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和你一起沐浴
紫蘇很是懂事的回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管殷梨兒如何使眼色.她當是完全沒見.

紫蘇一走.殷梨兒更是覺得無形中有一股壓力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來.她低頭捋著狐皮斗篷.聲自語道."你還是快回玉清閣吧.我這里什麼都沒有.伺候不了你."

盛君恒眉尾一挑.拉著殷梨兒直徑進了屋子.這屋里比屋口還冷些.燭焰被風吹得也只有豆子般大的火苗在掙紮著.他走到桌邊.搖了搖水壺.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居然是冷的.

"就這樣的日子.你為什麼不和管家.這麼冷的冬天.你披個斗篷就能過了."

盛君恒的話有些嚴厲.聽得殷梨兒忽然覺得自己好生委屈.鼻頭一酸.甕聲甕氣的賭氣道."第一天就這樣.我有的選麼."

此話一出.聽得盛君恒一怔.臉上的神變了又變.瞧著殷梨兒的眼眸也是更加的深邃.他停了片刻.解下自己的斗篷給殷梨兒披上."這樣是不是暖和些."還未等殷梨兒回答.他便一下子彎下腰.將殷梨兒打橫抱了起來.

殷梨兒受了驚嚇.心里跟有只鹿在撞一般.她摟著盛君恒的脖頸.僵硬的靠在他的懷中.咬著唇.根本不敢去盛君恒.

盛君恒抱著她出了屋門.對著紫蘇的屋子道."跟著去伺候你家姐."

紫蘇就等著這句話.剛才的發生的一切她雖然未見.但也知道是自家主子好事將近.所以關了門就站在門邊候著.聽到盛君恒這一吩咐.她趕緊低頭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開門就追著盛君恒的腳步去.

一路上都在盛君恒溫暖的懷抱里.殷梨兒靠著他的胸膛.聽著里面那顆強有力的心髒因跳動而發出的"撲通.撲通"的響聲.臉也越來越熱.

等到了盛君恒自己的寢居.他吩咐了紫蘇和另外一個伺候的女婢去准備熱水.自己則是將殷梨兒帶進了暖和的內室.

通的炭火燃燒的極其旺盛.與殷梨兒那的不同.這里的炭散發出的居然是嫋嫋清香.殷梨兒被放在床畔邊.她就那麼僵硬的坐著.不知道自己該干什麼.

過了片刻.丫鬟靜秋在外屋稟報道."少爺.熱水已准備好.可以沐浴了."

盛君恒"嗯"了一聲後.便開始逐一脫去衣衫.然後換上了常服."和我去沐浴.暖暖身子."

他的口吻毋庸置疑.根本是在命令著殷梨兒.而她竟然也未辯駁.傻傻的就跟了去.

原以為到浴室還要出門.所以殷梨兒沒有馬上脫掉斗篷.跟著盛君恒的腳步.只是經過外屋的一扇屏風.轉過去便有一扇敞開的門.

進了屋.溫度明顯的比之前還要高.殷梨兒裹著兩個斗篷.額上背上都開始滲出汗來.可她不敢動.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那麼僵在原地.低著頭一動不動.

盛君恒的好笑.走到她面前.將身上的斗篷取了下來.又動著手幫她解腰上的錦帶.

"你做什麼."殷梨兒馬上警覺的向後退一步.只是她身後已經是牆面.沒了可退的地方.她拽著自己的衣襟.嚴肅的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和你一起沐浴啊.不然怎麼睡覺呢!"盛君恒一改往日的溫文爾雅之態.笑聲中帶著明顯的戲謔之態.

殷梨兒撇過臉去.低聲道."你還是讓大夫人來吧.我做不了."她的是心里話.讓她馬上和盛君恒如此親昵.無論如何她也做不到.

盛君恒唇角微抬.單手抵在牆上.另一只手卻是環到了她的腰上.貼著她的耳畔細聲道."要不你替我洗.要不我幫你洗.或者咱們一起洗也不錯."

殷梨兒渾身一顫.瞪著雙眼只感覺到唇邊被輕輕一掃.那種酥·癢的感覺讓她好生難受."你……"

"都不選.那我替你選好了."盛君恒著便快速的在她的穴道上一點.然後滿意的道."咱們一起洗吧."

殷梨兒漲著臉.瞧著盛君恒一件一件的褪下他的衣衫.露著麥色的肌膚走到她的面前.又一件一件將她的衣衫褪去.只留下一件褻衣.

他將她抱起.放進寬大的木桶中.接著自己才坐了進去.

浸入熱水的一瞬間.殷梨兒全身上下只覺得好生舒爽.可同樣熱水也讓她的大腦變得徹底的一片空白.瞧著盛君恒赤身luoti的坐在自己的對面.她只能緊緊的閉上雙眼.心里念著阿彌陀佛.菩薩保佑.

盛君恒雙臂搭在桶沿上.瞧著對面的殷梨兒.不出的笑意.他著她這般拘謹的樣子.忍不住的就想逗她開心.

"你這樣不我.該不會是在想讓我主動……"

"哼.我才不會那樣想呢."殷梨兒雖是斥責著.可語氣里卻是綿綿軟軟.好似嬌嗔一般.

殷梨兒的墨發被水浸濕.一縷一縷的貼在額前.顯得她肌膚愈加瑩白.白色的水霧浮在她通的臉頰上.朦朦朧朧的襯她精致的臉粉嘟嘟的.惹人愛憐.

盛君恒一時竟然的愣住了.這樣的她.是他從未見過的.

泡了一炷香的功夫.水也漸涼.盛君恒自己起了身.穿了衣衫又讓紫蘇進來幫著給殷梨兒穿衣衫.紫蘇嘴角掩不住的笑意.瞧著殷梨兒的眸子都亮亮的.像是那天上的星星在閃著光芒.

殷梨兒斜睨了一眼紫蘇.心里更是有氣.可盛君恒沒有解她的穴道.她不能動.又只能由著他將她抱進內室的床上.

蓋上厚厚的錦被.殷梨兒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背對著盛君恒僵硬的躺著.

盛君恒從她的身後伸過了手.環著她的纖腰.他將頭埋在她的頸間.呢喃著."梨兒.你願意麼."

"我不願意."殷梨兒想也未想就大聲回答了他."從頭到尾都是你強迫我的."

"可你是自願嫁給我的."盛君恒爭辯道.

"我那時是急之下的選擇."

"好."盛君恒長歎一聲.摟的更緊了些."總有一天.你會願意的."

他擁著她沉沉睡去.而她卻睜大眼.一絲睡意也沒有.

屋子里靜靜的.只有炭火燃燒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和窗外那簌簌不停的落雪.