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初相見
"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客官,您要的飯菜,還有干糧都送來了."

蘭若煙收回目光,打開房門.她依舊是男裝打扮,斜斜的依靠在門口,並沒有打算讓他進來的意思,雙手環抱于胸,就這樣看著他.

店二腳邊一桶熱水,手里拿著一個包袱.看見正主兒開了門,頓時笑得像朵花兒一樣,"這是昨晚客官吩咐的,的這給您送過來了.您看這個……"他用手指了指門內,意思是想放進去.

"哦~這樣啊,速度還真夠快的.本公子跟你打聽個事兒,剛才本公子上樓時遇到的那位公子是誰?本公子在皇城還沒見這樣一個豐神玉立的人……"她的語氣故作輕佻,似乎對那人很有好奇.

"這個啊!他可是我們夏啟王朝的金科狀元蘇沐蘇大人,也是晚間住進來的,沒想到是這麼個清俊雅致的人物,他一住進來,這客人都慕名而來了.喏,這不今晚也就剩這麼一件客房了."

原來是個狀元,沒想到他還是這麼優秀.甩了甩頭,她怎麼又把他們混淆在一起了.等等,蘇沐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啊!金科狀元蘇沐,不就是蘭若煙夢里的青衣男子嗎!這麼巧……

"哦~難怪看上去很不一樣,本公子明年也想要參加殿試,相請不如偶遇,你告訴我他住哪里,我明天好去討教一番."

店二兩只眼睛賊溜溜的打轉,心想,這位公子一看也是非富即貴的人物,一上來就打賞出手闊綽,自己得好好巴結討好才對,于是立馬將這位狀元爺住的那間房喜好什麼的統統全盤托出.

蘭若煙暗暗稱奇,這個店二如此心思,可以將一個人的喜好打聽的如此清楚,還真的頗有狗仔隊的潛質.這皇城里的人看來個個都不是簡單容易對付的,想來自己如果不想露出什麼馬腳還得心才是.今晚的行動更加要嚴密些,只是不知道現在這具身體的行動還有沒有前世那個靈活.

"難為你有這心思,本公子明天有事出城,這個是打賞你的,東西都放進來吧."這態度隨意自如,愣是讓人看不清底細.

店二摸了摸腦袋,笑嘻嘻的把東西抬進來轉身出去.

"等等!這是銀子,我需要一匹馬,明早挑好之後送來."給了銀子將門一關.明天,在今晚事成之後下江南去!

夜漸漸深了,月兒被黑壓壓的云兒遮了大半,天空越發的漆黑了.蘭若煙略略估計了下時間,夜愈發靜,這個時候正是人睡眠正熟的時候.

她利落的在臉上蒙了塊黑布,手習慣性的在腰間一摸,手指去尋找板扣,只有一個冰涼的金屬傳來,與槍完全不一樣的手感.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收回手,悄悄的向蘇沐的房間潛去.

漆黑的走廊,大燈籠中的燭火忽明忽滅.安靜的走廊,偶爾從房間傳來斷斷續續的鼾聲,蘭若煙漆黑的眸子在黑夜中閃耀著,警惕的看著周圍隨時可能冒出來的障礙物,巧妙的避開.

越過樓梯,朝下看去,一片漆黑,連守夜的厮都入睡了.輕手輕腳的來到一間房門口站定,天字2號房,就是店二的那個了.不假思索的從腰間抽出那把鋒利的匕首,插入門縫里,輕輕往上抬了抬,動作利落,手腳卻放得很輕.

匕首是從王府的庫房順手拿的,在自己留心出來的時候就想著帶個防身的寶貝,在外面買,還不如在王府里拿,那里所收藏的東西,外面的恐怕也難找,有現成的資源不用白不用.

"啪"的一聲,拴著門的木栓開了,躡手躡腳的將門開了一個縫隙,一溜身,人就滑了進去,一反手輕輕將門虛掩著,一切做的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透過窗外微亮的月光,蘭若煙雙眼緊緊盯著床上,鼓鼓的被子蒙的嚴嚴實實,床前一雙男子的靴子整齊的擺在那里.她眼睛閃過一絲精光,勾起一抹熟悉的冷笑.這是她殺人前的習慣,有興奮,還有獵物即將面對無可抗爭的命運面前她的憐憫.

環顧了下周圍,一片漆黑,沒有什麼不正常的東西,但是,她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有雙眼睛在暗中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但是她弄不清楚是自己的太過心,還是因為是要殺的是這個人兒引起的心緒不甯.

輕輕將匕首滑進鞘里,高高揚起手,假裝做出一個襲擊的動作,以手為刀,以前有學過,只要對准地方下手,同樣可以使人斃命.但是她想以這招引出暗處是否真的有人,如果真的有……

手勢如閃電般的揮了下去.

身後一個黑影猛地竄了出來,牢牢的抓著蘭若煙的手,順勢一擰.

