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癡心不改
過了片刻殷良卓便背著藥箱走了出來.他瞧著殷梨兒站在院子里.就並肩和她站在一起.輕聲詢問道."這幾日過的如何."

殷梨兒側目瞧著他.淡淡的回答道."還好吧.只是這雪一直下個不停."

"梨兒.若不習慣就……"

殷梨兒沒等他話完.便搶著道."二哥.多謝你能過來.我很好."

"你好.我便放心了."殷良卓滿眼的心疼.卻只化作了這簡單的幾個字.

紫蘇瞧著兩個人靜立在雪地里.也不話.便朗聲道."夫人.二公子.外面雪大.還是進屋坐吧."

她這一.適才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無聲的僵局.殷梨兒感激的了一眼紫蘇.對著殷良卓道."二哥.還是快進屋子暖和暖和."

若是幾天前.她定然是不會讓殷良卓進去的.若是讓他到自己過得那般不如意.他一定會鐵了心帶她走.可這樣私奔的罵名卻是她受不起.也不能讓他擔著的.

殷良卓進了屋子.馬上就覺得熱和了起來.默然無聲的觀察了一番.帶著笑意道."剛才你站在院子里.我當你不想讓我進屋子呢.現在一瞧.他是真對你好.如此我也放心了."

"可不是麼.二少爺你不知道盛公子對姐有多好呢.他可是親自抱了姐去他屋子住.還和姐一起沐浴."

殷良卓溫煦的臉突然一愣.然後嘴角擎著一股酸楚的味道諧謔道."既然他對你這麼好.我也就不再牽掛了.只是梨兒你記住.不論什麼時候我都會在你的身後支持著你."

"二哥."

"好了.我回去了.那姑娘的藥就讓紫蘇和我一同去取.天冷你身子弱.少走動."著他便招呼了紫蘇.和他一起出去.

殷梨兒揪著帕子.也不知道該什麼.只瞧著他們一同離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紫蘇取了藥回來.給靜然熬好了.又瞧著她喝了藥睡著了.她才匆匆回到殷梨兒這邊.

填了填炭.她合上門走到殷梨兒的身邊.聲的道."姐.二少爺有話要奴婢轉告你."瞧著殷梨兒雖然閉著目.但她知道她一定在聽.于是接著道."二少爺要奴婢告訴姐.家里一切安好.老爺也已經讓二夫人續了弦.至于玉芙蓉那.他讓你也不要再過問.一切他會處理."

殷梨兒長舒一口氣.睜開了眼.嘴角慢慢的彎了起來."二哥永遠都為我想著.難為他了."

"姐.奴婢剛才瞧著二少爺忽然蒼老了不少呢.想來是操了太多心吧."

"是啊.你老實告訴我.今日.你出去的時候他是不是正在門口."

"這……"紫蘇咬著唇想了想.怯弱的回答道."他確實是在門口.我還專門問了門口的侍衛.他們都每天都能到二少爺會站一會.不論多大的雪."

殷梨兒心一沉.連聲道."明個你去門口著.若是他再來.就跟他他要執意如此.我以後都不再理他."

"這樣會不會太傷二少爺的心了."紫蘇在一旁低聲問道.

"不這樣.只會讓大家都受傷.你又不是不知道簡冰玉那盯得我有多緊.萬一被瞧了去.她肯定又會借此大作文章."

"是.奴婢明日一定傳達給二少爺."

吃了晚飯.雪也停了.一輪皎潔的月光從天空中傾瀉而下.散了一地的銀華.

紫蘇扶著殷梨兒走在雪中.厚實的棉布鞋踩得腳下的雪咯吱咯吱的響.他們一路來到盛君恒的住處.屋子里正亮著燭火.

叩了門.盛君恒聞聲讓她進去.殷梨兒便獨自推開了門.

瞧著盛君恒坐在圈椅里.著她的神.殷梨兒很不自然的笑了笑.一福身道."妾身拜見公子."

"就我們兩個人拘什麼禮.你快過了暖和暖和."盛君恒招著手讓她趕緊過去.

殷梨兒欠身答道."禮不可忘."才緩慢的脫掉斗篷朝他走過去.

"來找我一定有事.吧."盛君恒一手攬住她的纖腰.柔聲問道.

殷梨兒頗尷尬的想往後退.卻無奈盛君恒的力氣太大.她抵不過.只好僵著身子杵在他身邊道."我想問問玉芙蓉的事."

"就知道你一定會問這事.你不來我也打算去找你."盛君恒把她又往自己的身前拉了拉.才繼續道."那女人已經招了.她的確是單克爾族派來的細作.而且她的目的就是你家家傳的那張長生丸的藥方."

"那我大哥呢."殷梨兒連聲問道.

"他只是被那女人給蒙騙了.沒多大的事."盛君恒想拉近兩個人的距離.他越是用力.殷梨兒就越往後退.兩個人就這麼明著搭著話.暗地里卻叫著勁.

盛君恒見她始終不願意.知道強求也沒用.便松了手.認真道."忘了告訴你.上次荷燈節你中的媚·藥就是她做的.那女人對藥理的理解不在你二哥之下."

"是麼."殷梨兒詫異的道.如此來.那花月樓的老板也和這單克爾族脫不了關系了.她心里想著.臉上卻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喜不怒.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盛君恒著她要走.便試探性的道."不如坐下來陪陪我."

"我……"殷梨兒著臉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門外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管家焦急的在門外道."少爺不好了.夫人剛才摔倒了."

殷梨兒心一沉.趕緊開了門.一股寒風直朝著她的衣襟里鑽.她顧不得滿嘴雪碴.急聲問道."摔得可重.請大夫了嗎."

她這邊著.盛君恒那邊已然動了身.從她身邊經過時.盛君恒將手里的斗篷給她披上.柔聲道."回去好好歇著."

殷梨兒有些倔強的回答道."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吧.這大冷天的簡姐姐摔這麼一跤.肯定傷的不輕.一會要是缺個人手.我還可以撘一把."

盛君恒望著她那亮亮的眼眸.也不再什麼.拉起她有些冰涼的手就往玉清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