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明月仙子
同樣的錯誤在她面前發作兩次,她就會莫名地氣憤暴走.軒轅琛今晚對她面露色相算是第二次了!蘭若煙渾身的殺氣瞬間爆發,細腿那麼一抬一抵,睡在床外邊的軒轅琛在一聲轱轆聲後,果斷滾落在地板.

怎麼都沒料到蘭若煙會來這出,毫無防備的軒轅琛狼狽墜地."該死!"他惱怒低咒,起身大手一揮就拍到了床頭,其實是借這個動作對蘭若煙示警.不過手下好像觸動了什麼機關,原本平穩躺在床上的蘭若煙被忽然掀動的床板干脆地掀到了地上……

是夫妻還真是同甘共苦啊,丈夫剛掉床底下,馬上她也跟著滾地上去了.無比郁悶加難堪地爬起來,不不語地幽怨瞪向軒轅琛,水般的眸子濕濕的,仿佛泫然若泣.

被女人用這麼委屈的目光注視著,軒轅琛因看到蘭若煙掉床下而幸災樂禍的緒,忽轉為做錯事般的慚愧.

"哈哈……"蘭若煙看到軒轅琛這樣,忽地就忍不住笑了出來.原來他也不過是個普通男人啊,被女人責備了,照樣會感覺尷尬的.

"笑什麼笑!"軒轅琛感覺臉有些燙,這女人真是挑戰他各種極限.自及冠之年後,他頭一次有了羞窘的緒.

被軒轅琛隱怒的雙眼瞪著,意識危險動物快要發威的時候,蘭若煙捂著嘴,盡可能的將笑給壓了下去,搖搖頭無辜地回答,"沒什麼."

"哼,沒什麼最好.不然……"軒轅琛就要落下狠話.

蘭若煙興奮地指著床上道,"看!有個地下通道!"

"嗯?這里怎麼會有地道?"軒轅琛聽蘭若煙這麼一,才去注意床,只見那同道由石梯連接,直通底層.他狐疑地看向蘭若煙,"將軍府大姐的牙床之下竟有個連她本人都不知道的密道."

軒轅琛話里的有些諷刺,有些質疑,有些疏離的冷漠.蘭若煙心跳驟然加快,怎麼辦就在自己房里有個地道,自己卻一無所知.怎麼辦?被懷疑了.

咚咚,敲門聲恰在此時響起,兩人同時看向門那邊.

"王爺,姐睡了嗎?"侍女恭敬地在外面問著.

"什麼事?"蘭若煙巴不得現在能分開軒轅琛的注意力,她回應了侍女.

"煙,是我."蘭祁風渾厚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爹爹."蘭若煙看了看地道,心里一轉,她不知道,蘭祁風肯定知道的.如此想著,她抬腳就跑到了門口,拉開了門.

"爹爹,您來的正好."蘭若煙見到門口端立著的蘭祁風,嬌聲呼道,"王爺想看看那地道下面是什麼."

我什麼時候過我想看了?!軒轅琛一聽蘭若煙這話,就馬上遞了個古怪地眼神過去.這女人還真是會給他找麻煩!

"這地道你們怎麼發現的?"蘭祁風進來見到了那開啟的床板,紮緊了眉.有憂慮與困惑,但卻沒有驚訝,這明他早就知道這個地道被打開了.蘭若煙沒有出聲,她作乖乖女狀一臉天真地望向軒轅琛.

蘭祁風的眼神也跟著她一齊對向了軒轅琛,嘿嘿,這樣難題就交給她的相公大人來解決吧,本來著機關就是他打開的嘛.

"岳父大人,機緣巧合下,本王觸碰到了機關,這遞到就開了."將那段無稽的過程省略,軒轅琛避重就輕地回答.

"嗯.這地道連煙都不知道,今日卻被你發現了,大概是注定了的——"蘭祁風著,側頭看向蘭若煙,眼中盡是憐惜.

"爹爹?"什麼注定了的?蘭若煙聽的云里霧里的,這地道下面難道是有跟著跟她息息相關的東西?

"煙,爹爹過去一直跟你,你娘遠走天涯的了,那都是騙你的."蘭祁風憶起往事神傷感起來,這位曾經馳騁沙場的大英雄,終還是抵不過兒女長,"你娘其實在你六歲的時候,就已經去了……"

呃……如果蘭祁風沒對她這麼,蘭若煙還沒想到會有這麼曲折的過去,一般母親早逝,告訴孩也沒關系啊,為什麼蘭將軍要對自己的女兒娘遠走天涯了?

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幕,女孩抱著自己爹爹問,爹爹,要是娘不在了,煙會活不下去的.

不會,娘是生爹爹的氣,去了很遠的地方,躲著爹爹.蘭祁風抱著年幼的女兒勸導著,只要煙活著一直等著,娘一定會再回來的.