"啊~疼!"蘭若煙吃痛的低喊了一聲.

今天不知行了什麼運!狀況一個一個的,連這麼好的下手機會都失去,不由有些懊惱.眼睛冒火的盯著眼前的抓住自己手不放的人.

蘭若煙穩了穩身子,用另一只活動自如的手推了推前面的障礙物,使出了幾分力氣,但這尊佛沒有半點動靜,只是抓著蘭若煙的手越發用力了.隨著這番動作,手更加疼了,一股好聞的檀香味飄進了鼻翼,自己好像在哪里聞到過這個味道,索性,她用力吸了吸鼻子.

從進來察覺有所不對時,她就有所收斂了原來的那份心思,將匕首藏了起來.果然不出所料,如此索性裝到底就是了.一想到這里,她越發喊疼.

"你是誰?誰派你來的?"一個惱怒的聲音在頭頂響起,特地壓低的聲音.

蘭若煙不滿的抬起頭正視他,雖是黑夜,還是憑直覺找到他的眼睛.她眉毛微微皺起,這人哪兒冒出來的.這鬼地方沒有電燈還真是不方便,雖直覺有人在暗處,自己愣是沒見.

"我是來找蘇沐的,難道你是?"表有些痛楚,但是出來的話倒是理直氣壯,仿佛夜闖他人房間意圖行凶的另有其人.

床上的人兒淡定日若的爬起來,衣衫完好,悠哉的穿好鞋子走到桌前,指尖一點火花亮起,桌上的蠟燭唰的亮了起來.

房間里頓時亮了起來,蘭若煙看著這一幕,心里倒松了一口氣,燭光下,桌旁的男子看見是她,微微有些詫異,之後恢複如常,臉上始終掛著笑意.

蘭若煙怔怔的看著他,本該已經在自己手下死去的人,現在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還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不由有些窩火.眼不見為淨,這次不行,還有下次.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還在人家的手里.

"找我?你認識我?"蘇沐略帶疑惑的問道.

"唰"的一下,蘭若煙感覺臉上一涼,黑布應聲而落.

蘭若煙反射般的看著與自己面對面的男子震驚了,可以是驚嚇了.兩只眼睛圓溜溜的瞪著眼前的男子,他怎麼在這?

"妹妹?!"蘭若風一把扯下黑衣蒙面人的遮掩,故作吃驚的聲音脫口而出.

蘭若煙聽到這一聲,無比詫異的看著正死死抓住自己手的男子.他怎麼就這麼陰魂不散了呢躲都躲不掉?現在怎麼辦?裝不認識還是面對?

心動不如行動,這句話的人還真是有先見之明.蘭若煙腦海中的人還在大戰三百回合決定去留時,腳已經悄悄邁開了步子.

蘭若煙的腳挪動的時候,這一微的動作一絲不拉的落在蘭若風眼里.他的心突然疼的揪痛.一直以來,他都是十分寶貝這個妹妹,她知道她的娘親不是爹爹的原配,所以每次看到自己就躲,不管自己怎麼討好.

他不在乎這些,他只有這麼一個妹妹,自然是要疼在心尖尖上的.雖然他對她母親了解甚少,但是絲毫沒有減少對這個妹妹的寵愛.

妹妹從就聰明她知道這些,跟他在一起有自卑感所以她總躲開他,但是他也因為這樣,特別疼惜她,視她如珠如寶.在樓梯口,他已認出了她.可是她卻裝作不認識,他生氣,在蘇沐這里抱怨了半天,不曾想她卻跑到這里來了.

在外人看來,蘭大將軍的兒子蘭若風,風流倜儻,瀟灑自在,看起來仿若對什麼都不在意,什麼都不關心.但是只要什麼事一沾上他妹妹蘭若煙,他就渾身戒備,就如護犢的狼.而面對著蘭若煙時,那個溫柔賢惠,啊不是不是,溫柔冷靜.

蘭若煙對這個身體的哥哥還是頗為了解的,蘭香每天不知道要在她耳邊念叨多少遍這個哥哥,可是現在在這種況下突然遇見,而且還是在別的男人的房間做些奇怪的舉動.實在有些……

蘇沐聽到蘭若風這一聲呼喊,有些吃驚,快步的走到蘭若煙面前,自己生氣的時候下手沒有把握到分寸,是太重了嗎?

她想悄悄逃開,但是現在的狀況容不得她逃,雖然自己占據這具身體之後還沒和蘭若風正面接觸過,但是或多或少是知道些的.既然沒辦法就只有選擇面對,,現在,就是考驗蘭若風對她這個鳩占鵲巢的寶貝妹妹有多寵愛了.

"哥……哥哥,你先把手放開好不好,你抓得煙兒好疼……"眉頭緊緊的聚在一起,表痛苦,眼巴巴的望著眼前的男子,再望著他抓著自己的手,這樣來來回回,模樣好不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