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事外閑人
"妹妹,沐,你們兩個傻站著干什麼?"由遠及近,一個略帶輕佻的聲音響起,一身白衣翩翩的俊逸公子緩步而來,眼角微挑,嘴角掛著一副玩世不恭之態,不出的慵懶魅惑,風流倜儻.蘭若風看著自己的寶貝妹妹,心十分愉悅,原本就很是帥氣的臉孔,再加上這一抹揉不開化不了的微笑,整個大堂里用膳的男男女女齊齊看過來.

男的一臉嫉妒,女的一臉花癡.這樣三個美男子彙聚一堂,怎的不讓人覺得是一道風景,紛紛停下手中的筷子開始交頭接耳.

"不要叫我妹妹!我現在是男子裝扮.沒干什麼,跑得太急,和蘇公子沖撞了.哥哥,我餓了,先吃飯!"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開始還沒感覺,這看到這麼多人吃飯聞著飯菜香,她餓了.

自家妹妹的要求,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蘭若風大手一揮,"二,整一間雅間,將店里招牌菜都給端上來!"

他大步走到蘭若煙身邊,親昵的將額頭那幾縷散發別至耳後,道:"用完飯後,哥哥帶你去游湖,京城里面以前都帶你玩得差不多了,帶你去城外好好玩玩.那個地方,我想你會喜歡."放大的臉,長而卷的睫毛,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款款的看著蘭若煙.

在外人看來,這兩個人舉止曖昧親昵,十分引人遐想.蘭若煙從那雙眸子中分明的看到自己現在一身男裝,感到毛骨悚然.猛地將他推開,保持了一點點正常距離,隨手揮了揮袍子上的灰塵.

蘭若風死皮賴臉的湊過來,一副傷心地晚娘面孔,待看到這個動作之後,現在他的妹妹是一個模樣俊俏的少年,頓時笑的一臉燦爛,一手拍在她肩上,"走,吃飯去!"變臉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看著這樣毫無做作姿態的蘭若風,對蘭若煙從心底里疼愛的蘭若風,和她都能有稍稍默契的蘭若風.她感覺到的出來蘭若風是真心疼愛這個妹妹的,眼睛有些酸澀,別過臉去.

琛王府

軒轅琛下了朝就直奔書房書房,面色不善,卓子在後面跟著心里戰戰兢兢的.不知道皇上單獨和王爺了什麼,只知道王爺從太和殿出來後面色就沒有好過.

回府的路上,自家王爺那張帥氣的臉上雖然始終掛著笑,但是在這初秋季節他卻感到如冬天般涼颼颼的感覺,陰風陣陣.抬眼瞅了瞅王爺,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王爺還是不笑的好,不笑的時候雖然也是冰山一座,但沒有這般的讓人害怕.

書房內很是安靜,只有一個人端坐在那里,手中的筆狠狠地舞動著,臉上始終掛著一抹譏笑,關節處因緊握筆而泛白,但依舊沒有放松力道.

"啪"的一聲,原本批閱公文筆沒有承受太過痛苦,應聲而斷成兩節.軒轅琛氣惱的將手中的斷筆狠狠地摔了出去,"軒轅澈!不要欺人太甚!"從牙縫里擠出這兩個字,強烈的不甘和惱怒.

腦海中浮現出早上的那一幕,太和殿,龍椅上好整以暇的軒轅澈高高在上,望著台階下一干誠服在自己腳下的臣子,尤其是看到同樣匍匐的軒轅琛後,嘴角的笑意漸漸加深,這才懶洋洋的道:"平身."

"謝皇上!"眾人異口同聲的道.軒轅琛面無表,看不出什麼緒,只是籠罩下內的緊握成拳的雙手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有不甘.

在朝堂上,他一向低調,籌劃什麼的用不著明目張膽,叫什麼看不出什麼才叫手段.可是,下朝後,軒轅澈淡淡的了句:"琛王爺留下,其他人退朝."

高高在上的權勢,你不想做的事,只要一句話,你就必須的遵從,不然就是人頭落地,即使位高與他,也鉗制在他的腳下.

"皇弟不必拘束,我們只談私事,不談公事."

"君臣之禮不可廢,皇兄有什麼直就好."軒轅琛心里冷哼,的這樣好聽,做做姿態罷了.

公事?軒轅澈的處處猜忌,自己的好聽的是夏啟王朝尊貴的王爺,朝中的權利在繼位之後一步步被架空.不過他也不在意,父皇早做了准備,秘密給他留下了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而他從耳濡目染,萬事都有萬一,求人不如求己,早早也做了准備,驍騎十二衛,是自己一手找尋的十二個孤兒,從經過嚴格訓練,作為自己的貼身侍衛.

