光粼粼.目光追隨蘇沐而去,只見他站在橋頭,一身青衣豐神玉立,晚風吹拂,長發在風中飛舞,始終帶著笑意,嘴角習慣性的微微上翹,渾身散發出一種溫和的氣質.

蘇沐見蘭若煙看了過來,"看,今晚的游湖,看你喜歡哪一艘畫舫……"

畫舫?蘭若煙馬上聯想到現代的夜總會,這不是也是那種地方吧?如果是,這地方未必也太過開放了吧,雖然自己男裝打扮,但是好歹自己是個女子,而且還是一個已婚女子,就算他哥哥做這事她不奇怪,但是蘇沐也這樣,她迷糊了……

蘭若風剛從妹妹的打擊中恢複過來,看著自家妹妹一副迷糊像,腦袋歪斜著打量著畫舫,那模樣好不可愛.蘭若風忍不住想用手掐一掐那水嫩的臉蛋,但是在兩次吃癟之後,他訕笑了一下,放棄了這個念頭.

"煙兒,這個地方美吧?"蘭若風裝作不知道她的疑惑,只顧著獻寶,他可總惦記著有什麼好玩的地方記著什麼時候能帶妹妹一起玩.從他就知道這個妹妹喜歡玩,看著自己出去,每次都眼巴巴的望著,不敢有什麼奢求,只有這個時候他不會躲著自己,最後都是他總是用這招哄她不躲著自己.

蘭若煙是誰,就算這真是章台柳那樣的地方,她前世又不是沒見過.再高級別的她都見過,這里能玩的還不是兒科?

"這個地方很美!~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應該就是這樣的景致了吧……"蘭若煙故意這樣,古代的大家閨秀,思想要很純潔滴~

"好好景好一句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沒想到呃~煙兒還有這樣的文采."蘇沐贊賞的道,看著她一身男裝,自己喊蘭姑娘已是不妥,索性隨蘭若風喊煙兒."不知我這樣喚你可好,會不會太過唐突?"

蘭若煙聽到這個稱呼,心猛地悸動了一下,似乎是等了很久的一聲呼喚,心里是滿滿的暖.這不是她該有的感覺,雖然他長得很像NO.2,但是NO.2從來不會這樣喚自己.難道是她?這具身體的主人?

她一直沒有好好思考過自己怎麼會這麼巧靈魂穿到這具身體身上,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呢?真正的蘭若煙哪去了?難道她和蘇沐有什麼瓜葛?

"煙兒,怎麼眉頭緊皺著,不舒服嗎?"蘭若風看著妹妹原來神采飛揚的臉一下子愁云慘淡,頗為擔憂的問道.

"哦~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回過神來,笑著對蘭若風,她怎麼跟他,是在想自己怎麼鳩占鵲巢占據了你妹妹的身子,而他真正的妹妹不知去了哪里?

不再看他,仰著頭,對蘇沐:"這句是我瞎謅的,獻丑了.不會唐突,難為公子有心,既然如此,我喚你蘇大哥可好?"蘭若煙想,既然這個身體本能反應喜歡他這樣喚她,不如成全她,也是一件美事.

"好."星星點點的燈火落入蘇沐的眼中,那麼溫柔.不同于NO.2的魅惑和表面的溫柔,蘇沐,是真的人如其名,如沐春風,那種溫文爾雅是在骨子里滲透的.

"既然這樣,我選那艘畫舫!"蘭若煙隨手一指,笑著望著眼前的兩位男子.

兩人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艘精致的畫舫,形單影只的停在橋下,岸邊的垂柳虛掩著,低低的垂在畫舫的頂層,四盞大燈籠高高掛在畫舫的四角.她怎麼看都覺得這畫舫就是水上的房子,有兩層,畫舫前端的甲板上,高高的桅杆上揚著兩個大字"舞輕".

蘭若風低低的笑出了聲,挑眉看了看蘇沐,道:"我這個妹妹聰慧吧,不用指點提示.隨手一指,就將我們預定的這里最好的畫舫給找了出來."

蘭若煙倒,她哪想他們還原來預定了的,如果自己剛才亂指弄錯了不是很出丑?一計衛生球很不客氣的扔給了蘭若風,再瞪了瞪蘇沐,兩人合著耍自己呢?!

"沐,呆愣什麼呢,開始不是你急嚷著要去游湖,現在不急了?"蘭若風笑得一臉無辜,好像這事真的和他沒有半毛錢關系,他拉著蘇沐當擋箭牌.

萬花叢中過的花花公子蘭若風,對他妹妹,還真的是……蘇沐和他在一起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蘭若風這樣,今天一天,蘭若煙讓他見識到的截然不同的他.風還真的是極其寵愛這個妹妹的,蘇沐無奈感歎!

蘇沐還沒來得及回話,蘭若風一個人風一般的向畫舫走去.他笑著搖了搖頭,滿面興味的望著急忙跑開的蘭若風.

"我們也去吧,"舞輕衣素"的舞輕歌舞一絕,在這湖光秋色中賞湖聽歌品茶,不得不是一件愜意的事."罷,看向另一艘畫舫,"那個,就是和舞輕並稱秦淮河雙姝的衣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