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溜之大吉
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這次的夢境跟上次在將軍府的夢境驚奇的相似,溫暖的陽光輕柔地落在側臉,低頭,蘭若煙看到自己長及腰的青絲若這午後陽關一般,散漫地揚開.

"風."溫柔的呼聲從外面傳來,蘭若煙探出頭去看.

那個熟悉身影映入眼簾,她有些吃驚,遠處的男子側身過來的瞬間,她感覺渾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凍結了般.是他!NO.2!怎麼會是他,即便一身青色古裝,他還是掛著她所熟悉的微笑.

然後又有一個白衣男子走了過去,跟NO.2話,著著那白衣男子好像察覺到了這邊的窺伺,他轉過了頭,可是蘭若煙也馬上拉上了窗.她能感覺到蘭若煙的緊張,這時,窗外傳來輕輕的敲擊聲.

"妹妹,要和我出去玩麼?只要你肯,我就帶你出去,爹爹那邊你完全可以放心的."好聽的男聲從窗外傳來,蘭若煙卻沒有回應.

她能感覺得到這個女孩很緊張,明白了,那個青衣男子大概是蘭若煙的心上人.等等,既然蘭若煙有心上人了,那麼她怎麼又嫁給了軒轅琛?!

咔嚓,玻璃碎裂的聲音將她從夢中驚醒,睜開眼接觸到的是刺眼的陽光."蘭香."

"是,娘娘."蘭香趕緊應了蘭若煙的話.

"天亮了?"蘭若煙揉了揉眼睛,再睜開,總算是適應了過來,她看向蘭香那邊,地面有一堆碎瓷片,估計就是她剛才聽到的響聲源頭吧.

"是的,娘娘現在已經快正午了."蘭香恭敬地回話,眼睛卻是不是去瞟地面的碎片,想著快點收拾完才好.她這點心思,蘭若煙很快就發發現了.

輕輕笑著,蘭若煙放柔了聲音,對蘭香道,"反正都這個時辰了,你也別急著伺候我了起床了."

"是."蘭香高興地應著,趕緊彎下身去收拾碎片."蘭香就知道娘娘最好了,嘿嘿."

是嗎?我最好?蘭若煙垂眼看著地面蔓延的水痕,應該是蘭香端早茶的時候不心打翻了茶杯.

"娘娘,您知道嗎?昨晚您一走,王爺就叫春夫人和藍夫人都撤了,宴會也沒搞了.您是不知道她們有多羨慕您.今早兒,王爺還來看了您,看您睡得沉,就沒叫醒你,還特地吩咐韶妃和那些夫人們不用來請安了."蘭香笑得恍若一只偷腥的貓.

昨晚那排場本來就是擺給她蘭若煙看的,她不在了,軒轅琛自然沒有作下去的必要.只是若那"妾黨"對她是羨慕,倒不如是嫉妒.不過,軒轅琛居然早上還來看她了,她才不會跟蘭香一樣天真地以為,那人是來"關心"自己的呢.估計是想看看與他斗法失敗的她,失敗的狼狽模樣.

想起方才的夢,她想,那應該也是蘭若煙記憶的一部分,于是她看向蘭香,輕聲問道,"蘭香,我哥哥有很好的朋友嗎?"

"有啊,大少爺的摯友蘇公子過去常到將軍府做客.姐您應該也見過的."蘭香到這個,顯得異常興奮,"那蘇公子長得可俊了!府里的婢女們只要見過的,都喜歡他,都想著自己將來的夫君是他,可惜,蘇公子是金科狀元,哪里是我們這樣的奴才高攀得上的.我們當時私下里議論著,蘇公子娶——

"啊!"蘭香的絮絮叨叨忽然變成一聲痛呼.她的後半句沒有出來,但是蘭若煙已經知道她要的是什麼了.蘇公子娶姐最搭對了……難道這個蘇公子就是那個青衣男子?

"蘭香,你的手被割傷了嗎?"蘭若煙側頭去看蹲在地上的蘭香,這丫頭人是機靈,可是有時候就是容易犯糊塗.估計剛才得忘形了,就忘記手上還在撿著瓷片.

"回娘娘,是的."蘭香沮喪回答,僥幸地想著,還好剛才收聲快,不然要是讓娘娘聽到她後半句,還不罵死她.

"去找大夫包紮下,我還想再躺躺,你先去吧."就在剛才,她想到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必須要支開蘭香.

"謝娘娘."蘭香很乖地應著,她步退了出去,生怕會打擾到了蘭若煙.

等著蘭香出去,門一合上.蘭若煙就從床上下來,走到衣櫃前翻了翻.她記得她這里面有幾身男裝.夏啟王朝的貴族女子皆善騎射,但女服騎馬多有不便.因此都有她們一般都備有男裝來騎馬時穿.

