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探聽虛實
初秋的園子,落英繽紛,暖意的陽光懶懶的灑在花園里.耳邊有風掠過的聲音,抬頭仰望天空,陽光絢爛的有些刺眼,天空藍的很澄澈.這真的是一個很乾淨的世界,蘭若煙在心里感歎著.可是,一切的美好和平靜都只是外在的,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樣.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還是少不了的,一入侯門深似海,這個道理她懂,有一句話叫做適者生存,她比任何人都深刻的理解這句話.

石桌上擺著一壺茶和幾樣精致的點心,逛了一上午,蘭若煙也有些餓了,剛想動手為自己倒一杯茶,蘭香眼明手快的搶先一步,倒好了茶,遞給蘭若煙,便安分的站在她身後.

蘭若煙接過茶,喝了一口,味苦,等苦味在舌尖散開後感覺一股甘甜,忍不住一口氣喝完.撿了一樣點心放進嘴里,入口即化,果然王府里的東西還真是不錯.

"蘭香,陪我走了這麼久,你也坐吧,喝喝茶,吃吃點心,順便陪我話."她環顧四周,這亭子建在水池中央,只有剛剛進來一條通道,是個談話的好地方,想必這也是園子的主人建園子時的考量.

"娘娘折煞奴婢了,奴婢站著回話就好,免得掃了娘娘的興致……"蘭香回答的心翼翼.

蘭若煙有種想把強拍死的沖動,雖然強沒有得罪她,只是她現在的心就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她怎麼也是接受了20年的現代教育,初來乍到這個沒有半點了解的時代,想多知道了解一些事,當然得從身邊的人下手.她已經盡量習慣,控制自己的行舉止,不讓人看出自己的不同.可是為什麼和這里的人溝通起來這麼困難呢?

"蘭香,你站在我後面,我有什麼想問你的還得轉過身抬起頭,我脖子會很累的好吧!"為了讓她准確理解我話中的意思,直到行有我想要的效果,爭取一次到位,我故意抬高語氣:"以後,我什麼就是什麼,不要頂嘴,不要不,只要照做.UNDERSTAND?"

蘭香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娘娘不要生氣,奴婢只要站在娘娘的對面,這樣娘娘和奴婢話就不用轉身也不用抬頭,脖子就不會累了."她稍稍停頓了一下,抬起頭來,"不過娘娘,盎的斯丹是什麼東西?"

蘭若煙剛剛醞釀出來的一些火苗,被她最後一句話給滅掉了.一時大意,竟然將自己前世的習慣末尾語氣詞脫口而出."我不要你站在我對面,我只要你能聽懂我的話,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曲解我的意思.除非,你眼里沒有我這個王妃!"蘭若煙再一次耐著性子著,她知道要想一下子轉變一個人的習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為了自己的習慣,她不想遷就,她只是想在自己的身邊,不要有那麼多的繁文縟節,不要還是在演戲,那樣子真的很累.

"奴婢不敢!"蘭香連連磕了幾個頭,戰戰兢兢的在蘭若煙旁邊的石凳上坐下.

自己話總算是有人聽明白了,蘭若煙感覺這比自己前世殺人還累.

"這樣就對了.蘭香,你跟我多久了?"蘭若煙沒有看蘭香,裝作只是閑聊,不經意帶出這個問題.她不能放過這麼好的時機,知道自己只是靈魂穿越到這具身體,這個身體發生什麼,還有以前所有的事她都不知道.而現在她就是蘭若煙,有很多事她都應該知道.

"奴婢是王妃的陪嫁丫鬟,王妃嫁過來時將軍讓奴婢跟過來貼身伺候,奴婢這才跟了王妃沒多久."蘭香的表雖有疑惑,但還是照實了.

蘭若煙心中一喜,蘭香才跟自己不久,明對自己的一些習慣也不會很熟悉,這樣一來就不用太擔心會露出大的破綻,暗地里松了一口氣.

"唉!今天看到那側妃韶妃,我看她也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今後的日子真不知道怎麼過……"她這番話得哀婉可憐,表淒楚,可是從那雙堅定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並不是這麼軟弱的人.只是,她在對蘭香這番話的時候,微微側著頭,讓人察覺不出異樣.