"上次見了琛王妃,和皇後了她下個月生辰,王妃會來皇後對你這位王妃很是感興趣.朕看皇後高興,不忍掃了她的興致,就下令讓所有王公大臣到時候都帶上女眷一起慶賀.另她們每人准備一個節目,琛王妃是命婦之首,她必定也得准備,到時候朕和皇後很是期待……"軒轅澈笑得很狐狸.

軒轅琛一聽,英俊的面孔神色凝聚.他想起上次自己就辦了個的家宴,還不到一半,他那個驕縱任性的王妃就半路退席,擾得自己都沒了興致.讓她來表演,他還真沒聽過他這位王妃——蘭大將軍的愛女有什麼過人之處,除了……那張臉.

忽而一想到自己那次的捉弄,眼前閃過那一襲衣的絕色臉龐,不由也有一絲期待.

"是.臣會知會王妃,讓她著手准備.不負皇上皇後的信任."面色恢複如常.

軒轅澈銳利的目光盯著軒轅琛,對于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他從來不肯掉以輕心,他不相信他會在自己的壓制下過一輩子,當然,他也不會……詭測莫深的笑了.

軒轅琛回過神來,看著窗外的日頭,已近中午,眼睛向著蘭馨閣望去,那個女人最近將王府里鬧得烏煙瘴氣,後院爭風吃醋多多少少是有的,只是打鬧自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過去,更何況,在自己面前她們多少是收斂的.

只是這一次她似乎有些過了,仗著自己的身份,連懷孕的韶妃都竟敢下手,他真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歹毒的女子!一方面裝作對自己不在意,一方面又對他身邊的女人不利!還連他的骨肉都不放過.

想到軒轅澈的刁難,他必須好好警告她一番,讓她好好准備,被給自己丟臉,讓人有機可趁抓到把柄.

蘭馨閣

"王妃呢?!你們這些人連一個活人都守不住,我養你們這些廢物何用?!"主位上的軒轅琛氣的吼道.他原以為那晚對她一番教她會有所收斂,沒想到這個女人竟敢出走?!

屋內,蘭馨閣跪著一干奴才,默默地承受著王爺的怒氣,大氣都不敢出.

丫頭桑朵對著蘭香使眼色,好歹蘭香是從將軍府里過來的,也是她貼身照顧王妃,王妃不見了,她趕緊跟王爺啊,王爺很生氣,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蘭香收到桑朵傳來的求救信號,知道自己肯定是首當其沖受到責難的,"王……王爺,奴婢也不知道王妃去哪了,昨晚王妃不想出門,飯都在房里用的.奴婢以為王妃只是倦了,也不敢打擾,今早叫王妃起床就沒見到王妃……"到底是個丫頭,經王爺這一嚇,眼淚嘩的直流,抽抽嗒嗒.

"怎麼沒人前來稟報?你們膽子也忒大了!"今早就不見了,難道是自己那天話的太重,昨天早上自己還去看了她的,見她在睡覺就走了,昨晚走了?還是她早就有預謀?

"奴婢以為……以為王妃逛花園去了,想著自己先找找,就沒敢驚動王爺,還是沒見人這次知……知道."蘭香自個兒還納悶,王妃好好的怎麼就不見了呢,將軍將王妃交給她照看,自己把王妃給弄丟了,思及此,哭的更加傷心了.

軒轅琛心本就煩悶,讓她這麼一哭,心里就更加氣惱.好你個蘭若煙,什麼約法三章不限制自*隨意出府,出府就出府,直接一聲就行,偏就費這些事.

他哪里知道,蘭若煙壓根就不費什麼事兒,她覺得偷偷摸摸出去更刺激,尤其是夜晚,更能有感覺.

一想到那個約法三章,他原本惱怒的心稍稍平靜了些,自己過她可以隨意出府,那責任也不全是她.哼~他倒想看看,這次她在外面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宴會的事不急著安排,到時候再把她找回來就是.

"你們幾個,王妃這些天身體不舒服在房內靜養,外人不得靠近.管好自己的嘴巴,什麼該,什麼不該自己把握,不要到時候掉了腦袋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帳,等她回來再算,王府丟了王妃,這麼個臉,他丟不起!

"是."原本以為有場暴風雨來襲的眾人聽到王爺沒追究責任,反倒像幫王妃遮掩,不覺松了一口氣,齊齊答道.

人群散去,一個的身影向柳玉櫻的櫻柳閣走去,腳步匆忙.

櫻柳閣

"什麼事?"在院子里摸著肚子,懶洋洋曬太陽的柳玉櫻看到來人,唇微啟,睜了眼覺得陽光刺眼,又將眼睛閉上.身影湊到耳邊,不知對柳玉櫻些什麼,柳玉櫻猛地睜開眼睛,顧不了刺眼的光線,只牢牢盯著蘭馨閣的方向,眼神嘲諷,又滑過一絲狠狠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