"原來是這樣……"輕聲低念,蘭若煙還是個相當依賴母親的女孩啊.

"你沒習武前,身子骨薄弱得一陣風就能把你吹走了,你娘又固執地不肯教你習武."蘭祁風想起過去,有些無可奈何,"還好後來教了你一些強身健體的內家功夫,你才熬過了那些日子."

蘭若煙已經對這個身體熟悉了幾天了,身體底子的確不怎麼樣,但是也不像有學過很厲害功夫的樣子.

"嗯,娘那麼想,必定有她的苦衷,只是……爹爹,這跟地道有什麼關系?"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她最想的,蘭若煙的娘都死了那麼多年了,再怎麼聊也沒用啊,何況她又不是蘭若煙,這個身體過去的記憶她也只是零零碎碎,要感染她去傷,還真有些困難了.

"岳父大人,莫非這下面有煙母親相關的遺物?"還是軒轅琛反應快,他馬上接著蘭若煙的話頭問道.

"嗯."蘭祁風點頭,示意蘭若煙跟著他走,"煙,爹爹帶你去見你的娘親."

見娘親?!不會吧,那老夫人的尸體還在這下面.她想著就一陣毛骨悚然,難道這蘭將軍有戀尸癖.她回頭去看向軒轅琛,對方看來比她鎮定許多,真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啊!

走下石梯,又轉了幾個通道,那牆壁上繪著蘭花的壁畫,蘭若煙想,估計蘭花就是蘭家的族徽.前面蘭祁風走到一扇石門前,轉動了機關,那石門便往左右移開了.

一股透到骨頭的寒意迎面襲來,蘭若煙身體自然地哆嗦了下,這時一陣溫暖的圈住了她的肩膀,抬頭正對上軒轅琛看她的眼,沒有波瀾只是單純的看她.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他會這樣做,只是因為蘭祁風在場,要做個好女婿的樣子來吧.

"明月,女兒來看你了."蘭祁風走進冰室,對著對面足有一人高的冰塊輕呼.

走近了,蘭若煙才驚奇地發現,那冰里立著一位翩然若仙的女子,自己的這張臉與這喚作"明月"的女子何其相似啊.沒記錯的話,這女子亦是她夢里,清唱"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人啊.

她明白了,蘭若煙的記憶已經像碎片一樣進入她的心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碎片成型了,她就擁有了蘭若煙過去所有的記憶,那麼,如果這樣,那她就等于是蘭若煙了.有些不甘與無奈,若可以選擇,她想做一個平凡的女人,依然保有原來自己的個性.而非這樣,毫無選擇地接受成為另一個人的事實.

"你娘親的輕功極好,爹爹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從參天的大樹上躍下,白練纏身,輕盈似飛天仙女一般.江湖的人都稱她為'明月仙子’."蘭祁風看著鮮活的仿佛還活著的亡妻,神色癡醉.

蘭若煙複雜地看著"明月仙子",用心對她著,對不起,我不是你的女兒,卻擁著她的眼睛來看你了.真的對不起,本來站在這里的應該是煙才對.

"你的美貌不輸于她."軒轅琛低頭在她的耳邊了句,他這話是安慰她麼?

瞻仰完亡者,蘭祁風又帶著蘭若煙和軒轅琛回到了房里.他告訴蘭若煙,這府內的地下機關只要有一個動了,他那里都會有動靜.苦笑想,大概就跟21世紀的保安報警設備差不多吧,古人真高級啊.

蘭祁風一走,軒轅琛就懶洋洋地躺回了床上,蘭若煙怪異地看他,這人也不用來回變臉這麼快吧,她親娘都還在下面看著呢!

"愛妃放心,本王是不會嫌棄你的."軒轅琛似笑非笑地看向蘭若煙,後者頓時黑線直下,不就知道親娘死了嗎?跟看不起又有什麼關系了.

"反正岳父大人的原配夫人早就不在了,愛妃的母親雖非明媒正娶,但也是將軍摯愛,你依然還是老將軍的掌上明珠,心里就不用有太多了憂慮."軒轅琛繼續著,發現蘭若煙還站在哪里,于是起身走了過去,扶了她往床的方向走.

為什麼起原配,蘭若煙腦子里因為今晚反生事,變的一片混亂.所有的綜合起來,蘭若煙就是非蘭將軍原配所生之女,而是沒名沒分的"三"私生女?!這,這什麼況.

被軒轅琛扶到床邊躺下,自暴自棄地閉上眼,不想了不想了!再想她非抓狂不可.原來老天對她還不是那麼的寵愛,這輩子的身份,真比上輩子沒爹沒娘還尷尬.軒轅琛估計也知道她心不好,也沒再話就那樣安靜躺著,他的肩靠著她的肩,無意傳染的溫度,讓思緒混亂的她慢慢平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