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與王爺的交易
"兩不悅,又何必勉強?"她起身,正視著軒轅琛,雖然在身高問題下,她跟他好像不太可能直視……可惡!古代怎麼沒高跟鞋!不過,相信她的氣勢是不會輸給他的.

"那蘭大姐想怎樣呢?"軒轅琛反問,難不成還洞房花燭想要跟他不嫁給他了?那這女人就等于是沒腦子了!

"若煙一個弱女子,能怎樣,還是要看王爺能不能憐惜下毫無選擇就嫁給了您的若煙,同意了若煙的一個的提議."努力想著古代的女子應該是怎麼話的,她算是費勁了她能做到的所有語和表才出這番話來的.真肉麻的——,雖演戲對她來和吃飯一樣平常,可是這樣學古代女人一般文鄒鄒的還真是不易.

軒轅琛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不知是一份什麼心思,問道,"什麼提議?來聽聽."

"王爺,不如——您與若煙簽個協議可好?我們素不相識,勉強在一起也沒意思,人生還有大把時間,在若煙身上揮霍也沒意思不是?不如您走您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您的事我不干涉,我的事你也不要操心.您憂國憂民,就不用為女子我操心了,這樣大家都好不是嗎?再,你讓我嫁給你不也就是看中我的身份嗎?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爹爹是絕對會站在你這邊的……"機會來了!她嘩啦啦一口氣就把要的話就給全吐了出來,她相信這個王爺的不是一般人,有些話不必完全挑明,他也是知道的.

冷眼看著她,軒轅琛真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可以有這麼多的變化,雖然總覺得有些不對頭,但想想她的話,好像也有道理.他最不喜歡管的就是女人的事,江山美人,若要他選,定是江山!兒女長,不過是英雄氣短的東西!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好的提議……"許久,軒轅琛淡淡開口道.

囧,等了這麼久,她還以為他會不肯了呢,帥哥,你要同意怎麼也想這麼久啊?想了想,寫出來?這樣就有字有據不怕他抵賴.可是她又不知道這國的文字是什麼樣子的,要是她寫出個簡體漢字,王爺肯定會懷疑她的身份,怎麼辦才好?

"若煙相信王爺是守信之人,那若煙就不怕跟王爺定個口頭協議."壯著膽子,她不卑不亢地看著軒轅琛,將自己所想脫口而出.

"口頭協議,呵!好啊.你便是!"軒轅琛看著她,這女人真讓人看不透,既是立約,那必定是要有憑有據的!她居然要跟他立口頭之約.

"第一,我在王府必須出入自*."她想,只要有這條,就不難于以後在王府待不慣,就索性跑路了.

"可以."軒轅琛笑,"不過,僅僅限于你."

"自然."她也笑,跟軒轅琛一樣談判時才有的官方笑容.通常這種笑會讓人面部肌肉僵硬,忍了!

"第二呢?我相信王妃的要求不會這麼簡單!"軒轅琛將"第二"兩個字咬得很清楚.沉著臉看她他那鋒利的眼神分明就寫著,你要敢跟我沒完沒了,不會有好下場的!

果然是王爺,天生就有皇家的不怒自威啊.殺人無數的她看到軒轅琛這等神色的時候,都有種不寒而粟之感,果然是大BOSS啊!

"第二,我的花銷也要自*."雖然談判對象很恐怖,但是她還是要把自己的權宜給爭過來.

"可以."隱忍著火氣沒發,軒轅琛冷視著她,你當琛王府是什麼地方,正妃的俸祿都還要被限制?這個笨蛋女人!

"咳咳,第三——"她鼓著勁兒准備把最重要的一條出來,不過她還沒,軒轅琛就大大的"嗯?"了一聲,她愣了一下.不行!這條很重要,不能這麼簡單的被嚇回來!"第三,"只要不是兩相悅,誰也不得逾越雷池一步!"

"……呵呵……"軒轅琛忽然這麼笑起來,讓她倒有些莫名其妙了,這男人什麼意思?

"愛妃,你當真以為你真是天香國色?能引本王獸性大發?!"軒轅琛諷刺地看她,不過一介女流,也就憑著有父親撐腰,才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臉騰地了,軒轅琛只當她是羞愧,實則她是氣了臉!你丫的不要你以為你是男人就這麼囂張!她在腹誹著,低下頭不把怒火直冒的雙眼對著男人,不然她方才做的一切,不就前功盡棄了.

"你的就這三條吧.哼~約法三章是麼,那本王同意了便是."軒轅琛起身看她,"但是,蘭若煙,本王告訴你,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琛親王的正妃,在外你還是我的王妃.你的那些無聊條例,本王會遵守.反正……呵,本王對你也沒興趣."完,傲然側身,走到書架前,不知是動了什麼機關,那書架移開,後面竟是一條通道.

