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暫時風平
這一驚可是非同可,韶妃最先反應過來道:"王妃吉祥!"眾人聽到韶妃的稱呼,立馬反應過來,福了福身子,齊聲呼道:"王妃吉祥!"一個個面色極不自然.

"你們不必多禮,都起來吧."蘭若煙不溫不火的著,心里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們愛怎麼想怎麼是她們的事,裝作什麼都沒聽到,她只是路過而已.

"在這里碰到王妃還真是巧,我們幾個今早去給王妃請安,院子里的丫鬟王妃出去了,在這里我們先拜過王妃了."美人嬌滴滴的道.

蘭若煙打量著軒轅琛的這些老婆,燕瘦環肥,各有千秋,他的豔福可真不淺,蘭若煙在心里冷哼著.這些有權有勢的古人還真和自己前世了解的一樣,三妻四妾,坐享齊人之福.

"大家都不用客氣,到底你們都比本宮先來王府,你們懂得的肯定比本宮多,若本宮有什麼怠慢的還請大家不要見怪.現下也該到用午膳的時辰了,擇日不如撞日,各位就移步到本宮院子里一起用膳吧,順便,咱姐妹們還能熱絡熱絡下."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她畢竟是這個府里的女主人,不願意打交道不代表不用打交道,先表明自己好意,總不是一件壞事.

"謝娘娘……"老實,蘭若煙聽這聲,怎麼有種"卸"娘娘的錯覺?嘴角動了動,看來這王府也是有壓力的.

就這樣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蘭若煙的院子蘭馨閣走去,好不熱鬧.

蘭馨閣是王府正妃的居所,不論格局還是環境都是府中除王爺的起居室松瀲堂外最好的.以前軒轅琛正妃之位空懸的時候,這里也就一直空著,她們也沒機會待.所以這里也算是她們爭相奮斗的最高目標.

一進門,迎面只見一帶翠嶂擋在面前,望不見里面的光景,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略略往前幾步,只見泉水從山隙中飛流而下,滑過斑駁苔蘚,彙入荷花池.藤蘿掩映,微露羊腸徑,曲折通幽,美不勝收.探景一進步耳,雕甍繡欄,環抱池沼,翠竹遮陰,曲折游廊,階下石子漫成甬道,再一看庭院石桌竹椅,自成風趣.

眾人一見這園子,羨慕驚歎者都有.蘭若煙第一次看這個院子的時候也是很滿意的,她喜歡這種意境和安靜.這簡直就是一處自然園林,在以前自然是很難得擁有的,而現在卻是她的安樂窩.

"大家就在這庭院中用膳可好,既品美食又賞美景,也是一件愜意的事……"蘭若煙開口提議,她這樣做一部分是不想她們像看奇珍異寶一樣的打量自己住的屋子,畢竟那是私人空間,二是在這樣的美景中吃飯也確是一大快事.

"既然王妃提議,如此甚好.王妃姐姐的這處院子很是漂亮呢,比春兒的春沁閣好看多了."春夫人有些酸楚的道.

"是啊,王妃姐姐的院子真是好看,以後我們可要多多走動,來看望王妃呢!"藍夫人笑著道,溫和有禮,只是眼中的妒火出賣了她.

"蘭香,今日我和眾妹妹吃個便飯,你叫廚房准備一些拿手的家常菜."

"是,奴婢這就去准備."蘭香恭謹的告退.

"韶妃懷有身孕,有什麼想吃的盡管,不用客氣,就算大人不喜,也不要餓著腹中的孩子."有了兩世為人,蘭若煙不禁對孩子產生好感.而且這個韶妃現在也是國寶級的人物,她在自己這里有個什麼,自己也難脫干系.所以,心里再不待見,也不能表現出來,蘭若煙發現自己現在的演技越發爐火純青了,連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唉!自己又掉進染缸了……

"王妃不必如此費心,妾身最近味口不是很好,吃的不多.王爺聽後每天送來一大堆的燕窩魚翅,補品燉湯.我這個胃現在還有那雞湯的一股子油膩味,大家不要嫌棄我掃興才好."話語間滿滿是得意和炫耀.蘭若煙聽著很是無語,但是她不得不承認柳玉櫻長得很美.玫紗裙,在這秋意中仿佛染起一團火,搖曳多姿,更襯得是冰肌玉膚,顧盼生姿.眾女聽到此處,皆是又羨又妒,卻偏偏自己的肚子不爭氣.

蘭若煙知道她此番話是給自己聽的,只覺得這女人可憐,和夫君的眾多姬妾爭寵獻媚耍手段心機,還要在外人面前裝作溫柔賢淑.這一頓便飯也還算平靜,只是偶爾的唇槍舌箭,你來我往也無傷大雅.

就這樣,蘭若煙每天從蘭香口中打探點消息,日子就這樣愜意的過了兩天.蘭若煙不知道軒轅琛每天都在忙什麼,從那天之後就再沒見到他,不過她一點兒也不在意,巴不得不見面才好.她可是清楚地記得自己夫君的氣場有多麼強大,每天和這樣的人斗智斗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娘娘,您看這樣子成嗎?"蘭香放下手中的梳子,一臉緊張的問道.

"嗯,這樣就好.雖今天是大婚後第一次見太後和皇上,但也不用太過浮誇."蘭若煙看著鏡子里,有些陌生可又熟悉的臉道.

