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因她受罰的丫鬟
這雪一下便是足足三日有余.卻還是未見有絲毫的停歇之勢.

不過這再大的雪對她來也不用再擔心.因為自那夜之後.王府里管事的人馬上就點頭哈腰的派人送來了好一堆禦寒的東西.除了厚實的衣物被褥和炭之外.又派了人在屋子里給她添置了一大三的暖爐.

大的放在屋子中間.的分別是一個多子多福雕圖的手爐,一個腳爐.還有一個中等的鶴形暖爐.要喜愛.殷梨兒還是喜歡那個做工精致的鶴形的暖爐.不大不擱在她的軟榻旁.即熱和又瞧著好.

吃罷了早飯.殷梨兒本打算去瞧瞧那天那個受罰的女婢.無奈紫蘇屋外雪太大.不讓她出門.百無聊賴之下.她便找了一本詩集不咸不淡的瞧著.整個人斜躺在軟榻上.搭著一條棉被.懶懶散散的挨到了中午.

吃了午飯.歇了一會.紫蘇瞧著雪了很多.想著應該是快停了.便進了屋子跟殷梨兒稟告了一聲.殷梨兒早已是愛耐不住這整日里足不出戶的煩悶日子.一聽雪了.咕嚕一聲爬起來就要往外跑.

紫蘇連聲將她含住.拿了斗篷給她披上.又心細的將那日給殷梨兒擦過的散瘀藥粉帶上.兩個人才往著那受傷的丫鬟處走去.

到了那里.眼瞧著周圍一片破敗.有好幾塊窗戶紙都破著大洞.殷梨兒蹙著眉滿腹心事的推開了門.眼前的景象比她想象的還要糟糕些.那丫鬟趴在土炕上.一動不動.身上就搭了一條薄被子.

紫蘇趕緊上前伸手在她額上試了試.燙的她一下縮回手來.凝聲道."姐.只怕她挨不過了."

殷梨兒走到跟前.著那丫鬟嘴唇干裂的和那幾年沒下雨的土地一般.全是翻翹的干皮.她四周環顧了一下.瞧著桌子上還有個茶壺.便讓紫蘇去打些水來.

等紫蘇去打水的這些功夫.她麻利的將那丫鬟的褲子褪下來.***一片血肉模糊.有的地方因為冷而粘連在了一起.

殷梨兒從懷里掏出自己的帕子.恰好紫蘇打水回來.她便倒了一些在盆子里.浸濕手帕.一點一點的擦拭起那破爛的傷口.

一番動作下來.明明是數九的寒天.她額上卻冒了汗.而那盆原本清澈的水也變成了深色.

"呃."女婢緊蹙著眉頭極其痛苦的**了起來.想是殷梨兒手上的藥粉刺痛了潰爛的傷口."你……"她微抬眼瞧著眼前模糊的一片.過了片刻才逐漸清晰起來."二……二夫人."女子掙紮著想要爬起來.

"快別動.好不容易上了藥."殷梨兒和紫蘇一起將她重新按倒在床上."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靜然."

"你挨了罰.就沒人管麼."

"奴婢得罪了主子.賤命一條.哪會有人在乎."

靜然的輕巧.殷梨兒聽著也覺得是那麼個理.可她是做不出這樣的事來.她想了想道."我那缺人手.要不你跟著我吧.我一會命人抬你去我那.怎麼樣."

"這……這怎麼可以.奴婢這身子已是時日無多.怎可再讓二夫人勞心."

"那日那你要不是為我通傳.也不會受此責罰.算來此事還是因我而起.這事就這麼定了.讓我眼睜睜瞧著不管你.我是做不出來的."

靜然淚水迷蒙的望著殷梨兒.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跟錯了主子.可又一想起自己那年邁的爹娘.她狠著心點了點頭.

殷梨兒淺淺一笑.讓紫蘇去尋人過來.自己則是幫著靜然收拾了起來.

過了片刻紫蘇帶著四個家丁.抬了一竹架過來.將靜然往架子上一挪.便朝著殷梨兒住的地方去了.

他們前腳剛走.後腳就有躲在暗處的女婢匆匆去了玉清閣.

"夫人.果然如你預料的.靜然被二夫人抬走了."碧翠垂首站在屋里.想著簡冰玉稟報道.

"嗯."簡冰玉的聲音陡然提高.拉的老長老長.嚇得碧翠一抬頭目光對上她不滿的神.趕緊改口道."是被殷梨兒抬走了."

"是嗎."簡冰玉這才緩和了下來.這府里只有她一個人是夫人.尤其是殷梨兒在她的心里絕對不可以和她平起平坐."你先退下吧."她揮手讓碧翠退了出去.

和上門.簡冰玉手絞著手里的帕子.想到前幾天殷梨兒居然有殊榮去了盛君恒的屋子過夜.聽兩個人還一起沐了浴.那個地方她可是至今連門檻都沒跨過.

"殷梨兒.不整倒你.我誓不為人."簡冰玉一掌擊在桌上.低聲咒罵道.

碧翠聽到響聲.隔著門擔心的問道."夫人.你沒事吧."

"你進來.我有事吩咐你去做."

對著碧翠聲的囑咐了幾句.簡冰玉才滿意的讓她離開.

……

殷梨兒回到自己的住處.把靜然安排在了紫蘇的房間里.這樣紫蘇就可以照顧著.也都放心些.

靜然趴在新鋪的被褥上.著殷梨兒不但幫著她擦了身.還幫著給她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感動的她是完全不知道什麼好.就只一個勁的哭了起來.

"你哭什麼.可是疼的很."紫蘇好奇的問道.

殷梨兒著她傷的這般重.也有些擔心.就吩咐著紫蘇去請郎中再來瞧瞧.

紫蘇得令趕緊就出去了.卻令殷梨兒沒想到的是.她回來的時候身邊竟然跟著殷良卓.

"二……二哥.你怎麼來了."殷梨兒頗有些意外.斜睨了紫蘇一眼.聲責備道."不是讓你去請大夫麼.怎地把他喊來了."

"你莫怪紫蘇.是我自己要來的."殷良卓放下藥箱子.解釋道."剛才我路過王府.正到紫蘇一溜風的往外走.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心里想著不放心就讓她帶我進來瞧瞧."

殷梨兒將信將疑的盯著紫蘇.瞧得紫蘇心里直發毛.低著垂首的爭辯道."姐你信我.奴婢真的是在半路上遇見二少爺的."

殷梨兒著她那樣.也不好在什麼.就讓紫蘇陪著殷良卓先給靜然傷.自己則是獨自走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