據,當今皇上與皇後就是在獵場里,馬上狩獵時偶遇相識,然後結下的緣.蘭若煙當時聽蘭香了這個,馬上想到的是"夏啟王朝版梁祝",會對男裝的皇後有意,難道皇上有那傾向?

甩甩頭將這種無聊的想法去掉,蘭若煙現在要想的應該是怎麼瞞過府上所有人,走出王爺府去才對.沒錯,她要出王爺府.在王爺府的這些天,她真是將自己壓抑到了極致.沒辦法,她如果想過與世無爭的"米蟲"生活,就只有這樣忍氣吞聲.

可是,忍這麼久也差不多該給自己放個假了.想到曾經跟軒轅琛約定過的出入自*,她多少走的也少了些罪惡感.現在因為昨晚軒轅琛對自己的親密之舉,"妾黨"正火氣大盛,她得出去避避風頭.

就在蘭若煙一切都設想的周到,甚至于想到要怎麼從王府圍牆爬出去時,敲門聲響了起來.她趕緊躺回了床上,將收拾好的包袱也帶到了被子里.

"娘娘,王爺來看您了."蘭香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好險,幸好她剛才沒走,不然還不逮個正著!

"進來吧."蘭若煙假裝虛弱的回應.

軒轅琛以一副得勝者的姿態現身,蘭若煙微盍著眼,一副病怏怏的目迎他來到了床邊."愛妃,你身體不舒服?"軒轅琛不痛不癢地問.

"臣妾昨晚受了些寒,今天頭有些暈,渾身乏力,行動不便不能向王爺行禮,還請王爺包涵."為了她的跑路計劃,蘭若煙竭盡所能的裝病.她要是生龍活虎的,指不定這個軒轅琛還想出什麼變態的法兒來跟她玩.

"哦,那真可惜了.王妃往日囂張跋扈,今日忽然這麼倒下了,本王還真有些不習慣."軒轅琛話里帶刺,蘭若煙聽著卻莫名其妙,她"往日囂張跋扈"過嗎?也就昨天那一回的囂張了下下啊,更何況那再她眼中根本就不算什麼.

"王爺的什麼,臣妾不懂."蘭若煙雖然不在乎軒轅琛了什麼,但想到她現在是"病號",應該弱勢一些.于是楚楚可憐地看向軒轅琛,甚是無辜地著.

"蘭香,退下."軒轅琛轉頭去對蘭香命令道.

"是."蘭香謹慎地應了話便退了出去,還合上了門.

"蘭若煙!不要以為你在後院做了什麼本王不知道!"軒轅琛等著蘭香一退出去,馬上換成了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來.

"臣妾不解……"變臉真快!蘭若煙假裝害怕地看著軒轅琛.

"你對春夫人和藍夫人,還有本王其他的妾做什麼,本王不會怪你.可是你居然對有孕在身的韶妃不利!"軒轅琛想起今日上朝回來,碰到韶妃,她哭哭啼啼地跟自己,正妃娘娘逼她喝對胎兒不利的湯藥時,就忍不住來氣.

他真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歹毒的女子!一方面裝作對自己不在意,一方面又對他身邊的女人不利!還連他的骨肉都不放過.

"我……臣妾什麼時候對她不利了?"蘭若煙真被軒轅琛給吼的不知所以.她對"妾黨"可一再禮遇,甚至避開.這男人居然的好像是她故意找她們茬似的.難不成別人要做什麼還是她控制得了的?

軒轅琛只冷哼道,"殺人都未必需自己動手,何況害人.把你那點心思都給我收好了!若讓本王再發現你為非作歹,休怪本王不顧蘭將軍顏面!"完甩而去.

有病!蘭若煙在心里大聲罵著,本姑娘一個受害者,居然被惡人先告狀成了凶手!想著就來火,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至少不是她這種人待的,她要出去,一定要出去!她抓狂地在床上亂滾.

緒發泄的差不多了,蘭若煙便坐起身開始理清思緒,為了萬無一失,她要趁夜黑風高溜出王府!

這時候蘭香想著主子改起了,就端著水進來,一見蘭若煙衣衫不整的樣子,先是一愣轉而臉一,"娘娘."

那嬌羞的一呼,聽得蘭若煙奇怪,不過在看到蘭香滿臉的緋才恍然大悟.這丫頭尚未出閣,想法可夠複雜了.

"今天我不想出房,也不想見任何人,飯菜都送到房里來,蘭香,要是韶妃還有其他的夫人來給我請安,就我身體有恙,要好好休息."蘭若煙平靜地吩咐著蘭香,後者以為她真的不舒服,滿臉擔憂地看她.

"是,奴婢這就下去吩咐."蘭香退下去.

……是夜,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溜出了蘭馨閣,躲過巡邏的侍衛,竄到後花園,借著假山的高度爬出王府.好吧,那黑影就蘭若煙——從自己家里溜出去的女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