這是她第一次仔細端詳這張臉,和前世的輪廓很相似,瓜子臉,下巴尖尖的更加襯得一雙眼睛靈動清澈.前世今生的影子重疊交錯,最後只剩下鏡中的女子一臉淡然沉寂,淡掃蛾眉,發髻上別著象征身份地位的鳳簪,流光溢彩,美不勝收.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儀靜體閑,柔綽態.以手撫臉,蘭若煙看的有些呆了.

"娘娘真美!"蘭香喃喃道.

"奴才卓子向王爺請安!王爺吉祥!"門外的卓子大聲呼道.

蘭香回過神來,匆忙下跪請安.

軒轅琛沖卓子擺了擺手,一腳就踏進了屋子.蘭若煙聽到聲音,朝門口望去.只見一身著親王服的高大男子,信步走了進來.男子臉部線條剛毅且柔美,兩種感覺相互交錯,沖撞成奇異的美感,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眼睛似笑非笑,帶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那夜洞房花燭光線太暗,自己也只顧著和軒轅琛討價還價要福利,根本沒顧著仔細看他的樣子.現在單就外表來看,軒轅琛也是一個禍水,妖孽啊!

"愛妃,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啟程進宮了."軒轅琛不自覺勾了勾嘴唇,原本在門口等著她就可以了,只是想著那晚她那和自己要協議的樣子,就突然決定親自跑一趟.兩天不見,她這一打扮還是讓他很是驚豔.不過一會兒他就回過神來,原本以為自己來不來看她無所謂,但是看到她也為自己而晃神的模樣,不自覺地笑了.

蘭若煙回過神來,看到軒轅琛勾起的唇角,知道是剛才的心思全被他看了去,也不在意,將手遞給蘭香,道:"蘭香,我們走吧,耽誤王爺正事兒我們可擔待不起!"卻哪想語氣出賣了自己一點點糾結的心.

軒轅琛見她看到自己也不行禮,聽到這話忽略了自己有些許不快,但是聽她話的語氣知道她不自在,不知為什麼自己這一刻竟也不想計較,率先走出房門.

馬車停在王府正門,這是蘭若煙第一次出王府.雖然蘭若煙從軒轅琛手里拿有特權,可是她從來都是謹慎的人,做任何事有把握才做,一擊必中,不會貿貿然行動.這是從養成的習慣,也是一個好習慣.因此,她來到這個陌生世界,大多事是看書和蘭香口中得知的,還沒有自己出去過.

只是這些天她多多少少從蘭香口中得知這許多事,知道這是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朝代——夏啟王朝.

"上來吧,還在發呆呢,本王的愛妃."不知什麼時候軒轅琛已經上了馬車,掀開簾子對著正在發呆的蘭若煙,有些戲謔的道.

"王妃請上車."劉管家在一旁恭敬地著.

話一落音,立刻有人伏在地上,等候蘭若煙上車.

蘭若煙看了一眼,眉頭一皺,直接越過"人肉踏板",輕松地就躍上馬車,動作輕盈.這一幕同樣落在馬車上軒轅琛的眼里,他若有所思的看著蘭若煙,越發覺得這個女人是個謎.而馬車下匍匐的身子卻僵了一下,才慢慢站起來立在一旁.

一上馬車,蘭若煙就開始閉目養神,保持著本能的防禦姿態.腦海中卻思緒萬千,雖然她沒有天真到以為日子可以每天無憂無慮的過,那樣太不現實,只是沒想到麻煩來的這麼快.

還記得那天王爺派人來兩天後准備入宮覲見,蘭若煙第一時間就想到"丑媳婦也得公婆",不由滿頭黑線.她這才意識到這個身份雖然地位尊貴,享受的福利不少,可是麻煩也不少.沒想到曾經夢都夢不到的事,她也終于要親身經曆一回,有些緊張,不過,更多的是好奇,好奇這一切.

不知道過了多久,馬車終于在一處緩慢停下來.

"待會兒下車的時候跟著我,我們先去太後那里,再去拜見皇上."軒轅琛扔下這一句話掀開車簾下了車.

蘭若煙不話,只乖乖跟著他.一入宮門深似海,到處都是眼睛耳朵,她選擇沉默.

王宮坐落在城中北面,氣勢恢宏,簷牙高啄,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蘭若煙不知道自己已經轉了幾道彎,過了幾扇門,只覺得這是皇宮不如是迷宮,不知是什麼"惡趣味".剛開始還花了些心思研究這里的建築格局,欣賞這里的玉宇瓊樓,可是繞來繞去頭都繞暈了,終于在一處富麗堂皇的宮殿前停下.

"琛親王爺,琛王妃到!"聽到內侍通傳,蘭若煙不由暗地里舒了一口氣,瞥了一眼身邊的軒轅琛,他卻依舊一副輕松自在的模樣.

"皇兒(兒媳)給母後請安,母後萬福金安."蘭若煙看著軒轅琛的動作依葫蘆畫瓢,心想跟著王爺做,再怎麼錯也不會很離譜.

只是為何,她感覺軒轅琛看過來的眼神中帶著好笑,不解還有淡淡的無奈."兒臣的王妃失禮了,母後莫怪."橫過一只手拉著蘭若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