"……"沉默看軒轅琛又將書架的合上,人也不見,她起身拿起床上的枕頭就狠狠地扔了過去,嘭,頓時一陣瓷器落地的碎裂聲.自以為是的男人!可惡可惡!真想手刃了他,可是他又是她在這邊長期飯票的保證……唉,悲劇啊.

那書架忽然又移開了,軒轅琛露了半張臉出來,斜視著她道,"愛妃,忘了告訴你,按規矩,你在我面前應該自稱臣妾."完,又干脆的轉身走人了.

啊啊啊!天下居然有這種人!她抓狂,她暴走!可是最終也只能握著拳頭,硬是將這口氣咽了下去.初來乍到,她又能做些什麼.先忍了吧,等弄清楚了況……哈哈哈,軒轅琛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夜深了,終于在心里罵累了後,她把頭上的金步搖,鳳釵什麼的累贅金飾都給取了下來.散落了及膝的黑綢長發,安然躺進了被窩.雖然這色看得她實在惡心……殺人見血多了還是會有些後遺症的.

其實她在心里一直以來憧憬的都是西式婚禮,純淨的白色婚紗,不染一絲雜垢.可穿在是背負了一身血債的她身上,是不是也會被玷汙了.

"不會.你要是穿上婚紗肯定是天下最美的女子."NO.2誠懇的話語忽然在腦海回想,一如既往的溫和語調……可惡!混蛋,騙子,騙子……他一直都是騙自己的!捂住耳朵,她痛苦的蜷縮了身體,她是那麼相信他,而他卻那樣對自己!

"蘭若煙,本王告訴你,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琛親王的正妃."軒轅琛的話又侵入腦海.先前因NO.2帶來的壓抑難受頓時消散.嘴角噙笑,蘭若煙是嗎?那她從此就好好作這個蘭若煙便是!軒轅琛應是個也不懂愛的男人,跟前世的她一樣,只為目的而存活著.她的目的是拿最高的雇傭金,而他呢?一個王朝的王爺,最高的目標應是——篡位!

心頭一驚,她怎麼早沒有想到軒轅琛的野心呢?跟一個想要造反的王爺在一起,不是隨時都會有殺頭的危險?!不會吧,她沒這麼倒黴吧!

算了,不想了!蘭若煙想她既然已經跟軒轅琛有了那個約定,那她就是他的妻子,當然是要跟他同生共死了.大不了他要死的時候,她跑路不就得了,哈哈……

上輩子的她孤苦無依,冷血無,不懂親和愛,唯一在乎的人卻給了自己那樣一個結局,那麼這輩子算是給她的補償嗎?既然如此,她就更加應該爭取福利啊~雖然莫名其妙地就嫁人了,但不定在這里她還可以找到自己的能夠與自己攜手一生的人!蘭若煙,就讓我代你活下去吧.不知道你怎麼消失的,但是我會加倍珍惜這個身體的!

"娘娘,娘娘,娘娘……"輕柔的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蘭若煙再不想起來只怕也要被煩死,慣性對周圍風吹草動的敏感,她不得不睜開眼睛,一張清秀未脫稚氣的臉蛋映入眼簾,看她身上裝扮,不想也知道,這是侍女,而出現在這里,一定是她的侍女.

"天亮了嗎?"蘭若煙遠眺了一樣窗外,還是灰蒙蒙的一片,不僅有些不悅地看向那侍女.

"奴婢該死,不該這麼早把娘娘吵醒,可是——"那侍女頓時嚇得失色,咚地就跪下來"該死該死"地認罪.

"不要動不動就該死,你有幾條命去死?"蘭若煙漠然著,起身坐起,看向已經嚇得發抖了侍女又問,"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叫蘭香."侍女低頭聲回道.

"嗯,蘭香是吧.把剛才沒完的話繼續完."她記得剛才後面應該還有個"可是",可是什麼?難道那個軒轅琛大清早的來看自己了?

"啊?"蘭香一愣,忽熱明想起剛才她的話,又繼續低頭規矩地回答,"韶妃娘娘來給您請安了."

"韶妃?王爺還有其他的妃子?!"蘭若煙顯然有些吃驚,她不是軒轅琛的正妃嗎?怎麼又來了個韶妃?

"娘娘是正妃,韶妃娘娘是側妃,比您要低一個品級."蘭香趕緊著,希望這樣能安撫了正妃娘娘的心.

可是,蘭若煙心里可不怎麼平靜,原來那軒轅琛不僅自以為是,囂張自大,還妻妾成群!幸好沒跟他怎麼樣,不然……不過古代三妻四妾也很平常,何況他還是個王爺!想那韶妃雖然是側妃,但也難保不是什麼恃寵而驕的主兒,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那個——蘭香,伺候我更衣."這麼繁瑣的衣服蘭若煙是一點也不知道,既然有人幫忙,就讓她們代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