"王妃不必太過憂慮,王妃始終是王府的正妃,韶妃娘娘也只是一個側妃,就算是生下王子,也不會爬到王妃頭上去……再王妃還有大將軍呢,將軍這麼疼愛王妃,一定不會讓王妃在這里受委屈的!"蘭香一到大將軍就滿臉崇拜.

"可是,我看那韶妃好像很受寵愛,我想她背後的關系肯定也很不一般吧?"蘭若煙雖然沒想和那韶妃在王府後院蘑菇,但是所謂有備無患,多了解總不會是壞事.

"奴婢只聽院子里的桑朵起韶妃娘娘很受王爺寵愛,身份也不簡單,但是具體怎麼,等奴婢問過之後再告訴娘娘……"起這些八卦,蘭香整個人一下子就放松了,兩只眼睛賊亮的.

蘭若煙看著這樣的蘭香,心里想著,果然是孩心性.不過這具身體多大呢?還有那個韶妃,少接觸為妙.

"蘭香,不如給你找戶好人家將你嫁了可好?你看我都成親了,也不能太耽誤你不是?"

"奴婢還,不想嫁人,奴婢想終身服侍娘娘,還望娘娘成全……"蘭香嚇得一下子跪了下去,手足無措,只連連磕頭.

蘭若煙眉頭微皺,走過去用手將她扶起來,"不要動不動就下跪磕頭,以後再我面前下跪就不必了.我不喜歡別人動不動就下跪,尤其是我屋里的人,可有明白?如果你不想嫁人我也不會勉強你,等以後遇到了你喜歡的人,到時候可以再和我.你現如今多大了?"

"是.奴婢今年15歲,娘娘您一歲."蘭香順勢站了起來,回答道.

16歲就嫁人了,可真是罪惡啊.以後的日子,真的還很長呢……蘭若煙朝遠處笑了笑.

"以後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但是,你必須一心一意,如果讓我發現你吃里扒外,那就不要怪我不近人."蘭若煙盯著蘭香的眼睛,一字一句的.

"是."怯弱的蘭香在這一刻看著若煙的眼睛,卻沒有半分退縮和閃躲,蘭若煙滿意的笑了.

"這樣就好,最近忙著大婚,我感覺精神有些不濟,常常想著什麼就忘記了.我有些想家了,你和我將軍府吧."

"王妃你沒事吧?要不要看太醫?"蘭香一臉的急切.

"沒事,就是這幾天沒休息好,過些日子就好了,不用麻煩.你還是跟我以前在家里的事吧,我聽著也開心."

"是……"蘭香孩心性,一自己知道的事,簡直是知無不無不盡.

從蘭香口中得知,蘭若煙發現蘭大將軍現在在朝中的勢力不,在朝中很受尊重,連皇上都很依仗.不過,他也是個癡人,原配夫人死後也沒有再娶,蘭若煙還有一個哥哥,對她也很好.不過,這些人她都還沒有見過呢.看他們這樣喜愛蘭若煙,那麼對她的了解肯定很深.她目前還是不要見他們為好,心里暗暗打定主意.

這廂聊得正歡,突然聽到一群女人的吵鬧聲,"我跟你們,你們猜我今早去給王妃請安看到了什麼?那女人竟然來都不來,直奔王爺的議事廳.哼!只會討好王爺,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姐妹們,我看我們以後得心了……"

蘭若煙聽著聲音覺得耳熟,條件反射般得想起,原來是早上跟自己請安的韶妃,剛開始還在她,這會兒就撞見了,而且聽到的還是自己不該聽到的話.蘭若煙不打算出聲,她在等她們發現她,這樣才能給對方一個"驚喜"!

"我們今天也趕了個早去給王妃請安,結果也是撲了個空.起來這個新來的王妃我們都還沒見過呢,明知道大婚後第一天我們都要拜見她的,她人都不去.韶妃娘娘的對,我看王妃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女子嬌媚的聲音響起,引起一片附和.

"春夫人得對,我看這王妃不簡單.不過,韶妃娘娘,我最是替你感到不值,你懷有身孕,只要生下世子,母憑子貴,王妃之位非你莫屬.可是現在卻要屈居他人之下……"藍夫人別有用心的著.

蘭若煙聽著這些也很是不耐煩,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何況這里還不止三個女人.她清了清嗓子:"蘭香,我肚子餓了,我們回院子用膳."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